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論國家精神

作者:Brigade  於 2019-9-9 09: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1評論

經常可以看到美國精神或者中國精神這樣的說法,感到有些空乏。如果你想激勵個人行為,你會說發揚中國精神嗎?共產黨會這樣,其他人不會。
最近香港亂鬨哄的,看到一個報道,講到某一少年說要學習美國精神,就是波斯頓反抗英國殖民者加稅。顯然,包括香港人在內的中國人的很多理念極端局限狹隘。其實那時的波斯頓人就是殖民者,他們只是反抗了統治者而已。
此外,中宣部也在宣揚他們認為絕對正確的中國精神。一些御用奴才還在「人民」大會堂搞了一個《中國精神讀本》新書發布會。《中國精神讀本》是2008年出版圖書,作者是趙存生。 查了一下,這本書從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補殘天講起,全是講好的中國精神。中國精神這麼好,中國人民反倒窩囊兩千多年,奇怪不奇怪?查了一下作者,都已經死了十年。人走茶涼也是中國精神之一,怎麼會在「人民」大會堂搞《中國精神讀本》新書發布會呢?不尊重知識和知識產權是一種中國精神。原來是復旦大學中國宣傳院那些御用奴才又編了一本書,用了同樣的書名。
固然,所有的國家都提倡堂而皇之的正面國家精神,但是有更多的國家精神是負面的,卻代代相傳,歷久不衰。比如狡兔死走狗烹,是中國精神,傳承了兩千多年。再比如,侵略擴張是帝國主義的國家精神。顯然,沒有哪個國家會說侵略擴張是它的國家精神,可是從歷史角度來說,這種國家精神卻是客觀存在的。而那些喜歡自我吹噓,對世界的複雜和危險裝做沒看見的御用奴才是禍國殃民的,是中國精神的受害者,並且他們要繼續編撰精神鴉片毒害一代又一代中國人。
因此,客觀完整地研究一下國家精神,集體精神,個人精神,宗教精神,很有必要。

中國精神
中國精神是什麼?當然這樣抽象的概念不是任何人簡單概括就可以說清楚的。但是他們這本《中國精神讀本》,也只是從近代史開始到上世紀80年代這140多年中選編一些文章。所以與其說是中國精神讀本,不如說是歌功頌德集。把毛澤東鄧小平周恩來等名人的舊作拿出來,就能代表中國精神?140年的歷史,慈禧太后,李鴻章,蔣介石說過的話辦的事就不代表中國精神?精神畢竟是中性詞,但是在共產黨的奴役下,談論國家精神只講褒義的一面,可見思想專制的毒害之深。一種精神,一個思想,一個聲音,這樣的民族,這樣的國家,既缺乏創造力,又缺乏戰鬥力。
這本書執行主編王紹光在發布會上的發言引用黑格爾「世界精神」概念,我比較認同黑格爾這些看法,但是不包括"日耳曼民族實現了世界精神的終極目的"。王紹光說:
「說到精神與民族精神,讓人不由想到黑格爾。正是他把民族精神提到至高無上的地位。在黑格爾看來,一切歷史現象都是所謂世界精神的展現;而在不同歷史階段,世界精神體現為某些所謂世界民族(包括中國)的民族精神。這裡,民族精神是指一個民族所表現出來的意志與能動性。黑格爾武斷地認為,世界精神的太陽最早從東方升起,東方文明(包括中國文明,以及印度、波斯、埃及文明)是人類歷史的童年,屬最低等級的文明。希臘是人類歷史的青年時代;羅馬是歷史的壯年時代。最後太陽降落在日耳曼民族身上,實現了世界精神的終極目的,成為歷史的最高階段。」
王紹光認為辜鴻銘在1914年出版的《中國人的精神》這本書里處處對懟黑格爾。辜鴻銘認為,中國人的性格和中國文明的特徵可以用八個字概括:深沉、博大、純樸、靈敏;作為對比,日耳曼精神卻是以強權崇拜為特徵。那麼,這也恰好印證了我前面的看法,說到自己的國家精神,都是正面的。說到其他國家的才願意揭其醜陋精神一面。那麼,日耳曼精神強權崇拜,喜歡侵略擴張,也確實是真的,否則如何就從歐洲幾百個小小的公國中的一個發展成一個軍事強國呢?而中國,則是充滿了羸弱迷信專制之類的醜陋精神,否則如何就在黑格爾死後九年發生的鴉片戰爭被打得一敗塗地?從此以後一百年屢屢被列強侵略,民不聊生。

