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滴血川康 42

作者:lilly13  於 2010-8-30 07: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6評論

關鍵詞:

                                曙光


   1954年夏天,成都七中從青龍街搬到城外磨子橋,那裡離家太遠,必須讀住讀才行。學校知道我的家很窮,由於我的成績還不錯,決定補助我伙食費,我才能夠繼續完成學業。

   要開學了,媽媽把全家的生活費擠了又擠,打算給我買段布做襯衣。想到媽掙錢太不容易,一家人還要吃飯,我說:「還是不用買吧,我的舊衣服可以對付著穿,等明年考上大學再說。」媽卻堅持要買,她說:「眼看你高中就要畢業,這麼多年你都穿得破破爛爛,你父親知道了會心疼的。」聽媽這麼說,我的眼淚涌了出來,再不說什麼。

   我們去看布料,那花色各異的布擺滿貨架,琳琅滿目,看得我眼花繚亂,覺得每一種布料都好看。我們走了一家又一家,就是下不了決心,最後選了一段最便宜的白底上有藍色小花的布,做成我那年夏天唯一的襯衣。同學們睡午覺的時候,我抓緊時間洗衣服,下午上課時,衣服幹了,又再穿。

   雖然生活過得極其貧苦,婆婆卻一直讓我們有新鞋穿,她親手給我們做布鞋。自己做鞋,婆婆做得很辛苦。她要趁著夏天,把各種不能用的爛布,用漿糊一層一層粘在木板上,在太陽下曬乾,做成布殼,再把幾層布殼粘起來做出鞋底的上面部分,然後用很多層厚布粘在它下面,再用粗針、麻線密密地把鞋底扎一遍,鞋底才算完成。鞋邦是按樣式把布殼剪好,粘一塊黑布上去當鞋面,再用斜布條把鞋口縫好,最後把鞋邦和鞋底逢在一起,一雙新鞋就擺在面前了。想到婆婆一針一線做鞋,特別是扎鞋底時必須用力把線拉緊,她的手被麻線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我總是穿得很小心。學校在城外,如果遇到下雨,要走約兩百米泥濘道路,我拎著鞋,赤腳走過這段路,到護城河邊洗乾淨腳,才穿上鞋回家。

   深冬,日子就不好過了。我只有一床薄被子,晚上剛上床時還好,後半夜我被冷醒,發現自己縮成一團、全身酸痛,很想把腿伸直,可腳剛伸下去,下面的被窩象冰一樣涼,又趕快把腳蜷上來。實在熬不住了,我起來穿上衣服,希望能暖和一點,誰知穿上棉衣睡覺比不穿更冷,只覺得寒氣包圍著我,並從四面八方往身子里鑽,我拉起被子把頭蒙住,只露出鼻孔,仍冷得直打哆嗦,我緊緊地蜷縮在被子里,一分鐘、一秒鐘地盼天亮。所以,冬天我是起得最早的學生之一,這倒成了一件好事,我總是第一個衝出去舀熱水,不用排長隊。

   可是,再冷我也不告訴媽,家裡沒有多餘的被子,說了只能讓媽徒增煩惱。後來,我找一個被子薄的同學商量,兩人頭和腳顛倒著睡,兩床被子疊加起來,就不會挨凍了。但兩人擠在一張窄窄的單人床上,一點也動彈不得,下半夜竟覺得熱。就這樣,我們好歹熬過漫漫冬夜。

   星期六是回家的好日子,家裡有等待我的親人,有熱騰騰的飯菜,還有暖暖的被窩;婆婆、妹妹和我擠在一張床上,多舒服呵。有一次,我和媽一起睡,半夜翻身,我的頭碰在床沿上,迷糊中我叫了一聲,媽媽馬上伸手過來抱著我,問:「怎麼啦?」其實,我並不痛,媽媽的愛撫讓我留戀,我又想起了父親,對父親的思念涌了上來,我什麼話都不說,越哭越傷心,把幾年來埋藏在心裡的牽掛、痛苦、辛酸、屈辱全哭出來。媽著急了,把我抱得更緊,我乾脆把頭攢在她懷裡痛哭。媽終於明白了我的心情,也緊緊地摟著我。不知什麼時候,我在媽溫暖的懷裡睡著了。

