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揪出紐西蘭清真寺大屠殺的幕後真兇!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9-3-18 22: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3評論

關鍵詞:紐西蘭


如果說中共與人民還能談得上官民同心的話,那麼最典型的無過於對難民的態度了。中共深知接納難民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弄不好還會惹出不必要的麻煩,把政權給弄垮。因此作為聯合國的大國,中共和日本一樣,都消極對待,積極抵觸,義正詞嚴地拒絕了聯合國白左分攤的難民接納指標。幸好有歐美白左國家愛心爆棚,把難民當寶貝往家裡搶,自願消化了這些名額,否則問題真不好解決。中共這一堅決的態度間接保護了中國人民的利益,人民順帶得福了、脫險了。看得出,起碼在這件事情上,看得出黨和人民群眾的心是緊緊連在一起的,是有共識的。

如果中國實行了民主,換了白左執政,或者由親白左的獨輪運回國執政,那麼喇叭里就會廣播:「各位退休的同志請注意了,為了完成聯合國下達的接待數百萬穆斯林難民的攤派指標,今年全國退休職工的退休金就不再增長了,中央要拿去向親愛的難民同志們獻愛心。各個街道居委會要積極行動起來,每家每戶負責接收一戶穆斯林難民同吃同住……」那些退休老頭老太一聽,保證氣得一蹦八丈高,全社會都要草尼瑪。

中國之所以沒有出現這種情形,歸根結底是因為有中共的堅強領導,之所以歐美國家三天兩頭髮生恐怖襲擊,歸根結底是因為搞了所謂的民主,讓白左來執政。

中共雖壞,但起碼還是思維正常的人,而白左並不必中共好多少,神經卻還有些不正常。中國人民究竟喜歡壞人來「管理」治自己,還是讓神經病患者來「服務」自己?見仁見智,我不下結論,你們瞧著辦。

紐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槍殺案發生之後,網上千篇一律地指責兇手塔蘭特是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卻對真正製造民族矛盾的白左議員無一字的譴責,更是對多年來引發塔蘭特出此下策的穆斯林恐襲隻字不提。

眾所周知,歐美白左議員瘋狂接納非法移民和難民並非完全出於愛心爆棚,更多地是想改變選民結構,在大選中佔便宜,從而永久掌控權力,公侯萬代。但不可否認,佩洛西、舒默、默克爾、特魯多等白左自己也是某些變異宗教的受害者,或者說曲解了宗教,以為這樣就算做了「好事」,死後可以向上帝表功。這其實是愚昧的人亂信教帶來的惡果。

宗教未見得是都是福音,事實上,對大多數人來說,沒有信仰才是好事。我一直抱這樣的觀點:「聰明的人信了教越聰明,愚昧的人信了教越愚昧」,一般的人沒有信仰還比較正常,一旦有了信仰,難免自心生魔,產生莫名其妙的優越感,輪輪就是典型。而且,哪怕這個宗教再好,一旦普傳,最後必定搞邪,庸眾們會反過來把這宗教毀了,何況很多宗教本來就有問題。

白左議員們做的這些好人好事是標準的偽善,是利用權力「慷他人之慨」「慷國家之慨」來替自己做「善事」,你叫它們自掏腰包做好人,它們絕對不幹,網曝那個最愛唱高調的白左議長老巫婆佩洛西住在由高牆保護的深宅大院里,反正自己受不到穆斯林的騷擾,但要是讓它家接待幾戶難民,與它同吃同住,它萬萬不答應。但它卻要讓千千萬萬住不起深宅大院、雇不起保鏢的人民去直面瘋狂的綠教教徒,讓整個國家掏錢為它「做好人」埋單。