中國精神的一個典型是奴才精神,人民都是權力的奴僕,人民缺乏一種穩定的良好價值觀。比如王紹光對辜鴻銘的讚美就是這樣。以前我聽到辜鴻銘,說他是封建的遺老遺少,可以理解為他是封建制度封建文化的擁躉。說到底,因為共產黨擁捧五四運動,因此,砸爛孔家店,開展新文化運動就是好的。那麼大罵胡適為「中國文化的罪人」的辜鴻銘便是壞人了。可是胡適傅斯年錢穆沒有被共產黨利誘留下來,也許毛澤東感到很沒有面子,就潑婦大罵:
「為了侵略的必要,帝國主義給中國造成了數百萬區別於舊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的大小知識分子。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的反動政府只能控制其中的一部分人,到了後來,只能控制其中的極少數人,例如胡適、傅斯年、錢穆之類。」
有趣的是,這段話出自毛澤東在1949年的名作《丟掉幻想,準備鬥爭》。現在看來,他們只是太了解共產黨和毛澤東,沒有跟著共產黨走,就導致毛澤東如此憤怒。這段時間,習近平提倡什麼「發揚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可見中國的價值混亂必然導致國家混亂。
現在共產黨為了在思想上對抗西方,又回歸獨尊儒家的封建老路,辜鴻銘錢穆這些中國文化的繼承者自然又成了共產黨文化奴才的讚美對象。


王紹光在這裡推崇錢穆,因為他「直接對懟黑格爾,說『德國實在是一個很可憐的國家』」。在錢穆看來,中國的文化精神、歷史精神以道德為核心,是一種綿曆數千年的「道德精神」。中國是有道德精神,可是這道德本是要君王士大夫遵守的,最後卻成為封建統治者奴役人民的工具,正如魯迅的小說《狂人日記》所言:「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四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
中國精神,沒有自由,法治,人權,公正這樣的底蘊,全是專制統治者決定人民的生存權有多少自由空間(大多數情況下沒有),因此人禍頻仍。以錢穆為例,他倒是逃離了共產黨的魔爪,在香港成立了新亞書院,后被併入香港中文大學。提及此事,因為現在的香港中文大學是香港學生鬧事的一個大本營。混亂不混亂?錢穆的後世學子要自由要反共甚至要港獨,而香港中文大學榮休教授王紹光要以「道德精神」擁共,維護共產黨的獨裁。
共產黨的獨裁精神,繼承了秦始皇以來的焚書坑儒傳統,對中國知識分子充滿了刻骨仇恨,進而不斷迫害他們。看看毛澤東這殺氣騰騰的斷言「為了侵略的必要,帝國主義給中國造成了數百萬區別於舊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的大小知識分子」,可見共產黨統治下知識份子的命運將是多麼悲慘。看看無錫錢氏家族的命運吧。錢穆出道,得益於錢鍾書的父親錢基博的提攜。錢基博在1949年勸錢穆留下,錢穆不信共產黨,去了香港。錢基博的哥哥錢基厚是大資本家,本來和榮氏家族都要把工場搬到香港,但是其子是地下共產黨,告知了共產黨,被勸留下。後來什麼公私合營,資產等於被沒收了。錢基厚很能活動,成立了什麼小團體,被打成反革命。錢基博在1957年跟其他知識份子一樣,被共產黨引蛇出洞,大鳴大放,結果險些被打成右派,所幸他那年死了。他給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寫了一封后被人稱為「萬言書」的信,信中提出了很多事關黨和國家建設大計的真知灼見。如,他認為黨應該顧念民生,體諒人情;黨應該尊重人權,尊重法律。他對建國以來政治運動和政治學習過多表示了不滿,認為有些運動太過火,搞得人人自危,以至於「弟控其兄,妻控其夫,子女控其父母」,冤枉了不少好人。有時「整夜鬥爭一個人,不許睡眠,強凌辱,眾暴寡;不堪困辱者,被迫自殺,或成瘋狂」。就是因為這封信,他險些被打成右派,念他年老有病,批鬥他則由其女婿代勞。
錢偉長是錢穆的侄子。這人也是話多,又年輕,右派帽子少不了。有文報道,他在八十年代,又寫信給鄧小平告發方勵之不可信任,大概是因為方勵之聯絡一些大知識份子包括錢偉長要求中央為右派平反的事。
錢鍾書如何被衝擊不得其詳,可能因為把毛澤東選集翻成英語,受到一定保護吧。不過他的獨生女的丈夫在文革期間自殺。
總的來說,數代家學淵源的望族,他們具有愛國精神,士大夫精神,自由文人精神,被共產黨二十年打得枝殘葉落,一蹶不振。中國統治者就有這種精神,寧可錯殺一萬個好人,也決不放過一個他們眼中的壞人。這種邪惡政治傳承兩千多年,好人,勇者,精英難以存在繁衍壯大。

