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毛岸英49天志願軍生涯真實內幕

作者:風雨人生路  於 2014-6-18 16: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真實內幕, 毛岸英, 志願軍

   毛岸英,毛澤東的長子,1950年11月25日在朝鮮大榆洞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犧牲,安葬在朝鮮志願軍烈士陵園,這恐怕國人定然知曉。然而,毛岸英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的49天軍旅生涯中,諸如毛岸英是否是他第一個報名,請求彭德懷批准他成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兵」、他在志願軍司令部任何職等真實內幕,卻鮮為人知。
 1950年6月28日,毛澤東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8次會議上的講話,嚴斥了美國對朝鮮和我國領土台灣的侵略,並明確指出:「各國人民的事情應該由各國人民來管,而不應由美國來管。」「全中國人民的同情都應站在被侵略方面。」同一天,國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發表聲明,強烈譴責美國政府侵略朝鮮、台灣及干涉亞洲事務的罪行。

       毛澤東講話后,隨即和中央軍委做出了重大戰略決策,調13兵團緊急開赴東北,成立東北邊防軍,加強東北邊防力量。

         9月15日,美國當局不顧中國政府的一再警告,公然派兵在朝鮮的仁川登陸。並不顧一切地向北推進,把戰火燒到了中國的東北邊境。美國空軍在中國邊境領空盤旋。美國的炸彈在中國的邊境爆炸;美國部署在台灣海峽的第7艦隊在中國的領海上耀武揚威;美國官方公開把台灣和朝鮮聯在一起,派兵入侵。麥克阿瑟公然要求蔣介石的軍隊進入戰爭。

       戰火迅速向北燃燒。10月1日,李偽軍越過三八線。10月9日美軍越過三八線,進入朝鮮北部。10月19日侵佔平壤。並狂妄叫囂在感恩節(11月23日)前打到鴨綠江,宣稱「鴨綠江並不是把『中朝』兩國截然分開的不可逾越的障礙。」

       對此,中國政府迅速做出了反應。周總理在國慶節慶祝大會上莊嚴表示:「中國人民熱愛和平,但是為了保衛和平,從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戰爭。中國人民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然而,就在這一天,毛澤東主席,卻在這喜慶的日子裡,收到了一份不合宜的「禮物」——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金日成首相和朴憲永外務相打來的加急電報。

       面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求援信。怎麼辦?是出兵迎戰還是坐城觀戰?

       十月一日晚,毛澤東在中南海頤年堂的會議廳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金日成的來電和我國駐朝鮮大使館發來的急電以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面臨的嚴重局勢,中央常委們討論徹夜,一直到天亮才休會。

       就在這天夜裡,南朝鮮陸軍第3師開始越過「三八線」向朝鮮北部進犯。10月2日清晨,麥克阿瑟又根據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決定下達了「聯合國軍」第2號作戰命令,命令正在「三八線」南側集結待命的「聯合國軍」部隊立即從陸地和海上同時越過「三八線」向北進攻。於是,在「三八線」兩側,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攻防戰鬥。但是,由於朝鮮人民軍因火力、人力大大遜於「聯合國軍」而陷入劣勢,被迫向北撤退,頃刻之間,裝備有大量飛機大炮和坦克的「聯合國軍」猖狂北犯,將侵略戰火迅速燒向中朝邊境。

       中國若出兵,會給剛成立的新中國的人民帶來什麼?千瘡百孔的國民經濟亟待恢復,國內殘匪尚未肅清,新的政權有待鞏固,剛剛誕生的新中國要同號稱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去較量,風險太大,勝負難卜。

       以毛澤東為首的北京最高統帥部面臨著嚴峻的選擇。對於這個問題,曾在中共上層爭論不休,也曾使毛澤東閉門謝客,晝夜思考。
毛澤東瞻前顧後的是,對於這場殘酷的戰爭,由誰去掛帥。

