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人生之路的選擇,是被動的好?還是由著天性的好?/ 瑞士風,賽巴赫參觀布赫曼畫展有感

作者:粒子在  於 2018-7-25 03: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人生之路的選擇,是被動的好?還是由著天性的好?瑞士風,賽巴赫參觀布赫曼畫展有感

 

不久前去賽巴赫參觀布赫曼先生的畫展,布赫曼今年八十八歲了,顯得老態龍鍾,比他本人的歲數更顯得蒼老些。這個畫展是他的女兒特意為他舉辦的,算是一個告別式吧,我這樣想。老布赫曼說,他現在準備正式退休了,累了,畫不動了。也是的,操勞一生,該是歇歇的時候了,雖然很多瑞士人不願意說老,但是人和人還是又不一樣的,老布赫曼就承認他老了,畫不動了,他不忌諱老這個字。布赫曼夫人看上去身體還不錯,精神要好得多。老太太給我們充當解說員,很是風趣幽默。也幸好,領我同來的李紫是布赫曼的老朋友,雖然平常不甚走動,但是他們有幾十年的交情,是老朋友,時常打個電話,噓寒問暖的,情況還是互通的,所以,我也就借光,了解到了布赫曼先生的許多情況。畫展當然成功,參觀的人不少,雖然在一個小地方,也還是有不小的影響力和放射力,值得喝彩。瑞士就是這樣的,展覽很多,畫展更多,大大小小的,每年都會有好幾次參觀畫展的機會。參觀的多了,視覺有些疲勞吧,儘管是世界有名的大畫家的畫展,我看了也沒多少激情出現,更沒多少驚奇與驚喜的衝動,看的多了,眼睛也就遲鈍了,不像有些天分高的人,越看越能看出味道了,我天分低,也許根本就沒有畫的觸覺,所以很多時候也是趕噱頭,湊熱鬧,追時髦,假高尚,扮風雅。

 

對我而言,布赫曼的畫展確實沒引起我太多的感觸,因為我不太懂這些現代作派的畫,倒是布赫曼的個人經歷引起了我的注意和思考,也引發了一些對於人生的感悟,於是就有了這篇文字,算是對布赫曼先生熱情的邀請的一個回應吧。

 

布赫曼先生原本不是畫畫的,他學的也不是畫畫,畫畫,純粹是他後來的選擇。年輕的時候,遵從家長的意志,也是按照社會的導向,他大學選擇讀電子機械專業,畢業后做了電子工程師,職業穩定,生活優裕,工作也很順心。然而,數年後,他遵照內心的召喚,在三十多歲的時候,他放棄了穩定的工程師工作和職務,走上一條前途未卜的專業畫畫的道路。這個選擇伴隨了他從此後的生活,左右了他的人生軌跡,儘管生活不寬裕,收入不穩定,經濟沒有保證,然而他不後悔,他說,他很滿足這個選擇,也很滿意這個選擇。我想,做為一個個人,能按照自己的內心愿望去生活,而且能義無反顧的實現一生,不容易,一般人不容易做到,自由自在,隨心所欲,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因為社會,因為生活,因為家庭,因為觀念,等等,能做到的人,很少,舉目四望,其實真的是寥寥無幾。所以,我想,大凡選擇做自由人的人,他們應該都是不平常的人,一定具有非凡的意志和毅力,是充滿了神識的人。布赫曼先生無疑就是這樣的人。


布赫曼先生11年前得了腸癌,做了手術化療,經歷了一場生死大劫,雖然活過來了,但是元氣也從此大傷,再也沒有那麼充沛的精力去忙祿他的畫作了。說起來也有點傷感,不能從事自己喜歡做的事,對於那些追求精神完美的人來說,該是一件痛苦的事啊。布赫曼還好,不是很氣餒,照此不倦,又畫了好幾年,不過,聽老太太說,他滿意的不多,也許是精力不濟,也許是元氣已傷,不過,畫著,他的心情和身體都逐漸的好起來了。幸好他的女兒懂得他,這兩年,女兒張羅著給自己垂老的父半個畫展,算是來個總結,也是告示,可能,也還是一種宣洩,,,,總之,老布赫曼是由衷的高興的,好,這應該就是對了的。


