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人和我的爭論

作者:曉臨  於 2013-2-7 11: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生活雜記|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關鍵詞:中國人, 群體

我在一位網友的轉帖下發表了評論,於是引起中國人和我的爭論。估計在那些人看來,一個中國孩仇恨就是中國孩子的仇恨,那麼,一兩個中國人和我的爭論就是中國人和我的爭論了。在我看來,每一個人只能代表自己,我是一個中國人,而不是中國人,即不等於中國人,他們和我的爭論,僅僅是他們個人和我的爭論;不過,他們既然喜歡突出種族或民族的帽子,我也不便給他們摘帽。

其實, 「中國人」的帽子並不標示好賴,是好是賴,還是要看帽下之人的表現。我慣於無視人的種族、膚色、地域、職業、年齡、性別等標籤,喜歡直視這個人本身的表現,所以在發言時也表露出就事論事的觀點。我有我的觀點,別人有別人的觀點,觀點碰撞之後就引起爭論。爭論不一定能證明誰對誰錯,但我在這場爭論中意識到:把個人與群體掛鉤的做法,已接近歧視的邊緣。這是我的新想法,因此要把自己和對方的言論收錄在下面,留作紀念,但也不想再作回應了。

那位網友的轉帖題為《咱中國孩子的仇恨,真叫人無地自容》(https://big5.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302/user-332702-message-172483-page-1.html),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再想想如何對待個人行為與群體標籤的問題。但是,我不希望「中國人和我的爭論」把別的網友拖下水,因此關閉本文的評論功能,還望大家諒解。

曉臨

2013·2·6


附錄:我與網友就《咱中國孩子的仇恨,真叫人無地自容》一文的對答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6 12:07這也許真的吧,但把「鵬鵬」的言行當成「中國孩子」的言行,那就可笑了。不如把題目做得更大,就寫作《咱地球孩子的仇恨,真叫人無地自容 》。  

我倒是覺得,孩子的思想還沒成形,他可以變得既能分辨是非又能寬容,而應該嚴厲譴責的,是那位父親以暴力對待過失的做法。

回復淺色 2013-2-6 12:24

曉臨: 這也許真的吧,但把「鵬鵬」的言行當成「中國孩子」的言行,那就可笑了。不如把題目做得更大,就寫作《咱地球孩子的仇恨,真叫人無地自容 》。  

我倒是覺 ...
叫地球孩子不太合適吧?因為仇恨日本人是我們這裡的事。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6 12:36
淺色: 叫地球孩子不太合適吧?因為仇恨日本人是我們這裡的事。
「我們這裡」不是地球這裡嗎?

回復淺色 2013-2-6 12:41
曉臨: 「我們這裡」不是地球這裡嗎?
又偷換概念了,按你這邏輯,日本人不是地球人啊?自己恨自己,你把我們的孩子都看成什麼了?都是傻子啊?

回復jinren 2013-2-6 12:53

曉臨: 這也許真的吧,但把「鵬鵬」的言行當成「中國孩子」的言行,那就可笑了。不如把題目做得更大,就寫作《咱地球孩子的仇恨,真叫人無地自容 》。  

我倒是覺 ...
唷,曉老師您把咱鵬鵬升級成地球人啦。好啊,那咱就解放全地球叫地球人去無地球自容吧。  

可惜嘍,地球上的四分之三的地球人恐怕會說咱中國人真他媽的好管閑事,整天被我黨代表的都得狂想症了還要代表全地球的人。您看看,咱天天被我黨代表的還真以為是紅旗插遍全球了,可以代表全地球了。哇噻,咱沒多久前都窮得掉褲子餓得掉哈子在擔心要被開除球籍,現在猛一拍腦袋,靠!大爺我是地球人,咱要是再發他個啥復興夢,保不定明兒就代表宇宙做宇宙人了。咱才不鳥別的地球人宇宙人,咱崛起了。咱站起來鳥!

您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6 16:33

淺色: 又偷換概念了,按你這邏輯,日本人不是地球人啊?自己恨自己,你把我們的孩子都看成什麼了?都是傻子啊?
我偷換概念了嗎?你能改變你隨便指責人的壞習慣嗎?日本人也是地球人,每一個人都是地球人,每一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為什麼一定要把人分成不同群體,然後把其中一些人的行為說成是群體的行為?

