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川普是聽了我的建議才決定不要潛航器,饒過你們中國的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6-12-18 13: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9評論

關鍵詞:推背圖, 李鴻章, 川普, 習近平, 潛航器

人家川普一點就透,看了我這篇文章,尤其看了是下面那些黑體字,便腦洞大開,決定不要潛航器了。



《川普是聽了我的建議才決定不要潛航器,饒過你們中國的》(配樂:日本海海戰)
————————

覬覦神器終無用
翼翼小心有臣眾
轉危為安見義節
河山未必是我送

這一首詩來自於推背圖第五十五象,圖中一人扶住一棵將要「傾」倒的樹,意為「扶清」。講的是清末到底是賣國賊誤國,還是愛國賊誤國的故事。話說日本亡我之心不死,「覬覦中華神器」,妄圖找個借口發動戰爭吞併中國。1894年在朝鮮借故與大清發生衝突。李鴻章、丁汝昌等實幹大臣,深知大清海軍老舊,不是日本的對手,在對日問題上小心翼翼,竭力避免事態擴大,終於在列強的斡旋下,說服日本私下答應接受100萬兩賠款,從朝鮮撤軍。局面幾乎已經轉危為安了。然而此時國內一些不學無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對實戰一竅不通,卻愛想入非非的愛國大臣在朝堂上鼓噪,扯一些慷慨激昂的誤國空談,攛掇著光緒下旨向日本宣戰。光緒好大喜功,求勝心切,連發十二道金牌,強令北洋水師出海尋敵決戰。結果,海陸兩軍大敗,丁汝昌自殺殉國,日軍揚言要宜將剩勇追窮寇,打進山海關,攻下北京城,活捉慈禧光緒母子。李鴻章只好忍辱負重前去談判,險被人暗殺,經過艱苦的據理力爭,終於用談判迫使日軍停止進攻,粉碎了日本滅亡中國的計劃,再次轉危為安。但因無奈簽下《馬關條約》,割讓遼東和台灣,賠償額高達2億兩白銀,而被愛國大臣們永遠釘在了賣國賊的恥辱柱上。這些愛國大臣,既不能如鄧世昌那樣親冒矢石,戰鬥在前線,又無勇氣象丁汝昌那樣自殺殉國以示「義節」,更無能力在緊要關頭學李鴻章前去與洋人周旋。它們只會在朝堂上罵人,瞎出主意,等惹出了亂子就一鬨而散,決不肯承擔一點責任,愛國賊闖下的大禍卻讓「賣國賊」去擦屁股。請教世人,這失去的河山,究竟是賣國賊送掉的呢?還是愛國賊的責任呢?

賣國的不一定下地獄,愛國的不一定上天堂。李鴻章是賣國了,但他的賣國和溫冢寶的賣國不同,他的賣國賣得有節義,是為了轉危為安,是為了救亡圖存,是為了使千千萬萬生靈免遭塗炭。而溫冢寶的賣國,是為了搞垮中共,而不惜損害中國人民的利益,以報其漢奸伯父的仇;是為了自家能吃回扣,而白送美國四萬億。岳飛為了挽救即將覆滅的南宋而和異族開戰,這種愛國精神,即使是敵方也予以尊敬,而現在的輪、運、鷹派等奸賊,各懷不同的居心,假借釣魚島問題,裝出愛國的樣子,利用習總急於建立威信的心理,攛掇習總與日美開戰,恨不能把美國也拖進來,打場核戰爭,以圖渾水摸魚,火中取栗,搞亂中國,各取所需,達到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全然不顧現代化戰爭會給世界帶來毀滅性的災難,兩者性質決不相同,這種愛國賊應該下油鍋。

