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親歷者泣血祭奠大飢荒

作者:穆白碩  於 2022-4-12 06: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55評論

親歷者泣血祭奠大飢荒

【老貧農按語】

這篇文章是兩年前寫的,最近做了少量修改、補充,再發。

發生在62年前的大飢荒,是中國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人類歷史上最悲慘的人造災難。可是其真相至今還被掩蓋著。在113中全會之後,暴君毛澤東被拉下了神壇,八十年代出現了「建國」以來所沒有過的思想解放和言論自由的黃金10年。在這期間,許多民間學者對60年代的大飢荒做了深入細緻的調查研究,寫出了很多很有價值的文章和書籍,使很多中國人對大飢荒有了正確的了解和認識。可是隨著毛澤東悄悄地走回神壇,特別是最近10多年,對大飢荒的研究成了禁區,有關的書籍、文章都被禁止刊登,使得大部分40歲以下的年輕人對大飢荒一無所知。這種情況引起了我的極大憂慮:等我們這些親歷者老去之後,這段重要歷史很可能就被徹底地掩埋。所以我就覺得自己有責任承擔起揭露、分析、傳播和答疑的任務。

其實我的這篇文章從十幾年前就開始寫了,其後經過多次修改和補充。我寫此文的目的主要不是為了敘述大飢荒的歷史事實(這已經有很多人做了很好的工作),而是為了分析大飢荒產生的根本原因,這方面的文章很少,分析得全面、準確的更少。希望本文對當代和後代的中國人正確認識1960年大飢荒能有所啟發和幫助。也希望能夠為數千萬被餓死中國農民伸冤,使他們能夠瞑目。

我認為,在中國當局正式承認大飢荒的真相併作出誠懇道歉之前,我們應該年年講,經常講,否則他們就會真的以為人民把這件事情忘掉了。

下文篇幅略長,但內容翔實,請耐心看完。


 親歷者泣血祭奠大飢荒六十周年

       老貧農   2020年4月

有人說庚子年中國必遭大難,這不但被1840年以來的三個庚子年所印證,也被今年出現的席捲全中國和全世界的新冠瘟疫所證實。其實在最近的四個庚子年大難中,最慘烈的當屬上一個庚子年——1960年的大飢荒,那一年中國農民被活活餓死了三、四千萬!由於在今年的頭幾個月里,人們主要關注眼前的災難,很少有人提起並祭奠60年前的那場慘絕人寰的大飢荒,何況知道那場大飢荒的人本來就不多。作為親歷者和倖存者,本人覺得有義務、有責任和世人談談那次空前的大災難,祭奠數千萬冤死的亡靈。況且今年的大瘟疫和60年前的大飢荒有著本質的聯繫,他們都是人為的,都是由專制的社會制度和官員們隱瞞真相的惡劣行為造成的。

60年前的春天,在中國的大地上,陰風怒號、餓鬼哀鳴,大量的農民被活活地餓死,出現了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人為的大慘劇,使1960年成為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年。然而60年過去了,真相仍然被掩蓋著,許多中國人(特別是城市人和年輕人)並不知道在近代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人間慘劇;有些人雖然聽說過但半信半疑;還有一種人出於邪惡的動機,竭力否認六十年代大飢荒餓死過很多人的鐵的歷史事實。最近四十年來許多有良知的記者、作家、歷史學者和普通民眾通過資料搜集和實地調查,寫出了很多很有價值的文章和書籍,為後世留下了寶貴的歷史資料,我向他們表示深深的敬意。本人作為大飢荒的親歷者和倖存者,有責任向不明真相的國人以及後代談談自己對大飢荒的了解和認識,為歷史留下存照,同時也解答一些人的疑惑。

提起「大飢荒」,人們一般會想到「三年困難時期」,這兩種說法既是一回事 ,又不是一回事。「三年困難時期」是指1959至1961年,全國範圍(包括城市)都嚴重缺糧,全國人民都嚴重地餓肚子。而「大飢荒」一詞則是最近四十年來由民間歷史學者提出來的,它特指在這三年當中有大量農民被餓死這一嚴重事件。其實準確說來,被餓死的農民大部分死在1959年11月底(秋收結束后一個多月)到1960年5月底(麥收之前)的半年之內,死人最多的是3、4、5三個月,也就是1960年的春天。有一位四川作家回憶文章的題目就叫做《麥苗青菜花黃》,就是指在這個季節里發生的慘劇。從本人家鄉的情況來說,在這半年的時間段之外,很少有人被餓死。當然有些省、縣在1959年和1961年也有餓死人的情況發生。如果按照有些學者推算的全國餓死三千多萬的數字,那麼在這半年之內平均每天餓死農民達16萬之多,這是一幅多麼悲慘的景象,它比歷史上發生的任何戰爭都要殘酷。可是它發生在和平時期,數千萬農民慘死在不帶血的屠刀之下。

