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載:對許淵沖翻譯法的一些看法

作者:劉小曼  於 2016-6-15 05: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詩詞翻譯|通用分類:英文分享|已有51評論

 作者:路
對許淵沖翻譯法的一些看法

多年來,我一直想談談我對許願沖先生翻譯方法的不同看法,但因怕引起誤解,就一直未動。不過,許先生影響之大,很多人都學他的翻譯法,我最近覺得,不管我說得對不對,都應該把我的看法告訴這些人,讓他們去思考,去甄別。思考再三,就寫了下面這些文字。

我很尊重許淵沖先生。在中國,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樣把漢語文藝作品譯成英、法兩種文字,也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樣出版過據說一百二十來本作品。但是,尊重歸尊重,對他的翻譯方法我一直不敢苟同。許先生詩詞翻譯原則是三美:意美,形美,音美。但其實,他的所謂三美,都是為了音美。而他的音美,也都是為了押韻。總而言之,他的所謂三美,就是調動一切方法把韻押起來。這些方法包括調換辭彙,倒換語序,變換翻譯角度,增加含義,改變意象,等等(當然,其中一些用得合理是可取的)。結果韻是押得朗朗上口了,但有時遣詞生硬、語序突兀,離原詩所表達的含義相去甚遠,出現母語讀者看不懂的杜撰英語。更糟糕的是,他常常無意中改變了原詩的語勢,使被譯詩走了原文的味道。下面我用他英譯的「沁園春《雪》」的第一節來作一個簡單的說明。

原詩詞第一節:

北國風光,See what the northern countries show:
千里冰封,Hundreds of leagues ice-bound go;
萬里雪飄。Thousands of leagues flies snow.

評論:

1.        簡單地說,原詩詞里的「北國」是指「北方的土地」或者「北方的區域」,而不是「北面諸多國家」。而許先生所用的country一詞作不可數名詞解是「土地」,作可數名詞解是「國家」的意思。許先生既然在這裡用了它的可數形式,那就是用了它作「國家」解的那層含義。因此,他的譯文the northern countries就是「北方的一些國家」。這是錯誤的,因為那時的北方應該是在一個國家內。許先生之所以用了country這個詞的複數形式,我認為,是因為他不想讓show後面加s,以影響它與下面的go和snow押全韻。這是典型的因韻害意。為了一個裝飾音,寧可違背原文的含義。

2.        「北國風光」這行原文,許先生用了See what…show的句型來翻譯。See what…show的意思是「看……顯示了什麼」,在這裡就是「看北方那些國家顯示了什麼」。這就顛倒了人與物之間的關係。這裡的景象,是毛澤東看到的景象,也是他的抒懷,而不是北國自己主動顯示出來的的景象。同一個北國雪景,有人看到的可能是它的潔白,有人看到的可能是它的蕭瑟,而毛澤東看到的則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這個「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不是北國主動顯示出來給詩人看的,而是詩人看到並感受到的。

另外,原文是「北國(的)風光」,我們一讀到它,就知道詩人接下來要說的是北方的景色。
而See what the northern countries show則是「看北方的諸國顯示出了什麼」。讀者如果讀到這裡就停下來,他雖然有可能認為詩詞接下了要說的是北國的某種景色,但也完全有可能會認為,詩詞接下了要說的是北國的工業情況,或者農業情況,或者某個社會現象,等等。這就不像原文那樣直截了當,開篇即點明下面要說的是北國的「風光」。

3.        Hundreds of leagues ice-bound go是杜撰英語,非常生硬。我認為,英語為母語的讀者很難確定它究竟是什麼意思:Hundreds of leagues為什麼要go?Go又為什麼要ice-bound?把這句英譯反譯成漢語就是「數百里格趨於冰綁」,這是已經被冰凍了還是正在呢?

另外,Hundreds of leagues和Thousands of leagues可以指水域,空域,地域等,而並不一定非指地域,所以它們後面應該加一個被指對象,比如:Hundreds of leagues of land。

4.        Thousands of leagues flies snow是Snow flies thousands of leagues的倒裝。這個倒裝本無可非議,但這個譯文的意思是那snow(從這裡到那裡)飛行了數千里,而不是在數千里上空飛舞。比如The plane has flown 2000 miles是「飛機飛了2000英里」的意思。而原詞的意思是「萬里空中都是雪在飄」,不是「雪(從這裡到那裡)飛行了數千里」。

5.     許先生為了一個韻,在第一節里不惜做了下面幾件事:

a.        用了跟原文毫不相干的句型See what…show
b.        用了生硬的杜撰英語ice-bound go
c.        把Snow flies thousands of leagues倒裝成Thousands of leagues flies snow(當然,這個倒裝是允許的)。