塔蘭特在行兇的槍支上寫了很多字,細心的網友發現都與近年來穆斯林發起的恐怖襲擊有關,塔蘭特的宣言也坦承,正是這些事件才引發了他的義憤。尤其是穆斯林惡魔在英國性侵了1400名少女,而當局卻只講政治正確,竭力替穆斯林掩蓋,不肯依法辦事,拒絕調查,拒不承認80%的恐襲都與穆斯林有關,讓他覺得已經無法用文明的言行來阻止這一切,才決心用過激行為來回擊。這倒有點像楊佳當年說的:「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世人應該「正確對待」塔蘭特的行為,他唯一做得欠缺的地方,是不懂找白左議員算賬,不知道只有威脅到它們及其家屬的利益,才能有望解決問題。從愛國的角度上講,塔蘭特是英雄。什麼是英雄?就是有擔當,不為私利,而是為國家為民族,敢於出頭當誰都不願意當的「惡人」。當年若不是李鴻章願意出來當惡人,簽了「賣國協議」,戰爭還將持續下去,不知還要死多少百姓。禍是那些喊打喊殺的愛國賊闖的,危難關頭,愛國賊卻沒有擔當,只考慮自己「好人」的名聲,都不願出來當「惡人」消彌戰禍,咪了起來,聽任百姓遭受塗炭。試問,究竟誰是英雄,誰是罪人?誰該成神,誰該下地獄?

有人說,宗教就是戰爭的根源,這話不無道理。白左議員最不想說的是,穆斯林的教義明白無誤地要求信徒去殺掉所有異教徒,把消滅別人的肉體叫聖戰!當別人阻止它們的暴行時,就成了「種族歧視」。所以毋庸諱言,穆斯林就是世界的毒瘤,與其他民族的矛盾不可調和。穆斯林從存在第一天開始起就到處擴張,往東,西域各佛國為之而滅,印度佛教被其剷除,甚至在中國元朝,忽必烈的孫子阿難答改信了伊斯蘭教,封王后竟發動叛亂,企圖綠化全國,幸好被鎮壓下去,否則今天的中國人會和中東人一個樣子。往西,穆斯林更是搞了個什麼奧斯曼帝國,最遠侵略到西班牙。除了它們啃不動的、惹不起的,凡是它能打得過的、好說話的國家,穆斯林都沒給饒了,連遠在爪哇的大馬和印尼也未能倖免。

穆斯林內部各派系之間也征戰不休,什麼什葉派、遜尼派、原教旨主義、改良主義,多如牛毛,似乎活著為的就是扯那些扯不清的雞8蛋教義,不發展生產,講科學藝術,連安居樂業豆不講。仗著有石油,便向中、美、俄買槍買炮,吃飽了就做禮拜,拜完了,就殺過來殺過去,不可避免地給全世界帶來無數難民,因此穆斯林難民問題並不是象某些人說的那樣是由西方國家造成的。

即使要做好事充善人,聯合國也應該將難民安置於適合它們風俗習慣、宗教相同的沙特、科威特、阿聯酋等中東地區,為什麼要捨近求遠,跑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這些基督教國家去呢?退一萬步說,就算這些國家願意接受難民,也應該界定「難民」的定義,明確僅僅允許其「暫時避難」,一旦危機解除,就必須「禮送出境」,哪來回哪去。哪有就此永久定居,賴在人家國土上,污染人家基因的道理呢?可人家綠綠雖是難民,卻從沒把自己當外人,都長了一副別人都欠他們的臭臉,把客氣當福氣,剛到加拿大,就反客為主,指手畫腳,急不可待地要加拿大人民改變飲食習慣,改吃清真遷就它們!

聯合國和白左議員們並不能保證接受國民眾與難民相處一定融洽,而置彼此間不可調和的宗教矛盾、民族矛盾於不顧,擅作主張將難民強加給塔蘭特們,這不是人為地在製造矛盾,製造血案嗎?如此說來,這次慘案的幕後真兇不就是這該死的聯合國,不正是這些白左議員嗎?

中央首長們並不象獨輪運宣傳的那般糊塗,相反,老毛對《資治通鑒》倒背如流,其他首長也熟讀史書,吸取了歷代大量處理民族和宗教問題的經驗和教訓,他們對當年封建王朝隨心所欲接納異族給中原政權帶來的巨大災禍記憶猶新,遠比歐美神經病白左議員懂得治國。正因為如此,塔蘭特才覺得自己的政治社會價值觀與中共相近。

中國自漢武帝以來,也喜歡「做好人」,熱衷於招降納叛、藏污納垢,讓胡人不斷向中原遷徙,今日安置一避難之部落於河朔,明日內遷一投降之單於於隴右,後日歡迎一歸順之民族於關中,到了西晉,匈奴、鮮卑、羯、羌、氐各族已對首都洛陽形成弧形包圍之勢。而朝廷卻不以為意,誤以為這些部落離京城還很遠,對就在身邊的威脅渾然不覺。

