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對一位妓女的邏輯和心理剖析

作者:深山蘭  於 2016-8-3 04: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談天說地|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4評論

關鍵詞:妓女, 心理, 邏輯

對一位妓女的邏輯和心理剖析

 

 

國內的一位記者寫了一本書《苦澀溫柔:換妻行為個案分析》,筆名叫之趾,真是夠古怪的。他雖然記錄的是換妻遊戲,第一章敘述的是一位妓女小雪,被男人雇傭去,冒充他的妻子,和他人換妻的故事。整個故事見附錄。

 

小雪當時27歲,是遼西山區人。初中沒有畢業,就被父母逼迫,輟學了。在城裡打工多年,三年前,下海做妓女。

 

這位小雪,她自己說別人認為她很能講。她確實能言善辯。如果她進入示範院校,應當能成為好教師。

 

她還很具有哲學頭腦。

 

我說的哲學頭腦,指的是:具有下列能力:善於把一件事抽象化,概念化,上升到抽象思維的高度。依我看,人具有哲學頭腦是天生的,和教育關係不大。當然,一位具有哲學頭腦的人,受過較高的教育,抽象能力會更高。不具有這種能力的人,教育水平再高,也是不會抽象化的。哲學家中,女哲學家,非常罕見。在現實生活中,具有哲學頭腦的女人,則是很多的,並且不和教育水平高低有關係的。

 

我把她的講話歸納成若干條。具有的內容見附錄。

 

她認為,妓女存在的原因或者理由是:妓女床上性交技巧水平高,具有專業水準,男人渴望;妓女一般都很漂亮,自然年輕得很多。這是男人非常渴望的。這也是妓女能存在的根本原因。

她為自己的職業,還有幾分自豪感。他開門見山地要求記者表揚她。

 

記者有幾分嘲笑的口吻說她年齡大了,應當轉行了時,她有幾分自豪地宣稱:我能把六十歲的男人思想搞亂,五十歲的男人財產霸佔,四十歲的男人妻離子散,三十歲的男人腰桿扭斷,二十歲的男人找不到女伴!」注意:她把社會上順口溜的主語變成了「我」。這說明了她的自信!一個嫖客奉承她長得像林憶蓮。她非常地自豪,並且辨稱自己的眼睛比林大多了。她這是把自己感覺到的美數量化了。

 

她對於自己靠性交技術換取錢,覺得沒有什麼不高尚的地方。一個嫖客沒有嫖,她最後還是收了錢。她自己內心有點不安,說這是她第一不勞而獲。後來,她在換妻的場合又遇見了此嫖客,她加倍勞動,以補償自己前面的過失。在這種意義上講,該妓女遠比貪官要更具有道德水準

 

她自有自己的長遠規劃:靠年輕時,賺上錢,歲數大了時,去開一個企業。在這一的規劃下,妓女的行業就成了:妓女在床上靠一堆動作,把許多男人的錢集聚起來,去開企業。看來,許多企業大概都是這樣開起來的。

 

她對於自己當妓女的兩點優勢準確把握:年輕漂亮;性交技術高。他對於嫖客老楊雇她冒充妻子,和他人換妻表示不理解,對方的妻子自然是又老又丑的。老楊告訴他:玩別人的老婆,有一種成就感,而不僅僅是漂亮與否。這是否有點出乎她的預料?他對於嫖客心理的把握,顯然沒有《金瓶梅》中妓女鄭愛月對西門慶的心理把握要準的。

 

她對於賣身,主要是為了錢。這是明顯不過的。不過,她也很享受和不同的男人性交快樂!她冒充別人的妻子和其他人去換妻,當男人在等待時,她已經急不可待了,看來,她很急迫這種享受!這大概就是換妻這種現象存在的理由!

