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上海女人

作者:fanlaifuqu  於 2013-9-7 20: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載|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7評論

上海女人的風采。

過去上海女人的形象有幾類,多少與家庭出身有關。一類是富實家庭的大家閨秀,她們的榜樣是出得廳堂,下得廚房。她們都很崇尚禮儀,懂得傳統,懂得夫妻相敬如賓,懂得與到廳堂來的各類人物怎樣交際,是丈夫的賢內助,言語溫和,舉止淡雅,著裝得體,常帶微笑,彬彬有禮,那是上等教育和世代家風熏陶出來的。

另一類住石庫門房的、父親一般是職員階層的小家小戶出身,諳熟和珍惜都市時尚的生活,崇尚小資生活,然清純如玉,安分守己,聰明乖巧,與鄰舍姐妹道里融洽兜得轉。上海話稱她們為小家碧玉,當遇到這樣的好女人了,上海人就會說:一看就是好人家出來!」「規矩人家!而與錢財多少無關。她們溫柔體貼,小鳥依人。

上海女人又被自由的西風吹醒,求學心切,敢於追求愛情,甚至搞得驚天動地。他們與男人處世贊成平等,我又勿依靠男人,主張經濟上獨立,感情上互不干涉。當丈夫或兒子遇到困難,會挺身而出,出場力挽狂瀾。這又是一類摩登小姐。低檔一點的趕潮者,被稱為時髦阿姐

現今上海的姑娘就是上面三種女人的遺傳素質的融合,既要摩登新潮前衛,又講溫和淡雅得體。她們講究個性氣質,又傾向心靈層面和格調,把眼光投向紐約、巴黎、東京,追趕拉風的流行東東,出入酷炫的精品路店。RAP聽聽,茶坊孵孵,善享受又尚情趣,輕鬆自若,休閑與工作並舉。

如果說上海的男人的特色是精明,那麼上海女人的品位是精緻。上海不乏「秀色可餐的美女。上海女人的美,是清爽的,優雅的,是得體的,講究韻味。豆蔻少女,穿一襲黑衣,可以是沉靜;花甲老嫗,著鮮艷的裙裾,可以是端莊。上海女人追求時尚,是世界公認的。頭巾的花樣,帽子的戴法,裙子的形形色色,在衣領的花邊上翻花頭,還有在上海發明並精緻化的旗袍,月牙邊的繡花絹頭,就是在揩眼淚水的時候,都不失灑麗和高貴之氣。即使在非常的文革歲月,她們也會做衣服上的小手腳,她們把做頭髮、「梳只頭看得較重,頭上不時綻出幾色小花,在玻璃絲蝴蝶結上變花樣,藏逸著個性的愛好。

上海女人十分明白,氣質比外貌要緊得多,所以最忌的是鮮格格十三點兮兮,或者打扮得給人感覺鄉里鄉氣洋勿洋腔勿腔,總之賊腔來死的話,便把她的學歷、專業、身材、外貌一筆勾銷啦。 

上海女人崇尚家政,在方面做得十分精緻,反覆討論研究實驗,當一門學問來處理,鄰舍隔壁姊妹道里互相切磋示範推介。許多叫某家姆媽的,都是全職太太,在內是玉皇大帝,對外是公關部長,是裡外的一把手

最令人感動的是,在副食品和消費品供應很緊張,樣樣需要排長隊的日子裡,為了全家,為了阿拉老頭子,為了兩個小出老,她們人人是起早摸黑打衝鋒的勇士。遇到文革患難時,連一向養尊處優的資本家太太,也會獨當一面,挺身排除萬難,不慌不忙度難關。

上海最令人心動和愉悅的,就是嗲妹妹的形象。「嗲這個詞,在上海至少已經流行一個甲子了。它原來的意思,有人說是故作忸怩之態,嬌滴滴;也有人說是形容撒嬌時的聲音或姿態。如:伊講起言話來嗲聲嗲氣。有的妹妹不撒嬌也有天生的嗲勁的。是褒是貶,隨你看了,而且不同的時代看出來也會不一樣。60年代不少人對之嗤之以鼻,認為這至少是一種小資產階級的情調,須批判的;到80年代以後雖堅持上述看法不變的人也有,然卻有不少青年女子是欲求嗲而不得了。

