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比較郭德綱與周立波

作者:bobzhou  於 2016-10-16 02: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關鍵詞:郭德綱, 周立波

說到郭德綱和周立波,經常有人將他們互相比較,有些人認為他們二人是當今京派與海派語言藝術的代表。但不管是代表還是被代表,我們可以從多方面進行比較。

 近期周立波在曼哈頓卡內基劇場演出海派清口秀《唱時代的歌,說自己的笑話》。觀眾對周立波的表演和內容讚賞有加,十分欽佩。有評論說,一個帶地方色彩的演出能夠讓紐約華人感受到其中的藝術這一角度來看,他有可能成為中國最傑出的語言藝術家。

 周立波在紐約的演出,事前應該說是靜悄悄地,沒有許多廣告,消息僅僅在部分華人中流傳。演出非常成功,但是演出的實況和介紹並沒有讓媒體宣揚,保持其在美國的低調作風。

 再看郭德綱。大概來美國的簽證也沒有辦妥,先耍了大把錢在紐約最顯眼的地方打出大廣告。

郭德綱要來紐約演出了,廣告詞是『坑王駕到』。這讓紐約的華人看得莫名其妙。美國民主地方,沒有人能夠稱王稱霸,要來個王,還是駕到,好像要在紐約做山大王了。

網上有人評論;坑王駕到,什麼中國話,有人懂嗎。坑王駕到,就是郭德綱要駕到嗎。坑,好像只有聽到過蹬坑,就是去廁所上馬桶,難道要到美國來當蹬坑的王。

相信許多華人也看不懂。

有好心網友在網上給郭德綱做一說明;郭德綱說過很多長篇單口相聲或者評書,例如《辛十四娘》、《濟公傳》、《聊齋》等等,都有頭無尾沒有結果,粉絲們把這種為作品開了頭卻沒有完成的行為稱作挖坑。這個說法大概包含了坑人的意思。網路上有一些著名的坑王,大都是些有始無終的網路小說的作者。

這郭德綱,怎麼這麼無知,一個『坑』字,明明白白是挖其丑老底,卻當桂冠戴在頭上跑紐約。

 郭德綱是1989年拜師學相聲,學習了《鬧公堂》、《打燈謎》、《八扇屏》、《大保鏢》、《吃元宵》等傳統相聲段子。郭德綱在其久居的天津紅橋區大紅橋兒南北竹林村一帶演出。

1991年初,有文化局招合同工的機會,把郭德綱招進了文化館,既當辦事員,又在小品隊當演員。1994年初,文化館發現郭德綱偽造簽字票據,涉及的金額大概1萬元,以及郭德綱偷竊文化館演出行頭 郭德綱被開除。

1995年郭德綱開始闖蕩北京。1996年建立相聲表演團體德雲社。

 這裡我們可以將二人對比一下;

 周立波年輕時是進入上海滑稽劇團,老師是著名幽默大師周柏春先生,是師承有序。

但是,周柏春先生演出中的幽默內容都局限於生活中的幽默。他的經典節目;如廣東人的方言,倒背ABC等,都是生活中的內容,隨便怎樣暇想也聯繫不上政治。

而周立波演出中的幽默有了創新,體現一個人的社會責任,比周柏春的幽默向前了一步。他的演出的節目都是以政治幽默作為內容。

譬如,《笑侃三十年》、《笑侃大上海》,說的是生活中的小事情,聯繫的都是政治上的大事情。

 郭德綱至今還是靠傳統相聲段子作為其立身根本。

 從網上的評論就可以了解郭德綱的藝術水平。

 網上評論;首先從表演形式上,前幾天出差在酒店,無聊的時候看了電視上一個相聲新銳大賽,除了演員比較年輕外,其他形式基本沒有變化,兩個演員一逗一捧抖包袱,而評委席上坐的則是曲藝界的幾張老臉。不過最要命的在於,他們的段子的內容十有七八我在網上都已經看過。其中一個吃薯條的段子我計了一下時間,以傳統相聲的形式,二個人演完這個段子要四分多鐘,而我在網上看完這笑話只需要不到一分鐘。換句話說如果同樣的時間在網上可以得到傳統相聲四倍的笑料,這樣的話上網的人有誰還會去聽傳統相聲?而且這樣的笑話僅僅是在平時公司秘書MM發的天氣預報附頁中就能天天都看得到,所以唯一還接受這種表演形式的估計只有六十歲以上不上網的人群了。而德雲社的主要表演形式,還是以這種傳統相聲為主。但是過幾年以後恐怕德雲社的雲也就成了夕陽紅中的一片火燒雲了。

 郭德綱上台,一身打扮和完全沒有肢體動作,實在是太古舊刻板。

周立波,一個人,一個提示夾,一張椅子,以上海話脫口秀的形式演出,成為他的象徵性風格。他用語言,更是應用肢體動作達到藝術效果。如節目中學黃牛的樣子,不靠語言,就是動作吸引觀眾。

 網上評論;再看看周立波,所謂的海派清口其實就是移植國外的脫口秀,只是周立波在以上海方言為主的形式表演出來之後又灌上了一個新名字,可能是為了突出地方特色和更多的吸引注意力。但是實際表演起來形式上又不拘一格,可以是單人,有時候又是雙人,還可以有圖片和視頻惡搞,以及當下名人的現場訪談對話,甚至最近還和交響樂隊合作過。換句話說,他的形式基本上就是沒有固定形式。而且其舞台上即興發揮的本事,是幾乎照本宣科的傳統相聲演員所望塵莫及的。

 有人在網上對比郭德綱和周立波;從內容上做比較,可能差別就更大。其實傳統相聲本來也是一種諷刺的藝術,而之所以現在越來越沒有生命力,主要還是在於內容太空洞。難道真的是缺少創作題材嗎?非也!當下中國簡直就是一個語言類藝術創作題材的寶庫。但是你有看到德雲社裡講到這些嗎?德雲社裡並沒有實質性的東西。現在傳統相聲的內容除去大量從網上拷貝的笑話而外,就是用來歌功頌德的。而周立波大舞台則隨時追蹤著社會熱點,檯面上始終是時下最新鮮的貨品。儘管一些內容同樣來自於網上,但是經常會有更深一步的加工,而歌頌的內容我幾乎就沒有看到過。

 最近郭德綱和曹雲金之間的糾紛,人們都覺得這兩人都沒說實話。

除去師徒關係,郭德綱是曹雲金的表姐夫。當時拜師的時候,郭德綱還沒有名氣,靠在電視台做節目主持和編劇掙錢,曹雲金是按舊科班規矩的入室弟子,吃住在師父家,但同時也是師父家的小打雜的,師娘喊一聲,就得趕緊買菜或者幹活去。郭德綱一直說收徒弟白吃白住,所以學成要給師父效力三年報答養育之情。而曹雲金後來表示在師父家是吃飯給飯錢,住店給店錢,一年8000的學費,吃住另算。

  可以說,對收徒弟白吃白住,還是吃飯給飯錢,一般人都不感到興趣,倒是郭德綱的舊科班規矩收入室弟子是值得研究的。到九十年代還用舊社會的舊科班的規矩對待入室弟子,恐怕是很荒唐了。這樣的師徒還能夠將演出藝術創新發展嗎。

 郭德綱要到紐約來,這裡是吃咖啡的地方,不知道能夠服這一方水土嗎。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3 16: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