 

妓女們靠壞男人來賺錢,這也是她們能存在的理由。但她們和嫖客上了床后,又希望嫖客都是好男人,文質彬彬、舉止文明、有禮貌、有教養,尊重女人,等等。這二者多數時候,很難協調一致的。中國歷史中,大概只有宋朝,有這種可能性,或者,這樣的男人能多一些的。宋代的文人,會寫幾篇文章,或者歪詩,立即就能作官。官餉優厚,是普通人能賺來錢的多數倍。當官的男人,拿著官餉,到妓院里,有一種空前的優越感。為了表示文雅,他們和妓女們在床上除了性交和研究性交技術外,經常給妓女寫詩,唱和。柳永是這方面的代表。所以,宋代中,中國的娼妓業異常發達的。宋代的妓女一般是騎毛驢的。到了宋徽宗時代,妓女都騎馬了。在古代,養一匹馬,代價高昂。大概相當於今天開寶馬車。

 

所以,宋代的嫖客,應當是所有妓女的理想顧客。

 

小雪發現別的男人雇她冒充自己的妻子,和別人去換妻活動大致能滿足她的那兩種矛盾的要求。去換妻的男人,對別的女人,會盡量顯示出文明的一面。對於欲上床的性夥伴,一種新鮮感和刺激,男人自然要裝作文明的樣子。新鮮感和刺激,不正是男女欲交換的動力嗎?

 

最有趣的是小雪和她的那些妓女夥伴,都認為這種行為,又有趣,又能賺錢,是好生意。享受性的快樂,也是妓女們很重要的動機。

 

不過,她們又一致認為,那個男人和別人假冒的妻子交換,虧大了。妓女們一致認為,那位「眼鏡」,用自己的妻子換來一位妓女玩,是傻×。她們的前提假設是:玩別人的妻子,得到的多;而玩妓女就得到的少。小雪嘲笑那個參與換妻的女人是「破鞋」。這真是奇怪的價值觀!他們一邊自豪;一邊自我貶低。這種矛盾的現象,在妓女身上體現,不奇怪的。連那些博士們經常是邏輯混亂的。

 

那麼多的妓女,最後她們都哪裡去了?還不都嫁人了嗎?妓女中,最後加入剩女隊伍的,應當是少數。做妓女的,應當不會太傻,她們看人非常準確的。如何看人下菜碟,這是她們的拿手好戲。如何觀察人,許多女博士都不是她們的對手。所以,她們最後都嫁出去了。

 

無論你願不願意承認,這個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

 

 

 

 

 

附錄

 

真假夫妻

 

之趾

 

  朋友張偉是風月場的常客,從他的口中得知風塵女子小雪多次假扮他人妻子玩交換遊戲。這的確不可思議,她一定知道這種遊戲的很多內情。小雪27歲,家住遼西貧困山村,進城打工多年,三年前「出道」,眼看青春將逝,拚命賺錢是她唯一的目標。在一家洗浴宮,衣著暴露的小雪成了第一個願意接受我採訪的人,不過,她要我「表揚」她。

 

  之趾:直說吧,你要多少錢?

 

  小雪:聽偉哥說,你們記者採訪明星啥的,都得拿採訪費,我不是明星,也不是雷鋒,再說了,你知道做我們這行的,時間就是金錢,看在偉哥的面子上,給你打個折,每個鐘二百元如何?行就談不行就拉倒,本小姐不缺生意做。

 

  之趾:用得著這麼貴嗎?

 

  小雪:切,接受你採訪比「干大活」還費事呢,多累腦袋呀。你打聽打聽,全市這麼多的洗浴中心,誰不知道我們這兒的小姐最透,外人說我們這裡都是大學生,其實都他媽的扯淡,有一點倒是真的,我們走在大街上,你絕對不會看出我們是做小姐的,如果我們走在大學校園裡,算不上校花,也能算上系花,至少也能弄個班花噹噹。

 

  之趾:恕我直言,你這個年齡應當轉行了。

 

  小雪:哥,你竟嘮實嗑,不都怪我出道晚嘛,要是早點想開就好了,我的好幾個姐妹幹了幾年後,現在都開美容店去了,最差的也兌個冷麵館乾乾,雖然比作小姐操心費力,可總算一個正當的職業呀。我在這裡是老大姐了,比臉蛋是趕不上那些小妹妹了,但我是實力派的,讓你一次忘不了,別看我年齡大,我的回頭客最多,怎麼樣,不信就試試。我能把六十歲的男人思想搞亂,五十歲的男人財產霸佔,四十歲的男人妻離子散,三十歲的男人腰桿扭斷,二十歲的男人找不到女伴!