當年,隋文帝把一個錦繡江山交到隋煬帝手中,隋煬帝在一幫愛國賊的慫恿下,頭腦發熱,僅僅以高麗(也就是棒子,也有的人說不算現在的棒子)「不遵王化」為借口,和明英宗看瓦剌一樣,自以為消滅高麗不在話下,調集一百多萬軍隊遠征,結果幾乎被人家全殲,只剩下幾千人活著回來。高麗把一百多萬中國俘虜處決后,頭割下堆成一座山,腳砍下堆成一座山,稱之為「京觀」,以彰顯自己的赫赫戰功。而中國這邊,許多家庭只剩下了孤兒寡母,大隋為此傷了元氣,男丁都剩不下多少了,民怨沸騰,社會形勢急轉直下,不久就出了18路反王,72路煙塵,而此時,隋朝的精銳部隊幾乎丟在高麗當「京觀」了,留下的幾個武警無力鎮壓,國家一片大亂,混戰了好幾十年,直到唐朝貞觀年間,戰場上的屍體都還收拾不完,冤魂們形成「旱魃」,造成常年乾旱,還得唐太宗親自出面祈禱。

一、習總要提防別人借釣魚島給你下套引你上鉤

而現在的輪運、鷹派整日配合日本極右勢力,各懷鬼胎,散布仇恨,利用愚民給黨製造壓力,想通過發動所謂的釣魚島「愛國戰爭」,當大太監王振愛國,把習總當明英宗和隋煬帝耍,把中共誘進土木堡和高麗國,達到讓習總學英宗土木堡被俘,結束所謂的「中共統治」,習總要小心身邊的那幫學者專家,專家的話往往是最沒譜的,它們往往早就被反華勢力收買,它們往往就是隱藏著的輪運普世派,它們的話往往夾帶了私貨,他們就是王振,吹耳旁風,讓你頭腦發熱,把你騙去土木堡,把你搞掉后,它們再投靠新主子。從您個人利益出發,戰端也決不能輕開,戰端一開,戰爭一定不是您,也不是任何人的能力所能收放自如的,將如何發展?誰也無法預料,極有可能最後不可收拾,雙方核彈飛來飛去,這樣誰都不會是贏家,現在沒打仗,國內各派勢力尚且都在蠢蠢欲動,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南方周末》都想乘機造反,維穩已經勉為其難,何況天上掉炸彈下來?到那時普世價值、走資派和輪子會額手相慶,與反華勢力遙相呼應,全體出洞,裡應外合,您就算慘勝了,江山也一定落別人手裡。習總要三思啊!

拿破崙所向無敵,尚且有滑鐵盧之敗,隋煬帝才情蓋世,也落得全軍覆沒,紅六代的明英宗不愧一代英主,難洗土木堡之恥,習老弟您作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紅二代,自比他們這些人的能力如何?到那時你覺得還控制得了嗎?

和平未到絕望時候,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釣魚島其實遠沒有達到非要武力解決的地步,僅僅是日本過家家般地搞了所謂的購島鬧劇,我方不與承認便是,日方尚未動手採集油氣資源,留著日本花大錢替我們守島有什麼不好?全然不必這麼著急。即使開採了,也起碼要上百年才能把油氣資源開採完。

二、要進一步解放思想,要懂得有非常之舉才會有非常之功

有非常之人,才有非常之舉,有非常之舉,然後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之所異也。非常之事也只有非常之人以非常之手段來解決。能忍人所不能忍,能行人所不能行,能想人所不能想。如果習總的思維和普通愚民一樣,沒什麼主見,不能另闢思路,大腦也隨著輿論左右,迷信只能靠打打殺殺來解決問題的,那麼我看也就和愚民一個水平,連個一般的政治家都不算,哪裡還有希望創造偉業,作中興之君呢?

我們要解放思想,開拓創新,拋棄習慣思維和自我束縛。我建議習總在恢復帝制的基礎上,將釣魚島「恩賞」給日本,破壞美日同盟。有愛國賊一聽到這話恐怕就要暴跳如雷:「這不就是賣國嗎?」這不是賣國,因為恢復帝制以後,江山就姓習了,是習總個人的私產,習總有權力處置,與爾等奸民無涉,頂多算賣家。但如果還堅持現在的共和體系,就會被奸民們抓住辮子說成漢奸賣國,那釣魚島問題就難以解決。所以要想中華的復興,前提條件就是恢復大清,起碼要恢復帝制,這是繞不過去的道路,不恢復帝制,樣樣都搞不成。


