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江青說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總經理

作者:yongbing1993  於 2022-1-12 20: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8評論

江青說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總經理


 江青在打招呼會議期間召集的十二省區會議上的講話

1976年3月2日

 鄧小平這種事,很多同志不知道內幕。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總經理,他謠言散布的很多,去年查謠言,有的省查,有的省根本不查,還擴散,一查就查到北京,就查不 下去。人家揭發了,就是他那個政治研究室。這個政治研究室不僅凌駕在國務院之上,而且鄧小平他們耍了一個花招,把原來的毛選委員會撤掉了。他把胡喬木這樣 的人凌駕在政治局之上,毛主席不同意,不贊成的。這可是一個相當大的謠言店。

要跟同志們講,我已經多次作自我批評,作記錄的同志都可以證明。在天津,我跟我身邊的同志都作自我批評,堅決改。重犯怎麼辦?我再改。一個共產黨員在前進 的道路上難免不說錯話,不做錯事,我有片面性。我同在座的同志有共性。一個人不可能每時每刻都那麼絕對百分之百正確,完全反映客觀現實,這不可能。不可 能,就要出差錯。我想,我們大多數同志都有這個問題。

打倒一切,懷疑一切,我有一個報告給毛主席,那是陶鑄的,還有國務院也有一份文件,說要層層燒透。當時他們想拿出去,我報告了毛主席,毛主席說這個不能拿 出去,要保護總理,副總理。全面內戰我根本沒份。在革命進行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有這樣的缺點,那樣的錯誤,要看主流。這是我過去的想法。毛主席這一總結,我 就想,雖然這兩個錯誤不是我的,但是它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間發生的,我是中央文革第一副組長,就要總結經驗教訓。

鄧小平不僅翻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案,他是所有的都翻。他利用毛主席在抓落實各項政策之時進行挑撥,說什麼歷次運動都要傷害一批有經驗的老工人,有經驗的 老幹部。他的話我也背不下來。這也是我後來知道的。毛主席不是批駁了嘛,陳獨秀傷害了嗎?一直數到劉、林。他挑撥離間,造謠誣衊,完全是個反革命的兩面 派。

 鄧小平欺負毛主席,造謠誣衊毛主席,殘忍啊!去年毛主席害感冒,他傳那些東西,有一份東西實在不成話,我不能在這兒擴散,那個東西是應該鎖起來的。而且為 了這個,我去求過他,他不見,最後第三次我說,你一定要排出一些時間來見我,我說屬於我的事,政治局判定我錯了,我承認錯誤,改正錯誤。如果屬於你們不理 解,鄧小平同志不理解,我可以諒解,可以解釋,解釋以後還不理解,我等待,再解釋。我說你不要去干擾毛主席,要保護毛主席的健康。

我不相信同志們會跟他走。廣大的幹部,黨員,廣大的指戰員,廣大的人民群眾,能夠答應鄧小平嗎?同志們能夠答應鄧小平這樣欺負毛主席嗎?我請問!在座的同 志,都受毛主席保護!鄧小平這樣欺負毛主席,這樣殘忍,我不能說了。我們沒有責任保護毛主席嗎?我覺得應該想一想,還有什麼錯誤不能丟下,不能想想自己的 錯誤缺點,向造反派賠禮道歉。青年同志也不要緊緊地揪住自己的書記不放。我上次講了,要共同對敵,對著鄧小平。

他(指鄧小平)現在已經走得很遠了。他要是上台,那是千百萬人頭落地。我公開在政治局講,我已經有精神準備,殺頭,坐牢,我不過只有一個頭吧,從入黨的時 候起,就作了精神準備。不過我這次也要保護自己一點,不能隨便叫他們殺頭。向來我身上沒有一點兒錢,現在帶那麼幾十塊。弄不好,我就走。

對鄧小平有個認識過程,原來不了解這個人,只知道毛主席批他搞獨立王國,這我知道,別的我不知道。因為那個時候正在作放射治療,有兩年完全不能工作。他欺 騙同志,蒙蔽同志,甚至於政治局同志都不例外,都被他欺騙,更何況同志們。據我知道,在很早毛主席就跟我講過,不要喊打倒劉鄧路線了,要有區別,要把鄧小 平跟劉少奇區別開。我聽招呼了,就不跟著喊了,因為大家都喊劉鄧路線嘛。