 

  之趾:別扯遠了,還是說說換妻的事吧。

 

  小雪:我認識老楊的時候,還在西塔那邊的洗浴中心干呢,老楊今年四十二歲,是搞建材生意的,長著兩條從肚臍眼兒就開始分岔的長腿,我們背地裡都叫他駝鳥。記得是五. 一過後第一天班,他與幾個客戶來這裡洗澡,然後想「去火」,當時正輪到我出台,我為他做了全套。

 

  老楊盯著我看了半天終於冒出一句語重心長的話:你長得漂亮,干這個可惜了,我包你吧。我沒有認為自己遇到了救星,說要包我的男人多了,多數是沒話找話,不要當真,即使真的要包你,也未必是好事,每月給你一萬元錢好像多大個事似的,天天看他的臉子,哪有自己掙錢心裡踏實。

 

  不過,在這裡乾的姐妹們都有幾個固定的客人,多培養一個像老楊這樣的人,我就多了一份保障。我跟他說:我不想破壞你的家庭,如果想我就天天到來看我好了。

 

  老楊又單獨來了幾次,每次都要點我出台,我盡量讓他玩得開心,有錢不掙王八蛋。我稱老楊為老公,老楊絕不會把我當成媳婦,也不會把我當成情人,別看他腦袋又大又圓,沒有幾根頭髮,他身邊少不了女人。

 

  做我們這行的,千萬不能動真情,有個小白臉對我的一個小妹出手大方,每次都多付兩百元小費,我的小妹心眼實,以為遇到了可以託付終身的好人,很快就陷進去了。後來,她與那個小白臉在外面租了房子,班也不上了,可是好景不長,你猜咋的?那個小白臉根本就不是什麼老闆,無業遊民一個,我的小妹妹不得不又回到洗浴中心,後來有一天,那個小白臉把她攢了五年的賣身錢都卷跑了,如果男人能靠得住,豬都能上樹。你別多心,我不是說你啊。

 

  之趾:別磨蹭時間了,我可是付費的。

 

  小雪:哥,你還能行不?愁死我了。如果不是偉哥說話,我還不稀得掙你這點錢呢,男人越有錢越摳門兒。我接著給你講,一個月後,老楊又來到洗浴中心,老楊問我願不願意同他去見一對夫妻,要我假扮他媳婦,到時候可以交換著做。我在心裡罵老楊缺德,小姐玩多了,就想換著法花錢玩別人的媳婦。我說那你得「表揚」我,老楊說了一句「商品社會嘛當然不能少了你的」。

 

  出來打工這些看,家裡從來不問我在城裡做什麼,只知道打電話向我要錢,爸爸騎著摩托車四處炫耀,我最可憐我媽媽,每次我從家裡走的時候,媽媽流著眼淚把我送到村頭,我能做的就是讓他手頭別緊著。那陣子,媽媽給我打電話說弟弟就要結婚了,我正愁沒錢呢,別說老楊讓我裝他媳婦,只要給錢,裝他媽我都干。

 

  之趾:可你是小姐呀?