據說它是天生的,它像明朝李漁在《閑情偶寄》里描寫的女人的。更有人說「嗲是上海人對女性魅力的一種綜合形容和評價,它包含了女性的嬌媚、溫柔、姿色、情趣、談吐、出身、學歷、技藝等複雜的內容,有先天的也有後天的。先天的大概就是李漁所說的了,服天地生人之巧,鬼神體物之工,學也學不來的;後天的據說出生在淮海路陝西路的與生在下只角的,是否重點中學出來的,氣質就是不一樣。

「嗲反映了上海一些女子的追求目標和男子的興趣指向。上海姑娘的包含著可愛、俏麗、伶俐、素養、台型、時髦、摩登、浪漫、迷人、小資種種元素,從說話的聲音、站立的姿態、交際的靈動都會散發出來,令人感動。後來,字從相貌性情嬌媚引申到做事漂亮、上佳精彩,表示好、精彩、夠味,如:「伊兩個字寫得嗲是嗲得來!

「嗲這個詞到底從何而來呢?它是從上海上岸登陸的,有人認為來自洋涇濱英語「dear」,后經過了上海人的改造,已經成為的的刮刮的上海話。這個音節在老上海話以至普通話中原都是沒有音韻地位的。它產生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有100多年的歷史了,它是伴隨市民社會形成市民意識情趣興起而娩出。

上海人說食物的味道有個字,這也是市民階層中追求享樂細膩化而在吳語中產生作常用詞流行的,原來在普通話里也沒有相應的詞。上海人慣於安富尊榮,不喜歡大打大殺,主張和諧樂惠,於是喜歡發嗲的人也就多了,進而把字的引申到讚揚引申到字上去,這是字的民間立場。

遇到男孩子開玩笑的過火言行,淑女們會反彈地說一句溫柔的話:儂好好較!再輕一點就說好好較好伐如果男孩繼續與她打朋,或者說一句儂今朝穿得老性感個末的話,從前的女孩會輕輕回敬他一句十三點!這雖僅是說明她對他印象不錯,但多少有點點反感;現在的女孩是進一步了,回應一句:儂去死──」「儂好去死了──」雖然是說得比十三點嚴重,然聽到她這麼說,語調一定是很好聽的很寬容的,別以為她要與你絕交了,而是說明你與她的戀愛或交情又上了一個新台階!

這也是上海女孩的一種法。

「嗲文化是江南靈山秀水養成的,故與完全相對。發嗲又是一種柔美嬌媚的陰性風景,所以一旦男性也來發嗲起來,便成了貶義,成了「搭臭架子、故意擺姿態,裝模作樣、裝腔作勢的意思。如當他要推脫某件事時,便對他說:儂勿要發嗲了好伐!。對自我感覺太好的人挖苦一下,說:「『嗲勿煞』□!儂買根線粉吊殺算了!」「發嗲又有多種發法,如發糯米嗲,「發洋蔥嗲,但沒有發獅子嗲的。

「嗲是上海女人的兩大特色。嗲妹妹反面(?)就是作女。「作是女子折騰男人使男人頗為難的武器,看慣發嗲的上海男人又怎樣來看上海女人發作呢?

「作,也是一個典型的上海方言特徵詞。它的寫法是代用的,並沒有早期北方話書面語上的出典。哪個孩子不,整天要這要那,這也不稱心,那也不稱心,老是對你吵啊鬧的,不能滿足便是哭,難以對付,就搖搖頭嘆一聲說:迭個小囡真會作!由此可見,也是一種性格,有會作的人,也有不會作的。有的「老人像小孩一樣會