我們都一直是在受傷不下火線。他保護得好好的,養的那麼健健康康。我確實對他滿腔希望,因為看到毛主席一番苦心,怎麼樣保護他,然後怎麼調他回來,用什麼 方法來恢復他的名譽,來提高他的威信,這我都知道,都看在眼裡。那時總理病重,我原來比較憂慮總理這個位置,後來就不太憂慮了,甚至覺得他是一個團結安定 的因素。但現實是他不是安定團結的因素,是一個破壞、分裂的大陰謀家。「三要三不要」,他恰恰是要修正主義,要分裂,要陰謀詭計。

他七五年一月出來,剛剛只有一年多。我對他一直有警惕,有這麼一個問號。這個人出來以後,從來不說一句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有什麼偉大的成果,沒說,對新生 事物憎恨得很。我在一次會議上對他說,你是一個不安定團結的因素。不是講經驗主義嘛,他說把「主義」去掉,有經驗就行了。這完全是反馬克思主義、列寧主 義、毛澤東思想的。經驗,據我現在粗淺的學習理解,有兩種,一種是有實踐的真正的科學的經驗,那這是寶貴的,是唯物的。一種是唯心的。

毛主席說「提法似應提反對修正主義,包括反對經驗主義和教條主義,二者都是修正馬列主義的,不要只提一項,放過另一項。各地情況不同,都是由於馬列水平不 高而來,不論何者,都應教育,應以多年時間逐漸提高馬列為好。我黨真懂馬列的不多」。毛主席這個批示,他不學習。毛主席批示,經驗主義還是放在前頭。經驗 主義,教條主義都是修正馬列主義。

清華那個東西發了沒有?我的警衛員都有一份,到會的同志要人手一本。就是鄧小平言論摘錄。這個人就連在死人身上都要做工作。周總理去世了,周總理的自傳上 說他是巴黎支部,鄧說是中國支部,歐洲,一定要這樣。這不是歪曲黨史嗎!有很多這樣的事。我想有的同志可能比我熟悉他,我對他不熟悉,在座的有沒有他的部 下,大概也不熟悉,因為他這個人,不接觸人,不接觸群眾。他到大寨去,連一個中午都不住,到老百姓家裡都不去。

鄧小平在外事問題上走得相當遠。由於毛主席對外事抓得很緊,所以有一些抓回來了。比方,他投合三木,妥協,這個毛主席抓了,霸權問題不能妥協。這是個原則 問題,妥協了蘇修會高興。關於台灣問題,鄧小平拍布希的馬屁。我為什麼敢在同志們面前講他是個漢奸,代表買辦資產階級,有物為證。有一份是我給毛主席的, 這份是我最近打「土豪」得來的,因為他這種材料太多了。

鄧小平完全代表買辦資產階級利益,出口原料和外國資本家訂長期合同。他還說過,要把杭州、蘇州、還有廣州,還有許多地方開放給外國人遊覽,吃喝玩樂。在政 治局中,我們很多人抵制他。目前各大工礦企業,省、市,燃料吃緊,有的已經停產,包括北京,過去我以為只是卡上海,卡遼寧、北京也停產了,連我那兒也受影 響。我說給我換燈泡吧,燈泡壞啦,老以為燈泡不亮,現在才知道不是那個事,是電不夠。有的地方已經停產,形成混亂。這是鄧小平破壞的結果。

電氣設備要下馬百分之四十以上,那麼下馬是不需要了或者怎麼樣了,並不是!而是不要中國自己造的,去進口外國洋人的。我不反對進口一點東西,如果它有某些 先進之處,那你先仿製,最好是迎頭趕上。我們現在是有一些,我推薦科教片給同志們看,有些我們都是先進水平啊。混到黨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鄧小平, 他不看。為了「風慶輪」,前年就跟他鬥了一場。他罵我,政治局會不歡而散,一個多月開不起會來。後來他不得已到我那兒道歉,說兩個鋼鐵公司碰到一塊,我說 話走火了。我說沒什麼,鄧小平同志。就這樣,就算完了。

一九七四年十月十三日有關「風慶輪」的報道,引起我滿腔的無產階級義憤。試問,交通部是不是毛主席,黨中央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部?國務院是無產階 級專政的國家機關,但是交通部卻有少數人崇洋媚外,買辦資產階級思想的人專了我們的政。象這樣的人,不知道他是不是共產黨員,但是從反映的材料來看,他連 愛國主義者都不是。這種洋奴思想爬行哲學,不向它鬥爭可以嗎?政治局對這個問題應該有個表態。而且應該採取必要的措施。

