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貼路先生對許淵沖先生翻譯的【望江南】和 「什麼才是好的翻譯?」的 評論

作者:劉小曼  於 2016-6-23 09: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英語分享|通用分類:英文分享|已有9評論

翻譯大家許淵沖談:什麼才是好的翻譯?  閱讀文章點擊 : http://edu.qq.com/a/20160105/023695.htm

以下是路教授的點評:

 

我不知道他是故意偷換概念,還是不懂先要給自己的立論根據定義?既然你所有的推論都建立在「對等」還是「不對等」之上,你首先要給這個「對等」下個定義。雖然對等學來之西方,但不是所有的讀者都知道它的。你的對等指的是形式對等還是內涵對等?所以,他通篇不知所云。

他如果把對等歸於形式,那他沒有讀過美國早期對等學原著。

 

什麼是「等值」

「等值」一詞來自於英語的equivalence翻譯理論,它並不是「結構相等」(equal structure)而是「價值相等」(equal value)的意思。它分兩種,一種是「自然等值」 (Natural equivalence)。該理論認為未翻譯前,這種等值關係就存在於原語與譯語中,所以A譯成B后,可以反譯成A。另一種是「方向性等值(directional equivalence)。該理論認為A譯成B后,如果反譯,不一定能還原成A。不論他們怎麼說,有一點是明確的,即相等的不是結構,而是其價值。這正如漢語對這一詞選所翻譯的那樣:「等值」,而不是「等結構」。

我認為,許先生無形中把「等值」當作了「等結構」來看。讓我們從他的《什麼才是好的翻譯》一文里找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

1. (等值)我喜歡樹蔭。
2. (再創)大樹底下好乘涼。

從例子1許先生把「我喜歡樹蔭」標成「等值」來看,在他的心目中,「等值」就是結構相同。從例子2他把「大樹底下好乘涼」標成「再創」來看,他把不按原結構翻譯的看成「再創」。但我並不這麼看。我認為,例子1是死譯;例子二是等值。為什麼說例子2是等值翻譯呢?因為,「等值」不是結構相等,而是價值相等。在這裡,在上下文中,從主題思想看,「大樹底下好乘涼」才真正體現了原文想要說的意思,才真正包括了原文的內涵。

許先生接著說:「……但真正等值的創譯論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地位。」我不明白什麼是「真正等值的創譯論」?等值就是等值,創譯就是創譯,不存在什麼「等值的創譯」。等值了怎麼創譯呢?「創」就是原文沒有的。「等」就是原文本來已有的。如果他這麼提成立的話,譯者就可以在譯文里隨意加上原文沒有的東西,然後美其名曰這是「等值的創譯」法所允許的。這麼一來,翻譯理論豈不就亂了套?!

 

進一步說明什麼是等值,什麼不是:

把fine 譯成下面的任何一個都是」等值」

很好
沒問題

天氣很好
不錯

因為:

How are you?
(I』m) fine.
(我) 很好。

Are you OK?
(I』m) fine.
(我) 沒問題。

Is that fine?
(That』s) fine.
行。

How is the weather?
(It』s) fine.
天氣很好。

How is he?
(He is) fine.
不錯。

所以,等值與否是其在語境中的內涵決定的。

把that is not fine譯成」那是不好的」是死譯,不是等值。

所以許淵沖的

1. 「我喜歡樹蔭」不是等值,是死譯。
2. 「大樹底下好乘涼」 不是創譯,是等值。

 

我覺得,許淵沖先生提倡「等值的創譯論」搞得不好就會亂加原文沒有的內容。我們用他翻譯的《梳洗罷》來說明這個問題。


許淵沖先生譯的《望江南》

梳洗罷,                  My toilet made,                                 
獨倚望江樓。         Alone I go upstairs and lean
               On balustrade
               To view the river scene.              
過盡千帆皆不是, A thousand sails pass by,
         But not the one for which wait I.   
斜暉脈脈水悠悠,The slanting sun sheds sympathetic ray,
        The carefree river carries it away.   
腸斷白蘋洲。      My heart breaks at the sight
        Of the islet with duckweed white.            

《梳洗罷》的一大特點是意在不言中。你看,開篇第一行即直截了當地說「梳洗罷」 ,然後就跳到「獨倚望江樓」,中間怎麼上樓的過程沒有了。接著是「過盡千帆皆不是」,中間的「看」沒有出現(「望江樓」里的「望」不是主人翁看的動作,是那個樓的叫法)。所以,我們翻譯時也要用意在不言中的方法來譯。而許先生的譯文把這些原文里故意未說的都補上了。他加了I go upstairs, view the river scene, sympathetic, carefree, at the sight, 等。這樣一來,這還是原詩詞嗎?可見「等值的創譯論」多害人!

順便提一下,那個on balustrade無可非議,因為你不能lean on the tower,那你不成了巨人了?所以,我覺得,這個balustrade原文里雖然沒有出現,但譯文里可以出現。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劉小曼 2016-6-23 09:52
歡迎各位對原文和評論文發表高見。

以下是我的翻譯練習,歡迎指正!

After toileting
Alone I lean against the tower
of river sightseeing.
Thousands of sails have gone through
but none of them are you.
when the loving rays of the setting sun
shine on water that will never return
I feel broken heartedly upset
on this white duckweed islet.
回復 笑臉書生 2016-6-23 11:31
   挺好的
回復 十路 2016-6-23 12:18
小曼翻得好,我來湊熱鬧,很好玩。


梳洗罷

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

斜暉脈脈水悠悠         
          
腸斷白蘋洲

After combing and washing
I stood alone on the River-viewing Tower,
To watch a thousand boats sailing by
But you were not in my sight
Water mourned in twilight
At Bai-pin island my heart cried
回復 劉小曼 2016-6-23 20:20
笑臉書生:    挺好的
   謝謝笑先生! :)
回復 劉小曼 2016-6-23 20:22
十路: 小曼翻得好,我來湊熱鬧,很好玩。


梳洗罷

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

斜暉脈脈水悠悠         
       
謝謝十路!



第一句很形象,喜歡!
After combing and washing
回復 笑臉書生 2016-6-23 20:33
劉小曼:      謝謝笑笑生! :)
啥時變的那麼客氣? 沒戴眼鏡沒看清老朋友? 應該撲上前來,緊緊握住雙手,低聲問到還好吧
回復 劉小曼 2016-6-23 20:41
笑臉書生: 啥時變的那麼客氣? 沒戴眼鏡沒看清老朋友? 應該撲上前來,緊緊握住雙手,低聲問到還好吧
眼鏡掉了嘛  
回復 笑臉書生 2016-6-23 20:54
劉小曼: 眼鏡掉了嘛   
快配一付,否則下次,挺老遠老朋友和你打招乎,你看不清,好友誤認為您高傲,涕淚而去
回復 劉小曼 2016-6-23 21:12
笑臉書生: 快配一付,否則下次,挺老遠老朋友和你打招乎,你看不清,好友誤認為您高傲,涕淚而去
小的不敢不配。:)

還望各位老師不吝賜教。 祝笑老師周四愉快!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4 07: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