當今有不少前衛女士,卻已以會為榮,因為不是每位女性都得像的,所以也是一種特別的內質。她可以自豪地問:儂看我會作伐?對面的男士便應聲說:我就是歡喜作的女孩!」「竟會成為擇偶時接到的一張靚牌。一次在上海的東方電視台相約星期六節目中,主持人出題問到你會作不會作?時,六個女嘉賓即徵婚姑娘有五個都說自己會,只有一個說不會;而對方男嘉賓竟個個說喜歡的姑娘。愛,這也可謂滬上的一道風景線了。

「作,大概可分它幾類。一種是內向的,自己覺得老是萬事不稱心,這樣做也不好,那樣做也不好,今天去付定金買了房子,明天又去退掉,常常自作自受,可謂「作繭自縛型;還有一種是十分外向的吵鬧折騰型,人來即瘋,有迴音了她就來勁,纏著別人沒完沒了論理;最常見的當然是那種和風細雨型,毛毛雨下個不停,以時間來算,長作三六九,短作日日有。未知那些男孩子喜歡哪種類型?

但是,有一點已很明顯,對於的感受在今天的上海,大勢已從令人討厭發展到為人接受討人歡喜了,這真是180度的轉變。年輕人對橫不對豎不對的觀念為何有如此大的變化呢?筆者想來,「作這個詞詞義的中心義素並沒有變,有認識上的差異的是它的附項意義,或者說對那些表示色彩意義的義素看法上有了差異。與另外一些詞語一樣,在現代社會裡不再是一邊倒,在理解上一元的非好即壞,而是可以從原來的貶義深處窺見它的褒義,真正的一分為二了。

上海人在生活上也變得更寬容了,上海人同時也變得更有活力了,他們細細體察到了的可愛之處。過去的男子喜歡平平靜靜,生活不求波瀾起伏,所謂平平淡淡才是真,所以他們需要的妻子是聽話的,像個小綿羊,把家看成是一個避風港。而的姑娘有想法有內容,躍躍欲試,想個不停,做個沒完;的姑娘有個性,有挑戰性,也有嗲勁,帶有童心的任性。男孩們或許也在躍躍欲試上得到默契,喜歡生活充滿張力,對小綿羊反而茄悶相,,他們或許認為女孩越是會作,越是可以展現出大丈夫的駕馭兩人生活的能力,家庭生活就越有味道,在愛情中加點作料,生活過得更浪漫一些,這是他們的一種生活追求,這樣他們的GFwife就不能是百依百順的白開水,而是有個性

「作的對面就是,沒有挑逗性,就不能出滋味,就享受不到的樂趣,也看不到對方得到滿足后的嗲勁以及安撫過程中的曲折多致的情節,也得不到擺平燙平以後的欣慰和滿足感了。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BFman出來的。當然,這些都是感情深處很微妙的秘訣,也許不是語言能表達清楚的。

於是,對於的心理承受的變化,也帶來了這個詞語的含義的微妙變異和擴展,從帶有濃濃的可憎味進化為帶有朦朧的可愛味。由此也可見上海現代社會的兼容性和寬容度在語詞上表現之一斑。

不過,社會取得這些寬容度,是有一些前提的。首先是知識女性陣營強大了,文明素質普遍提高。一個女子有了一定的修養和內涵,不是一不稱心,便消地光,摜家生,甩鼻涕,一般不會到作天作地作死作活的地步。

現代社會形成了現代意識,一個充滿活力的社會,充滿挑戰性的競爭的世界,造就了青年男子的平等意識和爭強征服心理,迎接挑戰是現代男子漢的一種心理滿足,推及小家庭生活,也要有點花頭,不會撒嬌不行,沒有擺平的能耐也不行,你有你的魅力,我有我的的魄力,從滿足一潭靜水到享受波瀾不驚,這或許是家庭質量的一種進步吧。

「作天作地也不可畏嗎?上海有一家吃粥連鎖店,取名粥天粥地,與作天作地諧音,這倒也不乏是一種散發性思維,但從中也可見他們也不把作天作地視作貶義。胸有浩氣天地寬,作天作地也平常,那一定是遇上愛撐頂風船的人了!

