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母子友情(三)

作者:sanmiwu  於 2021-11-11 09: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luantanqin|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莊稼活已經夠多,除草,栽紅薯,種玉米,給紅薯翻瓤,給芝麻打頂;

家務活也要做,孩子們一日三餐,養豬,養雞,翻山越嶺去挑水。

節衣縮食不夠,還要廣開財源。

彈棉花,又臟又累,是男人乾的粗活。

昏暗的燈光,棉絮滿屋子飛,臉上捂著口罩,站在那裡一刻不停,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濕透了。

有一天,媽媽病倒了。

住院——心臟病。

走兩個小時的山路到鄉里衛生院去看媽媽,我那時是8歲。

晚上留在病房裡陪她,她給我吃親戚,朋友送來的水果罐頭,蛋糕。

一年後,醫生說,

"這病沒法根治,神仙也沒辦法,回家好好養著,運氣好再活兩年吧。"

媽媽擺脫了醫院,卻沒能擺脫那個小小的藥丸。

"地高辛",一個我熟悉而又討厭的名字。

媽媽教我做饅頭,沒有酵母,用剩下的麵糰,叫酵頭;

教我和面,擀麵條,做西紅柿炒雞蛋。

我想她是害怕有一天自己走了沒有人照顧我。

廚房裡的活我最終也沒學出個樣子來,媽媽說,

"也不是一定要做廚師,知道怎麼做就行。"

媽媽後來去了教會,我們老家叫福音堂。

也不是很正規,做禮拜就在弟兄姐妹的家裡。

媽媽有《聖經》,有《讚美詩》,還有一個小小的筆記本。

她在家裡牆上貼畫有十字架的掛歷。

跪在床頭禱告,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後來外婆去了教會,再後來阿姨也去了教會。

教會的人為媽媽禱告,外婆和阿姨也為她禱告。

有天上的父,媽媽不再孤單。

爺爺不反對,他說福音堂教人行善,是人脆弱時候的精神寄託。

奶奶也沒有反對,儘管耶穌和她的觀音菩薩互相看不上眼。

媽媽原本要帶我去,我有些難為情。

我不是不想為她禱告,我只是覺得,我如果去了,同學就會知道,他們會怎麼說我。

媽媽知道我的顧慮,她沒有堅持,我畢竟還是個孩子,信主對於我還是很遙遠的事情。

我接著讀我的書。

12歲離開家,去讀重點中學,吃住在學校。

媽媽給我做饅頭,送我到村口,目送我背著乾糧走遠。

我曾經也頂著光環,帶著榮耀,一路過關斬將。

也曾經沉淪在叛逆的青春期。

自私,自卑,自戀,自虐,自責,自暴自棄,迷惘,這些情緒我全都有。

我的分數關乎著爸爸的情緒,爸爸的情緒關乎著家裡的陰晴。

爸爸總想著替我找找原因,想想辦法,我卻忍受不了他的東拉西扯。

我說沒有原因,我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我也不要留級。

我和爸爸鬧翻了,關係日趨緊張,幾乎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

爸爸花了兩天時間寫信給我,

"看了你的中考成績,很使人寒心,我和你媽幾頓沒能好好吃飯,什麼也不想干,很為你發愁,多年來對你寄予的莫大期望有成為泡影的危險。我們感到臉上無光,沒臉去見你的老師和同學。

……..

你媽媽是靠吃藥維持生命的,還得給你們做衣服,洗衣服,操勞家務,還得時刻惦記著你們的學習,多少人勸我不再供你們讀書,勸你媽媽啥活也不要做,我們沒有聽,你想想這一切都是為了啥。"

洋洋洒洒四頁信紙,還有一封寫給班主任老師的,卻最終都沒有寄出,被媽媽攔下了。

爸爸到底沒能忍住,信沒有寄,他當面狠狠罵了我一頓。

從抽屜里翻出這些信是很多年以後的事情。

我問爸爸是怎麼回事。

他說,

"你媽不讓寄,說是你自尊心強,會自己醒悟的,說話太重了不好。"

我的眼淚下來了。

在我讓家人蒙羞的時候,媽媽一直努力在保全我的顏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7 20: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