   我讀住讀,媽媽每周給我兩分錢,我總是捨不得花。星期六回家,妹妹早就帶著弟弟等在門口,我抱起弟弟狠狠地親一口,再給他一分錢。他蹦蹦跳跳地去不遠處買一塊豆腐乾,分給我們吃,弟弟很懂事,總是選最小的。晚上,我們一邊鎖扣眼,一邊聽媽講故事,笑聲又蕩漾在這四面透風的破屋裡。星期天下午妹妹帶著弟弟送我,臨別時,我把另一分錢也給了弟弟。走出好遠,迴轉身,還看到站在寒風中朝我張望的一高一低兩個小小的身影。

   媽和婆婆從來不過問我的學習情況,每學期的成績單足以給她們很大的安慰。1955年夏中學畢業,我毫不猶豫選擇了師範學院,一是因為」教育救國」是父親的夢想,為了這個夢想,他曾努力追求過,延續父親的夢想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二是因為讀師範學院不但不交學費,吃飯也不收錢,這樣的大學我才上得起。我很幸運,考上了西南師範學院。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這所大學是西南最著名的師範大學,誰不想上好大學?我還年青,嚮往著去高等學府深造,希望有更好的發展機會,拿到錄取通知書,我高興得跳起來,抓著通知書瘋狂地在街上亂跑。婆婆大聲地叫:「小心哪,不要弄丟了重要文件。」我卻興奮得什麼都聽不到。

   那幾天,成了全家人的節日,個個都喜孜孜的,媽的臉上也露出開心的笑容。婆婆看著我,說:「要是你父親知道了,不知該有多高興啊!」興奮之餘,我們又陷入深深的憂愁之中。成都到重慶的火車,慢車票要八元多一張,就算再節約,到重慶上學至少也得準備十元錢才行,可我家連一點多餘的錢也沒有。媽媽仍然鎮定地說:「我來想辦法。」她拆了自己的毛衣給我織,讓我有兩件毛衣;還找出一段蘭布,用婆婆的舊長衫當裡子,再把一些舊棉花翻新一遍,給我縫了件厚棉襖;又拆了婆婆的長衫給我做了一件厚襯衣;我的舊衣服還可以穿;布鞋和棉鞋婆婆早就準備好了。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我的行裝就只有這些了。一天,婆婆發現垃圾堆里有人扔了一口皮箱,箱底破了一條長口。媽媽說:「這皮箱扔得真是時候,好象專門給涵兒準備的。」她撿回來把破口補好,正好給我裝衣服。

媽媽到李靜軒伯伯家,向他們報告我考上大學的喜訊,他們立即向我伸出援助之手。李伯母拿出幾年的積蓄,還賣了些衣服,湊夠了路費還剩兩元,叫我帶在身上。李伯伯說:「孩子出遠門,身上多少要有點錢才行。」他告訴媽,原屯懇委員會的伍柳村正在重慶政法學院任教,他將給伍柳村寫信去。

   媽一定要寫張借條,李伯母卻堅決不同意。她說:「這錢是我們支持涵兒上大學的,給孩子錢,哪能要還?」媽說:「錢是還得了的東西,你們的情意卻永遠也還不清,請讓我們將來把能還的先還了,而把你們的情意永遠記在心裡。」

媽對我說:「涵兒,這十元錢對我們來說,遠勝過百萬、千萬,它包含著多少意義,你懂得嗎?」我點了點頭。我希望大學畢業后能報答李伯伯一家的大恩大德,可1957年,當年為劉文輝等草擬起義通電的李靜宣伯伯被打成「右派」,在嚴酷的鬥爭之後,他投河自盡了,不久,李伯母也傷心地隨他而去,我連報答他們的機會都沒有了。

   全家在興奮中過了一個月,上學的時間臨近了,一股離愁悄然潛入每個人心裡。婆婆叮嚀我:「你一個人在外面,處處都要小心,你是個不長心眼的人,家庭成份又不好,處處忍讓點,千萬不要爭強好勝。」她又說:「你如遇到什麼難事,要學著敢於擔當,再難,也不要做出可憐像,常言道:三天不吃飯,還要裝個賣米漢。你要記住啊!」婆婆還叮嚀這,叮嚀那,似乎想把大學生活可能遇到的所有問題都幫我想到,雖然,她連大學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媽媽仍一如平常,看不出她情緒的起伏,只有在她反覆檢查我的行李和不時放點小東西進箱子時,才感受到她的關心和不舍。