現今的與現今的「作,都是上海女人的獨特風情了。「發糯米嗲啊,粥天粥地啊,還有老克拉啊,老法師啊,有腔調啊,拗造型啊,此景只應上海有,人間哪得幾處聞錢乃榮

再說上海女人的風采。

過去上海女人的形象有幾類,多少與家庭出身有關。一類是富實家庭的大家閨秀,她們的榜樣是出得廳堂,下得廚房。她們都很崇尚禮儀,懂得傳統,懂得夫妻相敬如賓,懂得與到廳堂來的各類人物怎樣交際,是丈夫的賢內助,言語溫和,舉止淡雅,著裝得體,常帶微笑,彬彬有禮,那是上等教育和世代家風熏陶出來的。

另一類住石庫門房的、父親一般是職員階層的小家小戶出身,諳熟和珍惜都市時尚的生活,崇尚小資生活,然清純如玉,安分守己,聰明乖巧,與鄰舍姐妹道里融洽兜得轉。上海話稱她們為小家碧玉,當遇到這樣的好女人了,上海人就會說:一看就是好人家出來!」「規矩人家!而與錢財多少無關。她們溫柔體貼,小鳥依人。

上海女人又被自由的西風吹醒,求學心切,敢於追求愛情,甚至搞得驚天動地。他們與男人處世贊成平等,我又勿依靠男人,主張經濟上獨立,感情上互不干涉。當丈夫或兒子遇到困難,會挺身而出,出場力挽狂瀾。這又是一類摩登小姐。低檔一點的趕潮者,被稱為時髦阿姐

現今上海的姑娘就是上面三種女人的遺傳素質的融合,既要摩登新潮前衛,又講溫和淡雅得體。她們講究個性氣質,又傾向心靈層面和格調,把眼光投向紐約、巴黎、東京,追趕拉風的流行東東,出入酷炫的精品路店。RAP聽聽,茶坊孵孵,善享受又尚情趣,輕鬆自若,休閑與工作並舉。

如果說上海的男人的特色是精明,那麼上海女人的品位是精緻。上海不乏「秀色可餐的美女。上海女人的美,是清爽的,優雅的,是得體的,講究韻味。豆蔻少女,穿一襲黑衣,可以是沉靜;花甲老嫗,著鮮艷的裙裾,可以是端莊。上海女人追求時尚,是世界公認的。頭巾的花樣,帽子的戴法,裙子的形形色色,在衣領的花邊上翻花頭,還有在上海發明並精緻化的旗袍,月牙邊的繡花絹頭,就是在揩眼淚水的時候,都不失灑麗和高貴之氣。即使在非常的文革歲月,她們也會做衣服上的小手腳,她們把做頭髮、「梳只頭看得較重,頭上不時綻出幾色小花,在玻璃絲蝴蝶結上變花樣,藏逸著個性的愛好。

上海女人十分明白,氣質比外貌要緊得多,所以最忌的是鮮格格十三點兮兮,或者打扮得給人感覺鄉里鄉氣洋勿洋腔勿腔,總之賊腔來死的話,便把她的學歷、專業、身材、外貌一筆勾銷啦。 

上海女人崇尚家政,在方面做得十分精緻,反覆討論研究實驗,當一門學問來處理,鄰舍隔壁姊妹道里互相切磋示範推介。許多叫某家姆媽的,都是全職太太,在內是玉皇大帝,對外是公關部長,是裡外的一把手

最令人感動的是,在副食品和消費品供應很緊張,樣樣需要排長隊的日子裡,為了全家,為了阿拉老頭子,為了兩個小出老,她們人人是起早摸黑打衝鋒的勇士。遇到文革患難時,連一向養尊處優的資本家太太,也會獨當一面,挺身排除萬難,不慌不忙度難關。

上海最令人心動和愉悅的,就是嗲妹妹的形象。「嗲這個詞,在上海至少已經流行一個甲子了。它原來的意思,有人說是故作忸怩之態,嬌滴滴;也有人說是形容撒嬌時的聲音或姿態。如:伊講起言話來嗲聲嗲氣。有的妹妹不撒嬌也有天生的嗲勁的。是褒是貶,隨你看了,而且不同的時代看出來也會不一樣。60年代不少人對之嗤之以鼻,認為這至少是一種小資產階級的情調,須批判的;到80年代以後雖堅持上述看法不變的人也有,然卻有不少青年女子是欲求嗲而不得了。

