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進步主義的落後性與殭屍科學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11-28 12: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進步主義教育Progressive education是一個開始於19世紀後期的教育運動,它是一種信仰:教育依據的原則是,人類是社會性動物,最好的學習是在與他人真實的生活中學習。進步主義宣稱有最好的學習科學理論支持。1957年10月,蘇聯成功發射人造地球衛星后,美國和歐洲對教育理論進行了反思,進步主義教育運動走向衰落。然而,今天仍有許多學校使用進步主義教育方法,許多學校認同進步主義的教育哲學。同時,由於左派的理論越來越貧乏,進步主義也成了左派的救命稻草。不斷的聽到他們質問對手,「你相信科學嗎?」遇到這種情況,對手就不說話了。因為這個議題太大,很難用幾句話回答。久而久之,這種提問就成了左派在辯論中的殺手鐧。
那麼,應該怎樣認識科學呢?回顧一下科學的歷史,一般人把西方科學的起源歸功於古希臘的泰勒斯,他發現了圓直徑的兩端與圓上一點形成的三角形恆為直角三角形。但我認為,影響更大的人,應該是畢達哥拉斯,他提出了『萬物皆數』因為,整個科學史似乎在不斷的證明這四個字,卻又很難達到;直到今天,電腦都在企圖用數字來表達整個宇宙。解不開的難題,喚起了科學家無限的興趣,召喚著他們不斷的追求。這種追求才是科學發展的動力。科學探索出現過無數次危機,最明顯的就是芝諾悖論Zeno's paradox它曾經使人們懷疑數學的真實性達數百年之久,但當它最終被解決以後,催生了微積分。從這裡也許能夠看出。科學是一種從主觀上要求嚴謹的思維方法,但是,什麼是『嚴謹』本身就無法定義。因此,只能說,科學是在不斷『嚴謹』的過程中,成長起來的思維方法。直到今天,依然如此,比如,愛因斯坦與哥本哈根學派對於量子力學的認識,就大相徑庭。而這種分歧,正好推動了物理學的不斷發展。這個認識催生了進步主義,但是,他們的做法卻破壞了這個規律。
進步主義是怎樣破壞科學規律的呢?了解一下中國的歷史,我們才能看清科學是怎樣被消滅的?中國歷史上,最早,最大的科學家應該是周公旦。為什麼這樣說呢。看看他在科學上的貢獻,首先,他通過對日影的測量,找到了天地中心的位置在河南登封。這種『科學』一旦成為不可更改的『禮』那麼,後世就不允許再有什麼數學和幾何了。其次,周公主持制定的《禮記.曲禮下》,國君生病吃藥,臣子要先嘗。父親生病吃藥,兒子要先嘗。不是世代相傳的醫生,由於其醫術不精,所以不服其葯。有了現代西醫,人們才懂得,君與父得的病不見得和臣與子一樣,後者先嘗,如果病好了,前者再服同樣的葯,可能病情反而加重。而現代西醫也告訴人們,爹是好醫生,兒子卻未必。但周禮既然是這樣規定的,那麼,後世的君臣父子就只能得一種病,不是一種病,只要宣傳到位,那就是一種病。你爹不是醫生,那麼,你的醫術再高也沒用。就音樂方面,周禮把『宮、商、角、徵、羽』(相當與現代音樂中的1、2、3、5、6)與人的七情六慾,善惡美醜聯繫起來,並固定為習慣法,由此,國樂就只能有五種聲音,其他的都是雜音,不是雜音,也要說成是雜音。所以說,當周禮有了這些規定后,醫學和音樂就再也無法突破了。從這裡我們能夠看出,用任何科學來鞏固政治基礎的做法,最後都拖了科學的後腿。就西方國家而言,『地心說』實際上是古希臘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的觀點,被基督教拿來解釋人類是上帝的寵兒,此後,經過各種宣傳它就不能更改了。
從上面的內容,我們能夠總結出一個規律:任何政治勢力,一旦把科學拿來壓制不同的聲音,科學就死了。因此,我們看到的是,基督教的『科學』僅僅是在他們興起以前那些死了的科學。而在中國,『周禮』所代表的『科學』僅僅是它出現之前的科學死屍而已。同樣的道理,當進步主義把自己當作科學的化身後,人們今後再看到的只有科學的殭屍了。
所以說,科學是通過每個個人的感官與生活經歷總結出來的思維方法,它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信息,不斷地完善,但絕對不可能有一種簡單的方法表達。更確切地說,科學沒有絕對真理,如果說有的話,那麼也許只有一個,那就是,任何人說自己代表了科學,那他一定是個騙子。沒有真正的言論自由,就沒有科學。所以,當你聽到有人問你是否相信科學,你應該反問一句:「你指的是科學,還是科學殭屍?」進步主義,只能當作一種思潮來看待,一旦掌握了政權,那麼,科學將死亡,人類不得不回到叢林時代。因為,迄今為止,人類的絕大多數科學成就,都來自保守主義的環境。的確,絕大多數的天才,接受的真正教育不是來自學校,比如達爾文,愛伊斯坦,愛迪生等等。但是,不能說學校教育對他們沒有影響。真正讓這些人想到常人沒有想到的東西,是發現了課堂教育的弊病。試想,當初如果沒有一個有問題的課堂,他們怎麼會憑空想象出課堂的問題。因此,現代的教育絕對不應該是像進步主義所想的那樣放任自流,而是繼續傳統教育,教師繼續按照教材的要求授課,但同時要學會發現人才,甘為人梯。這是更加困難的教育,更加技巧的教育,並不是不教育。換句話說,就是把傳統教育當作一個問題的的源泉,就像是古人企圖用數學表達一切,以及古人面對芝諾悖論一樣。人類的大腦是逐步複雜起來的,最初的教育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沒有關係,真正重要的是,讓學生學會批判。學會批判,學會自主思考才是真正的目的。如果放任自流,等於讓學生們失去思辨的目標。古希臘的學習方法就是辯論。失去了辯論,不論灌輸給學生的是保守派的知識,還是放任自流都無濟於事。語言的成長來自不斷的辯論。發達國家,由於生存壓力小。想要了解什麼是生存壓力,最好到第三世界國家去體驗生活。所以,進步主義可以指導科學,但不要干涉政治。因為,進步主義的要害就是想用簡單的語言表達完整的世界,當這種簡單的語言被灌輸給很多人以後,進步主義自己就成為了科學殭屍的製造者。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borninheaven 2020-11-28 13:17
從二戰開始都是「科學」在作怪,掀起腥風血雨!在基因科學的「真理」下, 納粹要凈化人類;在社會科學的「真理」下,共產紅流要血洗全球;如今我們要在地球氣候物理科學的「二氧化碳暖化真理」下,不知道推向哪裡?希望不是腥風血雨
回復 蘇誠忠 2020-12-5 15:15
科學在幾百年前,一直被哲學嘲笑。如今,一反常態,被吹上天。這些人其實沒有什麼科學頭腦,就是為了嘩眾取寵而已。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04: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