對不起,我的邏輯是,你的言行就是你個人的言行,你有隨便指責人的壞習慣不等於華人有隨便指責人的壞習慣,也不等於女人有隨便指責人的壞習慣。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6 17:03
jinren: 唷,曉老師您把咱鵬鵬升級成地球人啦。好啊,那咱就解放全地球叫地球人去無地球自容吧。  

可惜嘍,地球上的四分之三的地球人恐怕會說咱中國人真他媽的好 ...
在我看來,那篇文章的作者不把鵬鵬視為個體,而要他代表「中國孩子」,那和「把咱鵬鵬升級成地球人」沒什麼分別。在我眼裡,每一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其行為不等於「中國孩子」、「日本孩子」或任何國家任何民族之孩子的行為。

回復jinren 2013-2-6 21:25
曉臨: 在我看來,那篇文章的作者不把鵬鵬視為個體,而要他代表「中國孩子」,那和「把咱鵬鵬升級成地球人」沒什麼分別。在我眼裡,每一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其行為不等 ...
哦,鵬鵬是咱們這兒中國的吧? 是孩子不是? 照您的裸雞,咱不該稱鵬鵬為"咱中國孩子",應該稱他是鵬他媽的孩子,鵬他媽的他媽的孩子的孩子,鵬他媽的他媽的他媽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瞧瞧您這裸雞給鬧的,這您就有地自容鳥?

哦,對了,麻煩您給咱習主席傳個話兒,讓他也向您學習學習也只代表他自己,別老代表咱井內的中國人來做啥白日夢好不好? 謝了!  

曉老師您可別笑咱。在您眼裡,每一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是吧? 那好啊,您,只是一個人在代表您自己在說誰誰的行為等不等於「中國孩子」、「日本孩子」啥的。對不對? 那就沒咱啥事嘍,您自個兒代表您自已吧。 

jinren 2013-2-6 21:28
曉臨: 我知道也不是每一個中國孩子都接受仇恨教育。我還知道,中國的俗語說「一人做事一人當」,而在西方社會裡,若有人作出不良行為,明理之人也只是指責那個人,而不 ...
瞧您,笑您老師說的。您這不是廢話嘛? 您既然知道不是每一個中國孩子都接受仇恨教育,並不等於咱全中國只有鵬鵬一個孩子在接受仇恨教育。您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一人做事一人當」,好啊,您這話比咱外交部的MM強,都勝過"別躲在法律的擋箭牌後面"了。 

回復jinren 2013-2-6 21:29
曉臨: 我偷換概念了嗎?你能改變你隨便指責人的壞習慣嗎?日本人也是地球人,每一個人都是地球人,每一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為什麼一定要把人分成不同群體,然後把其中 ...
京人我作證,笑您老師您沒偷換概念,您是明換。  

對不起,曉老師您的裸雞邏輯是:您隨便指責人是好習慣,別人有隨便指責人的都是壞習慣,是這樣吧? 再說了,您那裸雞也是地球人的,代表全球享譽全球的啊。         

回復淺色 2013-2-7 01:32

jinren: 京人我作證,笑您老師您沒偷換概念,您是明換。  

對不起,曉老師您的裸雞邏輯是:您隨便指責人是好習慣,別人有隨便指責人的都是壞習慣,是這樣吧? 再說 ...
這篇文章說的問題,不是一個家庭的問題,是整個社會仇恨教育的問題,所以,才有了那個題目,不能大,不能小,有人偷換概念,是為什麼呢?為了讓文章的立論不成立?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04:46

jinren: 哦,鵬鵬是咱們這兒中國的吧? 是孩子不是? 照您的裸雞,咱不該稱鵬鵬為"咱中國孩子",應該稱他是鵬他媽的孩子,鵬他媽的他媽的孩子的孩子,鵬他媽的他媽的他媽 ...
我的言論當然只是你表個人意見,你也許和據你所說的你們習主席一樣,慣於「老代表咱井裡的中國人」,所以聽不慣我說的「每一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的言論了。

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批判對象了吧?別稱什麼「曉老師」了,把我的筆名倒寫再畫上交叉吧。  只是別在批判我的時候把自己不那麼美好的一面也暴露出來,讓喜歡把個人行為攤分給群體的「鵬鵬」的表舅或表姨看到了,再寫一篇文章說「咱中國人(或貝殼村村民)的表現,真叫人無地自容」。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04:51
jinren: 瞧您,笑您老師說的。您這不是廢話嘛? 您既然知道不是每一個中國孩子都接受仇恨教育,並不等於咱全中國只有鵬鵬一個孩子在接受仇恨教育。您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
在你耳中,我說的是廢話,可是你跟我說話之時,卻去提貴國的「外交部的MM」和你的習主席,那似乎也不是什麼必要的話啊。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04:54
jinren: 京人我作證,笑您老師您沒偷換概念,您是明換。  