       讓粟裕去,這是毛澤東最初的考慮,但粟裕當時有病在身,正在青島休養。並在托羅瑞卿給毛澤東主席帶來的信中談到了病情。毛澤東回信勸他安心養病。

       讓林彪去,理由是:一則由於美國和其他幫凶國家的軍隊大批進入南朝鮮,飛機、坦克大量增加,形勢越來越嚴重,出兵援朝已不是幾個軍就能解決問題的,可能各個野戰軍將來都要參加援朝作戰;二則考慮林彪對東北比較熟悉,部隊也較熟悉。毛澤東及幾位常委們都這樣考慮過。出人意料的是,林彪卻認為,我們國內戰爭剛剛結束,各方面都未就緒,他強調美國是最大的工業強國,軍隊裝備高度現代化,1個軍就有各種火炮1500門,而我們1個軍只有36門。美軍有強大的空軍和海軍艦艇,而我們海、空軍才剛剛開始組建。我軍入朝作戰既無空軍掩護,又無海軍支援,他認為在敵我裝備極為懸殊的情況下,如若貿然出兵,必然是『引火燒身』。其嚴重後果不堪設想。

       基於讓林彪去的考慮,毛澤東專門找林彪談過話,恰在此時,林彪的「病」越來越「嚴重」了。什麼病呀?答曰:怕光、怕風、怕水、怕聲音、怕……竟到了「見風感冒,見水拉稀」的地步。就為這,他在北戴河的別墅選了好幾處,非要找一個看不到海水、聽不到浪聲,但又有著海邊新鮮空氣的地方不可。他的住室窗戶,要用三層厚窗帘嚴嚴實實地遮住光、擋住風,空氣要進行過濾。外人進邸,必須經過紫外線消毒間方可入內。他出現在人們面前時,總是一副疲倦、瘦弱的病人樣子。

       林彪是去不了了,這時隨著朝鮮戰爭發展變化的實際形勢,使中國派兵援朝的必要性緊迫性越來越突出,可是中國援朝的志願軍的掛帥人選問題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對毛澤東的困擾越來越大。

        此時,毛澤東想到了彭德懷: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毛澤東從他和彭德懷在20多年南征北戰的共同生活中,深知彭德懷是大家公認的一位嚴守黨紀、臨危不懼、敢於在危急時刻挺身而出,橫槍勒馬的帥才。所以當10月2日的中央常委會討論到援朝志願軍的司令員人選時,毛澤東這樣說:「出兵援朝已是萬分火急。既然林彪說他有病不能去,我的意見還是彭老總最合適了。」

       於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做出了一致同意彭德懷出任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的重要決定。

       1950年10月4日上午10時,中共中央辦公廳派出專機飛往西安,將彭德懷接到北京,參加中央政治局會議。

       當彭德懷來到頤年堂時,周恩來總理首先迎出來與彭德懷握手。周恩來解釋說:「彭總,會議下午三點就已經開始了,來不及等你,因為政治局會議定得很倉促,昨天就準備派飛機去接你,可是天氣不好,只好推遲到今天。彭德懷隨周恩來進入會議廳。 毛澤東和政治局委員們見彭德懷趕來參加會議,都站起來和他握手。

       毛澤東也發話了:「老彭,辛苦了,你來得正好!美帝國主義軍隊已越過『三八線』了,現在政治局正在討論我國準備出兵援朝的有關問題,大家正在發表意見,請你也準備談談你的觀點。」

