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1.1.3】被機會主義思想所主導的中國

作者:尹勝  於 2017-8-25 12: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大崩潰與大動蕩|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一、政府所主導的機會主義

比如「無論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這就是不擇手段,不講過程,只追求功利結果的機會主義思想。那人為什麼要注重過程呢?因為人類生命的本身就是一個過程的,而結果恰恰只是死亡。如果人的生命不注重過程,而只注重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呢?那就是只在乎怎麼死,而不在乎怎麼活。人的生命,活著就是過程,死亡就是結果。生命的本身,對於我們個體來說,活著是一種偶然,而死亡是一種必然。只追求結果,不講究過程,這是本末倒置的,是違背人的生命規律的,也是違背自然規律的,也就是逆天而行的。

還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到底是什麼樣的呢?當然不是馬列所說的社會主義,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實際上這並不明確,非常含糊,因為他們無法說清什麼樣的才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帶有濃厚和狹隘的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其實也是否定馬克思所提出的「社會主義」理論,同時也是區別於其他社會主義國度。哲學本身就是以理性為基礎的,具有普遍普世的科學性質,如果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那麼意味著有中國特色的物理學,中國特色的生物學。無論什麼主義,人的生命幸福將都是永恆的主題,那麼要讓人獲得生命幸福,最基本的就是要讓人擁有自由和平等的權利。「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他們是想說,走現在走的路,就是當朝政府所走的路,這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也是正確的道路。充滿了強盜邏輯和詭辯術,顯得極其荒唐,這就是典型的機會主義特徵。

後來,所以後來才有了「摸著石頭過河」,也是機會主義的範疇。這本是文學語言,如今卻成了政治綱目,不能不說,這是極其感性和盲目的。「摸著石頭過河」,對於個人而言那是你自己可以負責的事,過去了或者淹死了都你自己的事。然而對於一個國度或民族卻是極其危險的。想想一輛巨大的列車,滿載乘客卻不知道開向哪裡,也不知道前面的道路狀況,就轟轟烈烈的開上了路。也許一路也有看到好風光的時候,但撞車翻車是必然的,不撞車不翻車那才是偶然的。這也正如一個瞎子帶著一群人過河,不知深淺和方向,僅靠摸石頭探路,這是多麼可怕和荒唐的思想?!

還有「不走歪路,不走邪路」,但是那走什麼樣的路呢?「不走歪路,不走邪路」,我們可以理解為正路和大路,也可以理解為要走符合人類現代文明的路,那就是搞普選,搞憲政民主,而事實上呢。另外還有什麼「悶聲發大財」之類的東西,不僅是俗不可耐,而且極其愚昧,屬於最為低級的機會主義,基本淪入到動物層面的原始慾望訴求。

這就是中國目前政府所主導的機會主義,擁護這種機會主義的人大約分五類:一類是權利核心,多是紅二代與官二代,他們對二戰後在蘇聯的主導下建立的紅色政權有著天然的血緣親情,他們內心還存留著中國人一貫的宗法血緣專制思想意識,絕沒有現代文明的民主觀念。他們認為江山是他們祖上留給他們他們的私產,理所當然的作威作福,奴役大眾,也絕不願意在自己手上給丟了。雖然沒有將中國帶向自由和平等的民主社會的能力,但他們還是積極的維護這個帶著嚴重殖民色彩和製造了無數災難的政權。第二類是非紅色血脈進入權力階層的,佔有權力階層很大比重,他們完全出於私利的原因積極維護這種體制。他們僅是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目的只在斂財,然後拍拍屁股移民走人,帶上子女家人去「國際分裂勢力」那邊過幸福的下半輩子,沒有任何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責任感。第三類是一般工作人員,普通公務員、知識分子、教師、國企員工等,他們雖然也對現實有諸多疑問和不滿,但是在中國社會裡,他們物質生活相對穩定,福利和養老保障都較優越,所以也算是既得利益者,只是他們沒有能力靠近權利核心,發不了大財,只好退而求其次,求個小安就好。第四類佔有中國人口很大一部分,他們是普通百姓。由於愚民教育以及歷代專制強權的壓迫,還有漢語文化的奴性精神傳承,加上這些年經濟有了些發展,相比毛澤東時代的一窮二白,為了能吃飽穿暖,他們的確是發自內心擁護政府的。但他們不明白,無論是改革開放還是發展經濟,那是政府的本職工作,沒有什麼好感恩的,但是他們絕不具獨立的人格和思想,明白作為一個人應有哪些權利,所以有一點點的好處總是感恩戴德。這也是情緒化的產物,完全沒有理性的表現,根本原因還是在歷史傳統文化對他們思想和人格的塑造。第五類,他們不滿於現狀,或懷有仇恨,或懷有憤怒,但他們根本上又沒有能力去探討問題根源,也拿不出一套系統的思想理論和提出一套相應的解決方案,僅是停留於對錶面現象的批判,因為恐懼缺乏勇氣,同時沒有深刻的智慧,僅把中國的改變寄託西方或他人,甚至寄託於虛無的「歷史必然性」。

