倍可親

何處是家?

作者:澳洲雪梨子  於 2020-7-23 08: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閑情感悟|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何處是家

 

秋夜,江城。

 

A330準時滑出,駛入跑道、加速,這隻大鳥就箭也似地衝上雲霄。幾分鐘后,從窗外往下看,色彩斑斕。我的親友師長同學大多生息在這萬家燈火之中。

 

這是每周兩趟往返於武漢悉尼的航班我踏上了歸途。清早醒來,就看到因荷藕然兄的大作七律《萬里雲天送一程》,他這次專程到鄂相聚,此刻已回香港。清新自然的詩句盡顯惜別之情。午前漿糊大哥親自駕車接我到漢軍府斟酌軒,與幾位未曾謀面的大哥們聚餐,敬酒、擺拍、吹牛,偶爾還爭辯,至黃昏散去……接著再敘,終於到了非走不可的時間,漿糊大哥再次駕車相送至機場。當我與漿糊大哥握手道別,推著行李車獨自走向機場門口時,我一反平日決絕的離別風格,駐足回首,發現漿糊大哥正孤單站立用手機記錄我離去的背影。秋風中,他顯得身影單薄……

 

飛機正朝著南海方向飛行,我知道今夜難眠,供餐時要來半杯紅酒和一聽啤酒來麻木自己,果然,在飛機上網際網路的慢速折騰與酒精的交互作用下,迷迷糊糊地倚窗而睡了。醒來已經是白天,處於南半球的澳洲正值春日,陽光將遮光板曬得很熱,一小時就著陸,整個飛行時間才九小時四十分鐘。

 

昨天耳邊還是夾雜著各地方言的湖北官話,現在則「鳥語」聯翩;昨夜過關時年輕的邊檢男女一副保衛國門的警惕神情,此刻換成了笑呵呵的澳洲邊境大叔大媽們,檢查完護照總忘不了說句「Have a great day」。取行李也快,過海關時經過「無申報」過道,也沒以前的抽查--應該是過去一段時間謊報矇混的旅客大量減少的緣故,這裡也有我們中國遊客的進步!

 

從下飛機到上計程車,整個時間不到45分鐘。司機是一個混血青年,估計至少有30%的歐洲和20%的亞裔血統,只是他一開口我就知來自東南亞因這一帶人的英語很特別

 

此君是個話癆,問完目的地位置后,不停與我閑聊:

從哪裡來?」「武漢。

武漢在中國的哪?」「華中

華中最大的城市是那個?」「武漢」。

以我做銷售的習慣,總希望能主導話題,於是「以攻為守」,問他對中國的了解,他說自己曾到過香港和台灣,都是度假的時間去的。他對台灣的夜市美食有印象。對香港的最大印象則是「快」,無論是行色匆匆的路人還是巴士和地鐵。他告訴我還去過日本的東京與大阪以及另外一個我沒聽懂的地方。他對日本人的禮貌、乾淨佩服不已,也喜歡日本廚師在他的眼皮底下做壽司(應該就是那種迴轉壽司……

 

我想不出好問他的事情了,準備打盹稍息。計程車司機又問我:

是中國南方航空嗎?」「不是,東航。」

哦,我坐過你們中國的China Airlines。我說那是台灣的「中華航空」。

對呀對呀!中華航空很好。」「是空姐很漂亮嗎!

是呀是呀!不過國泰的也很漂亮。但最漂亮的要數新加坡航空的……我感受到他的興奮,無法安靜,只得再次主動進攻。你有去中國旅遊的打算嗎?

 

有,我要去爬長城。他補充:那得明後年,今年的預算都用完,我得使勁攢錢。

 

使勁?我說那你每天得開車10個小時?

不,不,七八個小時足夠了。

 

……

 

不知不覺已經到家,給錢,零頭做小費。他幫我拎下行李,還專門握手道別。我祝他下次中國旅遊開心。

 

回到家,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又陌生。

 

我給國內的親友師長報完平安后,腦海里又蹦出了這位計程車司機的形象。他像個開心果,極富感染力。我想,他一周五天,每天工作八小時就可以每年一到兩次日本台灣香港南非等地遊玩,經濟上肯定能自給這是澳洲的常態,只要有工作,就可以租得起房子,每年有錢至少一次海外度假;但他的祖國在哪裡呢?歐洲還是印尼(後來確認他來自印尼)?他有鄉愁嗎?他有咱們的「家國情懷」嗎?

 

想到這些,我對家的概念又模糊了。對於華人,尤其是第一代流落域外的華人,「家國話題」無疑是最凝重的。我知道認識一些東南亞的華人朋友,他們的父母如果條件允許,都願歸葬在福建—自己先人的墳地。雖然,在中國大陸極少有兩代以上的平民祖墳被保留的帝陵一般有保留,但也是被毀被盜再重建。但中國人骨子裡葉落歸根的意識,讓他們就是輾轉成泥也要糅合在這片故土。比如寫《第二種忠誠》的作者(劉賓雁先生)叮囑後人將自己的骨灰葬在牆內,雖然他希望墓碑上的那幾個字最後河蟹成其他。而《一九八四》的中譯者董樂山先生--所有國內運動的親歷者,在死後則托家人將自己的骨灰帶去美國他在祖國土地上的使命已經結束。這一正一反,應和了古人言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星夜趕科場

 

每念於此,百感交集。

 

此時,電視里突地跳出Breaking News,印尼獅航集團(LION AIR)的一架波音飛機剛剛墜毀,機上189人預計無人生還,屍骨無蹤……老家與新家的距離不過十小時,而生與死的距離薄過一層窗戶紙。

 

何處是家?

 

我今天究竟是回家還是離家?還真的有些恍惚。

 

 

 

2018.10.29撰發

 

後記】此拙文是前年秋自武漢返悉尼家時的隨感記錄。那次與親友師長文友的聚會中,大家對過去五年來的情況甚為不滿、憂心忡忡,但誰也沒能想到,那一年,也就是2018年竟是武漢、湖北乃至全國在未來可預見的十年中最好的時光!唯一感到欣慰的是,經歷了庚子大難,絕大部分的故人都倖存!希望大家都熬過這段艱難年份,重逢在一個沒有「某類病毒」的日子。特在牆外發布此文,思念與祈福牆內的親朋好友。

2020.07.23重訂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369Wang 2020-7-23 16:04
何處是歸宿,何處是墳墓.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7-23 16:30
369Wang: 何處是歸宿,何處是墳墓.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謝謝光臨、留玉。
回復 john71 2020-7-24 13:04
文筆真的很棒,讀來引人入勝,備受感動!辛苦了!
回復 澳洲雪梨子 2020-7-24 13:44
john71: 文筆真的很棒,讀來引人入勝,備受感動!辛苦了!
多謝光臨、謬讚。權做激勵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4 06: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