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但願人長久(三十)(小說,純屬虛構)

作者:kzhoulife  於 2013-1-12 08: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8評論

關鍵詞:柳樹, 小說, 白沙

    月亮從大堤柳樹的上空,漸漸地隱藏到柳樹西面,白沙村雞鴨豬狗都進入了夢鄉,小村頓時寂靜下來,瑞安瑞芳陪著大姐,還坐在門口焦急的等待著,快到半夜的時候,終於看到父親蹬著自行車從街口轉過來。

    父親飛快地騎到家門口,大姐著急地問:「亭亭沒事吧?」

    「沒事!」父親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對瑞芳兄妹說道:「你們倆也在,進屋裡坐吧!」

    「亭亭沒事,我們也放心了,瑞芳,咱們也回家吧。」瑞安說完,望了大姐一眼,大姐一直沒怎麼和瑞安說話,看到二人要走,也沒阻攔,對瑞安說道:「陳老師,等亭亭回來了,我一定帶亭亭去給陳爺爺磕頭。」瑞芳笑道:「給我爸磕頭不必了,來我家好好感謝感謝我大哥,若不是他拉著我來,你今晚一個人在家哭鼻子吧!」說完拉著瑞安,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竹梅,明天上午你去醫院,讓你媽回來。醫生說亭亭還要在醫院住一晚。我後天去醫院接你們。」

    「爹,我把飯菜熱一熱。」

    「不用了,醫院裡有食堂,我吃過了。明天早晨你熬點小米粥,給亭亭帶上。我找點糧票,餓了你們就到醫院食堂買點吃的。」

    第二天早晨,父親給了大姐五塊錢,兩斤山東省糧票,一斤全國統一糧票,特意囑咐大姐,先花那兩斤山東省糧票,全國統一糧票很短缺,能不用盡量不用。

    大姐把錢和糧票收好,把熬好的小米粥盛在一個長方形薄鋁片做的飯盒裡,飯盒用了多年已經失去光澤,里裡外外黑一塊灰一塊的,大姐用自己冬天圍的一塊四四方方的棉圍巾將飯盒包好,放進一個小柳條框,順手又拿了兩個玉米面大餅子,騎著單車來到公社衛生院。

    衛生院位於靈山鎮東西大街東端的北面,五六間平房東西排開,其中一間前後敞開做醫院大門,另外幾間是門診室和藥房,病房位於衛生院大院西側,一溜十幾間。大姐推著單車穿過大門,到門診室問清大哥的病房,將單車支起來鎖好,推開病房兩扇又小有破的木頭門,看到一個滿面皺紋的女人倚在沖著門的病床上,痛苦呻吟著,一聲高一聲低,床邊坐著一個中年男人唉聲嘆氣,大姐沒看到大哥,卻聽到大哥的聲音:「大姐,我在這裡。」

    病房裡有十來張病床,東西兩排,中間是一條窄窄的過道,過道上坐著幾個病人家屬,大哥的病床在北端靠窗戶一邊, 大姐側著身子小心地穿過過道,生怕踩著別人。

    「你總算來了,累死我了。」母親從病床邊站起來,理了理凌亂的頭髮,想來一夜沒睡好,滿面倦容。

    「媽,你喝碗小米粥再走吧。」大姐將竹籃放在病床上。

    「病房這麼多人,哭天抹淚的,我那吃下飯?你好好陪著亭亭,明天你爹來接你們。」母親說完,接過車鑰匙,象躲避瘟疫似的,急急離開病房。

    「大姐,你帶我出去好不好?」大哥和母親一樣,也聽煩了病房裡的呻吟聲,恨不能和母親一樣馬上回家。

    大姐坐到床邊,手擱在大哥的額頭上,覺得大哥不再發燒,也沒有氣喘的樣子,完全放了心,打開飯盒說道:「你先喝點粥,等我問問醫生,醫生說沒事,我就帶你出去,這個院子很大呢。」

    中午時候,一個醫生來給大哥量體溫,拿聽診器在大哥胸口聽了聽,對大姐說:「他不用打針了,按時服藥,明天上午出院。」大姐忙問:「我能不能帶他到院子里走走?」醫生點點頭說可以。

    衛生院的大院,也許是那個時代最乾淨的一個地方了,沒有馬牛雞鴨的糞便,院子走道上都鋪了青磚,院子里分散種著一些大樹,樹與樹之間拴著細麻繩,麻繩上掛著一條條白色的床單,橫一排豎一排,將大院隔得如同迷宮一般。大姐領著大哥,在這些大樹床單之間穿來走去,來到大院的最北邊,停在一大塊葯圃前面。