中國人在治學方面缺乏科學性嚴謹性和客觀性。比如說黑格爾,我們中學的哲學課本簡直把他捧為馬克思他爹,而哲學幾乎純粹是馬克思主義,對其他大哲學家就沒有什麼詳盡的介紹。所以這種教學方法就是把一片樹葉解剖得無孔不入,最後卻很難知道森林是什麼樣子。近幾年中國談到黑格爾,似乎大多數是負面的,看上去無非是因為他對封建中國及其文化看法是負面的。這同當下中國宣傳部門要搞什麼四個自信,以及要向外宣揚中國文明悠久燦爛有關。所以專制制度沒有什麼原則,客觀存在的好壞評價都取決於當權者的腦袋是豬腦還是猴腦。像王紹光批判黑格爾的民族精神觀,本質上並不是黑格爾多麼錯誤,而是因為黑格爾是這種理論的開山祖師,批了他的結論,可是仍然不知不覺用了他的分析方法。同樣是黑格爾,中國人認為他是辨證法大師,是馬克思他爹,那麼就五體投地崇拜他。可是後來有人重視他的「精神現象學」,感到他貶低了東方文明,也就貶低黑格爾。中國人學哲學,學得頭頭是道,要搞歷史唯物主義,但是真正解釋世界,就被情緒主義所左右。還好黑格爾在鴉片戰爭前九年死於疾病,否則,他對中國的看法恐怕更加不堪。
我寫這篇文章的緣由開始已經說過。但文章具體寫起來就是隨想。寫到這裡,我感到需要稍微了解一下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以前我並沒有聽說過他的這部著作,當然也不知道其重要性。維基百科這樣介紹這部書:
《精神現象學》(德語:Phänomenologie des Geistes),是格奧爾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爾最為重要並引起廣泛爭議的哲學著作。這是黑格爾的第一部書,具備三重意義而存在:整個黑格爾哲學體系的導言,整個體系的第一部分,也是精神現象學自身整體。德文詞語Geist既有精神、靈魂之意,又有意識,理性之意。該書現行的副標題「意識的經驗科學」自第一版便開始使用。在最初的公示版本中,它作為「思辯哲學體系」的第一部,《邏輯學(大邏輯)》為第二部。另一部篇幅較少的著作《精神哲學》作為《哲學全書》的一部分出版,對最初的現象學主題進行了更簡要的複述和某種程度上的改變。鄧曉芒將其稱為「整個西方文化內在深層結構的一個綜覽」。
現象學是黑格爾後期哲學的基礎,代表著康德之後德國觀念論至關重要的發展。它致力於形而上學、認識論、歷史、宗教、感知,意識和政治哲學。黑格爾由現象學發展出他的辯證思想(包括主奴辯證),絕對觀念論,倫理生活與揚棄。「這部書於西方哲學影響深遠,對存在主義、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上帝之死及歷史虛無主義的產生髮展意義重大,也因此飽受毀譽。」
由此看來,我寫此文的目的也相當符合黑格爾思想,就是想客觀描述精神與世界的關係,哪怕是惡的精神也要描述。顯然,人們批判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認為他推動了惡的精神的擴張。這有些誇張,無論有沒有黑格爾,世界總是有罪惡,有暴君,有侵略擴張的帝國主義。全面客觀描述精神與世界,正是隱惡揚善的必由之路。像共產黨那樣藏惡捧善,是一種鴕鳥心態。如果你知道世界的本來面目,你還會像共產黨那樣,明明是孤家寡人,卻宣揚「人類命運共同體」?共產黨為此還不惜大撒幣。
順便一提,共產黨及其奴民,很難認清世界的本來面目。如前所言,崇拜黑格爾的辯證法,卻不學習辯證法的產生基礎,即《精神現象學》。所以說,中國的教育方式是支零破碎的,由此得以見證。

我們的時代,既不是黑格爾時代,也不是一百年前的辜鴻銘時代,因此也沒有必要拘泥於他們的結論。辜鴻銘為了向西方人傳播正面的中國人形象,寫了英文書《中國人的精神》,並且是在五四運動之前。辜鴻銘看上去比較天真,認為中國人過著一種心靈的生活,因此,「與其說中國人的發展受到了阻礙,不如說它是一個永不衰老的民族」,一個「擁有了永葆青春的秘密」的民族。 這個「像孩童一樣過著心靈生活」的民族,對於抽象的、刻板的科學技術當然是沒有興趣的。我讀古人書是看不出古代中國人過著心靈生活。孩童過著心靈生活嗎?孩童喜歡玩,喜歡好吃的,喜歡幻想,也許還喜歡讀書,這些算心靈生活嗎?可是,過著心靈生活就一定對科學技術當然是沒有興趣嗎?答案是否定的。我認為,中國人過分迷信了古代神話和「聖人」言論,比如相信了什麼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補天之類的神話,放棄了對自然的探索,連地是圓球都不知道。本質上這也體現了思想懶惰,對於解釋不清楚的事情,統統歸於天道。換一句話說,中國人缺乏科學精神,像辜鴻銘這種對待科學的態度,也算一種阿Q精神:科學有什麼了不起,雕蟲小技而已,中國人不屑一顧。事實上哲學也是科學,因此,從孔子到辜鴻銘對精神的探討,也是科學研究。既然說到科學,不妨多說幾句。戰亂頻仍的國家無法產生先進科學,因為科學產生之初並沒有很大的實用價值,古代從事科學的人需要足夠富有,同時熱愛科學,能夠坐冷板凳不懈追求。此外,科學是一個進步過程,在不同時代不同國家做出了不同的貢獻,但是都是基於前人的成就的基礎上產生的。因此,排外主義和自大心態的國家無法產生頂端科學。

