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兒子趣聞一二(2)

作者:bjca11  於 2010-5-21 05:4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

關鍵詞:

(三)corn」之謎

    一天,Tommy和他的小堂姐在他們自己的房間里玩兒。這時,奶奶對爺爺說:「老頭子,冰箱里還有兩個老玉米,想著中午煮了,給孩子們吃。」此時,用一句話來描述,可謂: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隔牆有耳啊!

說話間,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爺爺奶奶招呼孫子、孫女吃飯。大家圍著擺滿飯菜的飯桌坐下,準備吃飯。這時,Tommy把整桌的飯菜迅速地掃了一眼后,說道:「我要吃corn!」一句話把在座的所有人都說愣了。「要吃corn…corn?」爺爺重複道。有一點大家都明白,這是一句中、英文「複合句」。話的前半句每個人都懂,麻煩的是這後半句是什麼意思?在座的四個人中,除了說話的人之外,一時間沒人明白。還是奶奶第一個打破了僵局,問孫女:「昱,你英文學得好,corn是什麼呀?」其實,作為爺爺奶奶與孫子之間唯一的翻譯,昱知道自己「責任重大」,所以當弟弟的話音剛剛落下,昱的小腦瓜早已經開始飛速運轉了。搜腸刮肚,想盡了所有課堂上學的、課外英文外教教的,都沒有找到這個「生僻」的辭彙。於是,昱對奶奶說:「不知道,好像老師沒教過。」

這時,爺爺突然說:「有辦法了,震震(Tommy的乳名)把你想吃的東西,給爺爺畫出來,行嗎?」孫子點頭同意。之後,爺爺馬上找來紙和彩色鉛筆。Tommy小時候有些繪畫天賦,我們家至今還保留著他幼兒時期的一些繪畫「作品」。不出兩分鐘,一個名曰:「corn」的東西躍然紙上。畫的是一個上端有點尖的長條形,長條的下半部包裹著幾片用綠色鉛筆勾畫的,看起來像是葉子之類的東西,長條的中間空白處,分佈著星星點點的黃色斑點。爺爺接過孫子的「大作」翻過來,調過去地仔細觀看,口中還不停地叨念著:「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呢?」爺爺費了好大的勁兒,仍不解畫的含義。接著,畫在每個人手中不停地、反覆地傳遞著。大家都期盼著,能透過這種我們人類最原始、最直接的表達方式,傳遞或者更準確地說是「破譯」這個「corn」之謎。不巧的是,大家的努力最終都以落空、失敗而告終。

事情發展到此,在畫的作者看來,這個本來應該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人人都明白的事,今天用盡全身解數卻無法讓人明白,其心中的絕望程度,各位可想而知。剩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張開大嘴,一展歌喉,以排解心中的鬱悶和不快。孫子哭了,這頓飯是沒法吃了。情急之下,爺爺拿出了緩兵之計說:「震震,你看這樣行不行,咱們先吃飯,吃完飯後爺爺帶你去農貿市場,把你要吃的東西,用手指給爺爺看。」Tommy點點頭,止住了哭聲。問題總算得到了暫時解決。

大家開始吃飯。飯還沒吃幾口,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突然激動地說:「震震,你是不是想吃老玉米?!」「對!對!對!」Tommy高興得幾乎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連聲附和,臉上又呈現出平日里燦爛的笑容。「都怪你!老頭子!告訴過你了,想著把老玉米煮了,給孩子們吃,末了兒你還是給忘了!」奶奶口中埋怨著。爺爺又一次成了「罪魁禍首」。此時大家的興奮、快樂心情不亞於當年「神州飛船」上天。

話說最終解開「corn」之謎的人,其實一刻也沒有停止對「corn」之謎答案的搜尋,直到這個對中國人來說生僻的英文單詞,從她大腦的深層記憶里,最終慢慢浮現出來。也許正是這種契而不舍、決不輕易放棄的精神成就了今天Waterloo University計算機工程專業的一名優秀生。故事講到此,應該結束了,但我在想,如果爺爺奶奶其中任何人能記住那段午飯前的對話,Tommy也沒有捕捉到爺爺奶奶的對話,就沒有了這場「corn」的風波。也正是這些生活中的「陰差陽錯」構成了我們異彩紛呈的生動世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9 14: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