 

  小雪:你能小點聲不?小姐怎麼了,小姐不是人呀?沒有你們這些嫖客,哪來的小姐,穿上衣服都人五人六的,進了澡堂子不都是一個德行,你還能分出誰是小姐誰是良家婦女?把你能耐的。別以為記者有什麼了不起,聽偉哥說,你們與我們一樣,吃的也是青春飯,只是比我們名聲好聽,起的比雞還早,吃的比豬還差,乾的比牛還累,拿的比民工還少,睡得比小姐還晚。

 

  之趾:好了好了,是我錯了。

 

  小雪:這還差不多。老楊臨走時,給我仍下一千元錢,讓我到商場買套職業裝。第二天一早,我叫上一個姐妹直接來到五愛市場,別看我們掙得多,其實比誰都會過,能省就省,就像剛才說的,我們掙的是青春飯,年齡大了,成了黃臉婆,如果還干這個,日子就難過了,我們不能不為將來打算,給自己留條後路。

 

  五愛市場的衣服要比商場便宜得多,就穿一次,沒有必要買太好的。我選了一套淺灰色西服套裙穿在身上,賣貨的大姐吃驚地看著我,「哎呀媽呀,這套衣服就像是特意給你做的一樣,一看你就是有知識的人,你是老師吧。」她還誇我的身才好,髮型也漂亮,問我皮膚是怎麼保養的,真好笑,這些人同我一樣,為了掙錢,什麼肉麻的話都可以說。

 

  老楊看到我這身打扮眼睛放光:「好,太好了!」平時都是穿得暴露,突然裹得嚴嚴實實,一下子還真的忘記了自己是幹啥的。我告訴老楊這套衣服花了一千五,從他那又熊了五百元錢,實際上這套衣服才花三百元,我凈賺了七百元,包一次夜也賺不了這麼多呀。

 

  這可比出台難多了,我的角色是老楊的媳婦,在一家外企做行政工作,我哪知道那些白領們說話辦事都是啥德行呀,只是從電視里看過她們戴著眼鏡,說起話來都是拿腔作調的。老楊說這不要緊,到時候一定要少說話,多「辦事」。我不怕「辦事」,就是怕說話,進城這麼多年,我的口音就是改不過來,一開口,客人就知道我是遼西人,說話時總能蹦出髒字來,鬱悶呀。從你進來到現在,我還沒有說過髒話吧,我現在板得差不多了。

 

  老楊與那兩個人也是剛認識不久,那個男人西裝筆挺,皮鞋錚亮,衣冠禽獸這個詞就是給他發明的。從眼鏡後面射出的目光與嫖客沒有什麼區別,一看就是色鬼,他要是沒找過小姐讓我咋地我咋地。也許是職業病吧,我看哪個男人都像嫖客,對了,不包括你。他把手伸到我的面前,我故意握住他的手不鬆開,並向他拋去幾個媚眼,看著他的不自然的表情,我心裡樂開了花。我希望直奔主題,保證讓他一二三買單,沒這兩下子還敢在這混,我們是在用青春換錢,不抓緊一分一秒,那才是浪費生命呢。

 

  我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兩個男人談著是否應當取消高考制度,爭得面紅耳赤,看他們假惺惺的樣子我就鬧心。電視上開始出現成人畫面,看來這兩口子早有安排,那個女人始終低著頭,不停地搓手, 我就看不上這種人,裝啥呀,你到飯店不就是來吃飯的嗎,又不是來休息的,那就大大方方地吃,別想當婊子還要立牌仿。

 

  最後還是老楊打破了僵局,他清了清嗓子說:「都別不好意思,你陪陪我媳婦。」說著就把我推到了「眼鏡」的身邊,然後他站起來關掉了屋子裡的燈,自己也湊向那個女人。屋子裡暗了下來,「眼鏡」想摟我的腰,想摟還有點不敢,不摟手還痒痒,最後他很不自然地把胳膊放在我的腰上。我在歌廳坐了兩年台,這種場面見多了,我就順勢把身體向他靠去,問了句大哥在哪發財呀。他像觸了電似的,吃驚地看著我,我意識到自己說走了嘴,忙補上一句:看你戴著眼鏡就知道你是有學問的人,不像我家老楊,是個土財主。

 