科學也好,思想也好,都需要一種相對自由的社會和政治環境才能更好發展進步。在專制統治下人們失去了言論自由,也自然失去思想自由,這樣的社會便處於停滯甚至是倒退狀態。像「人民」大會堂的《中國精神讀本》新書發布會這樣,大多數人應該是中國高校的有名人物,拿著國家資助,摘編別人文章,弄出一本「新書」,王紹光這樣在他們這個圈子裡的頭面人物,說些言不由衷的話,如此陳詞濫調,中國能夠進步嗎?還不如像我這樣,身在海外,不取分文,僅憑興趣和自由的環境,略加思索,隨筆成文,更有實際價值。雖然不能在中國發表,暫時束之網上,但至少可以證明自由世界的個人能動性大有可為。

既然我不是像中共豢養的職業筆杆子那樣,必須寫點什麼向上司交差,因此每天寫多少完全憑興趣。那麼不同時間寫的段落就未必連續一貫。每次開頭是略微動點腦筋的事情。今天寫什麼呢?從本文開始到現在我一直想寫不同階層的精神是不等價的。轉而想黑格爾眼中的世界精神到底是一個什麼概念?這個還沒想好,又想到既然他談世界精神也建立了辯證法基礎,那麼辯證法又是什麼?當然我們中學學哲學的時候,這個概念簡直是神化的概念,什麼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論,彷彿很了不起。可是為什麼非要辯證呢?只是說他用了黑格爾的辯證法來證明唯物主義而已,當然唯物主義就是唯物主義,只要是對的,不用辯證法證出的也可以。那麼,中國人為什麼神化辨證法呢?可能是共產黨人過分相信只要是辯證法證明的東西就是真理。可是,中國人為什麼很少用辯證法呢?因為專制統治根本就不允許辨論,所以中國人其實不會辯證法,也不會辨論。中國人比較沉默木訥。
辯證法就是一種思想證明方法,黑格爾辯證法,就是一個「正題-反題-合題」的過程。有一個論點(因),就有一個反應(果),這因果可能是矛盾的,經過論證因果的合理性從而得出一個綜合性的結論。我認為我這個綜合網上的解釋是簡單易懂的,可是我在中學時對這個概念感到費解,首先書本沒有解釋清楚,其次也沒有例子說明辯證法是什麼樣子。書本上說馬克思辯證主義,我們也沒看到他是怎樣辯證的,而只是看到結論。
因此,辯證法,體現了質疑精神。這是一種中國人稀缺的精神。有一個觀點,總是可以找出相反的結論,孰對孰錯經過一番論證,得出綜合結論便是了。所以,只要辨得多了,人們會不知不覺用上辯證法。當然,在黑格爾之後,哲學家們像雨後春筍湧現,大概是辯證法比較好用。傳統邏輯是如果A成立那麼B就成立,論證就算完了,如果B不成立,那麼就沒法繼續下去了。而這個辯證邏輯是,若A則B進而有C,可以不斷推下去。

我們在中學學到的哲學幾乎完全是馬克思主義,並且被灌輸馬克思主義是偉大的,至於談到其他哲學家,要麼說是馬克思發展了某某的學說,要麼如同說黑格爾一樣是不好的,因為他代表了唯心主義。因此我們就不會再對一個不好的理論感興趣。所以我們對黑格爾可以說一無所知。可是,我們現在談論精神,才感到說黑格爾是唯心主義者是一種錯誤,說到底,他要研究精神和世界的關係。也許他誇大的了精神的作用,但是這不構成他的學說是壞的理由。像中國人那樣,先認定他的學說是不好的,而馬克思的是最好的,會有什麼結果?就是中國產生不了哲學家。薩特的朋友法國哲學家Maurice Merleau-Ponty 說:「過去一世紀的所有的偉大哲學思想——馬克思哲學尼采哲學,現象學,德國存在主義,和精神分析 ——都起始於黑格爾」,薩特那時還沒出名,他的存在主義也起始於黑格爾。在八十年代,中國思想界略微開了一點門縫,中國人知道了存在主義,但是很快門就關上了,薩特又受到了冷落,由此可見,共產黨不願意任何非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得以傳播。
之所以花了點時間了解黑格爾哲學,因為黑格爾說的精神是哲學,而王紹光說的精神是有具體所指的。黑格爾說的精神實際上很抽象,可以是所有思維活動的結果。說他的學說是唯心主義,大致是這樣的原因,在哲學上, 理想主義(idealism, 或者叫做完美精神)是一組形而上學哲學,認為現實或者人類所能知道的現實,基本上是心理性質的,或者是心理構成的,是非物質的。由此可見,這個學說大大誇張了精神或者心理因素。但是,我們探討精神,也是因為精神影響世界,至少可以說現實確實是一些精神活動的結果。如果認為精神沒有用處,我也不會寫這篇文章。毫無疑問,你可以不接受這種唯心主義的結論,但是認為它一無價值就大錯特錯。馬克思如此努力,寫資本論,設想共產主義,可以說體現了一種對絕對精神的不懈追求,以圖改變世界。希特勒也是這樣,把一種精神發揮到極致,最後導致自我毀滅。可以說黑格爾如此看重精神,造就了馬克思精神,希特勒精神,以及其他各種精神,都希望以某種精神力量為引導,改變世界。

