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但願人長久(三十一)(小說,純屬虛構)

作者:kzhoulife  於 2013-1-15 10: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關鍵詞:小說

      「亭亭將媳婦的時候,大姐都成老太太了!」大姐望著葯圃,自言自語。

      葯圃里一朵朵隨風擺動的花朵,有些成雙成對,有些獨立枝頭,也有些四五朵擠在一起,一些小小的花骨嘟躲在花影里,歲月似乎已經為它們做好安排,只有上頭的花朵凋謝了,下面的花骨嘟才能長大。大姐覺得自己和亭亭就是那一上一下的花朵和花骨嘟,雖說同根連枝,卻不可能同時迎風開放,一起享受那春風夏露。

      大哥當然不會明白大姐此話的深意,看著大姐一直盯著葯圃,邊說:「大姐,你以後也當醫生,我有病就不用住院了!」

      「咱們莊戶人,哪有資格當醫生,畢業了,還不都是回家種地。亭亭這麼聰明,唉!」大姐嘆了口氣,也許想到大哥的未來,卻又看不到什麼希望,拉起大哥的手說:「走吧,該吃藥了!」

      二人回到病房,沖門口那張病床已空,大哥回到自己病床吃了葯,蓋好被單睡著了。

      隔床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白白細細,看臉色衣著,不像是土裡來土裡去下地幹活的。大姐問她是什麼病,女人說是腎結石,結石很小不需要動手術,打幾針吃點中藥就好了。女人指著那張空床說:「那兩口子剛走,女的也是腎結石。不知那女的回家怎麼辦?」

      「回家,她不打針吃藥?」大姐問。

      「醫生說那女的腎結石太嚴重,打針吃藥沒用,必須去縣醫院開刀做手術。」

      「開刀要花很多錢吧?」

      「那個男人上午一直埋怨,說老婆得這個病,就是把家賣了,也湊不齊開刀的錢,最後開了點止疼片走了。我腎上長一點小石子,就疼的死去活來,比生孩子還疼,她腎上全是小石頭,回家還不疼死!她的病是給耽誤的,如果早期疼的時候,象我一樣來醫院檢查,打幾針吃點葯就好了。」

      「您是吃公家糧的吧,看病不用花錢。我們村的人,都是小病能忍就忍,疼極了吃兩粒止疼片,哪有上醫院的。等變成大病,又治不起,只能在炕上躺著等死!」

      「唉,莊戶人真是可憐。」

      「只怪她命不好,生在莊戶人家裡,她要是跟你一樣吃公家糧,就沒事了!」

      「俺家那口子以前也是農村戶口,後來當了兵,在部隊入黨提干,去年轉業回來當了咱們公社的黨委書記,俺也調到公社糧管所上班,俺和兩個孩子的農村戶口也轉為城鎮戶口,真要感謝毛主席感謝共產黨,讓俺一家吃上國家糧,看病也不用花錢。」女人說著這些話,臉上掩不住吃國家糧的優越感。

      「俺什麼時候能吃國家糧就好了!」大姐很羨慕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

      「妹子,咱們這些莊戶閨女,只有找個吃國家糧的,才不用和糞耙子糞簍子打交道。我看你長的這麼好看,將來我做媒,幫你找一個。你是哪個村的?」

      「白沙村!俺村裡有一家,男的在濟南工作,每年回來一次兩次,女的拖著五個孩子在生產隊幹活,好像一直也沒轉成城市戶口,女的去濟南住幾天,還要這證明那證明,你說城市人可以隨便到咱們農村,農村人為什麼就不能隨便去城市?」大姐說這話的時候,根本沒想到她這話已經觸到了中國社會一個最不平等的制度,那就是戶口制度。

      「這是男的沒本事。估計在濟南也是掃大街的!」女人很不屑地說

      大姐想說,城市掃大街的,好像也比農民高出一頭,生在農村就只能象您所說,寄希望予自己的婚姻改變自己的命運了,但這些話到了嘴邊,還是沒說出來。

      「您要不要喝水?我幫您倒缸水。」大姐說著拎起地上的暖壺,拿起書記老婆放在窗前小桌的茶缸,倒了一缸水遞給她。

      「你叫什麼?」書記老婆接過茶缸,很親切地問大姐。

      「陳竹梅,耳東陳,竹子的竹,梅花的梅。大姐您叫什麼?」

      「你還叫我大姐,我看我比你媽年紀大,那個女人不是你親媽吧?」

      「不是,她只比我大八歲,很年輕的。」

      「是這樣,你可比她強多了。她總是耷拉個臉不說話,好像別人欠她多少錢!」

      「我媽就這樣,您別在意,大姐您有幾個孩子?」

      「兩個,一男一女,大的閨女,七歲了,小的才四歲。」

       書記老婆是個很愛說話的人,大姐又很有耐心,時不時插句話,二人便咯咯地笑,也不知聊了多久,大哥醒來,揉著眼睛說:「大姐,我想喝水!」

      「你坐著,我出去幫你倒。」大姐自己沒帶暖壺,又不好意思倒書記老婆的,拿起飯盒站起來,要到鍋爐房裡去打開水。

      「暖壺裡還有開水,你先倒給你弟弟」有大姐陪著聊天,書記老婆很高興。

      「那俺先用了,過一會俺幫您去灌一壺。」大姐倒了半飯盒開水,鋁皮薄非常燙,便用包飯盒的圍巾包著端起來,在嘴上來回吹了一會,試試不太燙了,才舉到大哥嘴邊。

      書記老婆看著大姐照顧大哥細緻入微,不禁贊道:「妹子,你真好心腸,將來我一定給你說個好婆家,有事儘管來找我,俺叫吳水蓮,口天吳,井水的水,蓮花的蓮,你到公社找劉書記的老婆,沒有不知道的。」

      「謝謝您,有事一定去找您,將來也許真的要麻煩您。」兩個人又閑聊了半天,吃過晚飯以後,公社書記劉剛帶著兩個孩子來看老婆,吳水蓮一個勁誇獎大姐,要認大姐做乾妹妹,書記不置可否,坐了一會帶著兩個孩子走了。

      夜裡睡覺,大姐本來坐在床邊趴在床沿上,大哥和大姐一個炕上睡慣了,一定要大姐躺到病床上,床太窄,但大哥人小,大姐側著身子摟著大哥,倒也不太擁擠,吳水蓮望著這對相擁而睡的姐弟,又羨慕又憐惜,眼裡湧出一陣淚水,打濕了眼眶。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3-1-15 18:12
   看樣子以後要有交集了~·
回復 kzhoulife 2013-1-16 00:12
yulinw:    看樣子以後要有交集了~·
問候雨林,東拉西扯,拉扯到那算那!
回復 小小.. 2013-1-17 01:48
  
回復 宜修 2013-1-20 12:01
「暖壺裡還有開水,你先倒給你弟弟」有大姐陪著聊天,書記老婆很高興。--提個意見:書記老婆也是人。也有惻隱之心。更是為人母者,母愛會讓她更加欣賞愛護小弟弟的大姐。讓大姐用她的暖水瓶,絕不完全是出於小姑娘陪她聊天的原因。
回復 kzhoulife 2013-1-20 13:45
宜修: 「暖壺裡還有開水,你先倒給你弟弟」有大姐陪著聊天,書記老婆很高興。--提個意見:書記老婆也是人。也有惻隱之心。更是為人母者,母愛會讓她更加欣賞愛護小弟弟 ...
提的對!所以後面特意寫了書記老婆對大姐的喜愛,問候!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05: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