      彭德懷坐定之後,猛然發現會議氣氛很嚴肅,包括和他同舟共濟、在戎馬生涯中度過了幾十年的朱總司令見了他也沒說幾句話,有的同志更是只握手不說話,使他立刻感到這是一次不尋常的政治局會議。由於他來京前,滿腦子裡裝的是如何建設開發大西北的經濟問題,對中央召開這樣的緊急會議,思想上並無準備,所以他只好側耳靜聽。從幾個同志的發言中,他才知道對出兵支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有些不同意見,有的主張不出兵,有的主張暫不出兵,總之,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最好不打這一仗。
       毛澤東聽完與會者的討論后,對我國是否應該出兵援朝問題,在會議上最後說:「你們說的都有理由,但是別人處於國家危急時刻,我們站在旁邊看,不論怎麼說,心裡也難過。」
 因為在昨天下午的政治局會議上,彭德懷是在會議開了兩小時后才趕到會場,還不了解會議進行的全部情況,對這事關國家命運的大事,他也就沒有輕易發言表態。毛澤東還不知道他對出兵援朝是什麼態度,而且常委已決定派彭德懷率軍入朝,因此想親自聽聽他的意見和看看他是什麼態度,所以特派鄧小平接他來中南海個別交換意見。

        當彭德懷來到毛澤東的辦公室,兩人在沙發上坐下后,毛澤東點起一支煙用力吸了一口說:「老彭,據朝鮮來的情報,美軍和南朝鮮軍隊正大批越過『三八線』,因此政治局今天下午還要繼續開會,在昨天的會議上,你沒來得及發言,可你都聽到了,大家擺了很多困難,當然,我們現在確實存在一些困難,有些是嚴重困難,但是怎樣戰勝困難,克服困難,我們還有哪些有利條件?不知道你彭老總是怎麼考慮的。」

       彭德懷喝了一口茶,望了望毛澤東疲睏的眼神,直言坦率地說:「主席,昨天晚上我幾乎沒有睡覺,我把你講的四句話,反覆思考了幾十遍,我體會到這是一個國際主義和愛國主義相結合的問題。如果我們只強調困難的一面,不同美軍正向鴨綠江進犯的危急後果聯繫起來考慮,不僅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難保,就連我國東北邊防也直接受到威脅。出兵有利還是不利?經過反覆考慮后,我擁護主席出兵援朝的英明決策。」

       毛澤東聽著彭德懷的話一邊贊同地頻頻點頭,一邊興奮地說:「嗯,好哇!還是你彭老總有戰略遠見,看來你是百分之百地支持我的意見啰!」

    彭德懷將話題接過來繼續說:我們確有許多困難,大家擺的情況也是事實,但是,敵人也有困難,他們兵力不足,補給線長,美國本上離朝鮮大約5000多海里,我們應全面觀察問題,但如果讓敵人佔領了全部朝鮮半島,這對我國威脅很大。過去日本人進攻中國,就是以朝鮮為跳板,首先進攻我國東三省,然後又以東三省為跳板,大舉向關內進攻的,這段歷史教訓不能忽視。這次我們的作戰對象,雖然是在武器裝備方面占絕對優勢的美國侵略軍,我們既不能輕視敵人,但也不能過低估計自己。

        毛澤東聚精會神地聽完彭德懷敘述的觀點后高興地用手捶了一下沙發大聲說:「你分析得對嘍!看來我們是想到一起了,現在美軍、英軍和南朝鮮軍隊正越過『三八線』向平壤接近,麥克阿瑟已向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發出最後通牒,朝鮮已處於危急時刻,金日成同志要求我國儘快派兵支援朝鮮人民軍作戰,當前出兵援朝已是關鍵時刻,如讓敵人前進到鴨綠江邊,其後果不堪設想啊!」彭德懷同意地說:「主席分析得對,我們現在就是要和敵人搶時間,不能再舉棋不定了。」

       接著,毛澤東又與彭德懷談起了由誰掛帥的問題,並徵求彭德懷的意見。毛澤東緊鎖雙眉,若有所思地說:「前些天我和恩來、少奇、朱老總商量的一致意見是派林彪去,因為他在整個解放戰爭時期是東北地區的領導人,是東北第4野戰軍的司令員,從各方面考慮,派他去率軍援朝,是很合適的。可是,我前些天去徵求他的意見時,他精神有些緊張,強調身體不好。每晚失眠,怕光、怕風、怕聲音,硬是不接受任務。」