黑格爾時代,科學還不夠發達,至少他所在的普魯士王國還不及英國,所以可以理解,他的理論偏向於唯心主義。他的自然哲學論文《論行星軌道》幫助他獲得哲學博士與講師資格,這篇文章用辯證法批判了牛頓的自然觀。現在看來顯然是奇觀。用辯證法什麼都可以反?也許吧。哲學中的另一個術語,形而上學,也讓中學生感到費解。也是因為在我們的課本里,什麼東西若沾上形而上學一詞,必然是壞的,儘管我們也沒看到誰的形而上學哲學到底是什麼樣子。現在看英語解釋,也很明了:形而上學是一個哲學分支,它研究現實的基本性質:包括精神跟物質的關係,存在與特徵的關係,等等。想想古人的知識有限,如此歸納試圖解釋人類和外在世界,也沒有什麼錯誤。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們走了這樣的路,後人才能更上一層樓。中國人喜歡皇帝崇拜領袖崇拜,所以毛澤東說什麼人形而上學教條主義,那麼這些形而上學先哲們就被中國人判了死刑。
當然,中國人更喜歡教條主義,凡是馬克思的,必是好的。這其實也是唯心主義,有了馬克思主義,什麼都能實現,跟信佛差不多。

幾天沒寫了。想來辯證法就是一種折衷主義,提出一個正論,論證一番,再演繹一下反論,經過分析,得出一個折衷結論,那麼這個結論就是對的嗎?比如馬克思演繹來演繹去證明共產主義能夠實現,現在有誰還信共產主義?我寧願信一個宗教也不願意信共產主義,因為,知道神是不存在的,但是宗教是一種個人心靈行為,自己願意體驗這種心靈行為沒有什麼不可以的。相反,看看中國共產黨,現在哪有一個好人,他們貪污腐化,他們攫取權力壟斷權力,他們打壓異己,他們代表現實的政治最醜陋的一群人。他們如此自私貪婪,如何實現共產主義消滅私有制?
現實世界的紛爭,本質上體現了人類的自私和利益紛爭。比如李嘉誠,現在處在輿論漩渦里,讓人看到人類本來就是醜陋的,共產黨是醜陋的,讓他在大陸發了財,沒交多少稅,全身而退,投資到對私有財產保護最好的英聯邦國家。共產黨過去以為拉攏收買這些富豪,香港就穩定了,事實證明這完全不切實際。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介紹法國經濟學家Thomas Piketty寫的一本書「Capital et idéologie」-資本和理想。 他就奇怪,中國共產黨收回香港了,香港竟然不收遺產稅了。李嘉誠,綽號李半城,當然也是醜陋的,他的財富可以說就是吸血積累,在房地產電力電訊方面壓榨港人。他並沒有太多的慈善,香港的稅又低,因此註定他不論說什麼,總有人要反對他。當然,無能的共產黨,讓他發財,讓他全身而退,現在又批判他,一點都不奇怪,共產黨也是自私自利的,不能相互利用便成為敵人,中蘇之間,中越之間,莫不如此。今天還看到美國黑石總裁講話,說中國「經濟奇迹」是以美國和西方為代價的。2008年金融危機,中國政府救了他,買了他的股票,中國的市場也對他開放(多少我不清楚)。中國「經濟奇迹」其實就是基建大躍進,政府和房地產商發大財的奇迹。中國科技和工業有進步,但是那主要是中國工程師的努力,記住他們的996,記住中國現在一年培養多少工程師。如果沒有種族和政治偏見,就不會這樣無視中國人的努力。以前副總統白蹲說中國人沒有創造力,因為共產黨統治,他的話只對了一半,共產黨統治壓抑了中國人的創造性,但是中國人那麼多,總會創造出一些好東西的。