他為什麼這麼做?我認為,他是想讓這首詞的開首一節押上全韻。但英語不像漢語,漢語是一個極擅押韻的文字,打開中國的韻書看一眼,你就知道同韻字有多少;而在英語里,某些全韻同韻詞少到可憐。所以,雖然我們能用上面提到的調換辭彙,倒換語序,變換翻譯角度,增加含義,改變意象等方法把韻押得朗朗上口,但用來用去,無非就是那幾張老面孔,比如[ai] (fly, dry, high, lie, sky…), [ait] (light, bright, fight, right, site, tight…)等等。

所以許先生的所謂「意美,形美,音美」其實就是「音美」,而他的「音美」其實就是「押韻」。為了這押韻,他調動了一切手法,而這些手法恰恰影響了他譯文的意思和形態。

要知道,韻在一首詩里所佔地位是十分卑微的:簡單地說,它只是一個裝飾音。詩里有很多比韻來得更重要的東西。當然,翻譯中國古詩詞,如果你能在保留原詩或詞的意念、口氣、意象、意境等更重要的那些詩的因素的基礎上,讓你的譯文比較自然地押上韻,那是上策,因為中國古詩詞畢竟是押韻的。但是,你絕不能為了韻而影響其他更重要的詩的因素。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1 個評論)

回復 十路 2016-6-15 08:44
同意。
回復 唐貝勒 2016-6-15 09:59
理解很重要,學習了
回復 劉小曼 2016-6-15 22:12
十路: 同意。
謝謝十路!:) 我也同意。
回復 劉小曼 2016-6-15 22:13
唐貝勒: 理解很重要,學習了
謝謝唐先生支持! 一起學習,謝謝不吝賜教。
回復 泥馬 2016-6-16 03:28
別的不敢說,但許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譯是是基於他對中國古代歷史地理和對毛澤東詩詞的理解。文章中揣測許教授為了show不出現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義。多年前曾經有幸聽過許教授的一次課,他精通英語法語,講課聲音洪亮,充滿激情,人稱「許大炮」。

(北國:該詞源於中國古代的分裂時期,如宋稱遼、金為北國,東晉稱十六國等為北國,南北朝時代南方的各朝代稱在北方與之對抗的各朝代為北國等。毛澤東中的「北國」使人在不覺中產生出一種我國疆土廣大的民族自豪感。)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10:14
泥馬: 別的不敢說,但許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譯是是基於他對中國古代歷史地理和對毛澤東詩詞的理解。文章中揣測許教授為了show不出現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義。多
謝謝泥馬評論!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10:14
「前幾天看到方先生的連接,有感而發,隨手寫了頂樓那些文字,當時並未想到打黑槍的問題。現在想想也是,如果他不知道我寫了那些文字,他就永遠無法提出相反意見。但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不知道怎樣才能把上面的文字抄送給他;再說,如果我直接抄送給他,那就真是挑戰了。所以,如有人願意抄送,我並不反對。為了方便將來跟許先生討論,也為了不節外生枝,我把原來未打算寫的但後來加上去的文章的尾巴裁掉了,因為我想說的畢竟只是個翻譯的方法問題。」

以上是路的話。方先生---方壺齋

以下是翻譯:

A few days ago, seeing the link about Mr.Xu posted by Mr.Fang inspired me to readily write down the words for the top of this thread. At that moment I didn't think about that writing this would become the question of attacking Mr.Xu. But now on second thought I agree that is right. If he doesn't know I have written this down, he will never have a chance to respond to me and give me his opposite opinions. However, I neither know where Mr.Xu is nor know how to send him a duplicate of this piece; furthermore, if I send him a copy directly, I will indeed be doubted to have a tendency to challenge him. Therefore, if anyone wishes to send him a copy, I will not say no. So in order to have the convenience of having a discussion with Mr.Xu in the future, and for the purpose of staying from getting the unexpected troubles, I removed the last part which I originally didn't plan to write, but added later anyway, because, what I wanted to talk about after all, was just the issues regarding the methods of translation.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10:28
泥馬: 別的不敢說,但許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譯是是基於他對中國古代歷史地理和對毛澤東詩詞的理解。文章中揣測許教授為了show不出現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義。多
是的,Country 或 Countries ,Hero 或 heroes  都是看怎樣理解原詩。

以下是路翻譯:
Snow

North China scene:
A thousand li of land is sealed in ice
And still more caught in falling snowflakes.
I see, over both sides of the Great Wall,
Nothing but immense whiteness;
Up and down the great river,
Waves lost in the freeze.
The mountains, dancing like silver serpents
And the highlands, racing like waxed elephants,
Vie to loom over the heavenly vault.
Soon, all will clear up,
To be clad in red sun shines,
What a sight.