  至於「三年自然災害」的說法,完全是當政者為了推脫罪責編造的謊言。有氣象資料表明,在這三年當中全國根本就沒有大範圍的自然災害,跟其它年份的情況相當。我的家鄉也沒有大的自然災害,雖然由於「大鍊鋼鐵」運動造成糧食大減產(因為很多青壯年農民被抽調去「大鍊鋼鐵」),但所收的糧食也足以保證不會餓死一個人(假設這些糧食沒有被政府搶走的話)。至於說由於「蘇聯逼債」,更是子虛烏有。許多學者用歷史資料證明,當年蘇聯不但沒有逼債,還主動提出借糧食給中國,但是被毛澤東拒絕了。用今年的流行話語來說,是毛澤東和中宣部在玩「甩鍋」——對內甩給老天爺,對外甩給蘇聯。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大飢荒的呢?用劉少奇的話說,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他這還是給毛澤東留了面子。其實真實的情況應該是百分之百的人禍,罪魁禍首就是一手遮天的毛皇帝趙紫陽說:「我們黨是從來不認錯的,實在說不過去了,就找替罪羊,將錯誤都推到他們身上,如林彪,四人幫。找不到替罪羊就說是自然災害,如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純粹是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錯誤。

「非正常死亡」一詞是1961年至1962年間各級政府根據中央(主要是劉少奇等人)的指示統計餓死人情況時使用的,目的是為了淡化事件的嚴重性,因為「餓死」一詞太刺眼,說明當政者的罪孽太深重了。如今有些學者也經常使用這個含義模糊的詞,就顯得太不嚴謹、太沒有勇氣了。在大飢荒中死去的農民,除了被餓死的就是被打死的(比較少),哪有什麼其它的「非正常死亡」 !

我的家鄉安徽省某縣是大飢荒的重災區,全縣農民被餓死1/4左右。本人的家族成員和主要親戚被餓死1/3左右。那時我有幸上了中學,在學校里可以吃個半飽,總算撿了一條命。我有一些童年的夥伴,由於沒有上中學,在家裡就被活活餓死了。當時在我們的中學里也充滿了悲哀的氣氛,因為每隔三兩天就有鄉下來人找某某同學,說他家裡誰誰餓死了,於是這個同學匆忙趕回家,幾天後再回來時腰裡系了一條白布帶(孝布)。那時我們每天中午的午飯是一個紅薯面窩窩頭,大約有3兩,有的同學吃一半留一半,等到星期天帶回家給家裡人吃。後來我也學著這樣做。……那些痛苦的往事簡直不堪回首。若干年前我回到中學母校時對校長說:××中學最值得我們感謝的是,她在六零年救了幾百個農村學生的命。

有人說,如果全國餓死3600萬(楊繼繩推算的數字),那麼平均每17個人就有一個被餓死,我們的家人以及親戚、朋友等社會關係遠遠不止17個人,可是沒有聽說誰餓死了。還有人說,我的家鄉也是農村,可是我們那裡並沒有餓死人。我可以告訴你們,在大飢荒時期,全國各地的情況差別很大,餓死人的情況並不是均勻分佈的。哪個省、地、縣的第一書記最左,最無人性,跟毛澤東最緊,把農民的糧食搜颳得最徹底,那個省、地、縣餓死的人就最多;反之,哪個地方的第一書記不是很左,還有點人性,那個地方餓死的人就比較少,或者基本沒有餓死人。四川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聖、河南的吳芝圃、山東的舒同、貴州的周林和甘肅的張仲良這幾個省委書記,都是毛澤東的忠實走狗,在廬山會議上攻擊彭德懷最賣力,在1959年秋後搜刮農民的糧食最兇狠,所以這幾個省餓死農民最多。這6個省餓死的人數佔全國餓死人總數的2/3左右。比如甘肅省和陝西省比鄰,前者餓死人很多,後者餓死人較少,許多甘肅的農民逃荒到陝西就得到了活命。在每個省內,各地區、各縣餓死人的比例也很不相同。所以你們那個地方沒有餓死人,並不能說明其它地方沒有餓死人。你只要到那些重災區去實地了解,真相就會一清二楚。