憤青誤國,它們有的是真憤青,有的是假憤青,裝瘋賣傻,包藏禍心,假愛國真誤國,故意捉弄習總。這很像當年崇禎皇帝的時候,當時崇禎皇帝看見大明的軍隊屢戰屢敗,幾乎都被大清要消滅乾淨了,他很清楚應該採取外交手段,先安撫住大清,騰出手來先消滅李闖,再找出病根,圖東山再起,和大清決戰,這是正常的思路,並非死路一條。然而,他手下的那些愛國大臣卻不許他這麼做,甚至聽說他暗中派兵部尚書和大清對話,群起反對,說這就是賣國,連對話都不許,何況議和?嚇得崇禎之好把責任推到兵部尚書身上。不僅如此,大清的來信也從不回一個字,以示自己愛國有骨氣。這哪裡是有骨氣,這純粹是小孩子鬥氣,是憤青的意氣用事,上國的氣度決不是這樣的。打又打不過,叫饒又不肯,妥協又不願,連溝通一下都覺得丟臉,要硬扛到底,那只有死路一條,難怪崇禎死前御書衣襟嘆曰:「文臣皆可殺」、「內外諸臣誤我」、「朕非亡國之君,臣乃亡國之臣」。明亡實是亡於愛國憤青們之手。今則,黨內黨外,軍內軍外百無一用的愛國憤青們又在逼迫習總只能走武力收復釣魚島的「華山一條路」,實際是要習總去死,反正戰事有利,它們就說自己是功臣,多虧我當時逼你習總,要是戰事不利,日軍又打進盧溝橋了,它們馬上投敵接受整編,少不了當回維持會長,少不了也混上個皇協軍混成旅旅長什麼的,繼續榮華富貴。習總,你的個人利益怎麼能和他們的保持一致呢?

那該怎麼辦呢?我看可以學學拿破崙。法國皇帝拿破崙大筆一揮,把路易斯安娜這片廣袤的土地,以區區幾百萬元的價格賣給了美國,沒有哪個法國人罵他是法奸賣國賊,反而說他是法國永遠的英雄;春秋戰國,講合縱連橫,各國相互之間今日割五城明日收十城的事情,常有發生,從未見國民罵國君是賣國賊的;中國各個朝代,外國前來進貢,每次回贈都要遠超對方貢品的價值,你進貢一元錢,我就賞給你十元錢,百元錢,這樣的胸襟才能做大哥,從沒聽說這是賣國行為;諸葛亮還七擒七縱孟獲呢,也沒人說他是蜀國的賣國賊;企業審勢度勢,經常採取降價促銷、賠本經營的方式來擺脫危機,或為東山再起,或為搞垮對手,沒有哪個員工罵老總是「公司奸」、「賣公司賊」;山東及時雨呼保義宋江並不太富裕,但老把自家的錢周濟別人,從沒聽說誰罵他「賣家賊」,相反江湖上人人敬重,個個願意為他拚命;各位炒股被套牢,少不了要割肉清倉,這種事情我們自己幾乎人人都做過,從來沒有誰因此罵自己是「敗家子」而要死扛下去的。為何把釣魚島割肉給日本就不行呢?

國家是應該當作企業來經營的,是凡經營,就要講究吃小虧佔大便宜,要讓利,有贏就有虧,有進就有出,有舍才有得,哪個能保證永遠是賺的?哪個能保證價格能一味硬挺下去的?一毛不拔,誰願意和你做生意?可恨中國近現代的人不知為何思想如此僵化頑固。香港作為一個小漁村被割,99年後回到手裡,已經是國際大都市,東方明珠,如果當時不割讓,和現在沿海的垃圾縣份有何區別?918事變,東北落入日本手裡,日本認定這是他們的國土,建設起來比本國還要賣力,結果才不到幾十年,回到中共手裡時,日本已經將其建造成國際一流的重工業基地,搶去的資源與之相比可以忽略不計,完全可以支撐中共打下整場內戰。這些生意做得太賺了。

