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誰在支持共產黨

作者:尹勝  於 2015-7-19 20: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論|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5評論

 

 

我不喜歡一些極端的民主主義者,正如我反感愛國主義者和拜毛的黨棍一樣,因為這兩種思想都是極端的專制思想。在我看來,極端的民主主義,其實是一種專制與另一種專制的對抗。在這兩種思維方式對抗之中,民主其實僅是他們專制思想鬥爭的工具,或說武器,而不是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奮進目標。

 

同時,我也不喜歡老把民主掛在嘴上的人,想想西方的民主進程,人家在這個過程中有曾設定過民主的目標嗎?人家追求的恰恰是自由意志、獨立思想、科學精神、平等公正,並且從未放棄過自己的信仰與宗教。宗教雖然不等同於信仰,然而宗教宣揚的善與愛,包容與平等,這些都是至關重要的,不可或缺的,這也正是中國人所缺失的。由此種種在理性的探索與法治的逐步發展下,才有了所謂的民主社會。民主制度僅僅只是自由意志、獨立思想、科學精神、平等公正這種思想所發展的一個結果。在這個結果之前,過程之中,誰知道將來的社會制度就是民主社會制度呢?!對自由意志、獨立思想、科學精神、平等公正的追求是歷史過程,也是科學意義的根本所在,而民主制度只是結果。可是,嚴重機會主義的中國人,往往只喜歡談結果,要求結果,往往又不講過程,這種情況與信仰喪失,沒有意志與智慧直接相關。

 

很多極端的民主主義者,或者一些缺乏理性思想的人,因為中西對比的巨大差距以及對民主社會的渴求,或對現實的不滿等等因素影響,總是把大躍進、三年自然災害、文革、六四、法輪功、現實社會的總總惡弊統統算到共產黨的頭上去,這是非常簡單、甚至是粗暴而蠻橫的結論,根本上缺乏求真探源的理性思想。

 

比如說文革吧,真的全是毛澤東或共產黨的問題嗎?假設毛澤東在現在美國或英國,他能得逞嗎?誰支持了他?事實上是老百姓支持了他。那麼文革全是共產黨的問題嗎?當然不是,比如劉少奇、林彪可都是黨中央的主要成員,他們死得也很慘。還有大批的領導和黨員在這次浩劫中,境遇悲慘,與老百姓相比並無差別。文革在我看來是中國人性問題的總爆發,沒有信仰,沒有愛,沒有善良,沒有理性思想,等等文化缺失的集中體現,這是全民族的集體共同犯罪,是人與人的互相殘害和殺戮,也是中華民族的劣根性的現世報。這個悲劇雖然與毛澤東有關,與這個黨有關,毛與這個黨的確應該負有主要責任,因為他們是悲劇與慘劇的締造者,而老百姓、中國所有的人恰恰都是這個災難事件的推動者和參與者。德國一個哲學對納粹時期的總結是這樣的:在那個連沉默都是犯罪的年代,這是整個民族的罪惡。中國文革,誠然也是如此。

 

話又說回來,民國抗戰時期,共產黨剛開始有多少人馬?如何起家的?打土豪分田地得到的恰恰是民眾的支持,如果沒有大部分民眾的支持,共產黨也不肯可能取得政權。在中國這個國度處處充斥著機會主義,而機會主義總又是不斷的被民眾所支持與擁戴,這是深層次的信仰和文化問題,更是歷史問題,如果我們不覺醒,那麼我將在這三千年的歷史怪圈中,繼續不斷的輪迴。

 

那麼現在眼前呢?收入最低的、最苦的是哪一群人呢?無疑是農民,也就是農業戶籍的人。他們收入、養老醫療是最差的,總受到不平等政策,糧食價格被政策性強制壓低,所以他們是被盤剝的最多的一群人,而他們恰恰又是最擁護、最支持共產黨的一群人。這些人佔有整個中國人口的絕對多數。這種現實雖然可悲,但確實愚蠢。如果說他們是一群可悲可嘆可氣可笑可憐的一群蠢豬般的奴隸,我想一點也不為過。

 

而共產黨是什麼呢?事實上,就算權力階層他們真的就信馬克思或共產主義嗎?我看也未必,可是不說這一套說什麼?說民主?當然也在說啊,不是嗎,從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歷代領導人誰不說民主,誰不說自由,誰不說科學?!有嗎?沒有。無論是不是黨員,是不是幹部,或者是農民還是其他行業,都沒有。為什麼沒有?因為我們沒有真正的信仰,沒有自由意志,沒有獨立思想,沒有科學精神,沒有愛,沒有善良,沒有平等,沒有公正,沒有理性思想……這些東西別說在現實里,就連思想基礎都是缺乏的,靈魂里都不存在,在學院都幾乎快絕種了,你怎麼能把一切責任全部都推給一個黨,一個人?!這是民族性問題,歷史問題,整體性問題。