對不起,曉老師您的裸雞邏輯是:您隨便指責人是好習慣,別人有隨便指責人的都是壞習慣,是這樣吧? 再說 ...
   你喜歡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喜歡把什麼言行栽到我頭上就栽到我頭上吧,可是請別叫老師了,那稱呼和你對我說的話不協調。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05:52
淺色: 這篇文章說的問題,不是一個家庭的問題,是整個社會仇恨教育的問題,所以,才有了那個題目,不能大,不能小,有人偷換概念,是為什麼呢?為了讓文章的立論不成立 ...
淺色網友不是說過我換概念嗎?現在網開一面,不明說,只說「有人」偷換概念了?

我不知道「有人偷換概念」是不是為了「讓文章的立論不成立」,我之所以作出評論(「這也許真的吧,但把『鵬鵬』的言行當成『中國孩子』的言行,那就可笑了。不如把題目做得更大,就寫作《咱地球孩子的仇恨,真叫人無地自容 》。我倒是覺得,孩子的思想還沒成形,他可以變得既能分辨是非又能寬容,而應該嚴厲譴責的,是那位父親以暴力對待過失的做法。」),是因為:

一、我不贊成那位父親的暴力教育方式,覺得那也許是製造仇恨的做法之一。(在上面發表過評論的網友之中,只有老君岩說:「子不教,父之過。不要怨孩子,更不應打孩子。 」其他人好像對暴力視而不見。)

二、我不贊成把人分成不同群體,然後把其中一些人的行為說成是群體的行為。我感到,把個人與群體掛鉤的做法,已走近歧視的邊緣。

以前,我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知道中共當年把人分成不同群體,如無產階級、資產階級、地主、貧農等等,然後講什麼階級性,而不把每一個人當作一個具體的人來看待。有些網友現已生活於比較尊重個體的西方社會,可是仍然以當年的中共為榜樣,喜歡談論中國人怎樣、日本人怎樣、印度人怎樣、黑人怎樣、上海人怎樣、河南人怎樣、男人怎樣、女人怎樣……聽到那樣的言論,我偶爾會插嘴,說不宜以偏概全,不宜一概而論,目的只是給歧視的酵母潑點冷水。

我認為,要批評仇恨教育,可以針對那種做法及其推行者,沒必要去強調什麼「中國孩子的仇恨」。而且,據我所知,中國大陸當局常提「中日友好」,好像沒教孩子去仇視日本人。仇恨教育不好,原因之一就是,可能會使一些人不懂得對事不對人,不懂得就事論事。不過,一個人長大了,就可以主動提高自己的品格,也應該對自已的言行負責,不能把自己的不良行為歸咎於童年教育。

回復jinren 2013-2-7 07:08
曉臨: 淺色網友不是說過我換概念嗎?現在網開一面,不明說,只說「有人」偷換概念了?

我不知道「有人偷換概念」是不是為了「讓文章的立論不成立」,我之所以作出評論 ...
曉老師您這個長篇不錯哇。京人我原則上同意。  

您說的「中國大陸當局常提「中日友好」,好像沒教孩子去仇視日本人。」。您大概是沒親眼看到過咱中國孩子的仇恨,您在井外久嘍。

不瞞您說,所謂的仇恨教育,京人我看倒也未必都是ZF主動主導在給咱屁民洗腦。有時候啊,是咱井內的媒體文化奴才們在自以為是的急我黨所急,自覺自願的在做仇恨式教育的幫凶。

咱一朋友,幾年前去南京遊覽時遇到的一位女導遊,她是一位大學英語教授,業餘兼職做導遊掙外快。她一上車,便先向全車遊客聲明,她對日本有成見,因為日本在她的家鄉南京犯下了滔天罪行,至今仍在抵賴。她不在乎因為仇日而丟了這份導遊工作,如果遊客中有日本人,對她有看法,提出換導遊,儘管提出來。

要說這位女導遊不是咱井內仇恨教育結的果兒還真是難以相信。曉老師您說對不對?