        還有的年輕人說,農民是生產糧食的,手中有糧食怎麼會挨餓呢?如果真的挨餓,為什麼不跑出去要飯吃呢?這正是我後面要重點回答的問題。

    現在的年輕人對毛時代的殘酷歷史很不了解,也很難理解。毛澤東時代是一個瘋狂的年代,這個斯大林加秦始皇式的暴君,一心想證明自己是世界上和歷史上最偉大的人,於是不停地折騰,老想創造奇迹,實際上是異想天開,胡亂指揮,可是卻無人敢於阻攔。「反右」運動以後,黨外人士再無人敢對共產黨提出批評和建議;整倒彭德懷之後,黨內高官也無人敢對毛澤東說半個「不」字。不受制約的權力使一個天才變成了傻瓜和瘋子。

    中國到底為什麼會發生大飢荒?有人說是因為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此話雖然不錯,但是過於籠統,使人一頭霧水。人民公社制度確實是使農民極端貧困的根源,可是從1961年到1980年,人民公社仍然存在,農民雖然仍過著農奴般的苦日子,但是基本上沒有再發生大規模餓死人的事件。為什麼餓死人的惡性事件在全國都集中發生在1959年底和1960年的上半年?那是因為毛澤東制定的四項惡政在1959年下半年開始集中起作用造成的。可謂雪上加霜,悲慘至極。

    毛澤東親自製定和強力推行的四項惡政,是造成農民大量餓死的主要原因

一、浮誇風導致的高指標、高徵購,將農村生產隊的糧食收繳一空。

在毛時代,黨中央和毛澤東定下的高指標逼迫下面的幹部必須虛報產量,虛報得越多越能得到表揚和提升,報得少的就要受到批判、鬥爭和懲罰。毛澤東喜歡看到糧食產量不斷創造新紀錄,於是《人民日報》上就「捷報」頻傳。錢學森火上加油,在報上撰文說根據光合作用分析,糧食畝產可以達到20萬斤。毛澤東看后深受鼓舞,完全相信《人民日報》上不斷刷新的離奇的高產喜報,並親自把1959年的全國糧食徵購任務定為1100億斤的超高指標,並分解到各省。據說後來李銳(也有人說是田家英)問毛澤東,你也是農民出身,怎麼能相信畝產萬斤呢?毛說:我是聽信了大科學家的話。可見錢學森的文章影響了毛澤東的思維和決策,助紂為虐,加重了災難。可是錢某人至死也沒有向中國農民說過半句道歉的話。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以浮誇風的根子在毛澤東和黨中央,而不是下面的幹部。浮誇風愈刮愈烈,虛報的產量比實際的產量高出好幾倍。比如在河南省召開的1959年秋季糧食產量預報會上,信陽地區被迫報了72億斤,而實際上呢?只收穫了20多億斤。既然報了這麼多,就必須按照報的數字上交給國家。而農村的生產隊呢,即使把口糧和種子全部上交了也完不成任務,農民自然就沒有糧食吃了。結果,信陽地區餓死了大約100萬人。四川、安徽等省份的情況也基本類似。

二、「反瞞產私分」運動把農民家裡收藏的少量救命糧搜颳得乾乾淨淨    

從全國糧食產量預報的情況來看,1959年秋季又是一個大豐收,可是國家糧庫怎麼只收上來一小部分呢?天才領袖很快就想出了答案:一定是生產隊長瞞報了產量,把剩下的糧食私分給農民了!因為在1958年秋後就出現過生產隊普遍完不成國家徵購任務的情況。毛澤東在1959年2月親自起草了「反瞞產私分」的中央文件,而這個文件在全國大規模執行則是在1959年的秋後。政府採取法西斯手段,一方面吊打審問生產隊長,讓他們交代瞞產私分的糧食都藏到哪裡去了(全國打死了不少生產隊長),另一方面組織搜糧隊挨家挨戶搜糧。他們拿著鋼釺或鐵鍬,在農民家的牆上和地上亂捅亂鏟,挖地三尺,把農民家私藏的極少量的救命糧搜颳得一粒不剩。我們家在收割后的地里撿了一些綠豆、黃豆,大約有二、三十斤,裝在一個洋鐵皮箱子里埋在廚房的地下,上面堆了柴草,結果也被搜糧隊挖走了。這不是地地道道的官匪嘛!

