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1.1.4】一個愚蠢麻木懦弱而又虛偽暴虐的群體

作者:尹勝  於 2017-8-26 04: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大崩潰與大動蕩|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總體說來,中國人絕對多數還是奴隸人格,這種人格的養成是因為幾千年來的暴力統治給人們造成的恐懼,以及漢語傳統奴隸文化的深刻影響。而對於國人奴隸人格的養成,首先是被家庭傳統習俗所影響的,然後才是社會環境的影響和被教育的。整個中國社會,通過暴力殺戮和漢語文化的機會主義思想的矇騙,再加上佛教的共同作用下,在兩千多年漫長的強權專制中,才逐步形成了大部分中國人當前的人格現狀。這樣的人格現狀分解開來主要是愚蠢、麻木、懦弱、暴虐、狡詐這五種精神情態。這是非常矛盾的人格,具有多層次和多面性的特徵,並且呈現出混亂無序的結構,並且具有明確的人格分裂特徵。這幾個因素相互交織,互相關聯,同時互相衝突。如果從精神病理入手去分析的話,那麼這可以說中國是一個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族群,而且這種精神疾病的複雜性和嚴重性,遠遠超過現代精神病理學所能解析的範疇,因此,目前也談不上有任何治療的科學方法。

愚蠢首先不是智商問題,本質上是道德問題,因為道德的喪失而變得愚蠢。關鍵中國人談道德,道德到底是什麼呢?絕大多數人根本不知道道德的概念和意義,以及道德產生的邏輯。道德是精神信仰層面的,也就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旨意,遵循真理和正義,去行事做人,這便是有了道德。在漢語文化中的「道」被賦予了真理規律和信仰的精神屬性,天道大致也可以理解為真理或正義,那麼「德」原本的造字是「心器」的意義。意思就說,人的心靈和思想好比就是一個器皿,如果我們的心靈和思想承載了上天和神的的意志這個「道」,那麼這個人就具備了道德,如果這個人在日常生活行為里能夠體現出這種上上天和神的意志,那麼這個人就是有德行的。這就是道德的原本意義和延伸邏輯,然而現實里那些大談道德的人,對道德的概念根本上都是不知道的,更不要說領悟和知曉什麼才是上天和神的意志,什麼才是真理和正義的道。這個裡面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文化從《易經》以後,所謂的至高無上的終極意義和「世界觀」的「天」,最終又被「方法論」的「道」所取代,並且從「天道」又淪為「王道」。無論如何,都沒有事物本源和終極意義的精神信仰產生,從而也沒有真正意義的宗教產生,所以也就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道德,或者是只有虛偽的道德、繼而才造成了中國人一貫愚蠢的人格事實。關於天,這裡只是我將其等同於神和造物主,是為了敘述的需要,但漢語文化的天本質上依然還是個偽命題,缺乏神學的支撐,也沒有指向絕對真理和事物的本源。對於愚蠢只能靠信仰救贖,也就是只能讓愚蠢的人擁有道德,而絕不可能靠教育改變,這是中國目前存在最為深刻和最難以改觀的問題。

麻木的精神情態首先是因為缺乏對真理認知的智慧和對正義遵循的意志,同時長久存在於悲劇之中而導致的精神萎縮。智慧和意志同樣是直接來自於精神信仰的,就是對真理的探索認知和對正義的堅持信念。正是由於中國人缺乏精神信仰,從而喪失了智慧意志,道德虛偽、文化又是為強權服務的,也才導致在現實的殘酷壓迫和奴役中,長久的面對悲劇,而慢慢變得麻木。麻木的絕大多數中國人,基本都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思想,這與西方「一人不自由,則人人不自由」的思想則完全是相反的,背道而馳的。一個社會,一種體制,本身就關係到一個族群里的每一個人,自由雖是個體的,而公平正義則是群體的。如果一個人的自由權利可以被肆意侵犯和剝奪,那麼,一個族群就不會存在公平和正義,最終每個人的自由權利都將會遭到侵犯與剝奪。這就是個體與群體的關係,也是自由和平等的邏輯,同時也是西方社會的人為什麼不麻木和冷漠的真正原因。在「槍打出頭鳥」的恐懼意識下,對正義的絕望,麻木就成了人們自保的行為習慣,並且逐漸成為精神傳統而被繼承,最後成為一種文化傳統並形成人的人格精神。眼不見為凈的自欺方式,對與自己利益無關的事情就漠不關心,裝著看不見,裝著聽不見,裝著不知道,直到有一天真的什麼也看不見、聽不到,和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了。麻木表現出來的最大的特徵就是冷漠,對他人苦難的冷漠,對不公的冷漠,對無利於自身的一切冷漠。最後,甚至到對殘酷的麻木,對罪惡的麻木,無視一切正義是非,徹底的麻木和冷漠,最後僅限於自我原始求生的本能。