漢末魏晉時期政治極其混亂,災異頻發,士大夫們放蕩不羈,崇尚玄談,或縱酒無度,或靠服食類似毒品的藥物來麻醉自己,大量任用胡兵胡將,連軍權都放棄了,不肯積極參與朝政,史稱「清談誤國」,為不久之後的晉室分裂,八王之亂,胡人奪權創造了條件。五胡亂華時,胡人毫不費力地就取得了永嘉戰役的勝利,一舉消滅了十幾萬漢軍。晉朝皇室及達官顯貴只好丟下窮人,狼狽向長江流域逃竄,美其名曰「衣冠南渡」。從此,中國陷入近300年的戰亂,北方漢人幾乎滅絕。這就是《資治通鑒》記載的接受難民的歷史教訓。

中外無知百姓及其選出來的白左議員不學無術,估計連《資治通鑒》的名字都沒聽說過,哪懂治國?哪裡知道這些歷史教訓?哪懂如何處理民族矛盾?這比咱中央首長差老鼻子了,咱中央首長對黑墨穆這些異類是什麼變的心裡清清楚楚,只是那話太難聽,不好說出口而已。

2014年,維子惹不起中爛海,就找無辜的漢民報復,在昆明火車站揮舞砍刀,造成百餘人死傷的慘劇,震驚中外,全國為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以至於不久後有人在成都鬧市區的春熙路喊了一聲:「維子來啦!」竟嚇得上萬人狂奔逃命,一時傳為佳話。而白左和獨輪運仍拒絕承認這是恐怖主義,反誣中共搞民族壓迫。

中央做夢都沒想到執行了多年胡耀邦優待維子回子的民族政策換來的竟是這樣的結果,搞得裡外不是人,感覺還是得學我大清當年以雷霆萬鈞、泰山壓頂之勢平息陝甘回亂的法子,才能對付這幫養不熟的穆斯林,於是調整政策,改弦更張,不聲不響地痛下殺手,在新疆偷偷搞了上百萬人的大集中營,效果立竿見影。若不是中央英明,願當「惡人」,真不知後來還會發生多少起75事件,不知道還會發生多少起火車站血案,不知還要死多少百姓?那些反對建集中營的人究竟安的是什麼心?

我曾親見維子借賣切糕為名是如何欺負漢人的,更是無數次看見維子小偷是如何猖獗於各大城市的,對中共鐵腕打擊深表贊同。而獨輪運卻對此一如既往地痛罵,但中共如果怕挨獨輪運的罵,去搞民主學白左放任不管,偏袒維子,獨輪運還是要罵的。是不是中共乾脆讓維子獨立,由其成立什麼斯坦國,獨輪運才不罵呢?也不竟然,那疆獨藏獨目的達到,肯定不罵了,但輪運更是抓住了把柄,大罵中共賣國的。中共若問:「那你來告訴我應該怎麼做?」這個時候雷哄稚和民運大佬才會說出心裡話:「把政權交給我,或者招安我進政協做官,我就不罵了。」

說起雷哄稚,我忍不住又要罵上兩句了。以前我看過的它的一段視頻,大家知道,雷哄稚對於沒有暴力傾向的宗教,無論是基督教、天主教,還是佛教、道教,向來隨意點評,隨意貶低,但從來就沒有提到伊斯蘭教,結果這個奇怪的現象被弟子們發現了。在輪教被鎮壓前的一次所謂的「法會」上,有弟子沒安好心,就問了這個問題。當時雷哄稚臉色十分尷尬,乾咳了半天,光嘎巴嘴說不出話來。他知道弟子是在挖坑讓他跳,只好哀求弟子不要逼它回答這樣的問題。過了半晌,似乎覺得這樣回答太沒面子,又嘟囔了句:「不值得評論的我就不評論了。」我不知道這段錄像輪教後來有沒有編進書里,大家可以搜搜,我是記得很清楚的。搞了半天,原來堂堂雷哄稚也欺軟怕惡,也怕穆斯林找上門來的呀?

