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向慕容雪村致敬!

作者:武宜三  於 2012-7-13 06:4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3評論

關鍵詞:慕容雪村, 微博

 

慕容雪村微博

 

花錢買面子,其實是不要臉。操刀談道德,其實是耍流氓。含血講慈悲,其實是沒人性。自己沒一句真話,卻要別人誠實信用,其實是黑心腸。做了不敢承認,屙了再吃回去,其實是腦殘兒。屁股上生滿爛瘡,臉上塗指抹粉,其實是沒腳蟹。爹娘四處乞討,自己花天酒地,其實是他先人個板板。

鄉鎮幹部三件事:吃點、拿點、抓流產;縣級幹部三件事:賣地、維穩、收點錢;省級幹部三件事:講話、視察、做表演。百姓三件事:出錢、賣力、乾瞪眼。

人民幣上不見人民只見毛,或可稱之為「毛幣」;此國中未見人民共和,但見權貴媾和,或可稱之為「中華權貴媾和國」;人民公安局不關心人心的安全,只操心人民之所不安,或可稱之為「人民不安局」;社會主義不見「社」和「會」,只見層層疊疊的支部,或可稱之為「支部主義」。子曰:必也正名乎?

「讓孩子遠離毒品」是人類社會的共識,而那些精神上的毒品:謊言、謬論、仇恨教育、反人類的宣傳……也同樣危險,甚至更加危險。要建設美好的社會,第一步就應該讓孩子遠離精神毒品。如果你是記者,就不應該造假;如果你是教師,就不應該販毒;如果你是學者,就應該堅持真理、拒絕謊言;如果你是作家,就不該睜著眼說瞎話。

當我們倒立著看這個世界,自然就會覺得世界是顛倒的。

與親情相比,錢就不那麼重要;與親人相比,領導就不那麼重要;與家庭相比,黨就不那麼重要;如果工作與良心相衝突,工作就不重要;如果政府的存在只是增加你的痛苦,政府就不重要。

41年延安整風和57年反右都是同樣的套路,先鼓勵言論,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等到該講的講完了,一抹臉就開始整肅言論,關的關,殺的殺,倒霉的全是實在人。有些人在延安被整,反右還被整,這就叫沒記性。想起那個蒙牛的段子:被騙一次,是你的恥辱;被騙兩次,是我的恥辱;被騙三次,是中國的恥辱。

重讀《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用香火或洋油燒身,用洋釘將手釘在桌上,用蔑片插入指甲…炸刑,打地雷公,坐轎子,坐飛機,坐快活椅子,蛤蟆喝水,猴子牽韁,用槍通條燒紅捅肛門…」這是當年江西打AB團時的情景,這些刑罰折磨的全是他們自己人。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答案很簡單:跟墜落時一樣。

社會主義法制十六字訣: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考慮到我們這兒的國情,這話可以改寫為:有些法可依,有些法不可依;有些法必依,有些法不必依;對某些人執法必嚴,對別外一些人不必嚴;某些人違法必究,別外一些人不必究。法律對中國公民一視同仁,但有些超級公民更他媽同仁。

20世紀,人類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奧斯威辛不只屬於猶太人,那是全人類的恥辱。當一個政權開始公開作惡,並且壓制言論、封鎖真相,你卻說「家醜不可外揚」,這實際是在幫政權的忙。這是國家,不是你家,政權之惡也不該算是家醜。

元首:我沒錯,人不是我殺的。技術人員:我也沒錯,我只是造了一把刀,但沒有殺人。鼓吹者:我也沒錯,我只贊成殺壞人,但沒想到他們把好人也殺了。殺人者:我也沒錯,他們給了我一把刀,他們說殺人有理,他們命令我殺人,我只是在履行職責。最後死者出來檢討:好吧,你們都沒錯,一定是我錯了。

如何理解「穩定」,是當下的一個課題。當局所要的穩定,基本上是一種禁止說話、禁止抗議、死氣沉沉的穩定,打死不準叫疼,冤死不準告狀,哪裡有意見,就把兵派到哪裡,誰敢說話,就把誰的嘴堵上。按這個標準,死人最穩定。

數百萬正規軍,數百萬武警,數百萬民兵預備役,數百萬公安,數百萬城管拆遷隊,三萬億外匯儲備,外加數不清的坦克大炮核彈頭,武功之高,當世罕見,卻怕菜刀,怕上訪,怕蠟燭,怕聽真話,怕風怕雨,怕花花草草,怕書生,怕盲人,怕老太太,見什麼怕什麼,所謂「江湖越老,膽子越小」,為之長嘆。

能買光全世界的飛機,卻買不起一輛校車;能把衛星送入太空,卻造不好一座小橋;能給別國花上數億,卻不肯多幾所小學;一年能吃掉幾十艘航母,卻要逼著孩子捐出午飯錢。真是量中華之物力,結老爺之歡心,聚十三億之艱難,供數人之享樂,無話可說,只能感謝國家,強作歡顏。幸甚至哉,伏惟尚饗。

喝一碗香濃的三聚腈胺,飲一杯醇厚的工業酒精,吸一口清爽的PM2.5,咂一盅香甜的地溝油,身上背著慈祥關切的稅收,牆上寫著情深義重的「拆」字,溫柔和藹的城管悠悠而來,善良體貼的警察悠悠而去,清廉的高官挎著乾女兒走進高級飯店,李剛之子以七十碼駛過你的身邊,然後你說:我真幸福,感謝國家!