總的來說,現實世界,競爭激烈導致自私精神大爆發,各種爭論無窮盡,沒有客觀價值普世價值做準則,共產黨優待李嘉誠優待港人,搞大撒幣優待一些國家,最後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共產主義是一個烏托邦,現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現在世界僅存的幾個共產黨國家是:中國,朝鮮,越南,寮國,古巴,都是凄凄慘慘,中國未必那麼凄慘,但是吃盡土地紅利和人口紅利之後,也基本上是敗絮其中。共產黨如此瘋狂吃掉土地和人口紅利,正說明它迫不及待假公濟私。土地,共產黨全權支配,成為高價盤剝人民的工具。人口,把農民作為低端牲口使用,在富士康做工人,大量加班才勉強掙三千元一個月,出口蘋果電子產品讓蘋果賺得巨額贏利,給中國造成巨量貿易順差然而中國實際所得有限,還被貿易制裁。是共產黨極端自私鼠目寸光想快速崛起的惡果,共產黨就是喜歡大躍進,喜歡以「成果」證明制度優越,證明共產黨偉大。
人類和其他動物一樣,是貪婪自私的。這是生物進化的結果,食物資源總是有限的,必須自私和爭鬥才能活下來。假如食物資源過多,實現了「共產主義」,人們仍然會生更多的孩子,像昆蟲一樣,若干代以後,資源就會被消耗得不足以支撐龐大人口,「共產主義」就隨之破滅了。
生命,性命,是社會本質性的東西,人類的一切慾望都是生和性的延伸。也許可以說這是人的原罪。所以當權者通常要求別人講道德來限制人的慾望,但是他們自己很逍遙,毛澤東劉少奇葉劍英們就是娶一個離一個,加上沾花惹草,不知最後總共有多少個老婆小妾,兒女也多。自古以來中國的上層社會就是極端虛偽的。南宋理學家朱熹就是中國書獃子虛偽的代表,他認為儒家思想精髓就是「存天理、滅人慾」。關於朱熹的不堪,有各種傳說,但是無以考證真偽,在此不必詳述。但是,顯然,在一個沒落的世道,還要滅人慾,也夠荒唐。未幾,元滅南宋,滅民無數,人慾焉存?
人的慾望既然是與生俱來的,是進化的結果,因此是合理的,或者說人慾就是天理。滅本族人的慾望,也就是滅本族的活力和戰鬥力,沒慾望,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中國兩千多年來人民就被統治者壓抑著,苟且偷安,缺乏戰鬥力,遇到強敵便屢戰屢敗。相對於中國,別的國家對本國人的慾望和精神壓抑要小得多。
當然,現代社會也不允許個人慾望的無限膨脹,因此需要法治精神。共產黨沒有法治精神,法只是被當做工具壓制人民。獨裁者自己卻可以慾望膨脹,想改憲法就迫使「代表」同意修改,想定於一尊也恬不知恥廣而告之。
總之,人是自私的,人是有慾望的,這是天理,永遠不會改變,因此共產主義是無法實現的。共產黨高舉共產主義大旗便是一種欺騙。怕人識破騙局便壓制人民。共產主義學說造成的禍害,秦暉解釋得很好:秦暉認為,共產主義是爭議性很大的學說,支持者強調其正義性和正確性,反對者則批評它是烏托邦從而造成了20世紀的災難因此是邪惡的。不妨先假定共產主義就是烏托邦。「烏托邦」無非是不能實現之事,並不等於災難和極權主義。「烏托邦」不可怕,可怕的是強制。把自己的烏托邦理想強加於別人的身上,是極權主義的做法;不允許別人有烏托邦理想,也是極權主義的做法;前者造成紅色恐怖,後者造成白色恐怖。不論是以「共產主義者」自居的親蘇分子,還是反共主義者,都只顧及了自己的意志而無視了他人的自由。