 

還有就說現在的黨,那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以及一大批黨員、官員都倒霉了,誰把這些共產黨員和有權有勢的給弄倒的,當然還是共產黨。我看共產黨也不容易,因為那些領導和黨員都是中國人,只要是中國人,就沒有信仰,沒有真理與正義的一個民族,叫啥黨也是沒用的,只能鬥爭,人害人,相互殘害。因為這個民族和國家,沒有愛與善良,也沒有寬容和平等。

 

真正的有識之士,有良知有歷史責任感的人,無論你是不是黨員,無論你是哪一個群體,我想都應該去思考,如何重塑這個民族的信仰,如何以理性思想啟蒙於國人,宣揚善與寬容,傳播愛與自由,倡導平等公正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而不是宣揚仇恨,大搞對抗,妄言自己都沒搞明白的民主。總之,對中國這個破落的民族和國家,我一直是懷極度悲觀態度的,尼采說:「只有面對悲劇,一個民族才會反思醒悟」,我總認為,中國未來將會有比文革和三年自然災害死亡幾千萬的人更大的悲劇到來,或許中國人才會真正的去反思,只有在苦難中方見信仰的力量,只有在更大的災難和悲劇中,國人才會真誠而真實的面對自己的靈魂與思想。而那又是怎麼得悲劇呢?如何的殘酷呢?既然內戰、文革都喚不醒這一群奴性不改的中國人,我想,未來的災難或許將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血雨暴風吧!?但願我的擔憂只是杞人憂天,或者是精神失常。所以,我常常感到非常的無奈,心裡僅有祝福,我只有祝福未來的中國人!雖然祝福沒有用,但我只有祝福,別無其他。

 

2015719星期日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3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5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7-19 21:02
話糙了些!
回復 尹勝 2015-7-19 21:17
fanlaifuqu: 話糙了些!
你說書法?這是藝術作品,有理論的
回復 jinbaicao 2015-7-19 22:24
二戰後的西德、義大利和日本有什麼?照樣沒有公民社會,沒有自由意志、獨立思想、科學精神和平等公正,而且也曾經放棄過自己的信仰與宗教。為什麼它們都能夠民主化轉型?它們都是被戰爭徹底摧毀,被佔領,被西方自由世界強制改造成功的。
蘇東劇變前有什麼?照樣沒有公民社會,沒有自由意志、獨立思想、科學精神和平等公正,而且也曾經放棄過自己的信仰與宗教。為什麼它們都能夠民主化轉型?因為它們經歷過共產主義的極權暴政,有著錐心泣血的苦難經歷,有著追求自由、富足和公正的渴望,又遇到了合適的機緣,就能夠恢復人性和人道的生活,結出民主化的豐碩果實。
如果89年沒有中共和鄧小平的大屠殺,中國也許會追隨蘇東劇變,順利地開啟民主化的道路。特別是這次香港爭取真普選,而不被允許,徹底曝露了中共的真面目。所以解決中國民主的關鍵,在於怎麼解決中共,而不是在於什麼公民社會、自由平等和宗教信仰等。中國錯過了第三波民主化的良機,所以今天必須更加努力地奮鬥。
回復 天涯看客 2015-7-19 22:31
台灣、新加坡、香港都是華人社會,但觀念和大陸全不同,所以歸根到底還是制度問題,不是人種問。
回復 天涯看客 2015-7-19 22:33
從前,山上的寺廟有七個和尚,他們每天分食一大桶粥,可是每天可以分食的粥都不夠。為了兼顧公平,使每個和尚都基本能吃飽,和尚們想用非暴力的方式解決分粥的難題。

   一開始,他們擬定由一個小和尚負責分粥事宜。但大家很快就發現,除了小和尚每天都能吃飽,其他人總是要餓肚子,因為小和尚總是自己先吃飽再給別人分剩下的粥。

   於是,在大家的倡議下又換了一個小和尚,但這次卻變成只有小和尚和主持人碗里的粥是最多最好的,其他人五個人能夠分得的粥就更少了。

   餓得受不了的和尚們提議大家輪流主持分粥,每天輪一個。這樣,一周下來,他們只有一天是飽的,就是自己分粥的那一天,其餘六天都是肚皮打鼓。

   大家對這種狀況不滿意,於是又提議推選一個公認道德高尚的長者出來分粥。開始這位德高望重的人還能基本公平,但不久他就開始為自己和挖空心思討好他的人多分,使整個小團體烏煙瘴氣。

