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偷渡是我目前最成功的藝術作品

作者:尹勝  於 2017-3-9 02: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論|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前段時間,我同一位搞雕塑的民運人士和一位律師去程凱先生家吃飯,回來同車就聊了幾句,聊到關於中國藝術的問題。我說,中國沒有幾個算得上真正的藝術家的,原因就是他們對美學、哲學、信仰沒有深刻的認識,以及缺乏真正意義上符合文明的文化基礎和歷史傳統。兩位先生都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依然認為我偏激和極端。其中那位律師說,中國十幾億人,難道都不懂藝術?我說人數多並不能說明任何問題,比如足球。他說藝術不能和足球比,足球是體制問題。我就不想繼續說下去了。既然足球可以是體制問題,難道藝術就不可以是體制問題?!再說,中國足球和藝術一樣的確最大的障礙是體制問題,而體制問題只是限制了足球和藝術的發展,並非說這個體制不存在問題了,中國的足球和藝術就可以名列世界的前茅,或者就能領先於世界。事實上,就算中國的體制進入民主,那麼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國的足球和藝術同樣是落後的,只是沒有體制的困擾,我們才能走向正常的發展軌跡,這個背後更深層的邏輯依然是歷史、傳統、文化、思想和精神意志和信仰的缺乏。 


中國人對藝術的理解普遍還處於對物象的識別,一種形式上的判斷,依賴於極為原始的、聲音、語言、色彩的明確所指,才能理解一定程度上內涵意義。然而面對純粹抽象的作品,或者更為深刻具有思想性的作品,他們幾乎都是完全茫然而不知所指,我們還不要說從抽象作品中進入到對美學和哲學的思辨,還別說更進一步的、更深層次的精神意志的領悟和追求。所以,在我看來中國的藝術界只是權錢操控的名利場,根本與藝術無關。那麼,中國的藝術理論也僅限於脫離了現實、人格精神和道德主體,脫離了真理與美的價值,只有空洞概念的堆砌,而對西方藝術理論的理解則又僅限於形式主義的層面。中國的藝術史也和中國歷史一樣,只是充滿了欺騙和荒唐無知的一堆廢紙,僅存只有愚昧和愚蠢的權力和權威在那裡招搖過市,或以神秘東方色彩弄玄賣怪、或以狹隘民族奴隸文化自我標榜、或歌功頌德、等等……完全沒有藝術真正的含義。


 
正是出於對中國整個政治、文化、教育、經濟的系統性絕望,我才立志做一個獨立藝術家,並同時兼修哲學。我做這些並非為了永垂青史和揚名立萬之類的東西,而是為了自己的心靈能夠得到慰藉,能夠清醒的的面對這個原始和可悲的族群。所以,我也從也沒有渴望過能得到中國官方美協的青睞,或者中國藝術界的認可。然而,我寫的那些現世帖、粗話帖、以及很多批判性與審美抽象作品,卻超乎那些所謂權威的想象,得到互聯網上許多網友的應用和共鳴。


 
2016年下半年,由於家庭出現變故,我可以說傾家蕩產,生活壓力之下,我在網上發起「藝術上門」的構想。大概意思就是誰都可以邀請我上門,前提是需要承擔我所有的費用,並給予我相應的報酬,但我可以畫畫、寫字、或者裝置、或者什麼都不做,其實我的條件就是試試我的關注者們是否接受我的自由意志。沒想到的是,我居然很快的得到了七八個邀請,很意外。這個貌似不公平的契約,其實就是一種公平的契約,因為這是在沒有任何權力參與,完全出於自願的雙向選擇。邀請我的朋友接受我的條件,承擔我的一切費用,而且還願意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付出相應報酬,同時接受我什麼作品也可以不做的條件。最後我都留有一些作品,朋友們也欣然接納了我,嚴格說這次「藝術上門」這個​契約本身就是藝術的,就是對我自由意志的接納,這比起作品的意義或許更為深刻。後來蝴蝶藝術論壇還為此對我做了專訪。只可惜,在中共的威脅恐嚇之下,我在完成第五站山東濰坊之後就逃到了美國。還有上海、成都、雲南、北京、西藏的邀請都沒有辦法繼續履行。這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但是這個藝術項目對於我來說是成功的,不因為別的,只因為中國社會目前至少有一小部分人是理解自由的意義的,也是接納自由意志的,這可以說古往今來才有的思想轉變。