    弟弟問我:「大姐,你為什麼要跑到重慶去讀書呢?你不可以在成都嗎?」

    我不知該怎麼回答,只好說:「重慶的大學好。」

    弟弟聽了,驕傲地說:「我長大了,要到更遠的地方、讀更好的大學。」

   離別的日子終於到了,一大早婆婆就心急火燎,不停地催促快走,怕錯過開車時間。她說:「做什麼事情都應該趕早不趕晚,要留有餘地。」

   全家一起去了火車站。火車上,弟弟、妹妹好奇地東張西望,媽媽幫我放好行李,帶我去找廁所,教我如何保護好我的文件和那兩元錢。婆婆卻堅決不肯上車,她站在窗外,兩眼一眨不眨地盯著我,不停地抹眼淚;我不敢看婆婆的淚眼,也不敢看媽和弟妹,拚命去想些其他的事情,極力壓抑著就要控制不住的感情。鈴聲催促送親友的人下車,火車徐徐開出成都站。看著月台上漸漸遠離的全家,我再也忍不住不舍之情,任由淚水在臉上奔流。火車帶著我離開溫暖的家,離開我最疼愛的弟弟,離開還沒有找到的父親。就這樣,我帶著全家的期望、帶著對家的眷戀、帶著父親老友的恩情,踏上前進之路。這時我才猛然想起,我連弟弟的照片都沒有一張,他已經四歲了,還沒照過一次像。我想,到了學校,一定叫媽寄一張弟弟的照片給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6 個評論)

回復 light12 2010-8-30 07:18
共產黨老講: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

這種迫害又是什麼?
回復 RidgeWalker 2010-8-30 07:22
是啊,「大小姐」上大學,和窮孩子一般。
回復 瓊台鶴 2010-8-30 07:31
不幸中的萬幸,當時大學入學還沒有出身要求。否則更苦~
回復 fanlaifuqu 2010-8-30 07:32
看到些曙光。
回復 lilly13 2010-8-30 07:35
瓊台鶴: 不幸中的萬幸,當時大學入學還沒有出身要求。否則更苦~
57年就不行了,要講出身。我是55年,尚能鑽進革命隊伍。
回復 Cristal 2010-8-30 07:39
曙光就是希望!在生活中一定要看到光明和希望。有希望才會生活得樂觀向上!
回復 吉生辰 2010-8-30 07:51
讀來讓人心酸。
   也勾起我童年時期的辛酸往事,,,,,
回復 lilly13 2010-8-30 07:58
吉生辰: 讀來讓人心酸。
   也勾起我童年時期的辛酸往事,,,,,
我知道,比我們慘的多著呢。
回復 老阿姨 2010-8-30 09:13
fanlaifuqu: 看到些曙光。
回復 老阿姨 2010-8-30 10:52
Cristal: 曙光就是希望!在生活中一定要看到光明和希望。有希望才會生活得樂觀向上!
回復 lilly13 2010-8-30 12:08
老阿姨:
是啊,再苦也要走下去。
回復 老阿姨 2010-8-30 12:17
lilly13: 是啊,再苦也要走下去。
經歷了這樣的苦,以後的苦就不在話下了。
回復 lilly13 2010-8-30 13:32
老阿姨: 經歷了這樣的苦,以後的苦就不在話下了。
我想,我有勇氣面對苦難。
回復 lilly13 2010-8-30 13:34
light12: 共產黨老講: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

這種迫害又是什麼?
是「打擊階級敵人」。
回復 lilly13 2010-8-30 13:46
老阿姨: 經歷了這樣的苦,以後的苦就不在話下了。
我想,我有勇氣面對苦難。
回復 八六 2010-8-30 14:17
不得不稱前輩了,你是我父輩的同齡人。期待以後的章節。
回復 lilly13 2010-8-30 15:31
八六: 不得不稱前輩了,你是我父輩的同齡人。期待以後的章節。
我每天都會發一篇博文,歡迎指教、支持。
回復 light12 2010-8-30 20:02
lilly13: 是「打擊階級敵人」。
現在共產黨非富即貴成了階級敵人
回復 綠水潭 2010-8-31 20:44
感人!
那年代,我媽媽也選擇了上師範大學...
回復 BL_518 2010-9-1 10:14
你是好樣的,聰明、好學、懂事、憎惡分明,胸有大志、尊老愛幼,無敵又無畏,你的這些優良品質, 是你父母長輩由衷的願望~~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lilly13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00: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