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錢:現在可以說了 --- 我的77級入學前的故事

作者:LaoQian  於 2017-11-29 18: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人生感悟|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4評論

今年是中國文革后恢復高考,77級的四十周年,為此,亞特蘭大的77級聚集起來,將於12月10日舉行一個紀念聚會。主持人,輝煌,徵集大家文字回憶。看到老郭已經寫了他的經歷,放在168上了。黃城根來電話催促,我趕在最後一天交稿。於是就有了這一篇。

現在可以說了

---我的77級入學前的故事

老錢
11/20/2017


在那個時代,我們都對毛老頭子崇拜過,也跟著他狂熱過。但是,本人由於出生於知識分子家庭,對於「知識就是力量」的信仰,卻是確確實實的堅定不移的。很簡單,社會發展怎麼能夠不要科學技術呢?對「讀書無用論」,我從來絕不會相信的。但是,是「偉大領袖」說的,不得不從積極的方面去牽強附會地解釋,理解。但是,骨子裡,還是堅信「知識就是力量」。況且,這還是列寧說過的(不過,現在知道這是一個更大的魔頭)。

所以,我在插隊的五年和當工人的五年裡,都是一直在看書學習的。在農村的條件更加艱苦一些,主要看的學習的,都是社會科學類的,以及農業方面的。當時為了幹革命,為了改天換地嘛。我是在蘇北淮陰地區的泗洪縣插隊的。

因為毛老頭子在大批資產階級教育后,不久又說:「大學還是要辦的,我這裡主要說的是理工科大學還要辦,但學制要縮短,教育要革命,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要從有實踐經驗的工人農民中間選拔學生,到學校學幾年以後,又回到生產實踐中去」。這段話後來被稱為「七二一指示」。

反正,偉大領袖說的,正說是偉大思想,反說還是偉大思想。說句話是偉大思想,放個屁也是偉大思想。橫豎他有理。不過,倒是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念:「知識就是力量」,文化是必需的。

1972年,開始招工農兵大學生了。原來毫無希望的大學,又有希望了。高等學校在停止招生6年後,恢復部分學校的招生,第一年,在張鐵生事件之前,還是要考試的。因為我是66屆高中畢業,所以不是很吃力,就去參加考試了。那時革命理想還沒有完全熄滅,所以,對能不能上學,真是「一顆紅心,兩種準備」。更重要的是,我喜歡的人還在那裡。

但是,我的父母,可是全力以赴了!那個年代的事,誰都不可預料,過了這村,就沒了這店了。

真巧的是,當時淮陰地區招生,歸南京藥學院分擔(見我的《老錢:紀念我的母親 - 陸明盛》)。藥學院的團委書記,也是我媽媽的晚生。得知這麼好的事,一通氣,他立刻拍胸脯,去主管泗洪縣招生,放一個藥學院的名額到我所在的公社裡(那個年代,考生是毫無選擇的)。只要我的名字到了他的手上,非取我不可!但是,我有沒有那個運氣,能不能層層過關,到達他的手上,就是他無法控制的了。強龍難壓地頭蛇嘛。

我的父親,也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加之他一直是當系主任,行政能力和交際能力超強。那不是一般的強,而是「相~~~當地」強。很容易就通過他們學院的新四軍老幹部的關係網,把關係打通到了泗洪縣,再打通到了我所在的公社的書記。那是一個詭異的年代,滑稽的社會,雖然毛老頭子開足了馬力,幾十年來,力圖把「臭老九」批透批臭,可是,一見到是個教授,上上下下都仍然是油然起敬的。再加上關係網和「潤滑油」,只要放下架子,幾乎是攻無不克的。可是,中國的教授,如此「同流合污」地,熟練地玩起獨裁專制下的腐敗的一套,也讓我感到羞愧難當,有時真讓我無地自容。

我的考試,也肯定不成問題,我的縣裡的「保護傘」,已經知道了我的成績非常之好。所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了。

但是,我的父親還是非常之高度警覺,不能出任何差錯。戰略上高瞻遠矚,戰術上穩紮穩打。我們家和一個廳長是鄰居,而且,他的續弦夫人是我媽媽的學生。他一聽說,立刻行動。一通電話,就一切敲定了。淮陰地區軍分區的司令是他的老朋友了,司令的太太,從新四軍年代起,就一直是這位廳長的系統下屬。而該夫人當時主管淮陰地區的文教衛生。工農兵學員的招生工作,正是她的管轄權力之中。

從上到下都打通了,穩打穩紮地,我應該是南京藥學院的工農兵大學生了,應該是煮熟的鴨子,盤中餐了。那一年,也真是天時地利人和,無一不是為我定製的。

「形勢大好!」,「不是小好,也不是中好,而是大好。而且是越來越好。」


可是!