近日,習總在真假憤青們的唆使下,派軍機去和日本對峙,極易擦槍走火,形勢一觸即發。現在的中國人,罪業滿身,卻蟹有蟹路,蝦有蝦路,除了拿高工資,都能找到巧取豪奪致富的歪門邪道,買得起數百萬元的高檔商品房,吃山珍海味,看車展肉模,穿時尚名牌,過卿卿我我、荒淫無恥、走光露穴的日子,如此逍遙自在,從不打算還自己的罪孽,何德何能呢?我認為這十分違背因果規律,確實該乘這機會用原子彈幫它們消消業了。平日里他們一個個睡著了都比猴子還要奸詐,心地比毒蛇還要險惡,對自己的個人利益很負責任,一點都不能損失,可是在國家的問題上,卻抱著唯恐天下不亂看別人的好戲的心理,誤以為戰火不會影響到自己什麼,所以都在裝愛國者,群情激昂,毫無善良謙讓之心,喊打喊殺。那麼好吧,既然它們那麼想及早結束自己的「好日子」,我看就應該成全了他們,真到了給它們消業的時候了,從我個人感情出發,恨不能爆發戰爭,消滅掉這十幾億中國的垃圾人口。但是「幫人欠債不還就算是慈悲」。所以我還是想在災難爆發之前,把其中的利害關係給說出來,給它們最後一個清醒的機會,希望習總能早點看到我這篇文章,忠言逆耳,良藥苦口,不要學明英宗,聽不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釣魚島易攻而難守,目前即使發動戰爭把釣魚島的掌控權奪回來,也難以長久佔領,反而成了挨打的靶子,戰爭會旋即脫離釣魚島的主題,而使戰場所在地發生變化,演變成相互攻擊對方的大城市的毀滅性戰爭,很可能開戰沒一個星期,大家就都記不得釣魚島三個字了,而只記得日本昨天轟炸了北京,美國朝上海投了原子彈,中國向東京放了氫彈,戰爭的烈度以幾何倍級數遞增,極有可能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會完全超出人們的想象。

恩威要並施,不僅要威加寰宇,更要澤被八方。作為一個成熟的政治家,應該能看到釣魚島問題不宜軍事解決,相反,把釣魚島「恩賞」給日本卻有很多好處。因為現在的中國和蔣時代的中國不可同日而語,蔣時代的國力、軍力和日本相比天差地別,即使送日本以土地,日本並不領情,這是只有恩而無威,反而讓日本更覺得中國懦弱,越發看不起中國。而現在打日本勝算相對較大,即使不勝,也能與美日同歸於盡,讓其付出慘重損失,過不成現在這種高現代化的好日子。而中國就在這樣佔優的情況下,反而不按常理出牌,宣布:「釣魚島雖是我國國土,但天下之大,都是朕的子民,朕不忍見兩國人民為區區物質利益而致生靈塗炭,不願同文同種的黃種人被白種人挑動而自相殘殺,茲爾日本,山貧地瘠,國小民弱,苦無資源,朕念兩國友誼,常思救助者久矣,為維護世界和平,免遭奸人所乘,特將釣魚島恩賞日本。欽此,謝恩!」作個順水人情,這才是雄才大略,這才是把國家當企業來經營。現在的通訊手段,能在一小時內將消息傳遍整個世界,連美國聽了都傻了眼,知道美日同盟可能要不保了。

三、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舍汝其誰?

劉小波這麼個爛人都能得諾貝爾和平獎,達賴這麼折騰,搞得那麼多人自焚都可以得和平獎,奧巴馬打這打那,殺了不少人,居然也是和平獎得主。而您習總制止了戰爭,使得億萬人免遭戰火蹂躪,難道還不算為世界和平做出最大的貢獻?你不得和平獎,誰得?我們會堅決要求提名您作為下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國爭光的。