我以前看到中國歷史教科書的時候,驚訝裡面居然對清朝白彥虎的陝甘回亂一字不提,對這場穆斯林殺害1000萬漢人的浩劫諱莫如深,似乎歷史上從來就沒有發生過,更是對大清為漢人報仇,陣斬300萬回子的功績三緘其口,誰要回顧歷史,就扣頂「煽動民族仇恨罪」的帽子,象企圖讓人們忘記64鄧矮罪惡一樣趕快忘記回子的罪惡。你會發現,教材會突然跳到分裂主義分子阿古柏身上,不敢涉及宗教問題,只蜻蜓點水、語焉不詳、沒頭沒腦地罵了兩句了事,讓人讀了一頭霧水。而那個輪教這方面和綠教很相似,所有海外網站對輪教的態度與中共教科書不敢談陝甘回亂一樣,如出一轍,彷彿都怕雷哄稚會帶著輪輪找上門來找他們算賬。只有這樣的邪教才能以自己的兇惡成功地限制別人在歐美國家的言論自由,阻止別人對其差評。可見無論中外,人們都欺軟怕惡,面對邪惡,都正氣不足,噤若寒蟬,老實就範。唯有復新我不懼邪惡。

我還記得雷哄稚曾在視頻中試圖回答「白左究竟是什麼變的」這一問題,它大致是這麼說的:「有的白人是黑人轉世,所以總為黑人說話,有的黑人是白人轉世,所以總幫著白人。」這話輪輪可能也沒敢收錄進書中,估計網上搜不到,我卻記得很清楚,大家姑妄聽之吧。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3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3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19-3-18 23:49
維子背後是美國。。。回子殺害2000萬漢人
回復 金復新1 2019-3-18 23:57
qxw66: 維子背後是美國。。。回子殺害2000萬漢人
資料顯示,陝甘回亂殺漢人900-1100萬。後來的阿古柏投靠的是英俄,沒美國什麼事。
回復 qxw66 2019-3-19 00:05
金復新1: 資料顯示,陝甘回亂殺漢人900-1100萬。後來的阿古柏投靠的是英俄,沒美國什麼事。
維子和回子2回事,時間也差200年。。。回子殺害2000萬漢人是公論

https://kknews.cc/zh-my/history/3b6g4ao.html
回復 金復新1 2019-3-19 00:09
qxw66: 維子和回子2回事,時間也差200年。。。回子殺害2000萬漢人是公論

https://kknews.cc/zh-my/history/3b6g4ao.html
維子與美國關係我倒沒聽說過。陝甘回亂至今也沒200年吧?陝甘回亂前200年的時候,還沒美國吧?
回復 qxw66 2019-3-19 00:50
金復新1: 維子與美國關係我倒沒聽說過。陝甘回亂至今也沒200年吧?陝甘回亂前200年的時候,還沒美國吧?
那就100年 疆獨美國支持
回復 西部華人 2019-3-19 01:56
總有華人誣衊什麼白左,總覺得所謂白左此虛無有,一來文革中驗證過的左右派是可以瞬間轉換的,而且所謂的左派一般都是故弄玄虛欺騙口號滿天飛,最後瞞天過海原形可能是屎大淋希特勒之流,毛太祖就曾說過左派比右派更要警惕。
回復 金復新1 2019-3-19 01:59
qxw66: 那就100年 疆獨美國支持
哪有那麼多背後支持。疆獨全球穆斯林都支持,不關美國的事。其實真的與漢人生活在一起是種痛苦,穆斯林和任何民族在一起都是痛苦。還是讓它們自己互相毆鬥自我毀滅吧。
回復 金復新1 2019-3-19 02:00
西部華人: 總有華人誣衊什麼白左,總覺得所謂白左此虛無有,一來文革中驗證過的左右派是可以瞬間轉換的,而且所謂的左派一般都是故弄玄虛欺騙口號滿天飛,最後瞞天過海原形
白左現在是遍天下了。
回復 農家苦 2019-3-19 02:23
金老似乎也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中東難民是誰造成的?敘利亞原先是個美麗富饒的國家,是誰把它置於一片火海之中的?是敘利亞老百姓自己嗎?

