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左派、右派兩詞認識的更新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10-10 15: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對於左派和右派兩個詞的含義,我們已經說過幾次。但是,隨著討論的深入,問題越來越清晰,這裡把兩個詞最新的認識歸納一下。首先,要提一下,直到今天,有些人,即使已經出國很久,對這兩個詞的認識,依然停留在四十年前,牆內的階段。比如,在《石頭記》的認識中,親共的就是左派,反共的就是右派。《馬上新聞》的馬聚把希特勒稱為極右,而斯大林,毛澤東被他稱為極左,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A8BDVhyjAA
《民主中國》上有一篇《論左派與右派》。其中有這樣一句話:「階級主義也好,種族主義也罷,都是一種大集體主義思維,落實到國家層面,都是國家干預主義、中央集權主義思維,他們所尊崇的那個先進的或優越的階級或種族,都是高居於自由的個人之上的龐大集體,這樣的兩種思潮、兩種運動,其政治後果都是走向了極權主義,它們不是一丘之貉嗎?何以一為極左,一為極右呢?」對於這段話,我想做個補充,那就是:這個「大集體主義」,是一個不準確的名詞,它給人一種『人人平等』聚集在一起的概念。而實際上,它所指的是一個,所有人聽從一人號令的團伙。更準確的說法是,『一個等級森嚴的群體』,是一種黑社會性質的組織。
左派與右派的概念,起源於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會議,當時,國王的權利已經被剝奪,他實際上是接受人民的裁決。支持國王利益的人坐在主持人president的右側,反對的人坐在主持人的左側。開會之後不久,這種左右對壘的座位安排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幾乎所有的議題都會立即形成左邊與右邊之爭。左派代表被統治階級,右派代表統治階級;左派是革命派,右派是反革命派。這種劃定,就如文革時劃定黑五類,紅五類一樣,用簡單的方式,概括了每個人的人生。其實,當年的右派,反對的不是推翻國王,否則,他們也不會參加法國大革命。他們主張的是,用理性來解決一切問題,相反激進的左派是用浪漫和情感來解決一切。激情的後果就是過猶不及,這才是左派的要害。但是,隨著歷史的發展,事情也在不斷的變化,這個變化使得左派和右派這兩個辭彙的價值正在發生逆轉。正是這個逆轉使得越來越多的人感到困惑,這種混淆不清的認識,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陷入無法自拔的泥淖之中。即使是像劉曉波這樣的諾獎學者,依然沒能認清左派與右派的實質。
那麼,引起整個混亂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呢?就是科技的進步。科技進步使得整個人類的生態完全改變。因此,再用當初,最開始的定義來解釋社會現象幾乎就是南轅北轍。比如說,過去的認識中,不願意改革的,是右派,不斷改革的,是左派。但是,經過科技的大發展以後,人們發現,在科技上不斷取得成功的卻是不願改革的,右派的,理性的資本主義國家,(因為,社會方面,該改的,已經改了),而堅持革命的,左派的,激情社會主義國家則在各個方面都大大的落後(因為,改完了該改的以後,他們繼續瞎改)。此外,當初把納粹(Nazi)定義為極右勢力也是一個天大的錯誤。希特勒把納粹定性為一個社會主義工人政黨,視資產階級權貴為敵人。它怎麼會是右翼政黨?符合右派的定義嗎?要想弄清這一切,首先要明白,這其實就是共產理論的圈套。如果種族主義是極右,那麼,斯大林在蘇聯滅絕少數族裔是極左還是極右?中共在西藏,新疆,內蒙消滅民族文化是不是種族主義?
