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河邊 中美貿易戰外論(4-2)

作者:light12  於 2019-6-15 01: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2評論

河邊 中美貿易戰外論(4-2

筆者在前一文(4-1)里說,「要說中國的貿易行為的弊端,筆者以為有兩個方面:一個屬於對於現代貿易的認識陳舊,而這一點恰恰與川普類似,都是把貿易的盈餘或逆差看作是盈利或損失。第二個方面則比較複雜,它既有國情(古老帝國向現代化轉型)的影響,是一個客觀現實制約國家政策嚴重影響現代化轉型的問題;但它同時又與秉持傳統思維方法造成的對於這個現實的錯誤認識有關,由此導出的一系列錯誤政策。而這一點也和川普的思維有類似的一面,----在行為上都表現為對於法治這個現代價值觀的核心內容的理解偏差,嘴上贊同法治,行為反法治。」

前一文里主要說了第一方面的問題,概括言之就是「重商主義」。重商主義在中國的直接表現之一就是政府手中的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它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其積累過程反映了中國人的辛勤勞動,也對中國的經濟發展起過巨大的推動作用,可是做過了頭的話就成了負擔:-----這筆巨大的財富如今不能直接用於國內來改善民生,只能通過換回民眾手上的人民幣讓民眾把這筆錢花在國外。除此以外,政府要對其承擔保值的責任,將其換成外債。但是政府也可以直接動用它來投資,或是借給外國政府,這就難免會出現巨大的風險。除此以外,這筆巨大的外匯還是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將在國內搜刮來的財富轉移國外的「兌鈔機」,取之不竭,用之不盡。解決這個問題無非是要靠繼續推進改革。這就牽涉到了前面說的第二方面的問題:如何認識中國的現代化轉型。

「中國的現代化轉型」說的是「轉型」,它牽涉到的無非是「中國是個什麼樣的國家」與「什麼是現代化」這樣兩個問題。只有把這兩個問題先說清楚了,才好談轉型。這兩個問題弄不清楚,談什麼「道路自信」或者是「文化自信」或者是「制度自信」,都是盲人騎瞎馬。

先說「什麼是現代化?」簡言之,現代化就是從古代的「天不變道亦不變」演變成「漸進」,也就是什麼都會變,都要變。比如說「致富問題」,在古代就是個人的金銀財寶越多越富,在現代就是經濟要不斷發展才會實現社會的普遍富裕。再比如說「人分九等」問題,現代化既反對「上至下愚不移」,也反對按「階級敵人」分等級,現代化堅持人人平等。這樣的漸進對於不同的社會都只能靠法律保障下的非暴力過程來實現,這個「法律保障」的建立又必須依靠「法律對於全體社會成員的同等約束」,也就是法治,才能完成。也就是說,法治的建立必須依靠對於所有社會成員的平等權利的認同,一步一步地向前推進。

在上面的認識基礎上再來看「中國是個什麼樣的國家?」的問題。如筆者前面已經論述過的:中國是一個滿族征服周邊民族建立的帝國,漢人從滿清皇帝那裡繼承了這個帝國。要實現這個帝國的現代化,首先就要把「帝國靠暴力下的強迫來維持」的這個現實轉變為「帝國靠法律下的認同來維持」才行。可惜自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起,占人口絕大多數的漢人就不是採取真正的「共和(Republic)」的辦法來對帝國進行轉制。在短暫地宣揚了一陣「五族共和」以後,就轉入了「中華民族是一個」的宣傳,以此來化解少數民族的自治要求,實踐中則是強迫少數民族接受漢族統治來維繫帝國。1949年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則走了另一條道路,人為地搞出了一個56個少數民族的「多民族國家」,用「共同的共產主義理想」來實現民族認同,實踐中則通過無產階級專政的暴力形式維繫帝國。等到改革開放放棄了共產主義的社會實踐后,無產階級專政不能提了,於是就把帝國的維繫問題,重新歸結為「境外反華勢力」搞出來的難題,否認帝國維繫的難題是一個帝國自身的內在矛盾。