應該告訴同志們,我根本不知道有鄧小平什麼事,特別我還挺迷信他,他一直對我都比較講理,通情達理的,我說他能團結人,他是騙了我。這個認識過程多長啊。 到了「四大」(指四屆人大)以前,商量名單,毛主席告訴家裡,要政治局討論。毛主席非常尊重政治局。自從鄧小平到了政治局,政治局就成了一個擺設,象個花 瓶。他不給思考時間,文件事前不發,發了也來不及看,到會上去一大堆,根本來不及看,他就說,政治局通過了,就送毛主席,強加給毛主席,然後就利用他陪外 賓能見毛主席,又說,這是毛主席的,來鎮壓政治局。

我這個認識過程很長,他作了不象樣的自我批評,我就又覺得,還照樣迷信他。他採取什麼方法?他利用會見外賓的機會,主動找我談話,其中最突出的兩次。一 次,他說周總理的病怎麼樣,出了多少血,不得了啊,我當時以為他是關心周總理。另外一次,周總理比較危險,可能動手術,他就跑到我身邊說,不得了了,怎麼 樣危險,最重要的問題要有一個第一副總理。我說,那還不是你嘛。同志們,當時毛主席傳話回來了,鄧小平當第一副總理,不僅這個,連總參謀長,黨的副主席都 是毛主席提的。我覺得鄧小平這個人連舊社會那種所謂起碼的做人道德都沒有,更何況無產階級先鋒隊,共產黨員。

 鄧小平把咱們的原油,咱們的石油,連煤炭,棉布統統壓價出售。如果給了第三世界缺油的國家,那還情有可原,他是賣給那些大資本主義國家。燃料我們自己缺 呀。所以我說他是買辦資產階級,代表買辦,地主資產階級,中國有國際資本家的代理人,就是鄧小平。叫他漢奸,正確不正確?我們的毛主席還在保著他啊,我說 話是我個人的意見。我們最近還發現了高產的油田,都拿走了,都拿給外國人去了。煤炭,棉布壓價出售,我們八億人口,這不是出賣,不是漢奸行為?所以我說他 連一個起碼的愛國主義者都不是。

鄧小平這種買辦資產階級破壞生產是歷來的。他進口了好多外國設備。有的設備根本沒有處理三廢,現在毒害人民。就是這個代表買辦資產階級的鄧小平,他對第三 世界一點興趣也沒有,就是對美國,西德,第二世界有興趣。簡直是一副奴才相,在我們面前可凶了。我曾認為他是一個團結的因素。

在座的同志們,我也有點擔憂,我擔憂不是無緣無故的。青年同志,老年同志,只要能說話的,都要出來說話,先學下來再說,除非他死不悔改,要做鄧小平的殉葬 品,那沒有辦法。群眾不答應,我們也沒辦法。能說話的要說話,但不能鎮壓群眾,要顧大局,先把毛主席的重要指示學好,要把鬥爭的鋒芒集中在鄧小平身上,不 然的話,就亂了,要總結經驗。

鄧小平對毛主席欺負,殘忍。毛主席這樣對待他,從頭到尾保護他,又給他恢複名譽,提高威信。他覺得天下是他的了。現在是毛主席統帥咱們反擊,還有什麼錯誤 不能丟掉呢?頂多是受了鄧小平的影響,執行了一些東西,中央也有文件。所以毛主席說中央負責。中央負責,主要是鄧小平負責。

現在看來,全國的謠言都是鄧小平弄的。說我一切職務撤銷,下放勞動,說我已經自殺了。其他的,人家不給我看,怕我看了生氣。我還活著,還活的好好的。他是 一朝權在手,就這樣干。毛主席保護著你們,保護著咱們在座的,老中青都在內。我們沒有職責保護毛主席嗎?我這個憂慮不是沒有道理的。咱們都要總結經驗教 訓,毛主席已經給我們總結了。我們要好好學習毛主席的重要指示,要結合自己的實際,自己作自我批評,當然青年同志有責任幫助。但另外一方面也要顧大局,我 總希望先學起來,先學毛主席這個指示。