   這種狀態維持了沒多長時間,和尚們就覺得不能夠再持續下去了,他們決定分別組成三人的分粥委員會和四人的監督委員會,這樣公平的問題基本解決了,可是由於監督委員會提出多種議案,分粥委員會又屢屢據理力爭,互相攻擊扯皮下來,等分粥完畢時,粥早就涼了。

   最後,他們總結經驗教訓,想出一個辦法,就是每人輪流值日分粥,但分粥的那個人要等到其他人都挑完后再拿剩下的最後一碗。令人驚奇的是,在這個制度下,7隻碗的粥每次都幾乎是一樣多,就像用科學儀器量過一樣,這是因為每個主持分粥的人都認識到,如果7隻碗里的粥不一樣,他確定無疑將享用分量最少的那碗,這樣從此和尚們都能夠均等地吃上熱粥
回復 jinbaicao 2015-7-19 22:36
曾經和最底層的農民工們多次群聊過,即使他們都是五六十歲的老人,只要有全面、真實和客觀中立的資訊,他們是很容易清醒和轉變的,也很渴望自由平等和公正的生活,並且願意付出代價,來進行民主革命的,更不要說年輕人了。
回復 獃子 2015-7-20 00:49
中國的事情不能完全怨中共,中共是把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延續了而己,所以中國需要的首先是要有民主意識,而不是推翻誰就什麼都解決了,需要改良的是土壤,否則什麼優良種子都種不活或者生長出奇形的東西來。
回復 foxxfam 2015-7-20 01:52
天涯看客: 台灣、新加坡、香港都是華人社會,但觀念和大陸全不同,所以歸根到底還是制度問題,不是人種問。
好制度,壞人變好人;壞的制度,好人變壞人。
回復 十路 2015-7-20 02:18
我也來講兩點,可能會說錯,請隨時批評。

1. 首先要分開個人行為與政治觀點。 比如,你作為藝術家用任何形式表達你的思想和言論由你個人的道德標準決定,對你個人行為有人贊成有人反對,有人批評有人忍讓,一般藝術作品不直接針對到具體的人,所以他人的 tolerance level 比較高,因此有人選擇罵人的方式,有人不選擇,因為個人的道德標準不同。 但是,如果作為哲學家政治家去推廣某一種道德標準時就不同了。 因為那會作為法律的依據,作為教育的理念去規範他人的行為,成為社會倫理的範疇。 這就是個人道德標準 morality 與社會倫理標準 ethics 的區別。人們常常更關注對與錯的衡量標準及以此為標準的社會制度,defend principles, 而對個人行為有一定的包容性,當直接被侵犯時才會反應更激烈。

2. 以同樣的觀點對待民主人士,他們表達的是政治觀點,是對一個社會制度提出的主張。而這些持有民主觀點的個人可能有行為上的武斷專制,不尊重人等等,與藝術家和其它人沒有多大區別,都是普通人。正因為如此,才同樣需要制度的約束,主張民主的人如果得到權力之後沒有制度的約束一樣有可能利用專制制度來施行自己的錯誤政治主張,造成對生命的危害。 造成大規模負面效應,生命的損失,主要原因是對個人權力的約束不夠,制度的公正性不夠。 如果在同意尊重每一個生命的前提下,基本生存權力平等,基本人格尊重平等的前提下,可以進一步探討什麼社會制度能夠達到這個目的,當然這個目的與整個群體的和諧,幸福,繁榮是息息相關的。 從理論的角度來探討是哲學在社會管理上的應用,從實踐結果的角度探討是歷史學,社會學,心理學,科學,數學的應用。
回復 正義感 2015-7-20 06:00
什麼是好制度壞制度?說起民主,很多人會提美國,歐洲,台灣,韓國,但鮮有人提到印度,印尼和菲律賓。這些可是最大的民主制度的國家呀!更不用提阿富汗,伊拉克,埃及,烏克蘭這些新型民主國家。其實大家都明白為什麼不提這些國家。