據說它是天生的,它像明朝李漁在《閑情偶寄》里描寫的女人的。更有人說「嗲是上海人對女性魅力的一種綜合形容和評價,它包含了女性的嬌媚、溫柔、姿色、情趣、談吐、出身、學歷、技藝等複雜的內容,有先天的也有後天的。先天的大概就是李漁所說的了,服天地生人之巧,鬼神體物之工,學也學不來的;後天的據說出生在淮海路陝西路的與生在下只角的,是否重點中學出來的,氣質就是不一樣。

「嗲反映了上海一些女子的追求目標和男子的興趣指向。上海姑娘的包含著可愛、俏麗、伶俐、素養、台型、時髦、摩登、浪漫、迷人、小資種種元素,從說話的聲音、站立的姿態、交際的靈動都會散發出來,令人感動。後來,字從相貌性情嬌媚引申到做事漂亮、上佳精彩,表示好、精彩、夠味,如:「伊兩個字寫得嗲是嗲得來!

「嗲這個詞到底從何而來呢?它是從上海上岸登陸的,有人認為來自洋涇濱英語「dear」,后經過了上海人的改造,已經成為的的刮刮的上海話。這個音節在老上海話以至普通話中原都是沒有音韻地位的。它產生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有100多年的歷史了,它是伴隨市民社會形成市民意識情趣興起而娩出。

上海人說食物的味道有個字,這也是市民階層中追求享樂細膩化而在吳語中產生作常用詞流行的,原來在普通話里也沒有相應的詞。上海人慣於安富尊榮,不喜歡大打大殺,主張和諧樂惠,於是喜歡發嗲的人也就多了,進而把字的引申到讚揚引申到字上去,這是字的民間立場。

遇到男孩子開玩笑的過火言行,淑女們會反彈地說一句溫柔的話:儂好好較!再輕一點就說好好較好伐如果男孩繼續與她打朋,或者說一句儂今朝穿得老性感個末的話,從前的女孩會輕輕回敬他一句十三點!這雖僅是說明她對他印象不錯,但多少有點點反感;現在的女孩是進一步了,回應一句:儂去死──」「儂好去死了──」雖然是說得比十三點嚴重,然聽到她這麼說,語調一定是很好聽的很寬容的,別以為她要與你絕交了,而是說明你與她的戀愛或交情又上了一個新台階!

這也是上海女孩的一種法。

「嗲文化是江南靈山秀水養成的,故與完全相對。發嗲又是一種柔美嬌媚的陰性風景,所以一旦男性也來發嗲起來,便成了貶義,成了「搭臭架子、故意擺姿態,裝模作樣、裝腔作勢的意思。如當他要推脫某件事時,便對他說:儂勿要發嗲了好伐!。對自我感覺太好的人挖苦一下,說:「『嗲勿煞』□!儂買根線粉吊殺算了!」「發嗲又有多種發法,如發糯米嗲,「發洋蔥嗲,但沒有發獅子嗲的。

「嗲是上海女人的兩大特色。嗲妹妹反面(?)就是作女。「作是女子折騰男人使男人頗為難的武器,看慣發嗲的上海男人又怎樣來看上海女人發作呢?

「作,也是一個典型的上海方言特徵詞。它的寫法是代用的,並沒有早期北方話書面語上的出典。哪個孩子不,整天要這要那,這也不稱心,那也不稱心,老是對你吵啊鬧的,不能滿足便是哭,難以對付,就搖搖頭嘆一聲說:迭個小囡真會作!由此可見,也是一種性格,有會作的人,也有不會作的。有的「老人像小孩一樣會

