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但願人長久(三十三)(小說,純屬虛構)

作者:kzhoulife  於 2013-1-19 12: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關鍵詞:小說

       張寡婦在白沙村田間地頭街角巷口散播的這條新聞,很快就被證實千真萬確,既不是謠言,也不是八卦。從張寡婦嘴裡聽到一條真實新聞,實在比事情本身更讓白沙村的社員感到新奇,就像現在新聞聯播天天說假話為黨和政府塗脂抹粉大家不奇怪,突然說了句批評政府的話,很多人會浮想聯翩,是不是要變天了。

       有貴兩口子鬧離婚這麼重大而真實的新聞,怎麼會從張寡婦嘴裡傳出來呢,這是當事人之一,書記有貴的老婆河子媽親口告訴張寡婦的,河子媽就是要白沙村的人都知道,這次她是鐵了心要和張友貴離婚,除非張友貴答應她的條件,這個條件就是河子媽知道自己懷孕了,她堅決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中國農村,每個家庭都有四五個孩子,六七個的也不少見,二三個的不多,只有一個孩子,肯定有特殊的原因。以書記有貴的家庭條件,河子媽的漂亮賢惠,生了河子過了兩年,河子媽的肚子還扁扁平平,村裡的大媽大嬸們便天天關心地問:什麼時候生老二,等著吃你的紅雞蛋哪。

       老家的風俗,女人生了孩子,鄰里親戚道賀都送雞蛋,雞蛋用紅包袱包著。主人家則在孩子三日和百日時慶祝,俗稱給孩子過三日過百歲。三日和百歲上主食是麵條,喝完麵條,主人家會將煮熟的雞蛋外皮染上紅色,送給每人一個,大概是象徵日子紅紅火火家庭團團圓圓之意吧。同一生產隊的社員,若知道誰家生了孩子,雞蛋送去了,這麵條能不能喝上還不一定。有些人家太窮無力擺酒席伺候,又不想欠人情,就把門關上,有來敲門送雞蛋的,便會說俺不伺候,雞蛋拿回去吧。如果關係好,來人會說不伺候歸不伺候,俺也不是為了喝這頓麵條,雞蛋留下來給孩子媽補補身子。如果主人家決定伺候,便會提前通知,這通知的事情,通常都落到小孩子身上。按照大人的囑咐,小孩子挨家挨戶敲門去說:「二大媽,俺媽叫您明日到俺家喝麵條!」「三爺爺,俺爹說明晌午到俺家喝麵條,一定要來!」「二叔,明日到俺家喝麵條,一定要來啊,別讓俺再跑第二趟!」,一定要說喝麵條,不能說喝酒,當然更不會說喝茶,那時候還沒有請人喝茶這一說。

       扯了這麼多,無非是要說,生孩子是大事,再窮再累,人們還是當作一件大喜事,不像後來的一些年,別說生孩子,女人懷孕都成了罪惡,河溝樹林東躲西藏,比躲鬼子兵還膽戰心驚。那時候女人結婚後前十幾年,就是懷孕生孩子,生完孩子再懷孕,再生孩子,基本是兩年一個,直到生不了了為止。河子媽生完河子過了四五年,肚子依舊是扁扁平平,小身條恢復得跟沒結婚時一樣細溜,若在今天,那是生過孩子的女人不吃不喝都想做到的,可在那時的白沙村,河子媽就像一隻母雞下了一個蛋再也不下了,養雞的大媽每天晚上會到雞窩裡,左手把老母雞抓住舉起來,右手在雞屁股摸啊摸,摸來摸去還是沒蛋,口裡便罵:吃白食的東西,連個蛋都下不出來,養你有什麼用!河子媽的公公婆婆那時還在,嘴裡雖然沒罵,心裡當然不舒服,問兒子,有貴氣哼哼地對二老說:你們別問我,更不許問孩子媽,我現在是大隊書記,全心全意撲在革命工作上,不缺你們吃不缺你們喝,別管那麼多。有貴心裡還憋著一句話沒說出來:這不都怪你們倆,當年若能娶上媳婦,不用支前打仗,也不會受傷。

       河子十來歲的時候,長得高高大大,悶頭悶腦,哪像張友貴的種,再加上此前的一些風言風語,白沙村的小媳婦老太太都知道了原因,有些人為河子媽惋惜,也有人暗地裡幸災樂禍,心裡說:張友貴啊張友貴,你作孽,總算有了報應。

