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評論許淵沖翻譯的【滿庭芳】蘇軾

作者:劉小曼  於 2016-6-18 07: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詩詞翻譯|通用分類:英文分享|已有26評論

 評論許淵沖翻譯的【滿庭芳】蘇軾

 

許先生的詩詞翻譯我讀得不多,不敢多說。昨天和泥馬先生討論路教授的論文,讓我今天想起要讀多一些許先生的譯作。 讀了以下這首許先生翻譯的蘇軾的滿庭芳,我更加同意路教授的論文觀點,許先生為了韻押得美而不惜摒棄詩詞中的原意。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挑戰任何翻譯家,昨天泥馬先生以許先生代言人的身份跟我對話,說我喝咖啡時思考的翻譯不值一提,他說我不自量力,許先生的翻譯與我的比較就是天地之別。 其實我一點不介意他這樣說,顯然泥馬先生有些take it personally, 因為他上過許先生的課 (按泥馬先生的留言), 這個我表示理解。 我只是想告訴他,我沒有挑戰權威 (按泥馬先生的留言),真沒這個想法,而且帖子是轉貼路先生的,泥馬先生應該正視路先生的論點和譯作,展開反駁,討論,而不是針對我和我的翻譯。

 我是抱著學習的態度讀許先生的翻譯。 蘇軾【滿庭芳】翻譯,發覺幾處需要修正:
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

1
Could I be drunk in a hundred years,
Thirty-six hundred times without shedding tears?---倒譯:我能否在一百年裡醉上三萬六千次而不掉眼淚。

原詩:

百年裡,
渾教是醉,
三萬六千場。

評:原句沒有眼淚。 原句不是問句。 原句意思:即使只有一百年的時光,我也願大醉它三萬六千場。譯文沒有譯出原句意思。
重點詞:渾字沒有譯出。這個「渾」字抒發了以沉醉替換痛苦的悲憤。

許先生之所以要加Tears--原句沒有的東西,是要和Years這個字押韻,他不惜加入原來沒有的東西去押韻,去達到他所謂的意美的追求。


2)Though sad and harmful storms I』ve passed.
Why should I waste my breath Until my death,

原句:

思量,
能幾許,
憂愁風雨,
一半相妨。

一半相妨沒有譯出。   原句意思:沉思算來,一生中有一半日子是被憂愁風雨干擾。


3) The Southern shore is fine With a thousand cups of wine
And the courtyard fragrant with song.

江南好,
千盅美酒,
一曲滿庭芳。

評:一曲【滿庭芳】不見了。

原意:江南的生活多好,一千鍾美酒,一曲優雅的《滿庭芳》。

 

4) Not yet grown old and having leisure
Let me be free to enjoy pleasure!

原句:

且趁閑身未老,
須放我、些子疏狂!

評:未能譯出那種狂放不羈。

疏狂:狂放不羈。

5) 事皆前定, 沒有譯出。



以下的譯文來源:http://www.en8848.com.cn/fanyi/sx/sushi/299351.html


Courtyard Full of Fragrance


滿庭芳


For fame as vain as a snail』s horn
And profit as slight as a fly』s head,
Should I be busy and forlorn?
Fate rules for long,
Who is weak? Who is strong?
Not yet grown old and having leisure

Let me be free to enjoy pleasure!
Could I be drunk in a hundred years,
Thirty-six hundred times without shedding tears?


蝸角虛名,
蠅頭微利,
算來著甚干忙?
事皆前定,
誰弱又誰強?
且趁閑身未老,
須放我、些子疏狂!
百年裡,
渾教是醉,
三萬六千場。


Think how long life can last,
Though sad and harmful storms I』ve passed.
Why should I waste my breath Until my death,
To say the short and long Or right and wrong?
I am happy to enjoy clear breeze and the moon bright,
Green grass outspread And a canopy of cloud white.
The Southern shore is fine With a thousand cups of wine
And the courtyard fragrant with song.