當今有不少前衛女士,卻已以會為榮,因為不是每位女性都得像的,所以也是一種特別的內質。她可以自豪地問:儂看我會作伐?對面的男士便應聲說:我就是歡喜作的女孩!」「竟會成為擇偶時接到的一張靚牌。一次在上海的東方電視台相約星期六節目中,主持人出題問到你會作不會作?時,六個女嘉賓即徵婚姑娘有五個都說自己會,只有一個說不會;而對方男嘉賓竟個個說喜歡的姑娘。愛,這也可謂滬上的一道風景線了。

「作,大概可分它幾類。一種是內向的,自己覺得老是萬事不稱心,這樣做也不好,那樣做也不好,今天去付定金買了房子,明天又去退掉,常常自作自受,可謂「作繭自縛型;還有一種是十分外向的吵鬧折騰型,人來即瘋,有迴音了她就來勁,纏著別人沒完沒了論理;最常見的當然是那種和風細雨型,毛毛雨下個不停,以時間來算,長作三六九,短作日日有。未知那些男孩子喜歡哪種類型?

但是,有一點已很明顯,對於的感受在今天的上海,大勢已從令人討厭發展到為人接受討人歡喜了,這真是180度的轉變。年輕人對橫不對豎不對的觀念為何有如此大的變化呢?筆者想來,「作這個詞詞義的中心義素並沒有變,有認識上的差異的是它的附項意義,或者說對那些表示色彩意義的義素看法上有了差異。與另外一些詞語一樣,在現代社會裡不再是一邊倒,在理解上一元的非好即壞,而是可以從原來的貶義深處窺見它的褒義,真正的一分為二了。

上海人在生活上也變得更寬容了,上海人同時也變得更有活力了,他們細細體察到了的可愛之處。過去的男子喜歡平平靜靜,生活不求波瀾起伏,所謂平平淡淡才是真,所以他們需要的妻子是聽話的,像個小綿羊,把家看成是一個避風港。而的姑娘有想法有內容,躍躍欲試,想個不停,做個沒完;的姑娘有個性,有挑戰性,也有嗲勁,帶有童心的任性。男孩們或許也在躍躍欲試上得到默契,喜歡生活充滿張力,對小綿羊反而茄悶相,,他們或許認為女孩越是會作,越是可以展現出大丈夫的駕馭兩人生活的能力,家庭生活就越有味道,在愛情中加點作料,生活過得更浪漫一些,這是他們的一種生活追求,這樣他們的GFwife就不能是百依百順的白開水,而是有個性

「作的對面就是,沒有挑逗性,就不能出滋味,就享受不到的樂趣,也看不到對方得到滿足后的嗲勁以及安撫過程中的曲折多致的情節,也得不到擺平燙平以後的欣慰和滿足感了。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BFman出來的。當然,這些都是感情深處很微妙的秘訣,也許不是語言能表達清楚的。

於是,對於的心理承受的變化,也帶來了這個詞語的含義的微妙變異和擴展,從帶有濃濃的可憎味進化為帶有朦朧的可愛味。由此也可見上海現代社會的兼容性和寬容度在語詞上表現之一斑。

不過,社會取得這些寬容度,是有一些前提的。首先是知識女性陣營強大了,文明素質普遍提高。一個女子有了一定的修養和內涵,不是一不稱心,便消地光,摜家生,甩鼻涕,一般不會到作天作地作死作活的地步。

現代社會形成了現代意識,一個充滿活力的社會,充滿挑戰性的競爭的世界,造就了青年男子的平等意識和爭強征服心理,迎接挑戰是現代男子漢的一種心理滿足,推及小家庭生活,也要有點花頭,不會撒嬌不行,沒有擺平的能耐也不行,你有你的魅力,我有我的的魄力,從滿足一潭靜水到享受波瀾不驚,這或許是家庭質量的一種進步吧。

「作天作地也不可畏嗎?上海有一家吃粥連鎖店,取名粥天粥地,與作天作地諧音,這倒也不乏是一種散發性思維,但從中也可見他們也不把作天作地視作貶義。胸有浩氣天地寬,作天作地也平常,那一定是遇上愛撐頂風船的人了!