       毛澤東吸了一口煙繼續說:「現在很明顯,這場戰火很快就會燒到我國的大門口,情況危急喲!我們必須當機立斷,馬上出兵。既然林彪說他有病不能去,常委幾個同志商量的意見,這副重擔,還是請你彭老總來挑,這是一場比保衛延安更艱苦複雜的戰爭,不知你的身體情況怎樣?你可能思想上還沒有這個準備吧,你考慮有什麼困難?」

        說到這裡,毛澤東兩眼注視著彭德懷。此時,屋裡呈現短暫的沉寂,片刻之後,彭德懷面對毛澤東,兩道濃眉一揚剛毅果斷地說:「主席,我這個人的脾氣你很了解,我服從中央的決定!」
毛岸英在朝鮮戰場犧牲之後,許多著作和資料中介紹,毛岸英是如何自願報名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他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人」,隨著當年中央高層研究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兵朝鮮資料的解密和參與研究和負責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人員的聶榮臻元帥的回憶錄等,對於毛岸英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真實緣由記身份,也許有鮮為人知的新詮釋。

       李慶山《志願軍援朝紀實》記敘:10月18日,彭德懷離京赴朝之前,毛澤東在菊香書屋設宴為彭總餞行,同時再約他談一談具體援朝行動計劃,還要順便為兒子毛岸英要求上前線向彭老總說情。

  這天中午,中南海豐澤園,毛主席穿著駝色毛衣,腳穿布鞋,在庭院落散步。時而止步凝思,時而遠眺。他想起毛岸英昨天夜間來請求參軍上前線的事。可是岸英和思齊是去年結婚,還不到一年。

  毛岸英幼年飽經磨難,8歲就隨母親楊開慧坐過牢,還曾被迫在上海街頭流浪。後來他去蘇聯先後到列寧軍政學校和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畢業后獲坦克兵中尉軍銜,在衛國戰爭中參加了蘇軍的大反攻,千里長驅,穿越東歐,為打敗德國法西斯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在毛岸英回國前夕,斯大林接見了他,為了永遠紀念,送給他一支手槍,作為他參加蘇聯衛國戰爭的最高獎賞。

  回國后,他當過農民,搞過土改。后在北京機器總廠任總支副書記。他悉心鑽研工廠管理和高等數學中的微積分,想在廠里呆它十年,干出一番事業來。朝鮮戰爭爆發,他再也安不下心來,立即向毛澤東、黨中央遞交了要求參加志願軍的申請書。

  毛澤東想,兒子毛岸英申請上朝鮮參戰,是第一個志願報名參加抗美援朝的名副其實的"志願軍"。既然孩子的積極性那麼高,還是成全了他為好。

  正想著,彭德懷已經由毛岸英陪同到了門口,他興奮地迎上前去:"貴客到了,開飯!"

  席間,毛澤東指著岸英對彭德懷說,我這兒子不想在工廠幹了,他想跟你去打仗,早就交上了請戰書,要我批准,我沒有這個權利,你是司令員,你看要不要這個兵?

  彭德懷感到很意外,馬上對岸英說:"不行。去朝鮮有危險,美國飛機到處轟炸,你還是在後方,搞建設也是抗美援朝。"

  毛岸英懇求道:"彭叔叔,讓我去吧。我在蘇聯當過兵,參加過對德國鬼子的作戰,一直攻到了柏林。"

   毛澤東對彭德懷說:"我替岸英向你求個情,你就收下他吧,岸英會講俄語、英語,你到朝鮮,免不了跟蘇聯人、美國人打交道,讓他擔任翻譯工作。同時也讓他作為第一批志願軍戰士,到戰爭中去鍛煉。"

  彭德懷看了看毛澤東,猶豫著說道:「主席,戰場上槍彈無情……」

  毛澤東說:"哪裡的話,誰叫他是毛澤東的兒子!他不去誰還去?到戰場上去鍛煉自己有好處。我看,你就收留了他吧。"