混亂的根源,來自馬列主義虛構了一條從原始社會、奴隸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終到達共產主義社會的「人類歷史必然規律」。按照這個規律,推動它發展的就是左派,反之就是右派。有了這套鬼話以後,崇左反右,就成了正能量。休說它根本就是胡說八道,就算有些道理,那麼,一旦實行起來,由誰來決定一個政策是向前發展,還是倒退?誰來給你認可?那些自稱左派的人物,總是吹噓,只要動機和目標是美好的,其結果也必將促進社會進步的,而右派的動機和目標就是為了保持原有的狀態,因此,其行動的結果必然是阻礙社會進步的。
為了避免陷入共產理論的圈套,本人一直堅持使用周公與太公的辯論,來解釋左與右的定義。周公旦主張的「尊尊親親」路線的就是左派,太公望「舉賢而尚功」的原則就是右派。只有左派有極左,而右派沒有極右。因為,右派實際上是極權體制的對立面--分權,它提倡每個人發揮獨立的思維,瓦解任何極權統治,反對壟斷;這就是現代人說的個體創造性。數百年來推動科技發展的其實就是右派,就是資本主義,就是太公望的「舉賢而尚功」。用時髦的話說就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或者說:凡是用某種已知理論指導一切的都是左派,凡是遇到困難,尋求各種方法逐個研究和認識的,都是右派。法國革命時代的左派,其實就是一根筋,只知道搞破壞的人。他們對於國王的仇恨取代了一切理智。人類社會走到了今天,實際上是右派思維打出的一片天地。如果沒有右派商品經濟的嘗試。左派依然停留在為了吃一口飯而爭論不休,為了某個教義而造成大規模武裝衝突的戰國時代。君主制也是一種極左思潮。這一點可以從分析君主制度的起源來理解。前面說過,坐在主持人右邊的議員,支持國王,這樣一來,右派就被人與國王畫上了等號。又由於共產理論的原因,右派被劃分為保守的力量,而左派也就成了改革的力量。因此,後來左派的任何胡作非為都被說成是進步的。斯大林和毛的根本缺陷就在這裡,他們認為,只要有這份情感,就會有正確的目的,只要有正確的目的,就一定在做好事。周公旦的『尊尊親親』路線與此相同,只不過,當時的社會沒有這麼複雜,所以少了很多時髦的科學辭彙。他只知道,只要尊敬長輩,長幼有序,大家相親相愛就會有一切。正是這些傳統想法,使得現代人總是鬧不清左派與右派的本質。分析一下周朝封建主義思維,我們就能夠理解為什麼說當代的左派,與古代的君主實際上是一回事,都是極權主義。他們的各種理論,無一例外,都是為了攬權。當年周朝開國的時候,就是想找出一種:「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 為往聖繼絕學 為萬世開太平。」的簡單表達方法,可是,語言畢竟只是語言,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經過數百年的驗證后,它徹底失敗。出現『周綱凌遲四海沸』的局面。於是,有了老聃的不可知論,「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翻譯成現代的話就是,宇宙太大,道理太複雜,我無法理解。這是真誠的態度。古代人哪裡知道那麼多東西。凡是說自己什麼都知道的,那一定是夾帶了什麼私貨。這麼說可能會得罪很多宗教人士,但事實就是事實。老聃很誠實,但他不知道的是,二十一世紀的科技已經走在了認識大自然的道路上,並且取得了豐碩的成果。財富的增加,已經改善了群體對道德的認識。對各種疾病的研究,各種信息傳遞手段的更新等等,這些古人無法理解的智慧,正在改變著人類的生活。
從這些分析中,我們也許會發現,沒有真實社會經驗的人,最容易墮入左派極權主義的陷阱,即使是當今的教宗依然不能免俗。更不要說,剛出校門的年輕人。他們的思維,其實就像嬰兒,每一步都需要有人攙扶,只要有一句話說得沒有到位,他們就會糾結不清。試想,一個相親相愛的理想國家,與一個處處競爭的現實國家,哪一個對這種人更有誘惑力?而共運恰恰像古代的封建主義理論一樣,給了他們一個簡單,卻是錯誤的理想。這樣長大的年輕人,當然會追隨他們心目中的『左派』。共運的欺騙性就在於,他們事先設定了一個不容置疑的語境。這樣一來,無論怎樣討論都是他們贏,但所有的討論都背離事實。他們與任何封建主義理論沒有本質的區別,都是想用一種絕對的真理來奴役人民。不過,在整個人類的認識面前,共運僅僅是歷史長河中的一個小小毒瘤而已,騙術總會被曝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雪中的腳印 2020-10-11 00: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SSMG0MaEnQ, 從這個連接,你可以看到拜登有多噁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8 14: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