因為是美國。美國是財團控制的國家,政府被大大小小的資本家所控制。白左要抗擊這群王八蛋,就必須把難民引進來,讓這些作惡的人也時刻面臨風險。這個窮屌絲並沒有金老所想的那樣充滿思想,他以發動基督教聖戰為名,妄想恐嚇和趕走分了他們的福利蛋糕的難民,自己獨享而已。
回復 農家苦 2019-3-19 02:30
不知金老是否考察過,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判斷,華人在美國今後面臨的最大威脅,絕對不會是美國富人,恰恰是這群無錢無腦的窮白屌絲。他們一旦葯后亂性,製造事端,掀起全國性的暴亂,政府絕對會拿華人做替罪羊。這是鐵板釘釘的事。華人若明智,支持左派,借左派政府的力量,一舉將窮白屌絲滅盡,自己的未來才會安全。支持白右,鼓勵窮屌絲,這是自己給自己掘墓。
回復 金復新1 2019-3-19 02:50
農家苦: 不知金老是否考察過,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判斷,華人在美國今後面臨的最大威脅,絕對不會是美國富人,恰恰是這群無錢無腦的窮白屌絲。他們一旦葯后亂性,製造事端,
沒有忽略,早就考慮到會有人說,是西方的罪過,造成穆斯林難民,所以活該西方國家去接收難民。
故,我在文中專門提到,自古以來,穆斯林的好戰擴張,連內部都要打來打去,不事生產,難民無數,那時可沒有美國,只是和中國一樣,曾經賣武器給它們而已。
回復 金復新1 2019-3-19 02:52
農家苦: 金老似乎也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中東難民是誰造成的?敘利亞原先是個美麗富饒的國家,是誰把它置於一片火海之中的?是敘利亞老百姓自己嗎?

因為是美國。美國是
具體,您可在倍可親搜索「由穆斯林人口比例對各國的影響看文明衝突的現實效應」一文,了解下穆斯林難民造成的必然性。所以我還得加一句:「並不是美國給造成的難民。。」
回復 qxw66 2019-3-19 06:12
金復新1: 哪有那麼多背後支持。疆獨全球穆斯林都支持,不關美國的事。其實真的與漢人生活在一起是種痛苦,穆斯林和任何民族在一起都是痛苦。還是讓它們自己互相毆鬥自我毀
問題就是不關美國,也要中國為難了
回復 malian 2019-3-19 08:54
習近平的新疆政策絕對正確,對人類生存威脅最大的就是穆斯林。任何矛盾對比與穆斯林的敵對都可以忽略不計。以後世界不是被這個邪教毀滅,就是毀滅他們,絕對不可調和,沒有中間地帶。這一屆中國政府在這一點比歷屆中國政府都清醒。胡耀邦人很正直,這沒錯,但在穆斯林問題上他對中華民族犯了大罪。
回復 malian 2019-3-19 09:01
白左是萬惡之源,世界上一切動亂,災難,苦難都是由這個群體造成的。沒有白左支持,慫恿,穆斯林根本到不了西方,在世界上也不會興風作浪。
回復 夸父追月 2019-3-19 09:55
qxw66: 那就100年 疆獨美國支持
疆獨的背後不是別人,正是中共偽政權的俄爹及孝子中共偽政權!
蘇聯,出於其戰略需要,一直是蠶食、肢解中國的敵對勢力。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93188/article-197022.html

20世紀20年代,共產國際在我國東北策劃「滿洲蘇維埃加盟共和國」的同時,也在我國的西北策劃「東土耳斯坦蘇維埃加盟共和國」。

由於蘇聯以「中東路事件」為借口,軍事佔領滿洲引起中國共產黨的分裂(陳獨秀堅決反對、周恩來、李立三堅決支持),人民群眾紛紛向執政當局檢舉揭發「賣國賊」(共產黨員),一些共產黨員退黨脫黨,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受到空前打擊,蘇聯被迫放棄直接在中國建立加盟共和國的努力,改為在中國扶植「代理人」。

蘇聯於1944年直接派出大量軍事人員在喀什扶植維族、哈薩克族、蒙古族聯合成立了「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臨時政府」,並且運作長達五年之久。當年中國共產黨採取了「寧與蘇聯,不與蔣匪」的主張,中共中央對其熱烈聲援。