四、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這叫施恩於世界,這是「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叫「攻城為下,攻心為上」,這才是天朝的氣象,沒這點胸襟當不了大哥,頂多土財主。美國馬上就被比下去了。毛時代,受美國為首的資產階級陣營擠兌,共產陣營又分崩離析,毛即使再困難,還懂得要援助阿爾巴尼亞、坦尚尼亞、柬埔寨,要攬一幫窮哥們在身邊,不能獨來獨往,最後迫使美國的總統親自跑來中國尋求建交。在社會上混,有錢有勢的並不一定做得了大哥,手頭吝嗇的人只會被人看成土財主、守財奴,這樣的人估計連酒肉朋友都不會有,何況生死之交?試問你願意和鐵公雞做朋友嗎?只有那些家裡雖不是最富裕的,但仗義疏財、廣結善緣、講義氣、有擔當的真男子才能做得成大事,當上晁蓋哥哥公明哥哥的。國家之間的關係也是這樣,而現在的這些愛國賊們,滿腦子都是沒出息的小農思想,只知道「放羊、生仔、娶婆娘」,這些窩囊廢低俗不堪,長得獐頭鼠目象武大郎卻總愛談論楚霸王才能做的事業,只有嚴監生鼠肚雞腸的胸襟卻總想坐宋公明的位子,鼠目寸光的土包子也要妄談什麼「大國博弈,縱橫捭闔」,做強國夢,妄談國際政治!

如果執意要與日本爭奪釣魚島,則和日本處於一個層次,放棄釣魚島,則是以宗主國天朝的面貌出現,誰是上國,誰是下邦,誰是成熟的大人,誰是不懂事的小孩,誰是有文化有風度的上等人,誰是只會喊打喊殺的野蠻人,高下立判。日本安倍極右勢力也會驚得張口結舌,不知道該怎麼表示,是向天朝謝恩呢?還是去朝美國磕頭?而我相信日本的民眾是能夠分清其中關係,知道應該謝誰的,知道誰才具有上國風骨。

五、客觀評價日本人

我知道日本國民的素質遠較中國人高,是懂是非的,是知道感恩的,當他們在用上了釣魚島的石油時,他們會在心裡說:「這是天朝賞給我的,是天朝讓我們免受戰爭之苦,我們這條命都是習總給的。」他們會逐漸消除對中國的敵意與輕視,從而影響日本政壇,促使日本的對外政策發生變化,今後會像日本以前仰慕大唐一樣仰慕我大清。我料日本也不敢拿著釣魚島吃獨食,要開採的話也得叫上中國一塊開採。當他們真的發現大清「遠邁大唐」時,他們的天皇都會自動帶著安倍晉三剃髮易服,一路小跑地到北京進貢稱臣,跪倒在我們習總腳下,做大清的藩屬國,將日本皇軍改編為日軍八旗,和漢軍八旗、蒙古八旗一樣編入我滿洲八旗序列。這時,連整個日本都是我們的了,還在乎一個釣魚島?這就是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宣揚的:「吃小虧佔大便宜」。

很多中國人對日本人印象不好,我認為這是深受片面教育造成的。我和大家一樣,對日本人沒有太多的直接接觸,但是我有不少朋友、親戚、同學在日本生活過多年,每當我問他們:「你們覺得日本人怎樣?」時,他們大多數都會想上幾秒鐘,然後說:「其實和中國人一樣,有好人也有壞人,看你遇見什麼人了。」我覺得這是比較客觀的評價。在我個人眼裡,以前的日本人既勇敢,但也殘暴,殺了不少中國人,所以遭人恨,現在的日本人,既純情又淫蕩,過分色情下流,看上去很變態,除此以外,我還真的覺 得日本人其它方面的人品要高於中國人。男人考慮問題一般理性,女人考慮問題一般感性,所謂感性,其中一個表現就是愛走極端,當愛一個人的時候,看對方身上全是優點,當恨一個人的時候,看到的又全是缺點,所以做不到客觀公正。可惜的是,在中國人中,很多男人其實帶有女性思維習慣,喜歡感情用事,說他們是女人吧,他們還長著男性生殖器,說他們是男人吧,頭腦里全是女人的小心眼,只能說他們是太監了,所以相比日本人,我更看不起中國人。以上不針對哪個特定的人。