  毛岸英高興地說:"彭叔叔,我本來就是軍人,將來要在您的指揮下,做一個好兵。"

  彭德懷點點頭笑了。

  就這樣,毛岸英榮幸地成為赴朝參戰的名副其實的第一個"志願軍"。

  次日上午7時,一輛又一輛轎車打破了清晨的寧靜,送走一批負有特殊使命的人物:彭德懷、高崗、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和總參作戰部以及幾位蘇聯人。

  不多時,一架里-2型飛機從北京東郊機場起飛,像一隻巨大的鐵鳥,射向藍天,飛赴瀋陽。

   顯然,李慶山在《志願軍援朝紀實》中有許多事實,有悖歷史的真實,顯然是為拔高毛岸英的形象而杜撰。
  1950年10月17日,毛岸英(後排左二站立者)赴朝鮮前在遼寧丹東與部分戰友的合影。由此,還可以證實毛岸英從10月8日同彭德懷飛往瀋陽后,18日並不在北京。

       10月5日下午的政治局會議結束后,毛澤東主席因考慮須馬上和彭德懷、高崗一起研究入朝的作戰方案,遂留下彭、高以及周恩來共進晚餐。

       飯後,毛澤東對彭德懷說:「現在朝鮮情況已十分危急,我們必須馬上出兵,否則將貽誤戰機。你和高崗8日先到瀋陽去召開東北邊防軍高幹會議,迅速傳達中央政治局的決定,督促部隊立即做好入朝準備。同時我把黨中央出兵援朝的決定通知金日成。關於部隊入朝的時間,給你10天做準備,初步預定10月15日。關於部隊更換蘇聯武器裝備和空軍支援問題,周恩來同志即刻去莫斯科與斯大林同志商談,儘快解決。」

       緊張的抗美援朝臨戰準備工作,是在絕對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朝鮮戰場日益嚴峻的局勢,使彭德懷不能在北京久留。
聶榮臻《憶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經過》中還記敘:10月6日晚,我向主席彙報志願軍司令部組成人員,特別說到為了同蘇聯駐朝鮮大使、朝鮮戰爭蘇聯軍事顧問捷連季·福米奇·什特科夫上將取得聯繫,決定讓彭德懷帶一名俄文翻譯。原先確定的是從延安時期就擔任中央領導人翻譯的張伯衡,但由於張伯衡現在是中央軍委外文處處長,加之大批蘇聯顧問到達北京,張伯衡的工作很忙,難以離開。後來,挑選了一位新的年輕翻譯。可是,軍委作戰部部長李濤認為,入朝作戰非常機密,應該挑選一名經過政治考驗和可靠的翻譯。時時間很緊,請主席決定怎麼辦。

       主席聽后,爽快地對我說:「那就讓岸英去吧!」

       由此可見,毛澤東關於讓岸英去擔任俄文翻譯,澄清了毛岸英49天志願軍軍旅生涯中的幾個問題:

        1、毛岸英不是自己首先報名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更不是彭德懷批准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人」。

      中央關於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作戰初期,要求是絕對保密。當時範圍也只是決策層:中央政治局成員和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副主席:朱德、劉少奇、周恩來、彭德懷、程潛、林彪、高崗及賀龍、劉伯承、陳毅、徐向前、葉劍英、聶榮臻、鄧小平等20名委員。

       10月8日,毛澤東以特急電報發布的命令,也強調要絕對保密。

       彭德懷從1950年10月4日從西安到北京參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直到擔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已經入朝指揮作戰了,他的的夫人浦安修都不知道,因為在當時還是絕密。

        劉松林在武立金著《毛岸英在朝鮮戰場》序中敘述:「 岸英在朝鮮大地上度過了他生命中最後的三十四天,我作為他的妻子,當時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裡,……」。這也證實中央要求志願軍先期入朝嚴格保密。