民主,在不同的國家是不同的結果。把民主當成是一樣的,就等於說所有的人應該穿一樣大小的衣服一樣。
回復 尹勝 2015-7-20 08:02
jinbaicao: 二戰後的西德、義大利和日本有什麼?照樣沒有公民社會,沒有自由意志、獨立思想、科學精神和平等公正,而且也曾經放棄過自己的信仰與宗教。為什麼它們都能夠民主
西德雖然是集權,但是對民主錯誤的理解。義大利可是文藝復興的起始地。台灣和韓國、以及新加坡都因為在美國的幫助下而走向民主。他們都有個共同的特色,就是沒有民族主義,沒有愛國主義。
回復 尹勝 2015-7-20 08:03
foxxfam: 好制度,壞人變好人;壞的制度,好人變壞人。
好制度與壞制度,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建立的。中國的社會制度是別人給的,蘇聯給你的。而自己僅有的就是皇權專制。
回復 尹勝 2015-7-20 08:06
獃子: 中國的事情不能完全怨中共,中共是把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延續了而己,所以中國需要的首先是要有民主意識,而不是推翻誰就什麼都解決了,需要改良的是土壤,否則什麼優
贊成你的認識。
回復 尹勝 2015-7-20 08:10
十路: 我也來講兩點,可能會說錯,請隨時批評。

1. 首先要分開個人行為與政治觀點。 比如,你作為藝術家用任何形式表達你的思想和言論由你個人的道德標準決定,對你個
認同,你說的第一點就是我曾經寫過的《公共話語空間與個人權利》,公共空間是各自表達,而不能針對個體生命的攻擊。第二點,恰恰是當年魯迅說的革命者與反革命,都是拿革命的名義去打擊革命者;後來就是用民主自由去打擊民族自由,比如蔣介石和毛澤東其實都是專制思想,卻偏偏喜歡談民主,這裡面缺乏真誠,都是中國一貫的機會主義。
回復 jinbaicao 2015-7-20 09:10
尹勝: 西德雖然是集權,但是對民主錯誤的理解。義大利可是文藝復興的起始地。台灣和韓國、以及新加坡都因為在美國的幫助下而走向民主。他們都有個共同的特色,就是沒有
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不是一個貶義詞,每個民族和國家都是需要的,只是程度不一樣。民族和國家都是個體人的集合,只有有尊嚴、有財產和有自由的正常人,才能集合成為一個正常的民族和國家。批評中共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必須建立在這樣的視角和目的上。
回復 看得開 2015-7-20 11:52
獃子: 中國的事情不能完全怨中共,中共是把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延續了而己,所以中國需要的首先是要有民主意識,而不是推翻誰就什麼都解決了,需要改良的是土壤,否則什麼優
正解,中國共產黨也不是由外國人組成的。
回復 十路 2015-7-20 12:51
正義感: 什麼是好制度壞制度?說起民主,很多人會提美國,歐洲,台灣,韓國,但鮮有人提到印度,印尼和菲律賓。這些可是最大的民主制度的國家呀!更不用提阿富汗,伊拉克
極端專制與不成熟的民主都不是值得學習的制度,而前者若不是停滯,難以進步就是導致後者。所以要學好的,通過設計減少弊端,通過準備去朝更好的方向過渡,達到更和諧,happy,prosperity 的文明社會。
回復 尹勝 2015-7-20 13:31
jinbaicao: 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不是一個貶義詞,每個民族和國家都是需要的,只是程度不一樣。民族和國家都是個體人的集合,只有有尊嚴、有財產和有自由的正常人,才能集合成
愛國可以,愛國主義就是把愛國上升到一種終極意義,而無視他國人性與人權的極端思想,可以愛國,允許愛國,我也讚美愛國,但我反對愛國主義
回復 尹勝 2015-7-20 13:32
十路: 極端專制與不成熟的民主都不是值得學習的制度,而前者若不是停滯,難以進步就是導致後者。所以要學好的,通過設計減少弊端,通過準備去朝更好的方向過渡,達到更
贊成,十路具備理性思想,邏輯清晰分明。
回復 正義感 2015-7-20 23:53
十路: 極端專制與不成熟的民主都不是值得學習的制度,而前者若不是停滯,難以進步就是導致後者。所以要學好的,通過設計減少弊端,通過準備去朝更好的方向過渡,達到更
很難定義所謂成熟民主或不成熟民主,西方的並不見得是成熟的,印度的並不見得是不成熟的。如果要說成熟,沒有一個可與希臘比較,可現在希臘的情況又如何?有和諧,happy,prosperity嗎?至少59年內不會有。

還是那句話,民主只有合適的或不合適的,民主絕對不是目標,而是手段。就如希臘,再民主,民生解決不了,民主這個目標有什麼用?民生才是現在大多數人想的東西。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7 01: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