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蘆笛  盼川普勝出,悵英國脫歐 (新觀點「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作者:light12  於 2018-11-13 18: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10評論

關鍵詞:英國

盼川普勝出,悵英國脫歐  時間: 31 10 2016 03:23
作者:蘆笛  驢鳴鎮 發貼, 來自 http://www.***

盼川普勝出,悵英國脫歐
 

蘆笛
 

好久沒上海川,今天來看了一下。在此拜謝網友的關心,並順便回答網友所問。
 

1)《蘆笛在凱迪》是我自己關閉的嗎?
 

當然不是,現在國內萬象肅殺,「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連《炎黃春秋》、《共識網》那種有背景的刊物和網站都難逃屠刀,何況毫無背景的獨知一個小小的博客?
 

而且,如今「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東風壓倒西風」,形勢一片大好,讓人情不自禁地想起敬愛的林副統帥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問。
 

凡是有眼的人都能看見,如今文明世界政治混亂,經濟一蹶不振,而中國已經暫時度過接班人危機,達到了暫時的政治穩定,經濟雖然處於下行,但以中國人發財貪慾以及苦吃苦做能力均為全世界第一的特有國民性來看,成為全世界龍頭老大的趨勢是毫無疑問的。實際上,如今中國購買力平價GDP(PPP)已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城市中產階級生活水平業已超過了歐美,北上廣深的小文員,只要有一套房子,身家就以千萬計,豈是我輩海外赤佬可以夢見的?一句話,西方已經、並且或許將永遠對中國人失去了吸引力。
 

從這個大趨勢來看,中國式爛污生活方式已在與西方文明生活方式的和平競賽中全面勝出。除非民主可以兌換為票子,否則在可預見的將來,見不到習近平倒行逆施被逆轉的希望,更見不到中國民主化的任何曙色。大家都可以死心塌地,洗洗睡了。
 

2)《治國白痴毛澤東》還要出版嗎?
 

當然。我前段身體不好,停止了一切寫作。去年身體健康跌到谷底,以為撐不下去了。不料今年特別是最近幾個月又有所好轉。所以我其實已在近幾個月恢複寫作,一是要寫完那本書,二是把舊作編成集子,拿到Amazon去賣,聊補無米之炊。刻下已編完《捫虱談史》、《史學管窺》以及《文心雕蟲》三本PDF電子書,唯不知是否還必須編成手機版的書才能賣出去,在此請網友指點。另外,該怎麼編寫手機版,需要什麼軟體,也請內行指點,謝謝!
 

但是,即使以後恢復健康(虛擬語氣),我也永久放棄網路寫作了。上面已經說了,我對「紅旗究竟能打多久」業已喪失信心。
 

3)我對川普-希拉里競選的看法
 

我當然希望川普勝出,因為我從來反對所謂「全球化」,更反對歐美到中東與蘇東地區去攪屎。作為世界領袖,美國實在不如當年的大英多矣,從娘胎里就帶出了意識形態外交氣息,至今越演越烈。如今總算出了個能看到老美犯下的一系列大錯的川普,雖然太晚了些,但慰情聊勝無。哪怕他再混賬,我也希望有個國務家出來逆轉美國幾十年來的倒行逆施,起碼能遲滯之。
 

老稀罵希拉里曰:Everything she touches dies. 如果這兒的she指的是美國,則我認為完全符合客觀事實。自老布希總統以來,美國就沒在世界上干過一件好事。
 

自蘇東帝國瓦解后,美國被西方暫時勝利沖昏了頭腦,走上了共黨當年發動「世界革命」的死路,用各種手段對外輸出所謂「普世價值觀」,發動形形色色的「顏色革命」,不遺餘力地在中東和前蘇聯國家製造麻煩,製造出了ISIS,造出了無數的敘利亞及其他國家的難民,使得歐洲不堪重荷,引起了歐洲國家內部的深刻分裂。
 

我在此重申:所謂「社會科學」統統是偽科學,人類社會發展沒有什麼必然的與普適的「客觀規律」或「歷史潮流」。所謂「普世價值觀」並不普適,起碼不適於回回世界。老美把它視為「客觀規律」一類東西,用各種手段向第三世界推行,希望造出一個「民主大同世界」,在思路上犯了與當年共黨一模一樣的錯誤,只會為他人也為自己引來無數的災難。所以,我盼望老美不要再亂管世界的閑事,乖乖回到兩次世界大戰前的孤立主義狀態中去。
 