奴隸人格表現最為突出的特徵就是懦弱,畏懼強權,在面對比自己強大的現實力量,有害於自己的生命和利益的時候,人們就會放棄真理和正義,放棄自己本應該有的天賦自由權利而屈服於強權勢力。甚至連基本的是非也不會堅持,很大程度上還依附於強權,聽命於強權,淪為強權的工具和填充物。懦弱的本身也是因為精神信仰的缺失而導致失去正義的勇氣,沒有抗爭精神,很容易被一種恐懼所脅迫。在恐懼之下,人們不斷的放棄抗爭意識,最後甚至連思想的權利也一併放棄了,僅剩下服從。中國絕大部分人的人格精神都具有懦弱的特徵的,大部分人雖有不甘,但面對殘酷現實和強大力量威脅的時候,他們通常不會進行極端的暴力反抗行為。

暴虐是懦弱的反面,因為強權和專制意識的壓制,人們得不到正常的愛、理解、尊重、寬容、同情……在違背人自然性的生存壞境中,長久壓抑而形成。由於強權對人生存權利的絕對剝奪,人的求生本能便成了最大的人生追求,如果在自己生命可以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那麼對於弱者,人們便會爆發出極端的暴虐來。以對弱者施暴、虐待、進行殘酷的摧殘和折磨,以此來釋放自己內心的恐懼、壓抑、仇恨、憤怒,並以此來平衡自己扭曲的心態。這是極其危險和可怕,只要強權缺席,那麼暴虐的中國式人格將會造成更大的道德災難,以及更加深遠的社會現實苦難。這其中的原因,首先是精神信仰的缺失所導致沒有認知真理的智慧和遵循正義的意志、文化和道德淪入虛偽,社會依賴強權暴力,人在這種被剝奪一切權利的生存環境中,種種事實都是違背自然和客觀的,從而造成人的仇恨心理的積壓與積累,一旦宣洩、爆發或表現出來,那就是暴虐,並且成為災難的原始動力。因此,中國人基本上人人痛恨強權,但人人都渴望強權,表面上都批判強權,而背地裡卻都在追逐強權。社會現實里也是充滿了互害的惡行,以殘酷為快樂,甚至也有極端毀滅一切的衝動。

狡詐也是中國人人格的主要特徵之一,狡詐和虛偽並沒有本質的區別,只是同一個本質的內在與外在形式的區別。這種虛偽和狡詐的人格同樣是在信仰缺失導致的智慧、意志、道德的喪失下產生的,加上強權脅迫的現實,發於原始求生本能的動機,才形成的人格精神。表現在個體的人身上,就是不誠實、虛偽、說謊、欺騙、圓滑……狡詐的本身也是一種極致的機會主義思想,在信仰、道德的缺失下,沒有對真理正義的認知與堅持,圍繞著自己的原始生存慾望而展開的一系列虛偽的功利行為。

這幾種人格特徵同時存在於中國人的靈魂之中,針對不同的對象和具體不同的環境而相應產生不同的表現,也就是說,中國人可以根據不同的人和事,就可以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分裂表現出五種人格特徵,而且每一種人格特徵的表現最終都指向具體的功利目的。而貫穿和指導這幾種人格的文化則是機會主義思想,這種機會主義思想也被中國人或者是中國傳統文化當作是一種智慧,充滿了強盜邏輯和詭辯的意義。比如「忍一時風平浪靜,讓三分海闊天空」,以精神勝利法,比如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大丈夫能屈能伸」、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難得糊塗」……等等具有濃烈機會主義的文化和思想。這裡面整體上來說就是信仰的缺失,失去了認識真理的智慧和遵循正義的意志,導致真正道德的喪失和文化的虛偽。表現在社會體制上,極為重要的就是沒有產生出西方的世俗的宗教組織在精神指向真理與正義、具有智慧和意志的含義,具有愛、包容、寬容、平等、尊重、理解的文化意義,同時其組織又可以在現實中制約權力。由此,中國社會歷史以來權力都沒有得到有效制約,這也是中國從古至今只有強權意志一元存在的根本原因。

整體上,中國社會是被機會主義思想所主導的,而絕大多數的人格精神又是愚蠢、麻木、懦弱、暴虐、狡詐的,這些可以說是整體性的描述,而中國社會還有一些其他的精神思想現狀,又有哪些群體呢?他們之間有何區別呢?這個問題我將在下面的文章繼續討論【1.1.5】《國人和華人的差別與差異》。

歡迎資助

Paypal me

https://www.paypal.me/SHENG699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量子在 2017-8-26 22:04
遇到羊,就是狼;遇到狼,就是羊。
回復 wallyg 2017-8-27 00:29
同感
回復 Sc2885375 2017-8-27 02:35
中國的統治者殘忍居多,凌遲、腰斬、楊州十日、嘉定三屠、鎮反、反右......講真話成本太高,講假話回報大。
兒時在中國大陸上學,每天政治學習、思想檢討本身都是訓練虛偽、以眾欺寡的暴虐。對著毛像跳忠字舞、「早請示、晚彙報」....荒謬絕倫。目染耳渝,肯講真話的少之又少成了瀕臨絕種動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14: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