 
第二個藝術項目呢,就是我的偷渡,我在被以「危害國家安全」被邊控之後,我就在思考,是否要把偷渡作為一個藝術項目來做,我內心是確定的。在走之前,我和某個朋友說,我要偷渡出境然後到美國去。聽得朋友都搖頭,說不太可能,一是沒錢,二是你還只能偷渡,三是你偷渡到第三國是非法入境,別人怎麼可能讓你合法出境?!除了美國大使館幫你,否則不可能成功。我經過一番研究和計劃,最終就是我在沒有錢,被邊控的情況下,途經五國十二天順利到達美國,併合法入境美國。我把我的這次行為說成我目前最成功的藝術項目,朋友們不理解,認為這是什麼藝術?!我只想說,我的偷渡成功首先表達了我自由意志,以及向人們展示了我追求自由的決心和信念,同時或許也體現我的一點點智慧和意志。與此同時,也是對中共專制的諷刺和嘲弄,甚至是蔑視。他們以為他們的國防固若金湯,跟蹤控制網路是什麼天網恢恢,而我用事實證明,那隻不過是中國的自我吹噓罷了,我一個寫寫畫畫的書生,居然能背負「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輕鬆脫逃到美利堅,這不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嗎?!所以說,偷渡是我目前最值得驕傲的藝術作品,也是最成功的一個藝術項目。
 
我說我兩個藝術項目,我想表達的是,藝術不是中國人理解的寫字畫畫那麼簡單,而是用生命追求的一種精神價值。我的畫作除了裝置是屬於當代藝術範疇的,而抽象繪畫理念其實是歐美二十世紀的,對於當代藝術已經是陳舊的、過去式的、落後的形式,但是儘管這種落後陳舊的藝術形式中國人目前依然不明所以,不被接受。雖然在趙無極先生的盛名之下,中國也有很多畫畫的開始搞抽象,那也不過是形式主義的東西罷了,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抽象表現背後的哲學思想恰恰是對自由意志和獨立思想的表達,這是其美學和哲學以及歷史的意義。而中國現在的抽象繪畫基本上連這個哲學意義都是不具備的,更不要說藝術家的人格里具備這樣的精神,以及擁有這樣的哲學思想體系。由此,只能是形式主義的,非常膚淺和表面的東西。


文章結束,我非常感謝在我偷渡路途中眾多的朋友們,是你們的接力才有了我這一完美藝術的呈現,才能成功偷渡到美國。雖然一路的你們,我們都是初次相見,但由於價值觀的相同,由於自由的召喚,我們早已經親如兄弟。同時也感謝我到美國這段時間,那些收藏我作品的網友,以及給予我無私資助的朋友們,是你們讓我交得起房租,買得起材料,能夠在美國暫時安頓下來,有了一份自由而不恐懼,並且非常踏實和快樂的生活。你們在我心裡就像天使一般,是神所賜予我的福音,所以,我對你們心懷感恩與感激!謝謝你們!


2017年3月7日


作者微信:yinsheng71

Facebook:Sheng Yin/尹勝/15989777021

Twitter:@yinsheng74

E-mail:yinsheng74@gmail.com



文章配圖均為尹勝作品,歡迎諮詢。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3-9 03:36
的確才子一個!
回復 天涯看客 2017-3-9 12:20
太超前了、太清醒了,在天朝是容不下的 堅持努力,成功在望,艾未未就是榜樣!
回復 loneshepherd 2017-3-10 10:19
有大藝術家的范兒!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13: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