可是,煮熟的鴨子,飛了!

最後,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學的弟弟,也在同一個公社插隊,他被錄取了。。。本來應該是我的名額,是為我量身定製的。狸貓換太子,結果為他人作了嫁衣裳。

這個同學的父親是更大的官。後來,我知道了,戰爭年代,淮陰地區軍分區的司令是他的警衛員。現在想來,這個司令當時也真夠糾結的,太為難他了。到底要幫誰的忙?這個後門,特權為誰開?

這段往事,四十五年了。一直埋在我心裡,無需說,也沒有機會說。現在可以說了。借著亞特蘭大紀念77級四十周年的聚會盛事徵文,寫了出來。

其實,我的心情一直都很平靜,沒有什麼怨言,沒有什麼氣憤。都是很好的同班同學,從初中起,就知根知底,一起插隊,進「干打壘」式的泥屋一家門,生活在同一個茅草麥秸屋頂下,朝夕相處,情同手足。。。那個朝代,那個社會,就是完全是拼後門。那是一個拼爹的社會,官大一級壓死人。現在仍然如此。既然規則是拼爹,那就是爹們去拼的事。如果我爹壓過了人家的爹,一樣也是黑暗的勝利。所以,一直就是,心照不宣了。

後來,「白卷英雄」張鐵生橫空出世之後,「工農兵學員」無須進行入學考試了,而由群眾推薦、領導批准。。。我上大學的夢,又像流星一樣,在夜空一劃而過,消失了。將來是什麼,無人知道。但是,我的自學從來沒有停止過。我相信,知識是有用的。

再後來,是回到城市裡,進了工廠了,條件就完全改觀了,農村的條件太艱苦了。起碼,下了班,晚上全部是自己的了。我就開始學英語。當時用的就是許國璋的教科書,個把月就能把一本學完了。當時,根本不知道將來是怎麼樣的。壓根也沒有想到,還會有機會走出國門。但是,知識是有用的,這樣的理念是根深蒂固的。所以,學英語,完全是為了閱讀,只是記語法背單詞。完全不管發音,瞎讀瞎發(遺患深重,后話了)。很快就有了初步的英語,家裡有成書架的,父母親從美國帶回來的書籍。我就開始學習英文版的力學和數學,很快就把微積分學了一遍,一本機械學也大致學完了。

我的父親,是典型的,頑固的資產階級學術權威,「人還在,心不死」,一心一意要讓我完成大學教育。真叫是,資產階級「死不瞑目」。正好,毛老頭子的「七二一指示」又颳起大風來了。上海機床廠創辦七二一工人大學。。。此後,七二一工人大學的範例逐漸向上海乃至全國推廣。。。我的父親,趁此潮流,主動要求為我所工作的,南京市汽車運輸系統,落實「七二一指示」,辦一個七二一大學。他組織了所有的任課教師,都是他的年輕助教講師的。對公司來說,天上掉餡餅了。那時的大學教師也是無業可務,囊中也艱澀。很多很多小青工們也渴望有機會學習。這樣子,方方面面都興高采烈地,有模有樣,也可以算是辦了一個半正規的大學。這個「大學」,就是為我而來的。

所以,實際上,在77級入學之前,我已經大致學完了一個機械系的大學課程。在工廠里,帶領著一個青工小組搞技術革新。在剛剛完成了一項簡單的自動工序流水線設備時,聽到了鄧小平力主,立刻恢復77級大學招生消息。我要求報考,公司上上下下都大力支持。