  「眼鏡」重新燃起了興緻,一把將我摟在懷裡:「你喜歡文學嗎?」我點了點頭,他說自己是教古代文學的,然後就同我談起了《詩經》。初中沒畢業,老爸就不讓我念了,在城裡打工其間,當過飯店服務員、「酒花」、歌廳小姐,後來到洗浴中心收銀,收銀很累,比賣淫掙得少多了,所以就開始「干大活」了,中國字我還沒認全呢,哪裡懂得古代文學呀,看我不住地點頭,「眼鏡」講得唾沫星子亂飛,他嘴裡說著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就是不動真格的,我心急火燎的。

 

  十多分鐘后,老楊與「眼鏡」的媳婦去了另外的房間,「眼鏡」突然話鋒一轉:「我們也開始吧。」我早已等得不耐煩了,沒有任何前戲,一分鐘便結束了戰鬥。他漲紅著臉不住地向我道歉,說自己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可能是太緊張了。我說沒關係,這樣挺好的,他還是顯得很內疚,我的大牙都要笑掉了。

 

  回來的路上,老楊甩給我一千元錢,他誇我表現不錯,就是衣服脫得太快了,* 的聲太大,聽著假。做我們這行的,如果每次都是真的那不得累死,湊合聽吧。老楊一邊開車,嘴裡還哼著《難忘今宵》,我問他玩別人的媳婦有意思嗎,她又不比小姐漂亮,也不會比小姐的工夫好嗎。老楊說那是兩種感覺,與漂亮不漂亮沒有關係,玩別人的媳婦有一種成就感,人為什麼高興你知道嗎,就是因為得到了不該得到的東西。我說他是真色,他發轉過身來,在我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剛要說什麼,只聽「咣」的一聲,汽車撞到了在前面等信號的計程車上。

 

  回來后,我把這事同姐妹們說了,她們把我圍在中間,我講得眉飛色舞,男人怎麼會讓自己的媳婦同別人上床呢,姐妹們一邊罵「眼鏡」是傻X ,一邊說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當然,她們一致認為我幹了份既賺錢又享受的俏活,再有這好事想著姐妹點,別自己吃獨食。的確,「眼鏡」雖然也不是啥好餅,總比到我們這裡來的嫖客溫柔得多,那些嫖客以為自己花了錢就一定要花得值,遇到變態的,不把你折磨死也夠你受的。這麼一想,我倒是同情起那個「眼鏡」來,拿自己的媳婦同小姐玩換妻,虧大了。

 

  我知道在你們的眼裡做我們這行的不是好人,可我沒有干過昧良心的事,我靠身體掙錢,我是明碼實價,絕沒有半點欺詐,做小姐也要先學會做人,就像你在採訪我之前,我就同你講好價錢,免得完事後多說話。話又說回來,誰知道「眼鏡」他們是不是兩口子,別看那女的挺羞迷的,說話細聲細氣的,八成也是一個破鞋,要不然,哪個正經人能在別人家的老爺們面前脫得光腚拉碴的,用假幣買了一包假煙,誰也不欠誰的。對這樣的男人,懲罰懲罰他也是應該的,罪有應得,你說是吧。

 

  一周后,老楊又找到我,他把一疊大票往我手裡一塞:「來活了!這回你可不要表現得太專業了,要矜持、矜持、再矜持,懂嗎?」我也想矜持,到時候就控制不住自己,在客人面前要是玩矜持那就別想掙錢了,裝淑女還真不是件容易事。你還別說,我的一個妹妹在賓館陪過一個老外,她告訴人家自己剛從農村出來,是第一次接客,上樓的時候,她還假裝不會關電梯的門,結果一晚上掙了一千美金。看來,該裝淑女的時候,就得裝呀。

 

  老楊還是囑咐我,對方不問話絕對不先開口的,說什麼沉默是金。其實老楊不知道,我對這次扮演醫生的角色是絕對有把握演好的,我得過一次慢性婦科病,跑了大半年醫院,也算是久病成醫了,除了艾滋病,各種性病都是啥癥狀,講上半個鐘頭不會重樣的。

 