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在伊犁鞏哈暴動后,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大批人員迅速趕往阿拉木圖,由蘇聯內務人民委員(即內務部部長)貝里亞親自坐鎮指揮,許多在蘇聯成長、學習的少數民族GCD人被派進新疆,如在盛世才時期返回蘇聯的前白俄鮑里諾夫、列斯肯,流亡蘇聯的伊犁地區宗教人士艾里汗·吐里等,進入蘇聯接受先進思想的進步青年阿巴索夫和阿合買提江、受蘇聯訓練的軍事指揮人員伊斯哈克伯克、達力克汗等。伊犁革命組織就是這時候由蘇聯駐伊犁領事館牽線,聯繫當地民族宗教勢力和進步人士建立起來的。

  鞏哈暴動初始,游擊隊利用國軍在伊犁河谷空虛的契機,陸續取得了一系列戰鬥勝利,曾經一度佔領尼勒克。國民政府派遣接替盛世才擔任新疆臨時主席的朱紹良匆匆調集大批軍隊前往鎮壓,當鞏哈暴動吸引國軍主力東進的時候,伊犁解放組織秘密得到蘇聯軍火、人員的援助,1944年11月7日夜(這天也是蘇聯十月革命紀念日)突然在伊寧發動起義。從蘇聯派遣回來的原二台公路養路段段長列斯肯(俄羅斯族)帶領一個經過精心訓練的游擊隊在果子溝切斷了進入伊犁的唯一公路——迪(迪化,今天的烏魯木齊)伊(伊犁)公路。

當天,伊犁解放組織領導人阿巴索夫(三區革命領導人,也是三區革命的核心人物,1946年代表三區參加了國民黨的國大會議,與周恩來、董必武進行過接觸,1949年在接受毛澤東邀請赴北京參加政協會議時因為飛機失事去世,年僅28歲)和蘇聯軍事顧問彼得·羅曼諾維奇·阿列克山德洛夫率領60人的武裝(根據一些在伊寧的國民黨官員事後回憶,這批人員還身著蘇軍制服,佩帶蘇軍軍銜)從霍城越界潛入伊犁市區。他們首先切斷了伊犁河大橋的交通,伊寧政府派遣一個排的兵力試圖重新奪回大橋,未出城即遭武裝人員伏擊。

入夜,鞏哈游擊隊主力繞道趕到伊寧城,開始四處進攻國軍守軍,武裝叛亂很快取得了勝利,大批漢人和國軍被迫撤退到惠遠老城和艾林巴克(飛機場),蘇東武裝叛亂部隊(內中包括有從蘇聯趕來的身穿軍裝的蘇聯正規軍和數十架蘇軍飛機以及大批從蘇聯運來的火炮)在蘇聯軍事總顧問科茲洛夫的統一指揮下,到12月31日終於將這裡的國軍守軍殲滅,守將陳伯良、高煒在惠遠城破時互相射擊自殺身亡。眾多伊寧守軍不甘被俘受辱,紛紛槍殺了自己的妻子、孩子,然後自殺,只留下幾個年幼的孤兒(估計是屬於陣亡的將士的子女)。

擁有5萬人口的伊犁大縣綏定(現伊犁州霍城市水定鎮)是12月25日被攻陷的。蘇聯和東突叛亂武裝將這座城池包圍了很長時間,最後,還是在蘇聯軍事顧問指揮下,以大炮轟擊和工兵坑道作業的方式,用2噸多炸藥炸開城牆,才佔領了縣城,1000多被俘軍警和6000多漢族民眾遭到報復性屠殺,僅剩下五家人倖存。

伊犁郊縣漢族官民紛紛逃亡,鞏留、新源、特克斯等地數萬人向焉耆撤退,至玉爾都斯山被追及,生抵焉耆者只餘三十多人;昭蘇官民企圖翻越冰達坂退往阿克蘇,正值寒冬,最後抵達者只有十餘人。整個伊犁地區只有艾林巴克孤軍死守。

艾林巴克,在維語中為「臟園子」,位於伊寧東北,是全城最高處,北為飛機場,南是亂墳崗,原來是沙俄軍隊營房,當時是中央航空分校教導總隊。伊寧起義后,城內軍民退守此地約8000人。從1944年11月9日,蘇東部隊開始圍攻艾林巴克,久攻不克。