    這塊葯圃足有半畝地,兩條交叉的小徑將葯圃分成四塊,像是一個大花園,各種顏色各種形狀的花朵,有仰頭看天的,也有低頭望地的,有些花蕊躲在花瓣之中,有些花蕊則如長頸鹿的脖子。大哥從未見過這麼多的花,更不知這些花叫什麼名字有什麼用處。大姐去過瑞安家,見過教授種的幾種草藥:金銀花,梗草,丹參,這個葯圃里都有。大姐特別喜歡金銀花,有純白色的,有淡黃色的,兩片捲曲的花瓣如輕紗一般,纖細嬌美,花瓣之間伸出三四根針狀的花蕊,俏立枝頭,楚楚動人。大哥卻對著一種紫色的鈴鐺一樣的花朵出神,看看左右沒人,摘下一朵最大的放到嘴邊又嗅又聞,大姐知道那是梗草花,也叫鈴鐺花,根能治療咳嗽痰多咽喉腫痛。

    大姐和大哥在葯圃里轉了一會,中午大熱的天,鼻尖上都冒出細細的汗珠,最後走到葯圃東北角牆根的一棵大槐樹蔭涼里,蔭涼里零零散散有五六塊磚頭,二人撿了兩塊大的磚頭坐下,大姐又伸手摸摸大哥的身上,不覺得熱,對大哥說:「亭亭,咱倆玩遊戲好不好?」

    「好,咱倆打鼻子眼,你要指錯了,就給我講故事。」於是大姐伸出左手,手心衝上,右手食指指尖放在鼻子尖上。大哥在大姐手心一拍,嘴裡喊:「耳朵!」,大姐放在鼻尖上的手指卻指到了嘴上,逗得大哥咯咯笑。「嘴!」,大哥又喊,大姐的手指一下子滑倒嘴上。「眼睛!」,這次大姐正要指到耳朵,半路反應過來,手指在眼前晃了兩晃,回到眼睛上。「不算,不算!」大哥嚷道。

    大姐反手抓住大哥的手說道:「該我打你指了!」說完便「眼睛」「耳朵」「嘴」的喊起來,大哥卻每次指的都對,大姐靈機一動,大喊:「鼻子」,大哥的手本來按在鼻子上,聽大姐喊出聲,本能的從鼻子上抬起手指,等聽清大姐說的是「鼻子!」,馬上又把手指放回去,大姐又喊:「頭髮!」「肩膀」「後背」,大哥知道大姐在耍賴,邊說道:「你輸了,該你講故事了!」

    大姐便說:「肚子痛,找老宋,老宋不在家,找老九,老九在家磨小刀,劐亭亭的大屎包,肚子痛,一刀好!」 這是同學之間經常相互嘲弄的一個順口溜,大哥以前沒聽過,倒也覺得有趣,央求大姐再講,大姐便道:「我小時候去姥姥家,姥姥教過我一段,是這樣說的:小巴狗,你看家,俺上南園采紅花;紅花沒採到,聽見巴狗汪汪咬;咬的誰,咬的張果老,張果老來弄么?來偷草。偷草好弄么?餵驢。餵驢好弄么?將媳婦。將的媳婦俊不俊?不俊,嘴大眼小,腚大的像草包。」  大姐摸著大哥的頭髮,繼續說:「亭亭以後將媳婦,可別嘴大眼小腚大得像草包!」

    「我以後將媳婦,要象大姐一樣的!」大哥很認真地說。(老家人把娶媳婦叫做將媳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3-1-12 11:45
   這集輕鬆,點到題了~·
回復 kzhoulife 2013-1-12 12:01
yulinw:    這集輕鬆,點到題了~·
問候雨林,在喝上午茶吧?俺給您倒茶!
回復 yulinw 2013-1-12 12:06
kzhoulife: 問候雨林,在喝上午茶吧?俺給您倒茶!
   下午了~~周末愉快~·
回復 kzhoulife 2013-1-12 12:22
yulinw:    下午了~~周末愉快~·
周末愉快!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1-12 14:56
接著說~
回復 kzhoulife 2013-1-13 23:28
無為村姑: 接著說~
謝村姑鼓勵!
回復 獃子 2013-1-20 05:01
將媳婦一一應是張媳婦吧!張羅的張。
回復 kzhoulife 2013-1-20 13:40
獃子: 將媳婦一一應是張媳婦吧!張羅的張。
讀音是「將」沒錯,字是不是這個字還值得研究!我在莫言的一篇散文里讀到莫言也用「將媳婦」三個字,這個將也許是從「張」演化而來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06: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