三、人民公社「大食堂」使生產隊幹部掌握了農民的生死權

毛澤東在1958年創造了人民公社「大食堂」這個「新生事物」,並強行在全國農村推廣。生產隊不再給農民分發口糧,也不許農民在家燒火做飯,許多地方把農民家的鍋都砸了。大食堂在開頭幾天還能吃上幾頓乾飯,後來只能吃稀飯,而且越來越稀。到1959年的秋後,由於生產隊收穫的糧食全部被政府拿走了,大食堂只能吃政府供應的少量「返銷糧」。由於毛政府總以為生產隊留有一部分口糧,所以供應的「返銷糧」很少,而且越來越少。到1960年春天,供應給每個農民的口糧每天只有2兩左右,而且是粗糧(我們家鄉供應的主要是紅薯乾和原本用來餵豬的豆餅),經過大、小隊幹部的多吃多佔,農民能吃到嘴的實際不到1兩。當時農民有句順口溜說:一天吃1兩,餓不死小隊長,一天吃一錢,餓不死管理員(指食堂管理員)。在一九六零年,凡是大小隊幹部家,基本上都沒有人餓死,凡是普通社員家,基本上家家都有人被餓死。如果有社員有意無意得罪了小隊長,小隊長就命令停他家的飯,這家人就算是死定了。有一段時間,我們村的食堂主要吃紅薯干,管理員每頓拿幾斤交給炊事員,搗碎之後煮一大鍋湯,稠的沉到了鍋底。社員端盆來打飯時,管理員如果看誰順眼,就從下面撈一勺,稠的就多一些;如果不喜歡誰家,就從上面舀一勺,稠的就很少。社員把「稀飯」端回家之後,倒出上面的清湯,只能剩下半碗或大半碗稠的,再加上野菜重煮一下,就是全家幾口人的一頓飯。到後來,許多食堂就乾脆停伙了,農民只好吃野菜和樹葉。

據說東北的興凱湖勞教農場在困難時期有一項「研究成果」:一個人只要不幹活兒, 躺著不動, 每天吃三兩八錢的玉米面就可以餓不死。這是保證人活命的最低標準了,而許多中國農民在一九六零年能吃到嘴的糧食遠遠低於這個標準,怎能不被餓死呢?

四、毫無人性的「攔外流」政策剝奪了農民外出逃荒要飯的權利

遇到災荒在家沒有糧食吃,外出逃荒要飯,這是農民的求生本能,也是幾千年來都享有的討飯自由,可是在那個滅絕人性的年月,這種逃荒要飯的自由都被剝奪了!根據毛澤東在第二次鄭州會議的講話精神,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1959311日下發了《關於制止農村勞動力盲目外流的緊急通知》。根據這個緊急通知,各地政府派人在各火車站、汽車站和渡船碼頭攔截外出逃荒要飯的農民,關進收容所,然後遣送回原住地。在這種情況下,大部分企圖逃荒的農民被堵住了,有少數青少年只好扒敞篷運煤火車外逃。我有一個親戚家的男孩,當時只有67歲,跟大孩子一起扒火車外逃,結果走丟了,直到40年後才找回老家。還有一部分人為了避開檢查站,只好步行外逃,但這樣一般都不能走得很遠,而近處的情況都差不多,所以要飯也非常難。那時候經常有人走著走著就倒在路邊。我的大舅艱難行走了20多里來到火車站,由於不許上火車只好往回走,走出不到200米就倒在了路邊。象這樣倒斃在路邊的農民有很多。在此後的幾年裡,經常可以看到路邊有一叢草長得很茂盛,裡面就是一堆白骨。

由此可見,在以上四項惡政的合圍之下,農民只有死路一條了。直到1961年,中央發現了大量餓死人的情況之後,毛澤東才被迫同意放棄這四項罪惡的政策,農民才得到了一條生路,往後餓死人的情況就比較少了。由於四川的李井泉遲遲不肯解散農村大食堂,所以四川省餓死人的情況持續時間比較長一些。

19614月毛澤東派秘書胡喬木到他老家湘潭縣韶山沖和毛的外婆家湘鄉縣大坪村搞調查。毛的表弟文冬生在座談會上說︰「大食堂再辦下去,人會死光!」

胡喬木在給毛澤東的報告中說:【我們原聽說鄰近韶山的原東郊公社現龍洞公社死人情況嚴重(從一九五八年十月到一九六一年三月,三個大隊死七百零七人,占現有人口百分之十三點五),擬去該處調查。結果因為道路不便,臨時到原東郊公社現陳賡公社的楠香大隊、七星大隊、水底大隊、石匠大隊的幾個生產隊看了一下,發現這幾個大隊的情況也很嚴重,楠香和石匠兩大隊三年來死亡率都達百分之二十左右。據縣委說,全縣三年約死三萬人,去年約死二萬人,而以去年年底最為嚴重。…… 胡喬木  1961.4.14 】

直到這時,毛澤東才不得不同意解散他一再堅持的農村大食堂。

    在那個時代,由於沒有互聯網,普通人家裡也沒有電話,報紙受到嚴格控制,所以農村大量餓死人的情況外界根本不知道。數千萬貧苦的中國農民就是這樣默默地被餓死,既沒有反抗,也沒有呼救。有人說這種慘劇在有人身自由和新聞自由的民主國家絕對不可能發生,只有在極端專制的國家裡才會發生。到現在為止,那些經歷過大飢荒倖存下來的農民仍然不知道一九六零年為什麼會餓死人,只知道沒有糧食吃。為什麼沒有糧食吃?他們會說,聽幹部講是因為蘇聯逼債,把中國的糧食拿走了。可憐的中國農民!

