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往事雜憶:讀毛主席的書2⃣️毛主席的五篇哲學著作

作者:lancasor  於 2018-6-10 22: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茶餘閑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關鍵詞:毛澤東, 文革, 哲學

毛主席的五篇哲學著作

1970年秋季,我剛進入初中,那個時候黨的「九大」已經開過,「整黨建黨」重建黨組織的工作也已經結束,各項日常事務也開始走上正軌,我們的物理、化學課本也正了名,不再叫「工業基礎知識」和「農業基礎知識」,學校教學活動除了還有每周例行的「學工」、「學農」也就是勞動課之外,都恢復了正常,按照「五一六通知」「鬥批改」的步驟,原先規劃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應該算是結束了。
不過開學不久,學校的早讀和課前開課儀式發生了變化,一是不再揮舞紅寶書「祝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萬壽無疆;祝林副主席身體健康!永遠健康!永遠健康!」,二是上午第一節課「天天讀」唱歌不再唱《東方紅》和《大海航行靠舵手》,改唱《國際歌》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我現在還能全曲唱完《國際歌》,就是得益於那時「早請示」的天天唱。三是「早請示」時間讀毛主席著作的篇目,由「老三篇」或者毛主席語錄改成了《毛主席的五篇哲學著作》,這裡用書名號,是因為它和「老三篇」不一樣,人民出版社直接用「毛主席的五篇哲學著作」為書名出版了單行本。
《毛主席的五篇哲學著作》收錄了《實踐論》、《矛盾論》、《關於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在中國共產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裡來的?》等5篇專著和文章。我當時就讀煤礦子弟校,由於煤礦是省屬單位,師資水平在縣裡是很強大的,但是大多數老師仍然說不清楚哲學是什麼玩意,因為那時根本沒有培養政治科班教師。為什麼毛主席會突然要求「大老粗也要學哲學」,根本是一頭霧水,大約一年後才知道,原來毛主席他老人家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在廬山會議上鬧掰了,毛主席痛感黨的幹部不學理論,人家一講「天才」,一抖馬恩列斯書袋子,就被嚇住了,所以他要我們「學點理論」,免得被人家牽著鼻子跑。
說實話哲學對煤礦工人來講太深、太玄乎,不光工人不懂,幹部也不懂,軍宣隊更不懂。好在上面的字都認識,於是「讀原著」真的成了「讀」原著。我是屬於認字認得比較多的學生,早讀課、學習課就經常被老師指定大聲「讀」原著。
雖然是囫圇吞棗,但是當時還是有了一定的理解能力,所以我比較多地選讀《實踐論》和《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裡來的》兩篇文章,一是篇幅比較短,二是也容易理解。但是由於是照本宣科,典型的和尚念經有口無心,用功已經沒有「老三篇」那麼深,所以現在已經只能背出一些比較經典的段落,不能全文背誦了。20多年後「三講」,《實踐論》再次入選「必讀篇目」,拿在手裡已經覺得有些生疏。
讀《毛主席的五篇哲學著作》的時候,政治形勢已經不是那麼嚴酷,生活氣氛也比較活躍了,但是當時軍宣隊還在,為讀《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裡來的》,學校還鬧了一次小規模的學潮。當時駐學校的軍宣隊長是個排長,很跋扈,和學校造反派關係不好,這個人口才不好,一句話要分成幾段講,中間「啊啊」的語助特別多,一句話中間會有好幾個「啊」。一天早操時間他按例訓話,講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裡來的,他說,人的正確思想,啊,是從哪裡來的?啊,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啊,不是,是人的頭腦里固有的?啊,他還沒來得及說「也不是」,就被旁邊的革命領導小組負責人打斷了,說隊長你說什麼?你這不是反對毛主席嘛!軍宣隊長嚇壞了,更加語無倫次,學生們在下面眾聲喧嘩,校革命領導小組負責人趁機宣布散會,然後結結實實向礦革委會告了校軍宣隊長一狀,那個時候造反是理直氣壯的,何況軍宣隊長確實有理說不清,礦革委會只好和礦軍宣隊商量,調走了校軍宣隊長,當時軍宣隊已經基本處於半癱瘓狀態,也就沒有再派軍宣隊長到學校來。
說起《毛主席的五篇哲學著作》,就順便說下接下來的「讀點馬列」運動。那時林彪事件已經發生,也已經組織傳達到除「階級敵人」以外的所有人,只是沒在報刊上公布。毛澤東是很善於利用「大批判」的,所以先就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批陳批孔」運動,林彪事件公開后,相應轉為「批林批孔」,「學點理論」就是批陳批孔運動的一個伴生節目。當時指定要讀的「馬列原著」包括《共產黨宣言》、《反杜林論》、《法蘭西內戰》、《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國家與革命》5部,多半都和反「政變經」、反「天才論」和不設國家主席有關,現在想起來毛澤東對理論也夠實用主義的,不過那時哪懂。指定的馬列原著中,《共產黨宣言》文風犀利,觀點新奇,當時就把我迷住了,反覆誦讀,大段文字都能背誦。不過其中敏感詞太多,所以學校發給我們的是剪輯后的潔本,其中比如「為了拉攏人民,貴族們把無產者的乞食袋當作旗幟來揮舞。但是,每當人民跟著他們走的時候,就會發現他們的臀部帶有舊的封建紋章,於是哈哈大笑,一鬨而散。」這種極具批判力的文字,還是我在老師那裡找到人民出版社的單行本才讀到的。《共產黨宣言》的文風對我影響太深,讓我膜拜不已,所以每次去布魯塞爾,我都要去大廣場那棟大門上方塑著一隻天鵝的飯店店門口佇立良久,以示尊崇,要是有錢的話,就會去喝一杯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11: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