  姐妹們告訴我,這次要好好享受一下,別只顧掙錢。自從一年前與男友分開后,我就再也沒有體驗到那種美好的感覺了。可是一看到那個男人,我的心就涼了半截,那是個五十多歲的矮胖男人,脖子上戴著一個比鉛筆細不了多少的大金鏈子,頭髮比老楊的還少。他身邊的女人三十五六左右,皮膚很黑,兩隻眼睛像熊貓似的,沒想到老楊這麼沒有品位,竟然對這樣的女人產生了興趣,他色迷迷地盯著人家,那個女人也不迴避老楊的目光,騷騷地看著老楊,非讓老楊給她講黃色笑話,兩個人王八看綠豆,對上眼了。

 

  原來還擔心哪句話說錯了露了餡,這下可好,想表演的機會都沒有了。這個老男人比上次的「眼鏡」性急多了,見面沒到三分鐘,就各自到了自己的房間,這樣的場面我天天看到,可當時我覺得很不舒服,又一想自己是自作多情,這就是一次出台,只有嫖客挑小姐,沒有小姐挑嫖客的。錢是上帝,這年頭,花錢的都是大爺,想掙錢就得當孫子。

 

  還真得感謝老楊,如果那天不是同他出去,說不定就掉進去了。那天晚上,公安突然進行一次掃黃,老闆沒有像以前一樣事先得到消息,聽說是省廳下來人查的,我的兩個妹妹抓了大現,現在還沒出來呢,老闆也被抓起來了。沒過幾天,我就到現在這家洗浴中心上班了,這家洗浴中心的老闆早就看好我了,原來的那個老闆對我不薄,也就沒過來。干我們這行的也是一樣,好的小姐是很搶手的。

 

  老楊聞著腥也跟來了,在近半年多的時間裡,我還假扮過律師,律師那是我最嚮往的職業,小時候,我爸爸被村長的兒子打折了腿,在床上躺了大半年,我媽媽到處告狀,也沒給賠一分錢,還說是我爸爸先動的手。我家明明有理,當時我就想長大當律師,一定要替我爸爸討個說法。而且還是美女律師,我陪過的客人都說我特能講,如果上學的時候我好好學習,說不定我現在真的成了大律師呢。

 

  之趾:你這是在作損知道嗎?

 

  小雪:哥,咋這麼說呢,不都是為了掙錢嘛,如果我有百八十萬的,誰扯這個呀。那些起個曖昧甚至赤裸裸的名字在網上招攬生意的簡直都是二X ,完事了不給錢,或者被搶的算便宜的,弄不好就把命賠上。遇到「釣魚」的就得勞教半年,在裡面呆著是小,半年得耽誤多少錢呀,人一輩子有幾個半年呀。能玩得起換老婆的都是有錢人,不用擔心賴賬,又算不上賣淫嫖娼。

 

  之趾:就沒有穿幫的時候?

 

  小雪:人生就像拉屎,儘管你用了力,一不小心還是拉出來個屁。有一次,我怎麼看那個男人怎麼面的晃的,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後來,看到他屁股上有一大片黑痣,我驚出一身准汗,這不是一年前我陪過的一個客人嗎,那次他喝得北都找不著了,進了屋就一頭扎在床上,後來一起來的人給買了單,我還擔心日後他來找我算賬,那是我第一次不勞而獲,這事也不能怪我,只要進了屋就得報鍾,老闆要抽紅的,我總不能自己倒搭吧。

 

  他也上下打量著我,說好像在哪看過我,我不敢抬頭看他,假裝鎮靜地說:「你們有錢的花心男人,看哪個女人都好像在哪見過,這都是男人的套詞,你不會

說在夢裡見過我吧。」他笑了笑沒再說什麼,我急忙把話題岔開了。可能是覺得上次虧對於他,我做得非常努力,他一臉滿足地說我很專業,我急忙敷衍說是自學成才的。

 