經常說錯話,做錯事,因為在前進的道路上是難免的,問題是改不改。我是只要認識到了,就改。你們看看那些東西吧,看鄧小平是什麼人物。他要把我們國家變成 一個出賣原料的國家。另外,我希望跟著鄧小平犯了錯誤的同志,沒有什麼捨不得丟掉,鎮壓了造反派的,應該賠禮道歉。我是從這個角度來看的,不是說不要弄清 是非。原則問題,路線問題應該弄清是非,可是揪起來怎麼能解決問題呢?大家坐下來,學習毛主席的指示不可以嗎?毛主席這個指示,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鄧小平從來不提批孔,他破壞了學習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三十三條」政治局沒有學完。同志們,鄧小平破壞了。我憤慨的是他反對毛主席,反對許多跟毛主席走 的,走毛主席這條革命路線的人,不管老中青,他都反對,反對廣大群眾。這個事情要認真對待。鄧小平反對我,是有政治陰謀的,是對毛主席。別人造謠我是武則 天。我說,在階級問題上,我比她先進,但在才幹上,我不及她。所以我們的毛主席要我們學一點哲學,讀四本書,就是要我們懂點中國歷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浮平 2022-1-12 21:39
【鄧利用毛主席在抓落實各項政策之時進行挑撥,說什麼歷次運動都要傷害一批有經驗的老工人,有經驗的 老幹部。他的話我也背不下來。這也是我後來知道的。毛主席不是批駁了嘛,陳獨秀傷害了嗎?一直數到劉、林。他挑撥離間,造謠誣衊,完全是個反革命的兩面 派。】

仔細讀讀這句話就不難發現「一批」本來就不是指的全部,所以後面否定者列舉的個例本來就可以不包括在「一批」里。那麼這就從理性上說明不了是造謠污衊?

換句話說難道歷次運動沒有傷害到一批有經驗的老工人,有經驗的 老幹部?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1-13 01:19
浮平: 【鄧利用毛主席在抓落實各項政策之時進行挑撥,說什麼歷次運動都要傷害一批有經驗的老工人,有經驗的 老幹部。他的話我也背不下來。這也是我後來知道的。毛主席
《「一批」本來就不是指的全部》沒說錯! 但「一批」具體指的是誰?有多少? 中國共產黨一路走來鄧小平幾乎是全程參與的。每次的"運動"的前因後果鄧小平也是知情的, 而且也是參與其中的,  有的還是當領頭的又是積極參與傷害的 。如反右運動時鄧小平是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在這個背景之下, 作為鄧小平事後在外說"歷次運動都要傷害「一批」"不是明顯的煽動挑撥一批人反對毛澤東。而事實上反右是毛澤東同意的, 具體操作的是鄧小平。而落實到各基層每一位右派有人過火了冤枉了應該是中央領導小組把控糾正。而鄧小平不負責任還在下面煽風點火, 不是挑撥造謠又是什麼?

有經驗的 老幹部?不就是指鄧小平等人嗎? 鄧小平受到了傷害嗎?

除此之外, 文中鄧小平的造謠有很多例子都看不到嗎?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1-13 01:21
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總經理,他謠言散布的很多,去年查謠言,有的省查,有的省根本不查,還擴散,一查就查到北京,就查不 下去。人家揭發了,就是他那個政治研究室。這個政治研究室不僅凌駕在國務院之上,而且鄧小平他們耍了一個花招,把原來的毛選委員會撤掉了。他把胡喬木這樣 的人凌駕在政治局之上,毛主席不同意,不贊成的。這可是一個相當大的謠言店。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1-13 01:22
鄧小平欺負毛主席,造謠誣衊毛主席,殘忍啊!去年毛主席害感冒,他傳那些東西,有一份東西實在不成話,我不能在這兒擴散,那個東西是應該鎖起來的。而且為 了這個,我去求過他,他不見,最後第三次我說,你一定要排出一些時間來見我,我說屬於我的事,政治局判定我錯了,我承認錯誤,改正錯誤。如果屬於你們不理 解,鄧小平同志不理解,我可以諒解,可以解釋,解釋以後還不理解,我等待,再解釋。我說你不要去干擾毛主席,要保護毛主席的健康。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1-13 01:26
現在看來,全國的謠言都是鄧小平弄的。說我一切職務撤銷,下放勞動,說我已經自殺了。其他的,人家不給我看,怕我看了生氣。我還活著,還活的好好的。他是 一朝權在手,就這樣干。
回復 浮平 2022-1-13 01:26
yongbing1993: 《「一批」本來就不是指的全部》沒說錯! 但「一批」具體指的是誰?有多少? 中國共產黨一路走來鄧小平幾乎是全程參與的。每次的"運動"的前因後果鄧小平
具體指誰,有什麼具體事例,就不能憑個人隨便理解和解釋了,如果想追求公正性和判斷依據的一致性。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1-13 01:30
浮平: 具體指誰,有什麼具體事例,就不能憑個人隨便理解和解釋了,如果想追求公正性和判斷依據的一致性。
"憑個人隨便理解和解釋"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1-13 06:15
毛主席和博古李德