思量,
能幾許,
憂愁風雨,
一半相妨。
又何須,
抵死說短論長?
幸對清風皓月,
苔茵展、雲幕高張。
江南好,
千盅美酒,
一曲滿庭芳。




作品原文

編輯

滿庭芳

蝸角虛名,蠅頭微利,算來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誰弱又誰強。且趁閑身未老,須放我、些子疏狂。百年裡,渾教是醉,三萬六千場

思量,能幾許?憂愁風雨,一半相妨。又何須抵死,說短論長。幸對清風皓月,苔茵展、雲幕高張。江南好,千鍾美酒,一曲《滿庭芳》。[1]  

   


註釋譯文

編輯

   


詞句註釋

滿庭芳:詞牌名。又名鎖陽台,《清真集》入中呂調。雙調九十五字,前片四平韻,后片五平韻。過片二字,亦有不葉韻連下為五言句者。[2]  

蝸角:蝸牛角。比喻極其微小。《莊子·則陽》謂在蝸之左角的觸氏與右角的蠻氏,兩簇常為爭地而戰。

蠅頭:本指小字,此取微小之義。

些子:一點兒。

百年裡三句:語本李白《襄陽歌》: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渾:整個兒,全部。

能幾許三句:意謂計算下來,一生中日子有一半是被憂愁風雨干擾。[1]  

苔茵兩句:以青苔為褥席鋪展,把白雲當帳幕高張。[3]  

   


白話譯文

微小的虛名薄利,有什麼值得為之忙碌不停呢?名利得失之事自由因緣,得者未必強,失者未必弱。趕緊趁著閑散之身未老之時,拋開束縛,放縱自我,逍遙自在。即使只有一百年的時光,我也願大醉它三萬六千場。

沉思算來,一生中有一半日子是被憂愁風雨干擾。又有什麼必要一天到晚說長說短呢?不如面對這清風皓月,以蒼苔為褥席,以高云為帷帳,寧靜地生活。江南的生活多好,一千鍾美酒,一曲優雅的《滿庭芳》。[4]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6 個評論)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08:11
總的來說,可以譯得更準確,傳神。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08:21
歡迎討論和翻譯。感興趣的網友歡迎寫回復反駁路先生的論文。
回復 笑臉書生 2016-6-18 08:31
挑戰權威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10:46
笑臉書生: 挑戰權威
按泥馬先生的說話,我是在挑戰。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10:46
許先生之所以要加Tears--原句沒有的東西,是要和Years這個字押韻,他不惜加入原來沒有的東西去押韻,去達到他所謂的意美的追求。路先生的論文主要是反對這樣的翻譯方法。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12:11
世間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泥馬先生質疑我的評論資格,他問我是否有哪些權威機構承認我的資格,我要說的是,這樣的詩詞我狂熱的時候一下子會翻譯10多首,如果不用上班在家,這就是我的資格。
回復 泥馬 2016-6-18 19:38
所謂代言人之說無非是你需要樹立一個靶子供你打靶;你翻譯得再多也不過是英語順口溜水平,構不成挑戰權威。如果不服,摘錄一段你的翻譯,看看是不是英語順口溜水平,是否夠得上挑戰權威:

大河上下 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 原馳蠟象 欲與天公試比高

你的譯文:

Here and there of the Mighty River,
as if suddenly has lost all the water.
Like silver snakes dancing are mountains,  
Hills on grasslands look like white elephants.
They all wish to compete with the sky,
wanting to see who is low and who is high.

對照詩詞翻譯:

The Yellow River『s swift current

Is stilled from end to end.

The mountains dance like silver snakes

And the highlands  charge like wax-hued elephants,

Vying with heaven in stature.

事實勝於雄辯,高低立見分明。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1:01
謝謝泥馬先生留言,沁園春 雪,我順手翻譯的,經網友指點,修改了一些地方,在那個帖子里都說明白了。這首許的譯法確實比不上路的,路反對的是許的翻譯方法,方法對了作品自然好。你總是打岔,我說路譯得好,你應該去證明路譯得不好,這才是辯論的方向。如果這都需要我重複無數次,你覺得有意思嗎?