二、西方憲政民主的擁躉者,對抗機會主義的機會主義

移植或山寨西方憲政民主,也就是辛亥以來倡導推行西方憲政民主的論調,他們認為只要體制改變了一切萬事大吉,中國從此就會萬歲太平,中國人也會過上和歐美人民一樣的美好幸福生活。然而,中國目前不要說政府和普羅大眾對憲政民主的認識還是極其盲目和感性的,甚至連很多的學者也是懵懂和曲解的,他們根本無視一個政治體制背後所關涉的文化思想和人格精神,以及信仰的力量。嚴格說,這種簡單移植、複製其本質就是山寨的,也是屬於機會主義範疇的。很簡單,看看中國的工業就知道了,中國的工業就是複製、模仿和山寨的,但是有多大的競爭力和創造力?造成的資源浪費和環境污染世人共睹,原因是什麼?說簡單點是有技術沒科學,有工業沒文明。

擁躉簡單複製西方憲政民主的人,大體上是體制外的知識分子和海歸,另一類是對現政不滿的,還有就是權力鬥爭失利的,也有真誠認為這是一條好路、卻極其短視的學者。這些人都沒有看到西方憲政民主的本質,忽略了西方社會現代文明成果的過程,所以非常盲目、簡單的推行那套只有現實結果對比,而無視中國歷史原因與現實客觀的理論。我想這也是六四失敗的真正原因,根本上缺乏文化思想的基礎,沒有精神信仰的支撐。其實,也是盲目和感性的,更是機會主義的。這種簡單的主張,一方面是急於達成中國早日實現憲政民主的期待,一方面是把西方的憲政民主拿來當作與共產黨間接對抗的工具,剩下一方面才是試圖從社會發展客觀性的科學探索。

另一種機會主義就是直接的反黨者,他們固執而堅決的認為,中國社會問題全是共產黨所造成的,而並不是文化思想和精神信仰以及歷史所導致的必然結果。我們不能迴避中國現實社會的矛盾,與黨直接對抗的矛盾大體上可以分為幾類:一類是三年大飢荒與文革罹難受害子女親屬的沉積,這些人因為父輩或祖輩曾經服務或信任於共產黨,因為傷亡或利益受到損害,所以就成為了反黨的暗潮。第二類是參與六四運動相關的一群人,他們由於親屬同學的傷亡、人生利益受損和所謂的正義精神與理想信念受到打壓而產生仇恨,成為反黨的主要力量之一。第三類就是法輪功,因為信仰被壓制而旗幟鮮明的反黨,並正面進行對抗。第四類,各行業在現實利益鬥爭中失利的人,比如被強拆的、背冤案的,在現實生活中受到政府極大傷害的,他們幾乎都是信訪辦的常客,由於長久的壓抑和絕望,直接走向了極端的反黨途徑。反黨者,雖不缺乏正義之士,但總體來說都傾向極端思想,沒有求真的精神和深刻的理論建樹,把反黨作為目的,這也是非常不可取的。無論他們是要求憲政民主別的,他們的目的並不是憲政民主,而是反對共產黨,這裡面有著深刻的仇恨因素。

