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四隨想

作者:kzhoulife  於 2011-6-3 20: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8評論

      臨近六四,這幾天心裡很不平靜。

      走在路上,躺在床上,吃飯上網,白天黑夜,腦子裡總是有關六四的前前後後。自己本不是那場運動的參與者,作為觀眾,隨遊行的隊伍從中關村走到過天安門,見過學生與警察的對峙,跟著學生一起激動過,歡呼過。運動中間有過幾天,一切似乎都平靜過去了了,和朋友到北師大校園,校園裡也安靜得出奇,當時就跟朋友講,學生們只有絕食,才會將這場民主運動的烈火重新點燃起來。

      果然不出所料,過了三天,學生開始了廣場的絕食活動,自己卻於那時離開了北京。六月份再回北京的時候,大街上依舊可以看到焚毀的卡車,許多街道戒嚴不通。一切的希望,似乎在那一天,全部破滅了。

      二十多年過去了,「六四」的功過是非,歷史自會有定論。但將現在的中國,與二十年前相比,或者再推回九十年,與魯迅先生寫《吶喊》的那個時代相比,心情突然更加的沉重沮喪。

      在《吶喊》自序里,魯迅先生有這樣一段話: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么?」

     「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這段話講了快一百年了,看這間鐵屋,似乎依然牢不可摧,尤為可笑的,是捍衛這個鐵屋的,居然是將魯迅捧了幾十年的一個政權。鐵屋裡熟睡的人們,比一百年前更多,那幾個清醒的人,依然關在牢籠里。我覺得自己要發瘋發狂了,如同《狂人日記》里那個患「迫害狂」的狂人,思緒和講話已經雜無倫次:

      「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為不幸的。」

      「吃人的人,什麼事做不出;他們會吃我,也會吃你,一夥裡面,也會自吃。但只要轉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太平。」

     這個制度,造就了太多吃人的人。你們今天吃別人的孩子,明天說不準別人會吃你們的孩子,立刻改了吧,為了孩子!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2

難過

拍磚
4

支持
1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John121 2011-6-3 20:59
鐵屋裡熟睡的人們,比一百年前更多,那幾個清醒的人,依然關在牢籠里。
回復 awang9988 2011-6-3 22:54
下次回國你會犯經濟罪或流氓罪。
我黨是很民主的,你自己挑吧。
回復 kzhoulife 2011-6-3 23:16
John121: 鐵屋裡熟睡的人們,比一百年前更多,那幾個清醒的人,依然關在牢籠里。
  
回復 kzhoulife 2011-6-3 23:17
awang9988: 下次回國你會犯經濟罪或流氓罪。
我黨是很民主的,你自己挑吧。
  
回復 老地雷 2011-6-4 11:48
我也不平靜,也寫了一篇,握手!
回復 kzhoulife 2011-6-4 11:53
老地雷: 我也不平靜,也寫了一篇,握手!
貝殼村好像挺平靜的!
回復 老地雷 2011-6-4 11:58
kzhoulife: 貝殼村好像挺平靜的!
沒有經歷的人就沒法涌動
回復 yulinw 2011-6-4 12:17
   22年了,不能也不該忘記~~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22: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