1945年元月10日,國軍第45師和預備第7師援兵試圖救援艾林巴克,其中第45師一個團冒嚴寒跨越天山抵達伊寧東郊,遭到大批裝備精良、受過正規訓練的叛亂武裝圍殲。艾林巴克守軍見救援不成,遂決定冒險突圍,突圍后殘餘2000軍民又被叛亂武裝騎兵追擊,絕望中守將杜德孚(預備第7師副師長)、曹日靈(預備第7師參謀長)自殺,最後這批死守艾林巴克的軍民僅有800多人被俘,伊犁全境得以「解放」。(而被俘者也只有500多人,包括34名婦女被關押進監獄,其餘人皆「失蹤」。

伊寧被武裝叛亂分子攻克后,大批維吾爾人手持大刀木棒,四處搜殺漢人和華僑,大批漢人被殺,其中東北籍漢人幾乎無一人倖免,伊寧救濟院的殘廢漢人都被拖到河邊用木棒擊斃。幾十年後,還有一些維吾爾人威脅與之發生衝突的漢族人:「難道你忘記伊犁河水的顏色了嗎?」這裡說的伊犁河的顏色就是指當時虐殺俘虜和漢人將河水都染紅了。)
回復 夸父追月 2019-3-19 09:57
金復新1: 哪有那麼多背後支持。疆獨全球穆斯林都支持,不關美國的事。其實真的與漢人生活在一起是種痛苦,穆斯林和任何民族在一起都是痛苦。還是讓它們自己互相毆鬥自我毀
沒有漢人的「漢人街」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93188/article-197022.html

今天你如果到伊犁旅遊的話,會發現有條街叫漢人街,但這個長約2公里的漢人街上幾乎沒有一個漢人。市場里賣主和買主全是維族人和其它少數民族。這個市場面積很大,佔地能有幾條街。所賣的東西品種很多,一般全是生活用品。


人說伊犁有幾怪:花城沒花,西大橋無橋,漢人街沒漢人,水上餐廳沒有水,花果山沒猴子,天馬轉盤沒轉盤……

漢人街沒漢人,卻飽含著一部漢人的血腥史。

漢人街至今仍然被當地維族人稱作「漢族巴扎」。清乾隆年間一群天津揚柳清的人挑著貨一路走到了伊犁(當時叫寧遠城),在一條街上住下來賣貨。都是些針頭線腦一類的小百貨。後來陸續有人來,人越來越多,逐漸的變成了一條漢人集中的商業街了。

那時候,伊犁唯一的一條商業街就是漢人街。東西走向長約兩公里,街兩旁都是各式的商鋪有好幾百家,雜貨鋪當鋪藥店飯館戲園反正什麼都有,熱鬧的就像北京的天橋一樣,是當時最繁華的路段。到了1944年,伊犁地區的漢族人包括惠遠共有兩萬多人。

三區革命爆發后,伊犁地區的漢族人被暴民幾乎殺光,當時的口號是:「殺回滅漢」。如果是漢人,婦女往往是先奸后殺,男人往往就是被刀子活活捅死或者被用棍子活活打死。居住漢人街的漢人一家接一家被滅絕,更慘無人道的是小孩的頭顱竟被當球一樣在大街上踢。

「市內維、哈、塔、歸等族人有許多起來響應,地痞流氓則乘機沖入漢民住宅與商店,搶劫財物。漢族婦女被肆意凌辱。暴動者至各家槍殺漢人,時各路口已血屍遍地,有被槍擊斃者,有被木棒打死者,衣服均被剝去,慘狀目不忍睹。」連親蘇並最後投共的張治中也承認「三區漢人被殺的很多。有些地方只剩下了老弱婦孺數十人,在伊寧殘留的漢人中,也是老弱婦孺佔大多數,青壯年都被殺光了。」


伊犁全境尚未完全「解放」時,伊犁叛亂組織在1944年11月12日匆匆忙忙成立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艾力汗·吐烈成為臨時政府主席,阿奇木伯克為副主席。這時期把持政權的是伊斯蘭教上層宗教人士和地主、舊封建統治時期的上層人士。所以臨時政府規定的國旗是綠地、中間是黃色星月標誌的帶有明顯伊斯蘭教標誌的旗幟。

1945年1月5日,該「臨時政府委員會」舉行第四次會議,會上通過了九項宣言。在宣言中宣布:「永遠消滅中國在東突厥斯坦領土上的專制統治」,「建立一個真正、自由、獨立的共和國」。