講人的慾望,自然談到朱熹。說他虛偽,是我以前的印象。記得讀過文章,說他跟別人爭妓女如何。我現在自己寫文章,不能輕易相信這種故事。這事太久遠,難以斷定真偽。現在看到介紹,關於妓女的事,大概是說明代小說《二刻拍案驚奇》 〈硬勘案大儒爭閑氣 甘受刑俠女著芳名〉篇,稱宋淳熙壬寅(1182年),朱熹於七月十九日至九月,先後六次給宋孝宗皇帝上奏狀,彈劾唐仲友,且逮捕官妓嚴蕊,試圖屈打成招,「兩月之間,一再杖,幾死。」嚴蕊寧死不從,並道:「雖然身為賤妓,有太守有濫,罪不至死,然是非真偽,豈可妄言以誣士大夫!」後來,事件鬧到皇帝耳里,認為是「秀才爭閑氣」,吏部尚書鄭丙亦稱朱熹「近世士大夫所謂道學者,欺世盜名,不宜信用」,將朱熹調任,此案轉由岳飛之子岳商卿處理,嚴蕊無罪開釋,除籍從良。今人多對此故事存疑。
既然是小說,因此這個故事算是虛構。
可是,朱熹認為儒家思想精髓就是「存天理、滅人慾」,雖然客觀理解了儒家思想,但是卻可以說明儒家思想是虛偽的。說得不好聽一點,孔子孟子這樣的儒生的思想核心是「存天理、滅人慾」,就如同閹人希望別人計劃生育一樣。就算他們是真誠的希望貴族統治者不要慾望膨脹,但是客觀現實是,貴族的慾望從不因為儒家思想而改變。
朱熹自己考取功名,也是他那個時代普通人所能實現的最高夢想。但是晚年還是有些不幸,宋寧宗慶元二年(1196年)監察御史沈繼祖彈劾朱熹:「又誘引尼姑二人以為寵妾,每之官則與偕行,謂其能修身,可乎?冢婦不夫而自孕,諸子盜牛而宰殺之,謂其能齊家,可乎?」 慶元四年(1198年)其學說被視為「偽學」,遭到禁止,規定凡是「偽學」中人,一律不能做官。誘引尼姑二人以為寵妾,比爭妓女更能說明朱熹很虛偽吧。至於他的學說,本來就是迂腐之論,人在政治上受到排擠,學說自然難逃厄運。
朱熹作為漢代董仲舒之後的另一個大儒家,其實主要都是解釋前人的思想。說明中國封建社會的思想沒有進化,是董仲舒漢武帝提倡獨尊儒家的結果?應該是吧。董仲舒的解釋越解越糊塗。朱熹看上去好一點。他們兩個都是迷信家,迷信陰陽鬼神之類,也迷信聖人。朱熹對現實的看法可能還算比較切合實際。中國人很為朱熹而驕傲,稱他和王陽明為理學家。這個有意思,他們是中國人,儘管是唯心論者,也是好的。黑格爾是唯心論者,但是為了抬高馬克思,中國就喜歡貶低黑格爾。
以前看到對朱熹的吹捧,但是不知他的思想到底是什麼樣子,現在淺淺了解一下。別人對朱熹的思想如此介紹:
朱熹建立唯心論的「理氣二元論」,其中「理」是自然運作的法則,「氣」是萬物構成的要素,「理」、「氣」不相離,但「理在先,氣在後」,「理」是物質世界的基礎和根源。朱熹從程伊川(即程頤)對理的說明而肯定「性即理」的理論,「伊川性即理也,自孔孟后無人見得到此,亦是從古無人敢如此道。」「性者,人所受之天理」「性只是理,萬理之總名。此理亦只是天地間公共之理,稟得來便為我所有。」《中庸》說「天命之謂性」。人性來自天命,朱熹以為天命是自然的天理,人依天理,生而有此人性。朱子認為人類是宇宙萬物中最優秀存在,具備了最精萃的「理」。在朱學中把理稱為人類與生俱來的「性」,更正確的說法是「本然之性」。人性乃是天地之理賦於人,在天原間稱為理,人所稟受的理稱為性,人類雖是萬物之靈,卻與宇宙萬物相同,其形體皆由「氣」構成,在感情和慾望的驅使下完全不能自由。受制於「氣」的性質即是「氣質之性」。人類與全身皆「本然之性」的聖人不同,並非是天生的性「善」。
我認為,董仲舒和朱熹都力求解釋儒家思想,結果走火入魔,越解釋越讓人糊塗。中國人就被這些糊裡糊塗的儒家思想及其解釋坑害了兩千多年。
朱熹的這些概念,理,氣,性,在那個時代根本就是說不清楚的事。他的其他東西,應該也是晦澀不明。比如說王陽明(王守仁)就「格物致知」而格病。弘治二年(1489年),王守仁十八歲時,與夫人諸氏從南昌返回餘姚,船過廣信,王守仁拜謁婁諒。婁諒向他講授「格物致知」之學,王守仁甚喜。之後他遍讀朱熹的著作,思考宋儒所謂「物有表裡精粗,一草一木皆具至理」的學說。為了實踐朱熹的「格物致知」,有一次他下決心窮竹之理,「格」了七天七夜的竹子,什麼都沒有發現,人卻因此病倒。從此,王守仁對「格物」學說產生了極大的懷疑,這就是中國哲學史上著名的「守仁格竹」。一草一木皆具至理,這個不錯,但是現代人都無法明白其至理,更何況古代人?