依靠著知識分子的家庭條件,和66屆高中畢業的基礎,對我來說,進入了77級的行列,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如果當時我的後門要強過我的同學的話,那麼我就與77級無緣了。不過,無所謂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兮?塞翁得馬焉知非禍焉?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11-29 18:48
66屆高中畢業的77屆,底子紮實!
回復 農家苦 2017-11-29 22:27
錢大哥不容易啊。
回復 LaoQian 2017-11-29 22:45
fanlaifuqu: 66屆高中畢業的77屆,底子紮實!
還是年輕的,後來居上。
回復 LaoQian 2017-11-29 22:46
農家苦: 錢大哥不容易啊。
是的,大家都不容易。相對來說,我還是幸運的。
回復 夕明 2017-11-30 01:00
那個人現在怎麼樣了?
回復 9771 2017-11-30 01:30
都經歷了那個「偉大的時代」,你提到干打壘,令我回憶起當年那間黃泥撹合干稻草成牆的宿舍所散發出的原野味道。
回復 LaoQian 2017-11-30 03:10
夕明: 那個人現在怎麼樣了?
誰是」那個人「?我的同學,還是同學的弟弟?都是正常人啊,都退休了。
回復 LaoQian 2017-11-30 03:12
9771: 都經歷了那個「偉大的時代」,你提到干打壘,令我回憶起當年那間黃泥撹合干稻草成牆的宿舍所散發出的原野味道。
是的。歷史是酸甜苦辣五味雜陳的。
回復 夕明 2017-11-30 05:01
LaoQian: 誰是」那個人「?我的同學,還是同學的弟弟?都是正常人啊,都退休了。
頂替你的那個人啊,他後來過的好嗎?
回復 xqw63 2017-11-30 05:19
那個年代,批林批孔批走後門,說的就是這種現象,但現在走後門就更邪火了,直接讓子女當官了
回復 LaoQian 2017-11-30 05:45
夕明: 頂替你的那個人啊,他後來過的好嗎?
出來這麼多年了,不知道。
回復 LaoQian 2017-11-30 05:46
xqw63: 那個年代,批林批孔批走後門,說的就是這種現象,但現在走後門就更邪火了,直接讓子女當官了
是的。越來越腐敗。
回復 Lawler 2017-12-1 01:29
自相矛盾社會、自相矛盾的人。一方面在學校育人,一方面為家人牟著私利。非正常社會秩序使其然 這包括那時的我、我的家庭。只是我父親不那麼活絡而已。。。
回復 亦云 2017-12-1 02:19
Lawler: 自相矛盾社會、自相矛盾的人。一方面在學校育人,一方面為家人牟著私利。非正常社會秩序使其然 這包括那時的我、我的家庭。只是我父親不那麼活絡而已。。
本文是推翻老毛時代沒有腐敗的一個直接證據。實際上老毛時代的腐敗更甚,只不過傳媒不發達,藏在暗處而已。幾乎所有從農村招工的合同工臨時工都是村幹部的子女或親戚。
回復 LaoQian 2017-12-1 03:24
Lawler: 自相矛盾社會、自相矛盾的人。一方面在學校育人,一方面為家人牟著私利。非正常社會秩序使其然 這包括那時的我、我的家庭。只是我父親不那麼活絡而已。。
謝謝理解。
回復 LaoQian 2017-12-1 03:26
亦云: 本文是推翻老毛時代沒有腐敗的一個直接證據。實際上老毛時代的腐敗更甚,只不過傳媒不發達,藏在暗處而已。幾乎所有從農村招工的合同工臨時工都是村幹部的子女或
是的,非常腐敗,越來越腐敗,制度使然,就是體制的問題。
回復 亦云 2017-12-2 02:01
LaoQian: 是的,非常腐敗,越來越腐敗,制度使然,就是體制的問題。
完全同意,今日的所謂腐敗根再49年起就扎了,並非有些人膚淺的把帳算在鄧江湖頭上,再過數十年,習如今提拔的一樣一樣的。
回復 Lawler 2017-12-4 23:30
亦云: 本文是推翻老毛時代沒有腐敗的一個直接證據。實際上老毛時代的腐敗更甚,只不過傳媒不發達,藏在暗處而已。幾乎所有從農村招工的合同工臨時工都是村幹部的子女或
沒錯。中學同學中有幾個軍人子弟,非常清高。對其他同學,誰也不理。接近后,才知道他們有清高的本錢。家裡有警衛員、司機、清潔工、專門餐廳;畢業后工作不愁。別人並不知道。。。
回復 亦云 2017-12-5 01:53
Lawler: 沒錯。中學同學中有幾個軍人子弟,非常清高。對其他同學,誰也不理。接近后,才知道他們有清高的本錢。家裡有警衛員、司機、清潔工、專門餐廳;畢業后工作不愁。
很多部隊高幹的孩子從高一起就入伍手續齊全,高中三年畢業后,若是考不上大學,就才正式進入軍隊,高中三年軍服照另不誤
回復 LaoQian 2017-12-5 20:40
亦云: 完全同意,今日的所謂腐敗根再49年起就扎了,並非有些人膚淺的把帳算在鄧江湖頭上,再過數十年,習如今提拔的一樣一樣的。
其實,毛老頭子,從井岡山時代起,就開始搞腐敗了。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21: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