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你吃過美味的大口鯰魚嗎

作者:bobzhou  於 2016-9-11 00: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關鍵詞:成都市, 文章, 美食, 美味, 便宜

看到一篇文章,寫的內容實在驚人,是真實的,還是胡扯,我吃不準了。
大家看看,評論評論。
文章如下;
商場如戰場,飯店不跟風害人就關張,你何去何從?比如某一段,牛雜火鍋突然火透半邊城, 油膩膩的桌子從店內延伸到店外,這當中肯定埋伏蹊蹺;接著土雞館又火,風頭蓋過牛雜;再接著,魚館子遍地開花,整得其它餐館如墳地,冷秋秋的。咋辦呢?鄧 小平說,發展才是硬道理。蒙騙廣大好吃嘴群眾才是硬道理,你只能跟風,琢磨人家是咋做到「價廉物美」的。關鍵是從哪兒進貨。比如那大口鯰魚,咋那麼便宜? 以前,有人引進郊縣農家樂的「藿香鯽魚」、「球溪鰱魚」,也只在市面小火一把就熄火,原因嘛,還是成本降得不兇。鯽魚、泥鰍、黃蠟丁、花鰱、白鰱、梭 邊魚、黔魚、羅非魚,都進成都擺尾過江,銷路不能說火,只能說不錯,因為哪怕喂飼料、喂激素、喂春藥什麼的,哪怕魚的生長期由一年縮短到兩三個月,降價幅 度還是不夠大起大落。味兒好調,價不好調,死魚倒是賤,可美食傳統培養出來的人民拒絕入口。

我是主打中餐的飯店老闆,但去年底的招牌菜也改為魚,酸菜魚、沸騰魚、冷鍋魚,秋風黑臉一鍋,端上桌,大家都不要命地整,舌頭麻了,臉頰在不停地抽,還不停地喊「老闆加魚」。
價格也沒得說。三四個人整一鍋,才一百多塊。
什麼魚便宜,老子明查暗訪,兜幾大圈,才找出那塘子。立即就租一輛小貨車,從高速路到老馬路,再從某個岔口倒拐,又顛簸約10公里,才憑著嗅覺,直取目標。
那個臭啊,超出人類想像。我不是說大口鯰魚本身臭,而是養魚的塘子,簡直能讓人暈過去。
在幾里之外,就惡心想吐;在幾百米之外,就被熏得眼淚嘩啦啦淌個不住。我扯出毛巾,捆實口鼻,像敵占區的沖鋒隊員,抵攏下車。他媽的,原來狗雜種們正在潑糞喂魚!

大口鯰魚就是吃屎的魚。那上千平米的塘子,本來已經是露天茅坑,那種渾水,肥得可以澆菜地了,可四周還站五六 人,此起彼落,潑糞正歡。而塘內的魚兒噼里啪啦,竄得更歡。有一坨穢物,好像是衛生巾,還沒落水,就被搶吃掉。我頓時嚇瓜了,連呼「老闆」。那廂茅屋背 后,應聲冒出一光腳板老漢,口咬葉子煙桿兒,手提一死豬崽,二話不說,就甩將出去。死豬凌空翻兩個滾兒,「嘭」的著水,濺起臭浪,惹得成堆魚兒張開血盆大 口,包抄撕咬不已。

這魚是哪兒的品種不清楚。當地農民養過無數種魚,都因為水質啦,技術啦,魚苗培育啦,飼料配方啦,等等,各類難題,終不成氣 候。唯有這大口鯰魚,憑空鉆出來的賤種,超級厲害,見水就能活,見光就瘋長,除了劇毒,啥都敢吃,啥都消化得了。老闆訴苦說,也是沒辦法,才天天潑糞。買魚飼料么?恐怕傾家蕩產,也喂不飽這些餓癆鬼。在飼料里攪拌各種雜碎,喂豬喂牛喂狗的東西,甚至啃剩下的骨頭,仍然朝不保夕。眾人還去肉雞場搜集雞屎,摻 些糠殼,但幾十斤撒進塘子,眨幾眼就沒了。不容易啊,大夥兒摳破頭皮,才使出潑糞這招,魚嘴巴不能怠慢,哪怕累得手腳抽筋,也和人一樣,每天必須三頓,否 則,它們一急,就自相殘殺,大魚吃小魚。

一道販子來進貨,一斤才一塊五;批發給綜合市場的二道販子,一斤三塊;再零賣給普通人,就漲到五塊以上,和其它魚差價在兩塊左右,還是便宜。我當即進貨八百斤,魚火鍋一斤賣到十二三塊,買主一潮潮湧進來,狂吃,瘋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2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1 15: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