如果說「存天理滅人慾」是一種虛偽的理念,那麼朱熹的治學理念也是華而不實的格言。什麼格物致知,說得好像在理,但是實際上不可行,並且程朱理學就是一筆唯心主義糊塗賬。這裡引用網上的介紹:「程頤認為,理就是天,它賦予人即為性。其性存於人而有形者即為心。程頤、朱熹的『性即理』說認為,性本於理,而理又是純粹至善的道德標準,故性無有不善,它的具體內容就是仁義禮智信。這就把封建道德提高到天理、天道的高度,具有宇宙本體的意義。」  所以他們眼中的性和理看上去都是抽象精神。事實上,中國人從孔孟時代之後的兩千多年都在集中探討這些所謂的至理,導致文化黑暗。我認為孔子的道德論其實很簡單,就是遠古時期的什麼三皇五帝都是道德君子,所以所有的君主都應該講道德。可是後來的儒家越解釋越糊塗越複雜越給人民戴上道德枷鎖。
今天我們時常會接觸到理性這樣的概念,但是跟朱熹理學概念大不一樣。我們說理性,講的是尊重事實,尊重客觀實際。就過去兩百多年中國歷史而言,中國人缺乏理性精神。
(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2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北極天翁 2019-9-9 22:37
哈,你的日耳曼人從中亞被趕到歐洲,再被趕到中歐,一直想擴張,每次擴張都遇到東方一個人統治的民族打擊,地盤越來越小,還有臉拿來說事。一個人的統治沒有戰鬥力?那佔領歐洲的匈奴王們怎麼解釋?讓西方人膽寒的成吉思汗西征什麼解釋?標榜民主的米國幾乎天天再設法向外擴張怎麼解釋?國家戰鬥能力是綜合國力,同是否一個領導沒關係。大英帝國的議會制度比米國還民主也無法阻止帝國的衰亡,英國現在只是個歐洲小國,以後也許就英格蘭那巴掌大了,再民主也沒用。
回復 總裁判 2019-9-9 23:01
王紹光用了不少中宣部的經費。
錢偉長面對央視採訪,在回答記者有關「為什麼你還能夠平安度過文革」的問題時說:「我是主席保的」,此時,錢偉長臉上露出一絲神秘且幸福的微笑。
回復 總裁判 2019-9-9 23:04
在黑格爾的眼裡,中國人是猥瑣的,卑劣的,只有陰謀沒有創建,只有偽善沒有信仰。
回復 Brigade 2019-9-9 23:25
北極天翁: 哈,你的日耳曼人從中亞被趕到歐洲,再被趕到中歐,一直想擴張,每次擴張都遇到東方一個人統治的民族打擊,地盤越來越小,還有臉拿來說事。一個人的統治沒有戰鬥
你這是中國式自大精神的體現。別人都不行,自己行。還用中國人的死對頭做例子說明別人不行。匈奴現在在哪裡?就算跟蒙古人有血緣關係,也沒有定論說蒙古人就是匈奴後代。
500年前日爾曼人在哪裡?有多大國土?
英國因為兩次世界大戰衰落,殖民地獨立,是大不如從前。可是各大洋有數不清的島嶼。和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的關係是鐵桿兄弟關係。從區區一個英格蘭小島,殖民全世界,它非要擁有這些地方的直接管轄權不可?
回復 Geny 2019-9-9 23:54
Brigade: 你這是中國式自大精神的體現。別人都不行,自己行。還用中國人的死對頭做例子說明別人不行。匈奴現在在哪裡?就算跟蒙古人有血緣關係,也沒有定論說蒙古人就是匈
中國人不行,美國政客怕什麼呢?
回復 Brigade 2019-9-10 00:05
總裁判: 王紹光用了不少中宣部的經費。
錢偉長面對央視採訪,在回答記者有關「為什麼你還能夠平安度過文革」的問題時說:「我是主席保的」,此時,錢偉長臉上露出一絲神
錢偉長臉上露出心滿意足的奴才微笑。
回復 總裁判 2019-9-10 00:07
Brigade: 錢偉長臉上露出心滿意足的奴才微笑。
相對靠邊,絕對奴才。
回復 慈林 2019-9-10 03:32
中國精神?阿Q精神當道。
回復 cia 2019-9-10 06:30
標題錯誤,應該是奴才眼中的中國精神
回復 Brigade 2019-9-10 07:06
cia: 標題錯誤,應該是奴才眼中的中國精神
如果你這樣寫,別人可能想作者自以為是奴才。所以容易產生歧義。
況且,我並不是單寫一國家精神。
回復 紫牛創造 2019-10-1 20:38
如果儒學能成功,我們今天的社會怎麼會是近百分百西化呢?儒學要不要

為民族的失敗承擔責任呢?我覺得這才是研究的方向?至於那些酸腐文

論,兩千年不僅創造不了什麼社會價值,沒有什麼發明創造,反倒引發飢荒

遍地,為什麼帶領日本脫亞入歐的福吉諭澤要率先反儒?今天日本的科技

文化中國難以趕超呢?
儒學的本質是種精神麻醉品,只能製造幻覺.但這個北歐童話的結束,都是

社會災難的開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6 21: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