另外,請討論與我這篇帖子提及到的詩翻譯的內容,其他話題,請盡量到原帖回復,謝謝合作! 為方便大家,這是我轉帖路先生的關於反對許先生翻譯方法的論文http://big5.backchina.com/blog/358517/article-252788.html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1:05
請討論我指出五處需要改正的地方,一一反駁,提出反對意見,並提出支持論據。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1:14
我說我對許先生的譯作我看不多,請不要誤會,我並沒有瞧不起他的意思,而是我怕翻譯時受到干擾,選擇自己先譯,有空再看其他人的。這個,方先生也同意我的說法,路先生也可作證。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1:39
若說順口溜,我還說許先生還溜得不準,相信讀者諸君和泥馬先生也不愛聽這樣的措辭。順口溜是泥馬提出的,所以you started it,you stop it.  這是學術討論。

再重複一次,請留言反駁我提出的5個許先生譯得不對和漏譯的地方,其他無關閑話,帶挑釁情緒的一切能不說盡量不說,畢竟這是學術討論。謝謝合作!
回復 泥馬 2016-6-18 21:47
實話傷人,急眼了。話不投機半句多,這我明白。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互相拉黑好了。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1:48
我一樣地對讀者,對許先生,各位保持尊重。有話好好說,好好討論,如你的有道理大家都看出來,我不是不講理的人。學術討論不是意氣用事。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2:43
泥馬: 實話傷人,急眼了。話不投機半句多,這我明白。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互相拉黑好了。
好,泥馬先生已經同意我的「遊戲規則」。多謝你!

我的一些言論也有過激和不當的地方,也對你說抱歉。 我明白這裡是卧虎藏龍之地,我已經確定的是好幾位翻譯家老師們在觀看。

現在,請泥馬先生和各位感興趣的朋友出劍。哈哈哈! 本帖主宣布,華山論劍正式開始!
        請開始反駁本帖我對許先生翻譯的看法和反駁路先生的論文觀點。
路先生的論文:http://big5.backchina.com/blog/358517/article-252788.html
回復 泥馬 2016-6-18 23:01
我已經完成加你入忽略名單,你也出手拉黑忽略我吧。咱們話不投機半句多,老死不相往來,井水不犯河水。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3:12
泥馬: 我已經完成加你入忽略名單,你也出手拉黑忽略我吧。咱們話不投機半句多,老死不相往來,井水不犯河水。
謝謝既然沒有相反意見,也就是同意路先生的論文觀點. 路先生的譯文和論文的確是值得時下喜歡翻譯的年輕人學習。
回復 泥馬 2016-6-18 23:16
劉小曼: 謝謝既然沒有相反意見,也就是同意路先生的論文觀點. 路先生的譯文和論文的確是值得時下喜歡翻譯的年輕人學習。
聖人曰:已所不欲,勿施於人。強加於人或者強姦民意有意思嗎?簡直是斯文掃地。
回復 泥馬 2016-6-18 23:22
嗯,你深得阿Q精神勝利法真傳,一亮劍就取得了勝利。
回復 劉小曼 2016-6-18 23:26
泥馬: 嗯,你深得阿Q精神勝利法真傳,一亮劍就取得了勝利。
   再次警告,請你保持靜定, 好好思考,寫出一篇像樣的反駁論文我們再論。

本帖主現在要去喝咖啡,你要不要中場休息一下? 我請客。
回復 泥馬 2016-6-18 23:28
劉小曼: 請反駁路先生的論文觀點和譯文。可你無法反駁,你拿什麼來反駁?
能欣賞你的英語順口溜已經很開心了。設計離間計豈能引誘俺中你調虎離山之奸計?心機算盡太聰明啦。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18: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