在此基礎上的傳統中華帝國的轉型,也就不可避免地要否認中國的帝國本質,依靠高度的中央集權來維繫,在此基礎上對內也就無法真正實現民主法治,因為那樣就會面對民族平等、民族自治的問題;對外則因為恐懼帝國的不穩定,拒絕外來的對於國內專制的批評,遇到批評就打出「亡我之心不死」的宣傳口號,鼓動民族主義。

中國不是沒有在完善法律條文上下功夫,而是沒有在完善法律程序上下功夫,因為完善法律程序是為了實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國的現有的帝國思維模式使得當權者無法真正在完善法律程序上下功夫。而沒有可靠的法律程序來保障法律的實踐,法律條文就難以實施,追求法治就成了空話,民眾對於法治的認識也就只會很膚淺。例如在對外貿易上,外國投資者到中國來生產產品,中國廠家通過「反向工程」來獲取人家的技術,這樣的做法對於很多廠家來說都不是一個犯法的技術偷竊行為,反倒是「有本事」。

不建立法治,不僅國內的治理沒法真正實現民主,社會公平成了空話;它還使得民眾認為國際事務上也是靠強權說話。這就不可避免地會使得中國人的行為隨著國力的增強變得更加依賴通過強迫來維繫中華帝國。在南海擴大海礁甚至擴大到填海修機場,重提對於南海海域的主權要求;國內通過高科技來實現對於民眾的管制(例如人臉識別)、網際網路管制,都是上面的帝國思維的結果----「穩定壓倒一切」。中國政府自己可能認為它不過是在為了國家的統一和穩定做自己應當做的事,但在外人眼裡就不是這回事了。如果事情還牽涉到侵入他國的網站獲取軍事技術,那就更加無法取信世人了。

中國在歷史上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富裕強大過,中國過去也沒有在世界上承擔全面維護國際秩序的經驗。中國需要學習,但是不能否認那些讓中國獲利、取得進步的價值觀,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法治。如今的貿易戰固然是因為川普發動的,但是川普的上台除了因為美國國內的政治經濟矛盾影響,其次不能否認中國的對美貿易和國內的專制所起的推波助瀾作用。想想川普競選時支持川普的中國人數量之多,不難理解中國的傳統帝國思維方式與川普的強人實用主義的默契。可是,強人的競爭最後只有一個勝者。強人川普與過去的美國總統的不同在於他其實並不批評中國的體制,他對此不關心,他關心的是「美國第一」。這個「美國第一」與堅持美國一向所秉持的法治、自由、民主的價值觀至上的做法完全不同。所以他不惜將美國領導建立的多邊國際組織踢開,與中國開打貿易戰。據我所知,中國也有很多民眾歡迎川普對華貿易戰,認為只有那樣才能改變中國的現有體制。筆者以為這個想法不可能實現。什麼道理?因為貿易戰在現代其實就是一種戰爭形式,雖然不動刀槍,但是一樣會通過使人丟失工作而傷筋動骨。美國如今已經又600家大企業聯名反對貿易戰。中國的民眾不論在個人權益上還是整體的認識上都沒有美國民眾的條件。貿易戰只會給中國的強人更多的宣傳機會來反對民主法治,並不利於中華帝國的轉型。

美國應當堅持依靠已經建立的「規則-多邊」基礎上的世界性組織和機構,聯合盟國一起來解決對華衝突,促進中國的民主法治;美國不可能把國內的問題通過對華貿易戰來解決。中國必須認識到中國是一個像現代化轉型的帝國,建立法治是這個轉型必須要走的道路,否認「中國是個向現代化轉型的帝國」這個事實只會導致錯誤的政策。貿易戰的結局不論如何,它同樣也不可能解決中華帝國的內在矛盾來促進中國的轉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9-6-15 02:26
其實奧巴馬的TPP是一條可行的途徑,可惜川普一上台就退出了。
回復 light12 2019-6-15 05:32
徐福男兒: 其實奧巴馬的TPP是一條可行的途徑,可惜川普一上台就退出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9 05: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