您說的「中日友好」,那是老一代政治家比如胡耀邦的美好願望罷了。要化解仇恨,沒那麼容易。呵呵。

好了,別的咱留給淺老師來說上幾句,京人我不能總做屏霸,是不? 瞅瞅,又一個不美好的毛病暴露了。 

回復jinren 2013-2-7 07:09
曉臨:    你喜歡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喜歡把什麼言行栽到我頭上就栽到我頭上吧,可是請別叫老師了,那稱呼和你對我說的話不協調。 ...
哪可不行,咱一定得繼續尊稱您為老師。再怎麼地,咱也得給地球人鵬鵬們做個好榜樣哇。  

有您老師這句話就中:「你喜歡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喜歡把什麼言行栽到我頭上就栽到我頭上吧」。  

往後哇,咱說不定興緻好了,倒真是有可能把什麼什麼xxxx的全栽曉老師您的頭上。到時啊,您別怪京人我就行,誰叫您是宰相肚裡好撐船哇。 

回復jinren 2013-2-7 07:11
曉臨: 在你耳中,我說的是廢話,可是你跟我說話之時,卻去提貴國的「外交部的MM」和你的習主席,那似乎也不是什麼必要的話啊。 ...
喲,曉老師您這客氣的。您說的話和咱外交部發言人MM的話是差不離,有水平。這哪能是廢話啊,明明是夢話好不好。 

回復jinren 2013-2-7 07:14
曉臨: 我的言論當然只是你表個人意見,你也許和據你所說的你們習主席一樣,慣於「老代表咱井裡的中國人」,所以聽不慣我說的「每一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的言論了。

現 ...
曉老師您穿越回到啥年代了,還啥「批判對象」要「名字倒寫打叉」啊。  

咱要找對象,找的可全尖果兒對象,泡蜜兒的對象。您吶,邊兒去吧,咱不好您這一口。  

哦,對了,曉老師啊,京人我不美好的毛病多了去了,比如,屏霸什麼的,咱慢慢的一樣一樣暴露給您見識見識。您該不會像咱后海蜜果兒MM似的尖叫吧?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09:46

jinren: 曉老師您這個長篇不錯哇。京人我原則上同意。  

您說的「中國大陸當局常提「中日友好」,好像沒教孩子去仇視日本人。」。您大概是沒親眼看到過咱中國孩子 ...
世間什麼人都有,那位導遊的言行是不是仇恨教育的結果,這卻難以斷言。思想觀念有很多成因,同樣的教育不一定有同樣的結果。受過愛黨教育的人之中,不是有的愛有的不愛嗎?

每個人都有不美好的一面,只不過有的人知道那是自己的毛病,有的人卻要怪所受的教育,或者要怪所謂民族劣根性罷了。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09:50
jinren: 喲,曉老師您這客氣的。您說的話和咱外交部發言人MM的話是差不離,有水平。這哪能是廢話啊,明明是夢話好不好。   ...
   閣下還是念念不忘貴國「外交部發言人MM」,我不打擾神思了。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09:55
jinren: 曉老師您穿越回到啥年代了,還啥「批判對象」要「名字倒寫打叉」啊。  

咱要找對象,找的可全尖果兒對象,泡蜜兒的對象。您吶,邊兒去吧,咱不好您這一口 ...
在此時此地看到你那樣的文風,我也不知道回到啥年代了。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舉報 拉黑曉臨 2013-2-7 10:00
jinren: 哪可不行,咱一定得繼續尊稱您為老師。再怎麼地,咱也得給地球人鵬鵬們做個好榜樣哇。  

有您老師這句話就中:「你喜歡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喜歡把什麼言行 ...
你是成年人了,可以依自己的心意行事了,我也不必說什麼了。

回復jinren 2013-2-7 10:18

曉臨: 你是成年人了,可以依自己的心意行事了,我也不必說什麼了。
有您這句話就行。謝啦!

回復jinren 2013-2-7 10:20
曉臨: 在此時此地看到你那樣的文風,我也不知道回到啥年代了。
不知道最好。  咱還就怕您會說您知道您穿越到了哪個年代呢。

回復jinren 2013-2-7 10:21
曉臨:    閣下還是念念不忘貴國「外交部發言人MM」,我不打擾神思了。
嘿嘿,和MM的事,咱一般真的不願有人來打擾。您真有自知之明哇 

回復jinren 2013-2-7 10:26

曉臨: 世間什麼人都有,那位導遊的言行是不是仇恨教育的結果,這卻難以斷言。思想觀念有很多成因,同樣的教育不一定有同樣的結果。受過愛黨教育的人之中,不是有的愛有 ...
不瞞曉老師您說,有的人啊,明明知道自己有不美好的一面,明明知道自己的是啥毛病,卻要裝得的大義凌然,那就是黨奴的沒完沒了罷了。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22: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