    有人問:「農民餓死了那麼多,他們為什麼不反抗?要是在古代早就發生農民起義了。」

    反抗?你知道嗎,政府手裡有軍隊、警察,公社、大隊有武裝民兵,老百姓是一盤散沙,反抗就是想早死。而且農民餓得路都走不動了,哪還有力氣反抗?你知道那時候的農村幹部有多麼兇狠嗎?我們大隊的書記被農民稱為「小天老爺」,大隊長被叫做「李小刀子」。如果幾個農民在一起曬太陽,聽說「小天老爺」來了,馬上作鳥獸散。有兩個青少年農民偷了兩個玉米棒子,「小天老爺」叫他們兩個互相打臉,誰打得不賣力他就打誰。這是我親自聽被打者說的。

   之所以不反抗,更重要的原因是,當時農民根本不知道沒有糧食吃是因為什麼,不知道應該怪誰,那反抗誰呢?直到現在,他們仍然不知道誰應該對六零年餓死人負責。他們說中央的政策是好的,下面的幹部太壞了。毛澤東為了把他製造大飢荒的罪責推給下面的幹部,在1961至1962年把一大批縣、社、隊的幹部撤職、關押,說他們是混進黨內的階級敵人。這樣既泄了民憤,又維護了他自己一貫正確的偉大形象。

大飢荒是毛澤東時代的核心事件和關鍵性事件,因為它是「反右派」、「大躍進」、「人民公社」、「大食堂」、「反右傾」和「反瞞產私分」等一系列極左運動的直接惡果,又是後來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根本起因。雖然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和陳雲等人對大飢荒的發生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是當他們得知大量餓死人的嚴重後果之後感到震驚、恐懼和內疚,並且想辦法進行糾正。惟獨毛澤東這個罪魁禍首對餓死幾千萬人無動於衷,沒有半點自責。他在1961年的廬山工作會議上說錯誤就那麼一點,沒有什麼了不得。」1962年「七千人大會」之前,根據劉少奇、鄧小平的指示,彭真組織北京市委的鄧拓等一班人,在北京西郊的暢觀樓查閱大躍進以來中央下發的文件,看制定過哪些後果嚴重的極左政策,哪些領導做過錯誤的批示。這個「暢觀樓」事件被毛澤東認為是在整他的黑材料,大逆不道,所以在文革一開始就首先打倒了彭真。「七千人大會」上劉少奇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看法,以及對「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提出批評的講話,深深刺痛了毛澤東,他認定劉少奇一夥一定會在他死後象赫魯曉夫清算斯大林那樣,來清算他製造大飢荒的罪行。此時他就下定決心要打倒劉少奇,消滅劉少奇,以絕後患。所以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實目的就是防止劉少奇等人日後清算他製造大飢荒的罪行,什麼「反修防修」、「繼續革命」都是他編造的借口,其真實目的是不可告人的。

毛澤東最大的罪過不是發動文革,而是他製造了慘絕人寰的大飢荒。這筆帳總是要清算的,劉少奇沒有了機會,人民總是有機會的。我相信,在30年也許是50年之後,「1960年大飢荒」一定會寫入中國的歷史教科書,「1960年大飢荒紀念碑」一定會豎立在天安門廣場,罪大惡極的暴君毛澤東必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讓我們的子孫後代永世不忘,讓歷史的悲劇不再重演。

              老貧農    2020年4月 (2022年4月11日修改)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5 個評論)

回復 七把叉Archie 2022-4-12 07:29
謝謝穆博,你的話語不會白說。忘卻是阿貴祖傳的寶貝。小時候看阿Q正傳,覺得迅翁說的是中國人的醜惡代表,總之不是我。今天恍然,阿Q其實就是你我他,每個中國人身上都有阿Q的印子。或許是經歷的苦難太多了,中國人忘記苦難的速度也是驚人的。有位哲人說過,忘記過去,註定要重蹈覆轍。有句諺語,人不可能再次踏過同一條河流。我覺得對於我們是個例外,我們是一群魚,可以無數次跨過同一條河流。
回復 wcat 2022-4-12 08:02
不是剛貼過一次嗎?又是安徽某縣,哪個縣呢?楊繼繩寫出來都沒事,蔣正華弄出個餓死1700萬還當了10年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這個人竟然只敢寫某縣?編的無疑!