毛主席領導中央蘇區的時候,蘇區接連打勝仗,取得了一次又一次反「圍剿」戰鬥的勝利,蘇區越來越紅火。可是當博古李德來到中央蘇區后,排斥毛主席,博古不懂軍事,全靠李德這個洋顧問指揮紅軍,結果第五次反「圍剿」宣告失敗,紅軍被迫走上了長征之路。

一句話,李德是錯誤軍事路線的代表,毛主席是正確軍事路線的代表。毛主席非常痛恨李德的錯誤路線,批評過李德,但並不是痛恨他這個人。批評的目的是為了團結。

事實上,毛主席非常關心李德。長征路上,毛主席曾經幾次讓自己的警衛員去看望李德,還給李德送過吃的,以及一條洗臉毛巾。那時候的李德已經沒有了權力,名聲也比較臭。

毛主席為什麼還對他這麼好呢?毛主席曾經說過,人家一個外國人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參加和支持中國的革命,就憑這一點,就值得表揚和學習。革命是要流血犧牲的。長征路上那麼苦,李德都沒有掉隊,他是唯一全程走完長征的外國人。

看人要用辯證的眼光,一分為二。李德的軍事路線有問題,給紅軍造成了極大的損失,這是要批判的。可是對於李德這樣的革命志士,還是要團結,要關心,畢竟他為了革命,奔走了那麼多國家。

李德是一個外國人,需要翻譯才能同中國人進行交流,可是他收到了毛主席的關心,所以一心一意跟著紅軍走,沒有開小差。尤其是兩大主力紅軍會師后,張國燾搞分裂,李德堅決站在毛主席這邊。

為了避免紅軍分裂,毛主席決定率領右路軍先行北上,張國燾陳昌浩卻一意孤行,要南下,他們反誣毛主席是逃跑路線,派出了以李特為首的代表團,追趕毛主席和右路軍,要他們返回去。

李特和李德,名字只差一個字,他們都曾在蘇聯留過學,也都是紅軍的高級幹部。李特是個矮胖子,李德是個高個子。李特當時擔任紅四方面軍的副參謀長,他的脾氣比較暴躁,剛愎自用,動輒拔出手槍,屬於一點就著的那種類型。

所以張國燾才派他來追趕毛主席,那是別有用心的。李特率部騎著快馬,很快追了上來,他拿出張國燾代表總前委寫的一封信,交給紅三軍團長彭德懷。

這封信寫得很不客氣,彭德懷的脾氣也很火爆,看了信,當即勃然大怒,指著李特說,誰是逃跑主義?北上的方針是早就定好的,我們執行了,你們不執行,怎麼說我們是逃跑主義?真是豈有此理。

針尖對麥芒,李特就和彭德懷吵了起來。這時候,毛主席走到他們中間,勸他們不要吵了。毛主席耐著性子跟李特講道理,他說,自古以來捆綁不成夫妻,你們不願意北上,不勉強,我相信你們南進肯定是要碰釘子的,一年後,你們一定還會回來的,不信走著瞧。

毛主席的預言非常準確。張國燾南下之後受到了川中軍閥的狠命打擊,碰了大大的釘子,堅持不下去了,不得不掉頭北上,距毛主席說這話,也不過一年的時間。

可是李特不懂得這些大道理,他暴跳如雷,居然掏出左輪手槍對準毛主席。危急關頭,事先已經站在李特身旁的李德趕緊控制住了李特的手臂。前面說了李德身材高大,很容易就控制住了矮小的李特。

警衛員趕緊上來,保護毛主席。好險啊,李特是個莽夫,他辦事不顧後果的,如果真的朝毛主席開了一槍,恐怕中國的歷史就要改寫了。李德在危難之際,挺身而出,救了毛主席,為中國革命做了一個大貢獻。

紅軍長徵到達陝北后,毛主席也非常關心李德的生活,李德的黨關係在紅大,而紅大在延安郊區,李德來回需要走很遠,非常辛苦。為了減輕李德的負擔,毛主席特意讓他在留守兵團過黨組織生活。留守兵團的司令員是蕭勁光,李德在中央蘇區的時候曾經要殺掉蕭勁光,他不好意思去找蕭勁光。

毛主席親自安排蕭勁光幫助李德,去請李德。感動的李德說,毛主席,蕭司令,中國共產黨對我太恩厚了。1937年,李德適應不了延安的生活,想回蘇聯去。

毛主席聽說蘇聯正在進行政治大清洗運動,如果李德在這個風口浪尖回去,弄不好會有生命危險,就勸李德三思而後行。李德聽從了毛主席的好意勸諫,暫時沒有再提回莫斯科的事。直到1939年,李德才回到蘇聯。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1 23: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