反對共產黨到底是否是正確的呢?在我看,至少是片面的,殘缺的,作為人不但不應該懷有仇恨去生活,同時也不能把反對某個政黨,或者推翻某個政黨作為人生的終極目標。而是應該把追求自由和平等的權利,尋求公平公正的社會秩序,擁有有尊嚴和安全幸福的人生才是正確的。反對專制和建立民主只能是一種手段,屬於方法論的範疇,如果我們失去了自由和平等的終極目標,那麼,這同樣也是一種機會主義,並且是以一種機會主義去對抗另一種機會主義。

三、等待機會的機會主義者

縱觀網路論壇和自媒體蜂擁的言論文章,中國也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正在陷入一種迷茫與彷徨的心態。你搞不懂他們的立場和態度,他們的立場是隨時變化的,觀念瞬息萬變,極其輕易的相信一切又極其輕易的懷疑一切。他們忽左忽右,一會堅持傳統的、民族的,抵觸「國際勢力」,一會又倡導西方的、現代文明的,反對強權專制。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左是右,是擁護現政專制還是期待憲政,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對自己有利的就馬上擁護,對自己沒利的就極力反對,根本不問對錯是非。我把這樣的人群和思維現象稱之為「等待機會的機會主義者」。

這是一群不求甚解的人,或是信佛的,或是通道的,或是信儒的,或信基督天主,或玄或需,或什麼都不信。這群人喜歡賣弄學識而無一精通,好為人師而又一知半解,表面上似乎什麼都知道點,然而哪方面都不成系統,都不深刻。這樣的人在中國社會比比皆是,他們基本組成了中國社會的中間階層,也是中國機會主義的重災區。這群人絕大多數都是上過學的,有一定的知識儲備,但絕無精神信仰和求真的智慧與意志,欺上瞞下,左右逢源,非蒙即騙。他們的職業也遍布社會各個領域的中間階層,多數為公務員,很大一部分還被稱作知識分子,或者教書,或者在企業擔任中層領導,或者在某個區域和場所有著一定的影響力或者擁有一定的公權力,掌握著一定的公共資源。

這個群體的人,幾乎佔據了中國社會的中間階層,甚至可以左右整個社會的動向。他們基本上歸屬於專制體制組織部分,但又區別於特權階層的統治者,因為他們沒有特權,但他們卻依附於特權階層。同時,他們也區別於完全被奴役的普羅大眾,因為他們不僅僅只是被奴役者,同時也具有著有著奴役他人的身份和事實。這群人由於缺乏精神信仰和求真精神,完全淪入徹底的機會主義,在政治上依附於強權勝者,順風倒,不但依傍強權掠奪公眾,同時又可以騙取公眾信任與特權階層的統治者們相博弈。他們的心中只有現實利益,一切都以個人的利益得失為出發點和歸屬,他們一方面要應付當權者強權政治,同時另一方面又要應付愚蠢無知的大眾。他們對現實處於左搖右擺的狀態,時而滿意,時而不滿意,因為他們並不具備理性思想和應有的精神意志,對生命和人生沒有清醒的認知,所以生命行為也很難保持一個正常平衡的狀態,僅聽憑於原始慾望的需求在社會動蕩之間起伏不定。他們一直都在等待機會,等待著更大的權力和更多的財富來滿足他們深不見底的慾望深淵。無論哪一天,也無論哪是哪一種思想,是否是正義的,只要對他們自身有利,他們就會隨時倒向哪一方。

相比於最大的愚蠢和麻木者群體們來說,這是種等待機會主義的機會主義者群體,事實上佔了中國第二大階層,特權階層相對來說是少數,而真正的堅持正義,追索真理與文明,信仰自由和平等的人,就成了絕對的少數,甚至於可以忽略不計。除了這幾個群體的思想和精神現狀,那麼,中國整個社會絕大多數的民眾處於什麼樣的一個思想和精神現狀呢?我將在下篇文章《一個愚蠢麻木而又懦弱刁蠻的族群》里進行敘述。

歡迎資助

Paypal me

https://www.paypal.me/SHENG699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03: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