  老楊聽說后也后怕,如果被他們識破我們是假的夫妻,說不定出什麼亂子,下次一定要先看一下對方的照片。這是一個好主意,如果再碰到那個禿頂老男人我也不會為了錢太委屈自己。

 

  後來,這事讓老楊的媳婦知道了,她找到我住的地方破口大罵,還動手打了我一個嘴巴。在城裡混了這麼多年,我早就不受這份氣了,同屋的幾個姐妹上來就是給她一頓「炮」,我指著她的鼻子告訴她,你別自作多情,我半拉眼睛都沒看上老楊,我們是玩在遊戲,我掙的是錢,懂嗎?那個黃臉婆半天沒有說出話來,哭咧咧地著說要回家收拾老楊。

 

  打那以後,老楊像在地球上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來過,我多少有些失落,其實,到後來,這個遊戲給我帶來的快樂已經遠比掙錢更讓我著迷,我的心變野了,動員我的回頭客們玩這個遊戲,並告訴他們如何如何地刺激,他們都聽傻了,不相信有這事,後來有一個人答應我試試。沒事的時候,我就到網上找要玩換妻的,我很上鏡的,對方的男人都異常熱情,像蒼蠅見了血。我打字慢反倒成了優勢,對方都是猴急猴急的,有說我長得像張曼玉的,有說我長得像鞏利的,居然還有一位「紳士男人」說我像林憶蓮,天呀,什麼眼神呀,我的眼睛可比她大多了。

 

  之趾:你找到了一條生財之路呀。

 

  小雪:別提了,現在啥錢也不好掙,都是些有賊心沒賊膽的傻老爺們,好不易容碰到真要換的,又要結婚證,又要看照片的,磨機死了。

 

  採訪花了兩個半小時,我為此支付小雪500 元錢,她接過錢后沒有片刻停留,看著她性感誇張的臀部漸漸遠去,我突然想笑, 在被認為是「三高」人玩的換妻遊戲里,竟也會有風塵女子摻雜其中,真是絕妙的諷刺,極好的幽默。

 

  既想尋刺激,又無不想給自己戴頂錄帽子,「聰明」的老楊就想到了靠出買肉體為職業的小雪,而在金錢的誘惑下,小雪心甘情願地參與到這個遊戲中來,成為「職業妻子」,畢竟,對於小雪來說,這是一單不錯的生意。

 

  不知道那些男人們在享受身體上的刺激時, 是否會想到自己成了冤大頭,當然,或許對方也未必是真實的夫妻關係,雙方心照不宣罷了,我這不是閑吃蘿蔔淡操心嗎。

 

  實質上,租來小姐玩換妻並不是真正的換妻遊戲,只不過是變象嫖娼罷了,我之所將其記錄下來,是因為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透視換妻者的齷齪。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top:0in; mso-para-margin-right:0in; mso-para-margin-bottom:8.0pt; mso-para-margin-left:0in; line-height:107%;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1

高興

感動
1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8-3 04:40
不管誰寫的,都是有哲學天賦的,又有生活經驗和寫作特長。應該算一部優秀作品!
回復 總裁判 2016-8-3 06:04
這個行當不納入市場經濟,社會、國家、家庭與個人為掃黃,為不得不假裝配合掃黃等等,必將付出的成本和代價極為高昂,
回復 美國的老王子 2016-8-3 13:23
好文,很有水準,真記者也未必寫得出來。
回復 往事並不如煙 2016-8-3 16:55
文章真實有哲理——

妓女——是人,但被社會歧視。演員——也是人,但不被社會歧視,且有粉絲追捧。
妓女高興接客,不高興不接客;而演員高興不高興都得陪導演副導演、製片副製片等等睡覺......
妓女做婊子沒有執照,哪個階層都得陪,有時還被抓;演員做婊子有執照且光明正大,陪睡的都是國家級別的當朝權貴國。
做妓女的都是生活在底層的窮百姓,匪二代官二代之女哪有做婊子的。
電影學院和藝術院校都是給領導準備享用的......否則,不給畢業證。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09: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