把楊繼繩這個騙子拿來當證據?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357347.html

至於胡喬木,湘鄉人已經出來反駁了,他們那裡並沒有什麼人餓死。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273813.html
回復 浮平 2022-4-12 10:09
wcat: 不是剛貼過一次嗎?又是安徽某縣,哪個縣呢?楊繼繩寫出來都沒事,蔣正華弄出個餓死1700萬還當了10年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這個人竟然只敢寫某縣?編的無疑!

第一,你引用的湘鄉人已經出來反駁了,他們那裡並沒有什麼人餓死。一文中說到

【真正因為直接挨餓而導致死亡的,我沒有聽說。】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273813.html

但言者的「直接餓死」 涵義不清。

餓死的定義和概念在學者和普通人之間的交流是模糊的。所以不需要用個例的口頭言論來否定學者們在計算非正常死亡人數的數據。而非正常死亡的造因主要指的是飢餓和營養不良造成的衰弱和疾病所增加的額外死亡人數。

第二,同一反駁者又說:【因為胡喬木在我們那裡調查后,向毛澤東反映公共食堂有餓死人的情況,】 這就說明當時餓死人了。

所以,綜合的看,公正的看,依據這位「反駁餓死人」的發言,屬於 half and half,即可用於概念模糊的間接說明沒聽說直接餓死人,又可以間接的說明有餓死的人。對吧?
回復 穆白碩 2022-4-12 10:19
wcat: 不是剛貼過一次嗎?又是安徽某縣,哪個縣呢?楊繼繩寫出來都沒事,蔣正華弄出個餓死1700萬還當了10年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這個人竟然只敢寫某縣?編的無疑!

象你這樣的腦殘,拿什麼證據給你看你都不信,所以不願理睬你了。
回復 wcat 2022-4-12 10:21
浮平: 摳個例發言中「餓死」的字眼沒有實質意義。

【真正因為直接挨餓而導致死亡的,我沒有聽說。】你引用的湘鄉人已經出來反駁了,他們那裡並沒有什麼人餓死。

http
如果你看過楊繼繩《墓碑》的第22章,你就會看到那些學者們都注意到了中國統計局的數據當中人口數與自然增長率不符,也就是說人口數、死亡率和出生率有問題。至於哪一個還是哪兩個或者三個都有問題。學者中並不統一,有的認為這個,有的認為那個。他們當中有的人對數字或死亡率進行修正,然後拿著修正過的東西進行計算,這就完了。

可問題是明明知道數據有問題,並進行修正。如何知道修正過的數據與實際差不多?唯一的手段就是驗證,可惜沒有一個人做了驗證。也就是說他們想當然修正過的數據與實際差不多了,做科學研究可以這麼想當然嗎?
回復 穆白碩 2022-4-12 10:21
七把叉Archie: 謝謝穆博,你的話語不會白說。忘卻是阿貴祖傳的寶貝。小時候看阿Q正傳,覺得迅翁說的是中國人的醜惡代表,總之不是我。今天恍然,阿Q其實就是你我他,每個中國人
說得很對。中國人容易忘記歷史,所以總是不斷重複同樣的災難。
回復 wcat 2022-4-12 10:28
穆白碩: 象你這樣的腦殘,拿什麼證據給你看你都不信,所以不願理睬你了。
你有證據嗎?量你什麼也拿不出來!
回復 浮平 2022-4-12 10:33
wcat: 如果你看過楊繼繩《墓碑》的第22章,你就會看到那些學者們都注意到了中國統計局的數據當中人口數與自然增長率不符,也就是說人口數、死亡率和出生率有問題。至於
如果學者論文中哪個地方的用詞定義和概念不清晰,或者相互矛盾之處,你可以具體指正。

這是可以嚴謹的地方。

一步步的來。

關於人口數與自然增長率,上次在你另外的博文中已經跟你講過了,記得什麼是自然增長率的定義嗎?
回復 wcat 2022-4-12 10:39
浮平: 如果學者論文中哪個地方的用詞定義和概念不清晰,或者相互矛盾之處,你可以具體指正。

這是可以嚴謹的地方。

一步步的來。

關於人口數與自然增長率,上次在你
不是定義,他們包括楊繼繩用一個公式來計算的:

餓死人數 = (死亡率 - 正常死亡率)× 平均人口數

他們把死亡率或人口數修正以後就用這個公式計算,就是他們的結果。問題是他們明明知道數據有問題,修正一下就拿來用,也不管修正的東西與實際相差有多大。這樣的科學研究能夠接受嗎?
回復 浮平 2022-4-12 11:02
wcat: 不是定義,他們包括楊繼繩用一個公式來計算的:

餓死人數 = (死亡率 - 正常死亡率)× 平均人口數

他們把死亡率或人口數修正以後就用這個公式計算,就是他們
你知道華新民物理學博士嗎?對他的科學素質和水平認為如何?
回復 wcat 2022-4-12 11:11
浮平: 你知道華新民物理學博士嗎?對他的科學素質和水平認為如何?
不認識,也許聽過他的名字,但已經沒什麼印象了。
回復 浮平 2022-4-12 11:14
wcat: 不認識,也許聽過他的名字,但已經沒什麼印象了。
ok,他是科大物理老師和美國物理學博士。

他從不同側面詳細分析了這個數據的範圍 【那麼2000萬到2300萬加上D得到的那些年總的餓死人數就會輕易地超過3000萬,甚至達到4000萬或更多,這就同國內外眾多學者得到的結果比較一致了。 】

你可以和他交流一下?
回復 wcat 2022-4-12 11:27
浮平: ok,他是科大物理老師和美國物理學博士。

他從不同側面詳細分析了這個數據的範圍 【那麼2000萬到2300萬加上D得到的那些年總的餓死人數就會輕易地超過3000萬,甚
如果他得到這麼個結果就不用交流了,他肯定錯了。我的結果得到已經好幾年了,7~8年了,至今還沒有人能夠反駁,更別說推翻了。本人一直在找能夠推翻我的結果的人,至今都找不到。
回復 七把叉Archie 2022-4-12 11:58
浮平博絕對的耐心滿滿。我發覺網上無論左中右,都有些心智不健全的人,超級自戀,自我評價嚴重脫離事實的人。都是懷才不遇,生不逢時的潛在獨裁者。特別有趣的是,貝殼聚集了好幾個,也不知是一個人多個馬甲,還是和貝殼猩猩相惜,群英薈萃。哈哈哈
回復 ohmygoodness 2022-4-12 14:54
七把叉Archie: 浮平博絕對的耐心滿滿。我發覺網上無論左中右,都有些心智不健全的人,超級自戀,自我評價嚴重脫離事實的人。都是懷才不遇,生不逢時的潛在獨裁者。特別有趣的是
這個世界是我們的,也是沙比的……。就像和病毒共存一樣,要學會和沙比共存……
回復 七把叉Archie 2022-4-12 15:06
ohmygoodness: 這個世界是我們的,也是沙比的……。就像和病毒共存一樣,要學會和沙比共存……
我也是有感而發。兄台說的是,的確只能共存。哈哈
回復 浮平 2022-4-12 19:42
wcat: 如果他得到這麼個結果就不用交流了,他肯定錯了。我的結果得到已經好幾年了,7~8年了,至今還沒有人能夠反駁,更別說推翻了。本人一直在找能夠推翻我的結果的人
根據你的言論來分析一下你的思維模式 ----

第一,【如果他得到這麼個結果就不用交流了,他肯定錯了。】你判斷一個計算結果的對與錯依據是主觀的,以個人感覺為標準。而科學和數學領域的判斷是嚴謹的,有依據的。第一步是事實依據。你還沒有看別人的分析和計算,首先憑個人感覺斷定別人不對。有時是先不屑別人的專業,水平和素質,有時是當人家有比你更過硬的客觀科學數學水平衡量時呢,就直接否定別人的結果;這是第一個事實依據層面的主觀。

第二,【我的結果得到已經好幾年了,7~8年了,至今還沒有人能夠反駁,更別說推翻了。】第二步的主觀來自於對概率認知的模糊,將非大概率的因果對應的事實當成了大概率因果對應的依據而作出推理判斷,忽略或者直接否定了其它可能性,只挑選自己想要的可能性作為依據和論據。

比如:自己的結果無人問津至少有幾種可能性,一是你說的無人反駁你的視頻可能是無人能推翻;第二種可能性是不是因為內行還沒有看到;第三種可能性是內行看到了也不想理你,沒有興趣和義務去反駁你本身缺乏科學和數學嚴謹性的作品?第四,了解你個人的行為後,各自的道德標準不同。。。等等

而你將自己片面的非大概率因果關聯當成了判斷是與非的直接依據,如同,沒餵奶即等於豺狼虎豹不道德的推理模式。這是第二個邏輯推理層面的主觀粗糙。

第三,【本人一直在找能夠推翻我的結果的人,至今都找不到。】 這個需要反思自己的可能原因,與主觀為主的思維模式相關,也與言行道德水準相關。科學和數學領域強調的是細緻嚴謹,一步步有依據共識的態度。而你拿根粗糙的大棒子,自己代表絕對真理的態度,稍有爭議就開始攻擊罵娘,這屬於attitude and behavioral problem,這是道德層面個人態度和行為與效果的因果關聯。 於是又循環進入上面第二個層次的主觀判斷,因為找不到同意本人結果的高水平者,所以更驗證了自己一定正確。這是第三個層次的自我判斷自己對錯和水平高低的主觀。