事實上,日本一直把自己當作中國的藩屬國,崖山一戰,南宋滅亡,消息傳到日本,日本縞素,舉國悲慟,哭聲震天,認為中國從此消失了,自己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反過來仇視以後的中國各個朝代,和元朝打,和明朝打,和清朝打,和民國打,二戰後,被美國佔領,為防周圍的共產國家蘇聯、中共和北韓,無奈之下,認曾向他們投過原子彈的白種仇人美國為父,與原先要為黃種人爭口氣,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偉大理想完全背道而馳,飽受了屈辱,讓美軍駐紮,放任美兵強姦沖繩婦女,這實在是不得已之舉,也就以堅韌著稱的日本人能忍得下這口氣。

六、要通過釣魚島釣魚,彰顯上國風範,展示天朝氣象,瓦解日美同盟

要是中國恢復了帝制,氣象一新,雍容華貴,當日本意識到,不僅地理資源上日本自然比不上中國,經濟上日本也比不上,文化上也比不上,軍事上比不上,氣度上比不上,外交手腕上比不上,連最拿手的科技也望不到項背,中國再沒有蘇俄留下來的腥膻味,是日本完全可以信賴可以依靠的慈父時,日本何必還需要美國來保護自己?讓美國保護日本,日本就得讓美國在自己土地上駐軍,花費巨大,有了什麼事情,美國的大部隊還在地球的另一面,而且美國並非仁義之師,還夾帶了私貨,是把日本當作不沉的航母,把日本當作全球稱霸戰略的一個基地而已。而如果日本投靠了中國,中國不僅有能力保護它的,而且從心理上講,中國人和他們都是黃種人,它容易接受;從地理上,一衣帶水,不必派兵駐紮,數小時就能趕到,它更容易接受;從經濟上,開支幾乎沒有,他物質稀缺的問題也能得到解決。

此時台灣見到現在的中國已經不是自己的仇人中共時,會心悅誠服地回歸祖國的懷抱,習老弟可以封老馬為「九千歲」「,小蔡當「和碩台親王」、封港澳特首為「固山多羅貝勒、貝子」。


七、在恢復帝制的前提下,以「大東亞共榮圈」為主體,建立世界新秩序

日本、朝鮮、越南、硫球等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屬國,此後的南韓諸國,也會鬧著要美國撤軍,象當年服侍明朝一樣來服侍大清。和北韓、日本一起加入八旗序列,成為韓軍八旗,充當天朝的屏障,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共存共榮。美國失去日本,比失去七八個拉美小盟友,如波多黎各、瓜地馬拉、薩爾瓦多還要糟糕,失去南韓,比失去越南菲律賓損失還大,從此美國的勢力範圍將從東亞消失殆盡。越南、菲律賓見狀,知道中國再不似現在的孤家寡人,有了一幫生死弟兄,突破了美國的封鎖圈,實力越發強大。他們的氣焰再也不敢囂張了,衰敗的美國也決不敢為了它們再撐腰。

奧巴馬豈有習先生的雄才大略?中國將以大清朝為核心,聯合大日本帝國、朝鮮等王國,形成「大東亞共榮圈」,逐步建立世界新秩序。全世界都看出美國在走下坡路,而中國則在冉冉升起,會紛紛前來朝貢稱臣。海外華人也呼喊要求恢復國籍,修改中共霸道的護照政策,習總可以下令,凡出生於中國的海外華人,只要願意剃髮易服,都可以恢復大清國籍。

正如推背圖四十四象所預言的那樣:

中國而今有聖人
雖非豪傑也周成
四夷重譯稱天子
否極泰來九國春

那時的中國,沒有委員長、沒有總統、沒有主席、沒有總書記的稱呼,外夷重新翻譯中國國家領導人的稱謂時,管中國的領導人叫「天子」、「天可汗」,管中國叫「大清」。
2

高興

感動
1

同情
1

搞笑
1

難過
1

拍磚
4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9 個評論)