據文革紅衛兵小報,劉少奇同志在廬山會議上對彭德懷同志說:「有如你篡黨,不如我篡黨。」方今之世,有如讓老美在中東仗義行俠,不如讓俄國人去放手屠殺反政府匪徒。普京搞的還是傳統地緣政治那套,沒有老美那些莫名其妙的意識形態衝動,因而也就明智得多。
 

全球化更是勒斃發達國家的一條致命絞索。過去我與易明教授在此壇爭論時,就反覆指出,重商主義並非一無是處。誠然,如亞當斯密所說,國與國之間的自由貿易能導致資源合理配置,發揮出更大的經濟效益。但是這不是毫無弊病的。如果參與自由貿易對象的國家的經濟水平太過於懸殊,就必然要導致財富從高端向低端流動。我一再提醒他,經濟學有如說是科學,莫如說是政治,不考慮財富分配問題的經濟學理論必然流弊無窮。所以,不能用對待自然科學揭示的規律一樣,去機械套用偽經濟學「揭示」的偽「規律」。
 

實際上,中國的崛起,其主觀因素當然是中國人天下無雙的貪慾以及吃苦耐勞精神,但客觀因素就是全球化造成的財富東流。如果沒有西方提供啟動資金以及必需技術,國人就是再折騰也發不起來。沒有票子,光靠「愚公移山」是絕無可能「改造中國」的。
 

記得我當時還告訴易明教授,全球化的受益者是西方的資本家,以及不發達國家的政府與人民,受害人則是西方的普羅大眾乃至中產階級。在萬惡的資本家的驅動下,歐美推行全球化,致使本國產業空洞化,普羅大眾失業,中產階級遭受沉重打擊,甚至被消滅,貧富分化加劇,造出了一系列嚴重的社會問題。
 

我指出的這些弊病,在這次大選中暴露得再充分不過——如今米國左右兩派對立之嚴重,幾乎有點像文革中的兩大派了。脫離了全球化的大背景,這種病態對立根本就是無法理解的。
 

許多網友指出,福利主義才是發達國家的勒斃自己的絞索,我部分同意。但我已經在《再訪瑞典》中澄清了,所謂「社會主義」,就是福利主義。不在一定程度上實行社會主義,國家無法長治久安。但是,社會主義之所以行不通,是全球化造成的。如果不搞全球化,不發生實業流失,不大量接納低素質移民,則瑞典式社會主義是可行的。
 

需要在此補充指出的是,若以上前提無法滿足,實行福利主義就只能導致「劣勝優敗」的逆向淘汰。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唯一的辦法,不是light說的讓福利領取者去洗煤,而是把美國人當初爭取獨立的口號倒過來。
 

眾所周知,毋庸置疑,當初萬惡美獨分子喊出的口號是:「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無代議權就不納稅」。實際上,當初北美殖民地人民稅率只有母國1/50,美獨分子之所以要在波士頓開tea party,不過是個借口。真正鬧獨立的原因,是帝國政府不許他們越界向西擴張,去奪取印第安人的土地。米國的本國歷史教育與共黨宣傳無異,都是謊言,不過這與本文無關,按下不表)。而如今西方國家必須實行的改革是:「No representation without taxation」(這麼改,語法好像不對了,應該是「No representation without paying income tax」)。
 

總之,民意代表必須從納稅人中選出,不納稅就沒有選舉權。這樣既可保留西方已有的社會主義因素,又杜絕了不負責任的政客迎合懶漢選民心愿,提出脫離國家的實際財力,濫施恩惠的競選綱領,使民主政治真正脫離金錢政治的氣息(現行民主政治就是金錢政治,左派政客用納稅人的錢,去懶漢投票人那兒買選票)。
 

實際上,英國在20世紀前實行的民主就是這一套。經過一個世紀的實踐,證明了這確實是弊端較少的民主政治。可惜它在政治上絕對不正確,所以根本不會被任何民主國家接受,說也白說。
 

其實,本文所有的觀點都在政治上極度不正確。所謂「政治正確」已經變得跟大陸的黨宣傳一樣,整個是反的。凡是真知灼見都不「正確」,凡是「正確」的都是屁話。
 

太陽底下無新事。如果同志們去看看羅馬史,就知道如今發生在美國的悲劇,千年前早在羅馬帝國發生過了。羅馬帝國就垮在全球化與福利主義上,今日美國與之極度相似。
 

4)我對英國脫歐的看法
 

對英國過半數公民贊同脫歐,本人在此對該國民智的驚人墮落表示沉痛哀悼。我反對全球化,但並不反對歐洲共同市場。
 

上文其實已經講清楚了,亞當斯密主張的自由貿易與重商主義表面針鋒相對,其實在一定條件下分別成立,那就是如果交易雙方發達程度差不多,則沒有關稅壁壘的自由貿易必然對彼此有益。若是交易雙方發達程度太懸殊,則自由貿易必然導致財富從高端向低端流動。從純經濟學的角度來說,這當然表明了資源更合理的配置,然後從國家利益來看,這絕對是有害於大多數國民的。
 