顯然,畫展分了幾個部分。早期的是他還在做電子工程師時期的一些作品,數量不多,但是也可以看到他追索自然與美的單純的精神世界,畫面很唯美。這以後的畫,有些沉悶,寫意的很多,有很多機器人格化的描繪。當然,這與他那時的社會環境和生活際遇有關。他放棄了工程師的穩定工作,雖然走上了一條自由自在的繪畫之路但是前途未卜,生活並不美好,因為生活需要物質支持,需要金錢花銷,畫畫其實開銷也不小,需要保障。幸好,他有個賢惠的妻子,她支持他。她是護士,她用她的薪水和付出獨立的支撐了這個家,支撐起了他追尋夢想的藝術之旅。幾十年過去了,他埋頭繪畫,沉浸在自己的畫的世界里,通過畫表達著他對這個世界的思考和看法。他的畫風有過幾次大的變化,這從他那些把機械和人物疊加構合一體的畫面中可以看,機器異化了人,人只是機器的一部分和延伸,人還再是人嗎?他沒有明說,但是從他的那些異化了的機械和人的肢體的,我們感受到了他對世界的解讀和疑問。顯然,他在用他的畫向我們的世界提出了看法,他懷疑著這個世界的文明和進步,現代和時髦,前進和倒退,,,後期,老畫家有一些很明朗的寫意風景畫,意境很美,應該是他徹悟了的作品。我看著畫展里的上百幅畫,思索著他在畫里表達出的意境和情緒,思想和追索,也不由自主的伴隨他的畫陷入了深深的

 

老先生很熱情的接待了我們,雖然顯得虛弱,李紫和他們一家是多年的老朋友,自然有說不完的家常話,我則坐在一邊,靜靜的思想著心中的問題。我想,老布赫曼的選擇是對的,還是不對的?他顯然沒出什麼大名,算不上被目前的這個世界承認的大畫家,也沒多少錢,他的畫作,當然價格不高,也沒被多少博物館收藏,如果說,這不算什麼成功,這算不上成功,那麼怎樣的才算得上成功者?藝術家很多都是這樣的,生前沒人知道,死後卻被人紀念,有的還流芳千年。中國的李白,杜甫,等等。國外的也不少 。於是我想,這其實與選擇相關,人們在生活中不得不選擇,絕大多數人會不由自主的選擇穩定和收入高的職業,這是生存的需,也是社會主意識的導向,然而,穩定和富裕的生活真的是人內心需要的嗎?是社會發展和進步需要的嗎?我看很不一定,正確的說,這是社會教化人的選擇,如果人沒了生存的壓力和社會意識的規範,我大多數人應該會從自己的潛意識出發,會選擇做一個自由自在的藝術家,這從小孩子身上就可以看得很明顯,天性使然。人的生存之道是社會強加於人的,不是人自己本欲所需求的。像布赫曼這樣的人,我們灑脫的稱之為瀟灑,是的,這是瀟灑,是一種超然了社會現實的瀟灑,然而生存卻是實實在在的捆綁了人的身心的枷鎖,特別是有了家庭,有了社會責任以後更是無法隨心所欲的瀟灑和超然了什麼時候人才能自己解放自己?共產主義追求了百年人類自身的解放,至今遙遙無期,尚有前途渺茫之虞,何不學學老布赫曼的灑脫,說走就走,說轉行就轉行,管他媽三七二十一,這是何等的瀟灑解脫啊然而,生活必然就是生活,現實中的我們,離不開現實的牽絆,只好羨慕歸羨慕,心靈歸心靈,現實還是得現實,生活中的我們,還得按照社會要求的那樣去過日子啊。人生是苦是樂,天可能也不知道,或者天也不想知道,而我們做為一個一個的人卻不得不知道的。


2018/06/23,Sembach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1 19: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