       毛岸英當時是北京機器廠(即北京第一機床廠的前身)黨總支副書記。那嗎就毛岸英這樣一個小小的廠總支副書記,要知道這樣絕密的信息,顯然是級別不夠,也是不可能知道的。

       我想毛澤東不會自己出爾反爾,首先把這樣絕密的信息泄露給自己的兒子毛岸英聽;其他參與決策的高層人物,一是知道保密工作的嚴格規定,二是沒有必要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討好毛岸英。

        因此,毛岸英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是代總長聶榮臻向毛澤東彙報志願軍司令部人員組成,關於俄語翻譯人員變更,毛澤東安排毛岸英去志願軍司令部擔任俄語翻譯。不是毛岸英自己報名,請求彭德懷批准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人」。

        代總參謀長聶榮臻《憶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經過》中記敘:10月 8日上午7時,彭德懷根據毛澤東的命令與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一書記、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高崗,以及彭德懷指揮所的負責人成普、參謀徐畝亢、龔傑、秘書張養吾、翻譯毛岸英一行乘專機直飛瀋陽,這次航行是絕對保密的,連每個人的親屬包括彭德懷的夫人浦安修均不知他們將前赴何地。

       上午10時左右,飛機冒雨安全降落在瀋陽機場。東北局派人將彭德懷等接到和平街1號交際處休息。

        聶帥《憶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經過》和張樹德《彭德懷率領志願軍抗美援朝入朝前的情況》及《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1000個為什麼(下)》《毛澤東為什麼要把毛岸英送到朝鮮戰場》,闡述的史實包括時間人員基本一致,值得可信。
2、真正「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人」,應該是一個集體:以粟裕為司令員兼政委的東北邊防軍。

         1950年6月 28日,毛澤東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8次會議上的講話,嚴斥了美國對朝鮮和我國領土台灣的侵略,並明確指出:「各國人民的事情應該由各國人民來管,而不應由美國來管。」「全中國人民的同情都應站在被侵略方面。」同一天,國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發表聲明,強烈譴責美國政府侵略朝鮮、台灣及干涉亞洲事務的罪行。

       毛澤東講話后,隨即和中央軍委做出了重大戰略決策,調四野13兵團緊急開赴東北,成立東北邊防軍,加強東北邊防力量。

        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命令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協同朝鮮同志向侵略者作戰並爭取光榮的勝利。10月19日,他們是第一批踏入朝鮮作戰的志願軍部隊,應該是「志願軍第一人」。

        3、毛岸英職務是志願軍司令部俄語翻譯,是否能準確把握對現代戰爭中的軍事術語翻譯。

       10月19日,以東北邊防軍改編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四個軍,率先跨過鴨綠江參戰。傍晚,彭總急於與金日成首相會見以了解戰況,就帶著楊鳳安和兩名警衛員乘一輛吉普隨先頭部隊進入朝鮮。

       毛岸英和彭總辦公室的其他成員則在10月23日隨十三兵團司令部一起入朝。

       代總參謀長聶榮臻《憶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經過》中記敘:10月 8日上午7時,彭德懷根據毛澤東的命令與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一書記、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高崗,以及彭德懷指揮所的負責人成普、參謀徐畝亢、龔傑、秘書張養吾、翻譯毛岸英一行乘飛機直飛瀋陽,這次航行是絕對保密的。
  原中國人民志願軍組織部部長任榮將軍後來還回憶,出發前,上級對他說:有位俄文翻譯搭乘你的車。一上車,任榮就覺得這位俄文翻譯有點面熟,但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兩人一問一答交談了好久,翻譯告訴他,自己新婚不久,父親支持他來朝鮮。任榮說當時只是對這位知書達理的俄文翻譯頗有好感,同時又覺得他父親思想很進步,至於他父親是誰,任榮將軍既沒問,也沒想到要問。直到後來,他才知道毛岸英的身份。毛岸英到了朝鮮大榆洞志願軍司令部,主要負責蘇聯駐朝鮮大使、朝鮮戰爭蘇聯軍事顧問捷連季·福米奇·什特科夫與彭德懷交流中的翻譯。