也許你的計算更正確,但如果想 focus on 科學和數學,又希望得到認可,而不是在搞政治,建議你還是調整一下自己的思維模式和態度,不能從 assumption 開始,jump to the conclusion and jump all over the place。

如果你有興趣,這是華新民博士從另一個側面來分析,是你一直強調的驗證觀(但你並未提出更細緻可行的驗證方法),他不是直接計算得到的,而是驗證方法之一。不然就容易成為既不是從事政治的,也不是從事學術的,而是罵大街的,浪費了你的才智和時間。

http://hx.cnd.org/2013/11/22/%E3%80%90%E5%8D%8E%E5%A4%8F%E6%96%87%E6%91%98%E3%80%91%E5%8D%8E%E6%96%B0%E6%B0%91%EF%BC%9A%E5%85%B3%E4%BA%8E%E5%A4%A7%E9%A5%A5%E8%8D%92%E6%97%B6%E6%9C%9F%E4%BA%BA%E5%8F%A3%E5%8F%98%E5%8A%A8%E7%9A%84/

另外,你說 【問題是他們明明知道數據有問題,修正一下就拿來用,也不管修正的東西與實際相差有多大。這樣的科學研究能夠接受嗎?】

人口統計數據中哪些作了修正,誰作的修正,他們是誰,新舊對比在哪裡,依據在哪裡,為什麼做出修正(是否有道理),一個個問題搞清楚。不要一次扯太多,也不需要大話大帽子。你可以單獨發一篇博文,指出關於數據更改的細節問題,比如有自相矛盾之處。這比罵大街更有學術意義,即使不談正式發表科學論文和道德層面。
回復 wcat 2022-4-12 21:56
浮平: 根據你的言論來分析一下你的思維模式 ----

第一,【如果他得到這麼個結果就不用交流了,他肯定錯了。】你判斷一個計算結果的對與錯依據是主觀的,以個人感覺為
關於周恩來燒紙條的事,楊繼繩在他的書里也提到,也是在第22章。我對這個不感興趣,因為這不是什麼證據,另外共產黨當時也是一筆糊塗賬,這些統計數字並非準確。華新民好像也是根據一些統計數據來推算的,但那幾年的統計數字是被篡改了的,請見: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311139.html

根據反證法一個反例即證明他的公式是錯的從而推翻了他所有的結果。這是我2013年的文章,9年前的了。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190734.html

前面也告訴過你從另一角度,也就是用減肥的理論基礎同樣可以推出不可能發生大規模餓死人的結論。
回復 浮平 2022-4-12 22:13
wcat: 關於周恩來燒紙條的事,楊繼繩在他的書里也提到,也是在第22章。我對這個不感興趣,因為這不是什麼證據,另外共產黨當時也是一筆糊塗賬,這些統計數字並非準確。
第一,那你再進一步看看楊繼繩關於你說的數據造假,否定個例,以及計算質疑有哪些得到了進一步的解釋回答 ----

在博訊網 (不讓引入鏈接),標題是 ----  楊繼繩:駁「餓死三千萬是謠言」

第二,你說【華新民好像也是根據一些統計數據來推算的,但那幾年的統計數字是被篡改了的,請見: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311139.html

你的文章中用的公式

自然增長率(‰)= (年末人口數 – 上年末人口數)/ 上年末人口數 X 1000

這與自然增長率的共識定義不同 ----

【自然增長率指在一定時期內(通常為一年)種群數量自然增加數(出生個體數減死亡個體數)與該時期內平均種群數量(或期中種群數量)之比(對人類一般用千分率表示)】

上次我已經給你提出了這個問題,你自己再仔細看看定義。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7%AA%E7%84%B6%E5%A2%9E%E9%95%BF%E7%8E%87/1680043

非正常死亡人數正好來自於這兩個計算公式得出的不同數據的 discrepancy。
回復 wcat 2022-4-12 22:24
浮平: 那你再進一步看看楊繼繩關於你說的數據造假,否定個例,以及計算質疑有哪些得到了進一步的解釋回答 ----

在博訊網 (不讓引入鏈接),標題是 ----  楊繼繩:駁
文章不用看了,也可能以前看過。楊繼繩用的是一個公式,算出北京餓死2.53萬。餓死的人在哪裡?連萬分之一都找不出來,是不是錯了?根據反證法,他的公式就是錯的,至少不能用,所以他所有的結果都是錯的。這麼簡單的道理,楊繼繩肯定懂,所以與我來辯,他將會無話可說。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5 01: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