       有貴兩口子在村裡的口碑呈兩極,河子媽是極好,張友貴是極差。張友貴極差的口碑,來自大躍進那幾年他乾的一件缺德事。

       那是五十年代末,轟轟烈烈的超英趕美社會主義建設狂熱席捲全國各行各業,共產黨的幹部從上到下全沖昏了頭腦,有幾個清醒的,也不得不跟著說假話走瞎路幹缺德事。那時候報紙上到處宣傳某某公社某某大隊糧食畝產一萬斤,那些大隊書記生產隊長都上了報紙,廣播里也天天宣傳他們的事迹。張友貴這個地地道道的莊戶人,當然知道那一切都是騙人的,但是自己必須緊跟形勢,做出點成績給公社看看,表現表現自己的革命覺悟,於是想出一個主意,要在白沙村搞一個畝產萬斤實驗田。那年種地瓜時,張友貴特意選了五畝最好的地塊,每畝地的地瓜壟堆的高高,本來一壟只能種一行,張友貴要求種兩行,更可笑的是在地兩頭,堆起十幾個土饅頭,比埋死人的墳頭還高還大,土饅頭從下到上一直到饅頭尖也種上地瓜,號稱向天空要糧食。饅頭尖上的地瓜秧要翻蔓除草澆水,社員需要在土饅頭上放一架梯子,踩著梯子爬到頂才可以完成。即使這樣,到秋收刨地瓜的時候,畝產量還是達不到一萬斤,有貴又讓社員將其它地里收穫的地瓜拉到這五畝地里,在每一墩地瓜窩裡放幾個,冒充這五畝地長出來的,縣裡和公社派人來視察,開現場會,推廣經驗,讓有貴大大風光了一番。有貴風光了,白沙村社員可遭殃了,以後年年交公糧,白沙村每畝地都比別村要多交,即使大飢荒那三年也不例外,結果那三年白沙村餓死的人比周圍的村都多,張有貴這個書記的位子坐得穩穩的,白沙村的社員卻恨不能張有貴斷子絕孫。

       河子媽當年嫁給張友貴,婚後發現張友貴因為受了傷,沒有了做丈夫的能力,好似趕大集買種豬,挑來挑去卻挑了一頭二夷子回家,老家把那些沒有配種能力的公豬公牛公馬統稱二夷子,有貴那時正當紅,支前模範又是村長,那枚大大紅紅圓圓的勳章,是一道護身符,誰都不敢惹,不尊重有貴,就是和共產黨作對,河子媽心裡有苦說不出,只能一個人暗自流淚。

       第二年,與河子媽同年嫁到白沙村的另外三個新媳婦,家有的母親張寡婦,大姐的母親,還有我母親結婚那天陪新媳婦的婦女主任,都陸續生了第一個孩子。這三人和河子媽一樣,娘家也是沽河村,都是在張友貴支前表彰大會上,認識了白沙村的這幾個小青年,嫁到白沙村的。河子媽看到一起長大的三個同伴,按現在的說法就是閨蜜,都懷抱著孩子你家她家串門子,唯有自己懷裡空空的,心如火燎,問有貴怎麼辦,有貴騙了這個媳婦,心裡也覺得有愧,後來想出一個餿主意,再次利用老悶,河子媽才有了河子。

       可是河子媽快四十歲了,卻突然又懷孕,居然還想生下這個孩子,這讓張友貴做夢都沒想到,氣得暴跳如雷,以為老婆又和老悶來往,張友貴自信老悶不會招惹自己的老婆,一定是老婆又去找老悶了,於是對老婆拳打腳踢,一定要老婆去把孩子做掉,河子媽卻任憑有貴打罵,就是要把孩子生下來。兩人在家裡打打鬧鬧了一個多月,河子媽的肚子一天比一天明顯,走出家門越來越難隱瞞,有貴也開始變本加厲,河子媽怕再忍下去,肚裡的孩子會出事,只好找婦女主任商量,婦女主任如此這般對河子媽一說,河子媽便找到張寡婦,告訴她自己要和張友貴離婚,張寡婦兩手一拍說:「這張友貴真不是東西,自己沒本事,還要管著你,咱們沽河村的人,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他欺負你,我讓他在白沙村抬不起頭。」

       可是只有河子媽自己知道,肚裡的這個孩子,並不是老悶的。這個孩子不是為了傳宗接代而懷的,而是愛的收穫,而在那個年代,愛情是一件見不得人的事情,婚外的愛情更是大逆不道。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3-1-19 16:30
   平淡中驚險萬分~·
回復 宜修 2013-1-20 12:12
  
回復 kzhoulife 2013-1-20 13:50
yulinw:    平淡中驚險萬分~·
謝謝雨林,問候!
回復 kzhoulife 2013-1-20 13:51
宜修:   
有什麼疑問?
回復 獃子 2013-1-20 15:25
最近幾篇您加了點時亊政治,沖淡一點原汁原味,感覺不那麼純美了,這是我個人看法。請見諒。
回復 kzhoulife 2013-1-21 02:30
獃子: 最近幾篇您加了點時亊政治,沖淡一點原汁原味,感覺不那麼純美了,這是我個人看法。請見諒。
謝謝老鄉,另一個朋友也給我提出同樣的看法,後面寫的時候,我會注意,盡量避免太直露的政治表達,再次感謝,希望多提這類寶貴的看法。
回復 宜修 2013-1-21 10:18
獃子: 最近幾篇您加了點時亊政治,沖淡一點原汁原味,感覺不那麼純美了,這是我個人看法。請見諒。
同感。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16: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