       捷連季·福米奇·什特科夫上將,選擇了金日成成為朝鮮的領袖,1948年任蘇聯駐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大使。朝鮮戰爭爆發的時候就是他坐鎮在北朝鮮,是蘇聯資深軍隊政治工作者和軍事家。1936年,14歲的毛岸英和弟弟毛岸青在蘇聯生活了近十年,應該說他的俄語能夠交流,但是,毛岸英是不是能當翻譯,特別是負責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與蘇聯駐朝鮮大使、朝鮮戰爭蘇聯軍事顧問捷連季·福米奇·什特科夫上將的翻譯,是關係到幾十萬部隊和美國等現代化戰爭的許多軍事術語,是不是能準確翻譯,這就不得而知。

       4、毛岸英更是毛澤東的長子與毛澤東在志願軍的聯絡員。

       10月24日,彭總與十三兵團會合后,成立了志願軍總部,彭總的臨時辦公室就成了志願軍司令部首長辦公室。毛岸英的一切背景只有彭總、鄧華、洪學智和彭總辦公室的人知道。按彭總指示,毛岸英只在彭總辦公室附近活動。他既沒配槍,也沒有查哨任務。但是,毛岸英在志願軍司令部對於履行自己擔任彭德懷與捷連季翻譯的記載,幾乎沒有。可毛岸英對於志願軍軍事決策會議,卻永不挪窩。1950年11月19日上午,朝鮮北部大榆洞中國志願軍總部,志願軍的黨委常委們,正在舉行一次極其重要的作戰會議。然而,就在這次極其重要的軍事會議上,既不是志願軍黨委常委,也不是特邀列席參謀,而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卻與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正面叫板。

       有的說毛岸英是參謀,這不是事實,毛澤東向聶榮臻推薦,也是做俄語翻譯。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給彭德懷配的作戰參謀,都是身經百戰的老紅軍,老八路,有深厚的軍事素養和軍事實戰經驗,他們參加過國內的抗日戰爭和同國民黨作戰。他們都是從班排一級一級晉陞上來的,那嗎毛岸英當參謀,是什麼級的參謀,夠做志願軍司令部的參謀嗎?要說,他既不是黨委常委,也不是軍事參謀。志願軍給黨中央和毛澤東的電報,那是要通過黨委常委討論,彭德懷簽發,才能用電報發送。但毛岸英可以直接給毛澤東發寫報告。那嗎由此想象,毛岸英是到底是什麼身份去朝鮮的?應該說,毛岸英既不是以翻譯身份,更不是以司令部參謀的身份,而毛岸英實則是毛澤東派往志願軍司令部的單線聯絡員。 (參考資料:代總參謀長聶榮臻《憶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經過》、《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1000個為什麼(下)》《毛澤東為什麼要把毛岸英送到朝鮮戰場》、劉松林為《〈毛岸英在朝鮮戰場〉序》、張樹德《彭德懷率領志願軍抗美援朝入朝前的情況》、李慶山《志願軍援朝紀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arznith 2014-6-19 10:46
毛岸英在延安起就太招搖,劉少奇,彭德懷,陳雲,聶榮臻等早就選擇了毛遠新,派毛岸英去朝鮮---毛送了岸英本水滸:勸毛岸英要藉此機會當宋江,別再當"天王"了,毛澤東其內心不可謂不"糾結".

按毛岸英在朝鮮的作為---兩個字:找死!
回復 arznith 2014-6-19 10:53
當然,這歷史深挖下去,要涉及毛澤東在延安時期,每年都有一二個月在上海,這要涉及紅孩兒和毛遠新其實也是毛澤東和江青親生子的問題,也要涉及江青和賀子珍(楊開慧)的關係問題,還要涉及毛澤東對斯大林嚴重不滿波及毛岸英的問題.
回復 chihk 2015-7-11 21:48
深挖歷史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0 07: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