稅收:收天下之脂膏以飼鷹犬;教育:聚天下之英才以造蠢貨;盛會:集天下之財寶以放煙花;維穩:傾天下之暴虐以害貧弱;慈善:匯天下之善心以供淫樂。駱賓王怒問:試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有這麼一種人,買不起房,生不起病,打不起官司,買不起骨灰盒,人家官二代富二代紛紛移民走了,他哪兒也去不了,天天坐在出租房裡啃著冷饅頭讚美社會主義,掰著手指頭曆數偉大領袖的傑出貢獻,說沒有領袖就沒有他今天的幸福生活,驕傲宣稱自己愛黨愛社會主義,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

你說你不怕美國的核彈,我信,但我不相信你不怕公安、城管和拆遷隊;你說你不怕西方列強的欺負,我信,可見了李剛的兒子你還是要繞著走;你說你終於不用吃英國鴉片了,我信,可照樣避不開地溝油和三鹿奶粉;你說你推翻了三座大山,挺胸做人了,這個嘛,嘿嘿,但願你買得起房,背得動全球第二痛苦的稅。

其實,「夫妻肺片」中根本沒有肺,「魚香肉絲」中根本沒有魚,「以德治國」中基本沒有德,「依法辦事」中基本沒有法,「科學發展」中基本沒有科學,「文化輸出」中基本沒有文化,「為人民服務」中基本沒有人民,「讓人民安居樂業」中基本沒有安樂,哦,或許有,那是安樂死。

即使楊過知道了楊康乾的所有壞事,他還是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父親是個惡棍。即使將來朝鮮半島統一了,很多北韓人也不會願意相信金氏父子是獨夫民賊。這就叫「事實接受障礙」,每個人都不同程度地患有這種疾病,不願意接受那些痛苦但明顯的事實,這就是為什麼談到大飢荒和毛時,會有那麼大的爭議。

據說金魚的記憶只有幾秒鐘,蜜蜂的記憶可以維持幾天,蜘蛛不記得一天前發生的事。當郭美美開始代言網游,人們前仆後繼地加入躲貓貓的死亡陣營,當小學門前的屠刀再次沾滿鮮血,某些人忙於論證大飢荒並沒發生,而惡棍依然躺在廟堂之上接受萬人膜拜,我就覺得,單就記憶力來說,某些人和蟲子沒什麼區別。

六十多年來,真正彌補了國內外學術空白,並實現重大突破的是中國的史學。他們天馬行空地創造歷史,情節曲折地改編歷史,嚴密周詳地美化歷史,一絲不苟地遮掩歷史,無可爭議地說明了一個真理:我們說什麼人偉大,歷史就會證明那人真的偉大。只要拳頭強大,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歷史,就會有什麼樣的歷史。

為了幾塊錢,人們可以往酒中摻水,葯中下毒,飯中添屎。為了一個職位,人們可以認賊作父、大義滅親、六親不認。還為了某些事,人們可以對眼前的罪惡視若無睹,對明顯的謊言聽而不聞。人們說:這社會沒有底線,我說,這社會的底線就在你我身上。不要以為自己可以躲開,這世界永遠與你我相關,它之所以變壞,往往是因為我們沒去想怎樣讓它變好。

如果有什麼事想不通,你只要對自己說「好吧,這是在中國」,你就能想通了;如果有什麼事想不開,你只要對自己說「穩定壓倒一切」,你就能想通了;如果有什麼事想不通,只要對自己說「這是由中國目前的國情決定的」,你就能想通了。如果還是想不通,那你大概就快被和諧了。我就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150年前,密迪樂講過一句話:中國最需要的不是現代科技,而是基礎文明。這基礎文明指的就是人類進入文明社會後應當遵守的那些規範。

競選人大代表會遇到重重挫折,這是意料中事,因為人家要的就是不說話的。傳說卡里古拉曾把他的愛馬——英西塔圖斯牽到元老院,驕傲宣稱:我要提名這匹馬進入元老院,當你們的同僚。詩人赫伯特寫道:英西塔圖斯素質就是高/它從不發言/一種堅忍的本性。幾千年後,那匹馬改了個名,叫做共和國脊樑。

互相迫害的傳統一旦形成,就不會輕易停止,一個人壓迫人的社會,必然也是一個人人都被壓迫的社會,無人可以置身事外。

說真話都沒人信了,你還在說假話;辦好事都沒人理了,你還在幹壞事;賠禮道歉都不會有人諒解了,你還在蠻橫不講理;一輩子的爛賬都遮不住了,你還在自吹自擂。你逼著所有的人都愛你,可你呀你,人們還怎麼愛得起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4

難過

拍磚
3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無為村姑 2012-7-13 08:01
他是好樣的!
回復 dwqdaniel 2012-7-13 10:40
有深度,有智慧!
回復 jilongpo 2014-9-7 12:30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21: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