回復 笑臉書生 2016-12-18 15:05
辛苦之文
回復 jackcanchn 2016-12-18 20:43
考慮把台灣各縣分別讓給日本,菲律賓和澳大利亞,這樣台灣島內就會分裂,南海諸國也會爭風吃醋,老美面對都是自己盟國,不好插手。等他們打成一地雞毛中國大陸在收拾殘局,這樣給統一大業爭取到幾十年時間。
回復 總裁判 2016-12-18 22:32
笑臉書生: 辛苦之文
苦叨!(松江本地鄉下語,意思是太苦了。)
回復 change? 2016-12-18 22:38
用女人的小心眼指揮的男人生殖器,威力究竟 癒合,難道不會擰掉自宮么
回復 法道濟 2016-12-18 22:50
弄不好 習近平就是第一個喊打之人。不過中共也不是笨蛋呆瓜,知道什麼是抄後路,什麼是光屁股推碾子,轉著圈丟人,才不會象金兄預料的那樣,幾個宵小就鼓動打仗,讓別人當猴耍? 如果那樣,金兄的登基計劃不是早就實現了?
回復 徐福男兒 2016-12-18 23:23
金兄這是在勸進嗎?可惜習某人不姓愛新覺羅啊,兄家列祖列宗地下有知,不會天顏震怒嗎?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0:11
笑臉書生: 辛苦之文
說松江鄉下話也不怕寒驂?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0:12
法道濟: 弄不好 習近平就是第一個喊打之人。不過中共也不是笨蛋呆瓜,知道什麼是抄後路,什麼是光屁股推碾子,轉著圈丟人,才不會象金兄預料的那樣,幾個宵小就鼓動打仗
習看來是扶不起呀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0:14
徐福男兒: 金兄這是在勸進嗎?可惜習某人不姓愛新覺羅啊,兄家列祖列宗地下有知,不會天顏震怒嗎?
我是中華勸進第一人,前幾年勸過胡和習,後來又有很多人跟著勸,我會就此再寫一篇的。恢復了帝制再二次革命,奪取江山就容易嘛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0:41
jackcanchn: 考慮把台灣各縣分別讓給日本,菲律賓和澳大利亞,這樣台灣島內就會分裂,南海諸國也會爭風吃醋,老美面對都是自己盟國,不好插手。等他們打成一地雞毛中國大陸在
送不是隨時都可以送的,請仔細看我裡面的這段:「蔣時代的國力、軍力和日本相比天差地別,即使送日本以土地,日本並不領情,這是只有恩而無威,反而讓日本更覺得中國懦弱,越發看不起中國。而現在打日本勝算相對很大,即使不勝,也能與美日同歸於盡,讓其付出慘重損失,過不成現在這種高現代化的好日子。」
回復 笑臉書生 2016-12-19 01:36
金復新1: 說松江鄉下話也不怕寒驂?
不怕寒驂!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5:18
笑臉書生: 不怕寒驂!
那好,不妨多講些
回復 文廟 2016-12-19 05:28
我也贊一下,皇上返聘時,別忘了俺,正黃旗的。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5:30
文廟: 我也贊一下,皇上返聘時,別忘了俺,正黃旗的。
是吧?好!我大清也要搞返聘,發揮餘熱,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嘛!
回復 qxw66 2016-12-19 05:35
高麗大膽!中國要報仇!殺回它3百萬!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5:49
qxw66: 高麗大膽!中國要報仇!殺回它3百萬!
一切為了民族,一切為了國家嘛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5:50
總裁判: 苦叨!(松江本地鄉下語,意思是太苦了。)
說松江鄉下話也不怕寒驂?
回復 總裁判 2016-12-19 06:28
金復新1: 說松江鄉下話也不怕寒驂?
松江歷史悠久,比上海資格老得多。
回復 金復新1 2016-12-19 06:31
總裁判: 松江歷史悠久,比上海資格老得多。
殷墟裡面歷史更悠久,總裁也能說點那裡面的土話給大家聽聽嗎?嘿嘿
回復 ttxback 2016-12-19 11:12
為活躍論壇做出了很大貢獻!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7 22: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