Our land, so rich in beauty,
Inspires so many heroes to dedicate their lives to it.
But Qin Huang and Han Wu
Are not as cultured;
Tang Zong and Song Zu
Not as literate.
Even Genghis Khan,
The proud son of heaven,
Only knows how to bend his bow to shoot a falcon.
While they are all gone to this day,
The true heroes,
Will emerge today.

路譯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11:06
泥馬: 別的不敢說,但許教授的north countries翻譯是是基於他對中國古代歷史地理和對毛澤東詩詞的理解。文章中揣測許教授為了show不出現s而用countries是望文生義。多
轉貼路的回復:

"1936年2月,毛澤東率「中國人民紅軍抗日先鋒軍」渡過黃河,準備轉往綏遠對日作戰。在陝西清澗縣袁家溝籌劃渡河時,突然飄起鵝毛大雪。他登高遠望,寫下了這首詞。毛澤東在沁園春《雪》里描寫的雪景就是那個時候的雪景,而不是古時候的中國北方的雪景。毛澤東是在看到了當時的那場大雪后,才對歷史人物加以回憶的。然後在詩詞的結尾處,又回到那時,發出「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請不要把時間搞顛倒。如果用country一詞的複數形式的理由是因為中國歷史上北方曾經有過很多國家,那麼這個譯文就犯了更大的錯誤,它把詩詞本來所指的1936年的時間倒到了中國的宋、遼、金時期。我想許先生不會犯這個錯。

雖然北國可以指中國宋、遼、金時期,但是到了現代,這個北國的含義已經變遷,泛指中國北方,如北國風情、北國之春等。我們翻譯時,如果它指現代的中國,我們當然要取其新意。試問,你是要讓讀者在讀到「北國風光」時想到宋、遼、金時期的中國北方,還是1936年的中國北方?當然是1936年的北方!

下附這首詩詞,仔細琢磨一下時間關係。

沁園春·雪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余 通:餘)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原馳 原作:原驅)
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紅裝 一作:銀裝)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回復 唐貝勒 2016-6-16 12:27
劉小曼: 謝謝唐先生支持! 一起學習,謝謝不吝賜教。
  
回復 泥馬 2016-6-16 15:00
謝謝回復和詮釋詩作的地理和歷史背景。

我是這樣認為的,古典詩詞的英語翻譯有點類似莎士比亞劇的理解,不同的人心中會有不同的哈姆萊特,說不上是誰對誰錯。許教授選用北國的經典來源並且在英譯文中採用複數肯定有其道理;同理,路先生的翻譯中採用詩作當時的地理背景選用單數也有其道理。不一定非要分出誰對誰錯。因為:

第一,如果拋開英譯的因素,在中國詩詞賞析或詮釋時幾乎很難摒棄其歷史地理出處,尤其是那首詩詞中涉及大量的古代歷史和地理,採用當代地理習慣來替代古典歷史地理出處似乎並非正路。
第二,即使採用當代地理概念,北國多指東北地區,地理範圍在擴大些也就是東北加上華北地區。陝西在當代大概屬於西北地區,與當代的北國似乎不同。而且,詩詞中的千里冰封,萬里雪飄顯然是地理區域極為廣闊的千里萬里,遠遠超出陝北一隅的冰雪。所以,斷定詩詞中的北國風光指的是陝北的雪景顯然是武斷的。從北國的歷史地理來源出處和詩詞中的地理範圍廣闊無垠氣勢推測,詩人只是由陝北的冰雪觸發靈感,其詩詞的氣勢和地理範圍遠遠超出陝北一隅,而是遍及北國歷史地理範圍的廣闊地區。而且,詩中的黃河和長城均不在詩人當時目視所見範圍,顯然與北國風光一樣,都是詩人引用來抒發胸懷的,而不是詩人描述目視範圍的風光和景物。
回復 泥馬 2016-6-16 15:17
劉小曼: 是的,Country 或 Countries ,Hero 或 heroes  都是看怎樣理解原詩。

以下是路翻譯:
Snow

North China scene:
A thousand li of land is sealed in ice
A
不同的人翻譯的不同英譯版本很多,「孩子是自家的好」,每位譯者大概都覺得自己的版本不錯。這裡的十路網友也嘗試了自己的翻譯,是一種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局面。如果挑毛病,不僅是許教授的版本會受到批評,就是錢鍾書先生主持的翻譯班子花了前後20年功夫翻譯的「官方」版本也飽受批評或有不同意見。這裡,路先生翻譯的版本也反映了這樣的情形。如果把路先生的版本放在接受審視評論的地位,肯定也會受到批評性評論和有不同意見。