因為歐洲國家發達程度差不多,所以我覺得建立統一市場是應該的。從這個角度來看,我當然反對脫歐——英國這爛地方什麼都種不出來,農副產品全靠南歐供給。一旦脫歐,有了關稅,我輩窮鬼的生活水平立即就要下降。更何況我以後去歐洲旅遊還要辦簽證,再不能享受過去的便利了。去西班牙買房養老的夢幻也付諸東流。
 

但我的反對並不是無條件的。我認為,歐盟只能是富國俱樂部,少把窮國弄進來,尤其不可接納土耳其(實際上,許多英國人之所以投票贊成脫歐,就是怕土耳其加入歐盟,獲得在盟內自由移居的權利。據說已經有許多土耳其人卯足了勁,專等申請一批准,立即就挺進英倫,就是這消息嚇得許多英國人主張脫歐)。但這個問題只能在歐盟內解決,不能逃出來了事。因為脫歐造成的經濟損失要遠遠超過獲益。
 

實際上,脫歐這個公投是卡梅倫那白痴想出來的餿主意。有如脫歐,不如脫北約。自冷戰結束后,北約就沒幹過一件好事。製造ISIS倒與北約沒有太大關係,但在利比亞與敘利亞攪屎,它就絕對是罪魁禍首了。我認為,在方今國際形勢下,北約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如果不解散,就應該徹底消除北約的進攻性與主動性,改為針對國際恐怖主義的聯合警察組織,再不能是軍事同盟,更不要去搞什麼北約東擴,逼反老毛子。
 

匆匆寫這些,最後再說一遍:希望懂行網友指點一下如何編寫手機版電子書,謝謝!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awang9988 2016-10-31 20:15
支持。希拉里輸出革命,和文革有一比
回復 light12 2016-10-31 20:24
awang9988: 支持。希拉里輸出革命,和文革有一比
這些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回復 徐福男兒 2016-11-1 01:31
蘆笛反對全球化,卻不反對歐洲共同市場,這有點奇怪。我猜因為他住在英國(?),歐洲共同市場直接給他帶來好處,全球化則沒有。
回復 borninheaven 2016-11-1 04:27
盼川普勝出, 美國熱鬧!
回復 light12 2016-11-1 08:55
borninheaven: 盼川普勝出, 美國熱鬧!
  
回復 light12 2016-11-1 16:06
徐福男兒: 蘆笛反對全球化,卻不反對歐洲共同市場,這有點奇怪。我猜因為他住在英國(?),歐洲共同市場直接給他帶來好處,全球化則沒有。
對不起沒看到你的回復,回答晚了。因為歐洲國家發達程度差不多,所以我覺得建立統一市場是應該的。...但我的反對並不是無條件的。我認為,歐盟只能是富國俱樂部,少把窮國弄進來,尤其不可接納土耳其...
回復 wjbf 2017-4-19 04:58
"自蘇東帝國瓦解后,美國被西方暫時勝利沖昏了頭腦,走上了共黨當年發動「世界革命」的死路,用各種手段對外輸出所謂「普世價值觀」,發動形形色色的「顏色革命」,不遺餘力地在中東和前蘇聯國家製造麻煩,製造出了ISIS,造出了無數的敘利亞及其他國家的難民,使得歐洲不堪重荷,引起了歐洲國家內部的深刻分裂。 "

很有道理,但不全面,日本政體是美國輸出的,台灣,韓國也是美國輸出的。雖然敗筆很多,但不是一無是處。

當然,有點兒事後諸葛亮,指望川普扭轉,事實證明一點希望都沒有。
回復 light12 2018-8-27 02:15
wjbf: "自蘇東帝國瓦解后,美國被西方暫時勝利沖昏了頭腦,走上了共黨當年發動「世界革命」的死路,用各種手段對外輸出所謂「普世價值觀」,發動形形色色的「顏色
注意:自蘇東帝國瓦解后。日本政體是美國輸出的,台灣,韓國也是美國輸出的。不是自蘇東帝國瓦解后。
回復 qxw66 2018-11-14 08:57
自相矛盾,亂成一團
回復 light12 2018-11-14 10:45
qxw66: 自相矛盾,亂成一團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6 08: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