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法國的精英教育

作者:Brigade  於 2022-5-23 09: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評論

前些天看到一篇文章,講中國外交部成了斷交部,外交官近親繁殖,「無論是李肇星,還是王毅,作為中國外交部長,他們最有趣的共同點,都是外交官女婿。」
今天看了一個講法國「綜合工業學院」的視頻,其中說明錄取學生的公正性,只要成績好就行,然後又看了一遍有關法國行政學院的歷史。我跟綜合工業學院也有些緣源,可以探討一下有關各種問題。

我在中國的大學時代大約算是比較自由的時代,接觸了一點點外國現代概念。數學老師說什麼法國的布爾巴基學派。結果到了法國真讀了一段時間布爾巴基學派的重要人物Schwarz的拓撲學專著,Schwarz是綜合工業學院數學教授,現在法國最富的那位,LV的Arnold,是綜合工業學院的學生,他上學的時候Schwarz是其數學老師之一。但是Schwarz的拓撲學很難讀懂,我感到我在法國時完全是時空扭曲,應該去學文化-也許住在索邦大學旁邊就應該去找那些文學女學生學法語學文化,而不是再花額外時間悶在屋裡學數學-畢竟這是自修的和學校完全無關,我甚至花了一些時間學了黎曼幾何-愛因斯坦寫相對論用的幾何-這倒不是很難。當然,這說明我們年輕時代崇拜的東西導致一種追求慣性,本不該再追求,可是,不知不覺追求了,浪費不少時間。當然,我也神往希臘神話,結果這兩年聽了不少,大致可以說聽完了。

大學時代知道薩特。後來零星讀了薩特的一些文字,知道薩特的父親是綜合工業學院的學生,薩特父親的同學把妹妹介紹給他,就結婚,生了薩特。當時印度支那是法國殖民地,綜合工業學院是軍事院校。薩特父親到越南執行任務,死於黃熱病之類的疾病。

我在法國的老師大部分是綜合工業學院的校友。我博士畢業后我的導師介紹我到綜合工業學院的一個試驗室做博士后,這試驗室性質有點像一個獨立企業,是研究與核廢料儲存有關的力學分析。我很難想像我在很短時間做得那麼好,但是報酬不高,老闆更喜歡巴西美女,我也不願意繼續呆下去。又到另外一家大型研究機構做研究。我在法國這段時間,是我最輝煌的時間,因為懂理論的不懂應用,懂應用的不懂足夠的理論,我恰恰把兩者都適當掌握,因此做起這些高深的東西得心應手。比如說有一件事,那時有一個暑假,一個專門學應用數學的留學生,跟我住在同一個學生公寓,他在法國電力公司找到一個做實習研究的機會,一個月可以拿到一千多美元,就是算圓形彎管被切割后的體積。他說用伏太拉方法證明沒有解析解,所以要用數值方法求近似解。我把三重積分問題化為一重積分,然後用大學時代的數學分析就可以求近似解,比如牛頓法,這要編點小程序,花半天就夠了。他這個實習,是三個月時間,並且他說他的師兄前後幾個做這個實習,都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如此數學應用專業的,也不請我喝杯酒。他的大學同學,也在巴黎留學,我搬家,我一個新買兩年的冰箱暫放在他那裡,過了兩年,我問我的冰箱呢,他說他賣掉了。也不給我錢。但是大約$200的冰箱,也不值得再討這筆錢。仍然,這些數學家給人感覺很特別。

蹉跎青春歲月,豈是幾杯苦酒可消愁?

前面算引子。現在看看法國的精英教育,說說三個高等學府:綜合工業學院,行政學院,高等師範學院。

5/13/2022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Brigade 2022-5-23 21:09
法國的精英教育-路易大帝中學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59217/article-359441.html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3 00: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