臨時「政府」成立后,將各叛亂武裝統一起來,成立了「游擊隊」總司令部,總司令是阿列克山德洛夫,1945年1月中旬,國軍援軍趕來救援艾林巴克守軍,在果子溝和游擊隊發生激戰,同時國軍謝義鋒一部在付出極大代價后翻越雪山抵達伊犁外郊。阿列克山德洛夫驚慌失措企圖從霍城逃回蘇聯,結果被伊犁臨時「政府」撤去職務,代之以鮑里諾夫,同時蘇聯紅軍正規軍一個騎兵團和部分炮兵也迅速入境投入戰鬥,終於將國軍援軍擊潰。

1945年2月,伊犁臨時「政府」決定將「游擊隊」總司令部改組為「民族軍」總指揮部。發布兵役法,規定20—22歲「公民」要應徵入伍,服役三年,在目前總動員時期,23—44歲「公民」也要入伍。

1945年4月8日,在伊寧市西公園(後來的斯大林公園,現在叫人民公園)廣場上,隆重舉行「民族軍」成立大會,這標誌「民族軍」的正式成立。在大會上,臨時「政府」主席艾力汗·吐烈發表了帶有泛伊斯蘭主義、泛突厥主義、民族分裂主義內容的煽動性講話,並給「民族軍」各部隊授予標有伊斯蘭星月徽、寫有「為東突厥斯坦的獨立前進」文字的軍旗和寫有經文的白色伊斯蘭教教旗。

1949年8月27日,「三區革命」的代表人物阿合買提江、伊斯哈克別克、阿巴索夫、達里力汗·蘇哈巴耶夫和羅志等五人,接受毛澤東的邀請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在飛往北京的途中,飛機失事,全部遇難。(經查證:飛機在蘇聯境內失事)。

1949年8月18日,毛澤東寫信給三區領導人阿合買提江說:「你們多年來的奮鬥,是我全中國人民民主革命運動的一部分。」

毛澤東1949年11月22日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名義發給新疆保衛和平民主同盟中央委員會一個唁電:「對新疆人民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第一批代表,新疆省主席阿合買提江同志、新疆伊犁、阿山、塔城三區民族軍總指揮伊斯哈克伯克同志、新疆保衛和平民主同盟中央委員阿不都克里木同志、民族軍副總指揮達里力漢同志、新疆中蘇文化協會的羅志同志,在1949年8月27日來北京的途中,因飛機失事而不幸遇難表示深切的哀悼,指出阿合買提江等五同志生前為新疆人民解放事業英雄奮鬥,最後又為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業而犧牲,值得全國人民的永遠紀念,阿合買提江同志、伊斯哈克伯克同志、阿不都克里木同志、達里力汗同志、羅志同志永垂不朽。」

1949年12月20日,曾經屠殺數萬漢人的三區民族軍被改編為中共解放軍第五軍。


綜上,疆獨的根源,不是別人,正是中共偽政權俄爹及孝子共同製造,怪不得別人!它現在這樣做(將一百五十萬維族人關集中營),我估計只會一時半刻有效,一是會受到國際社會的全面譴責,這是希特勒法西斯的那一套,中共偽政權幹不了多久就會撤。二是世界穆斯林的譴責,穆斯林的教義是凡穆斯林都是兄弟姐妹,殺辱穆斯林就是殺辱兄弟姐妹,必將報復。三是中共偽政權本身也是極力維穩中,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如果中共偽政權垮台,則由於中共偽政權對新疆漢人也同樣高度防範,連菜刀都要實名制,則新疆漢人處境危矣!
回復 qxw66 2019-3-19 10:24
夸父追月: 疆獨的背後不是別人,正是中共偽政權的俄爹及孝子中共偽政權!
蘇聯,出於其戰略需要,一直是蠶食、肢解中國的敵對勢力。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93188
我說現在!
回復 light12 2019-3-19 10:42
農家苦: 金老似乎也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中東難民是誰造成的?敘利亞原先是個美麗富饒的國家,是誰把它置於一片火海之中的?是敘利亞老百姓自己嗎?

因為是美國。美國是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60533/article-233142.html
回復 light12 2019-3-19 10:56
qxw66: 問題就是不關美國,也要中國為難了
毛主席;民族鬥爭,說到底,是一個階級鬥爭問題。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6 17: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