我覺得,把各種不同的版本看看,再根據自己的理解和取捨,形成自己認可的譯文或看法就可以了。錢鍾書先生是許淵沖西南聯大時的老師,許與楊政寧朱光亞等是西南聯大同學,並擔任美國飛虎隊翻譯,后又在巴黎讀研究生,擔任北大教授。他們都對許先生評價甚高。許先生不僅著作等身,而且榮獲翻譯界最高獎,並曾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對於許淵沖先生這樣的翻譯大師,可以有不同意見看法,但也要慎重些,不宜輕易否定或蔑視。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21:27
泥馬: 不同的人翻譯的不同英譯版本很多,「孩子是自家的好」,每位譯者大概都覺得自己的版本不錯。這裡的十路網友也嘗試了自己的翻譯,是一種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局面。
許先生的作品我讀得不多,不敢多說。 但我佩服他腳踏實地的做學問態度:他翻譯了120本書就說是120本,不說成200本。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21:37
「我覺得,把各種不同的版本看看,再根據自己的理解和取捨,形成自己認可的譯文或看法就可以了。錢鍾書先生是許淵沖西南聯大時的老師,許與楊政寧朱光亞等是西南聯大同學,並擔任美國飛虎隊翻譯,后又在巴黎讀研究生,擔任北大教授。他們都對許先生評價甚高。許先生不僅著作等身,而且榮獲翻譯界最高獎,並曾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對於許淵沖先生這樣的翻譯大師,可以有不同意見看法,但也要慎重些,不宜輕易否定或蔑視。」  

說得好。泥馬先生提到很多名人,在他們那個時代應該是頂級優秀。 我個人認為就這首而言,路先生譯得比許先生好,做到準確,傳神又不失對美的追求。但請不要誤會,路的本意只是提出對許先生譯法的看法。  是我挑戰他,我說你不譯出來人家會說你吹牛。結果路就譯了。

著作等身的翻譯家固然讓人敬畏,我是很尊敬許先生的。但也不可否認,一些年青一代的翻譯家,他們平時深藏不露,但偶爾出手也是非同凡響,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在學習中,謝謝各位高見!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23:04
方教授的詩詞翻譯,洒脫飄逸,長袖善舞:https://fanghuzhai.wordpress.com/
回復 泥馬 2016-6-16 23:44
劉小曼: 許先生的作品我讀得不多,不敢多說。 但我佩服他腳踏實地的做學問態度:他翻譯了120本書就說是120本,不說成200本。
文人相輕是毛病。當年教我們的教授是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看不上許教授(西南聯大英文系,留學在法國,沒在英美留學)。但我覺得文人相輕不好,可以有不同翻譯方法或意見,但還是相互尊重較好。
回復 泥馬 2016-6-16 23:52
劉小曼: 「我覺得,把各種不同的版本看看,再根據自己的理解和取捨,形成自己認可的譯文或看法就可以了。錢鍾書先生是許淵沖西南聯大時的老師,許與楊政寧朱光亞等是西南
你當然可以有自己的喜好,但判斷說這位先生翻譯的比許先生好只能是你的個人意見,並不具備普遍認同。比如,我就對這位先生翻譯的不少地方不認同。當然,我也尊重他的翻譯和理解,不會犯文人相輕的毛病去貶損他的翻譯。
回復 劉小曼 2016-6-16 23:55
泥馬: 文人相輕是毛病。當年教我們的教授是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看不上許教授(西南聯大英文系,留學在法國,沒在英美留學)。但我覺得文人相輕不好,可以有不同翻譯方
泥先生所言極是。 聽說當年擠兌許先生的人有不少。 老一輩翻譯家的作品我讀得少,如果我去讀,應該學習前人的優點。
回復 劉小曼 2016-6-17 00:08
許先生語錄:「「我是狂,但我狂而不妄,句句實話。是120本就是120本,我絕不說成200本。」許淵沖將毛澤東的「謙虛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改成「自豪使人進步,自卑使人落後」,認為「我們中國人,就應該自信,就應該有點狂的精神」。他聲如洪鐘,表情激越,一雙青筋凸現的大手在空中比劃著,不時朝自己豎起大拇指。」

來源:http://wenhui.news365.com.cn/html/2016-06/02/content_427905.html
回復 劉小曼 2016-6-17 00:13
泥馬: 你當然可以有自己的喜好,但判斷說這位先生翻譯的比許先生好只能是你的個人意見,並不具備普遍認同。比如,我就對這位先生翻譯的不少地方不認同。當然,我也尊重
當然,那是是我個人看法。 歡迎大家有不同看法。

我判斷路先生譯作的標準是:準確,傳神不失美的追求。

許先生在翻譯過程中摒棄了其他東西過多追求押韻,我就覺得這樣不好。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4 05: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