現今的與現今的「作,都是上海女人的獨特風情了。「發糯米嗲啊,粥天粥地啊,還有老克拉啊,老法師啊,有腔調啊,拗造型啊,此景只應上海有,人間哪得幾處聞。

原著錢乃榮,上海大學中文系教授,19974月至200212月任中文系主任,2003年至2006年任上海大學語言研究中心主任。現任上海語文學會副會長,上海民俗學會理事,上海詩詞學會理事。語言學方面的學術成果載於中國語言學會編寫的《中國現代語言學家傳略》。專著有《上海方言俚語》、《當代吳語研究》等,主編有《現代漢語》、《中國語言文學導論》等,共24部。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7 個評論)

回復 越湖 2013-9-7 21:43
站在遠處欣賞。
回復 白露為霜 2013-9-7 23:11
「嗲」和「作」雖是雕蟲小技,不上檯面。但配以真才實學,交替使用,還是滿有效果的。運用得當,可以天下無敵。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9-7 23:41
欣賞叻
回復 老地雷 2013-9-8 00:23
非常欣賞上海女人,作者寫得很確切。村裡的XO就是典型的上海女人,雖然咱是無閱歷無知識我才情的剛播寧,但對XO這樣的上海女人非常欣賞。謝謝翻老對上海文化的介紹,下次講上海男人了?我也喜歡上海男人,你懂滴!
回復 徐福男兒 2013-9-8 00:45
錢教授格篇文章寫得嗲是嗲得來!
回復 徐福男兒 2013-9-8 00:48
男小人港伊喜歡會作格妹妹,格是因為伊老婆還嘸沒著港,等到老婆套到手,儂再作作試試看!   
回復 poi 2013-9-8 00:56
翻老這篇寫的很有水平
回復 活水湧泉 2013-9-8 04:10
嗯,寫得到位,確實是這樣的~~~
回復 tea2011 2013-9-8 06:01
老地雷: 非常欣賞上海女人,作者寫得很確切。村裡的XO就是典型的上海女人,雖然咱是無閱歷無知識我才情的剛播寧,但對XO這樣的上海女人非常欣賞。謝謝翻老對上海文化的介 ...
我也明白滴~~
回復 卉櫻果 2013-9-8 07:30
另類額上海女寧來古,發覺姆末我額事體,又發覺上海男人奈文字拷貝了兩遍,帖子精明滴長了一倍。
回復 wo? 2013-9-8 09:50
我見到2個上海女人,都是國內國外名牌大學畢業的,說是就是吸空氣也不會和鄉下人一起吸的,當然,更不可能在同一個空間相遇了。那她們在上海呼吸的是哪門子空氣? 一人吃飯時,那個扣啊。。。或者叫過分的節約?實在。。。 她們極品么?屬於哪一類?

另一上海女人,身材頂呱呱,日本名牌大學畢業,國內何大學不知,90年代初騙了一鬼子的錢財在上海以其名義買了房做辦公室,結果生意沒做成,房子沒還給鬼子,人也跑得無影無蹤了。這算是哪類上海女人?
回復 心隨風舞 2013-9-8 10:38
以前在國內的時候,永遠是上海女人領導新潮流~~~
回復 Emansfield 2013-9-8 11:23
徐福男兒: 男小人港伊喜歡會作格妹妹,格是因為伊老婆還嘸沒著港,等到老婆套到手,儂再作作試試看!    
小作怡情,度作傷神。。。。
回復 真正閑人 2013-9-8 17:30
長篇大論 一套一套的哈,不過上海女人對家裡的財權是緊緊抓住不放滴。
回復 sam333 2013-9-10 12:27
徐福男兒: 男小人港伊喜歡會作格妹妹,格是因為伊老婆還嘸沒著港,等到老婆套到手,儂再作作試試看!      
塗泥光切伐?
回復 xoyuanfen 2013-11-22 21:59
老地雷: 非常欣賞上海女人,作者寫得很確切。村裡的XO就是典型的上海女人,雖然咱是無閱歷無知識我才情的剛播寧,但對XO這樣的上海女人非常欣賞。謝謝翻老對上海文化的介 ...
天啊, 怪不得前夕日子臉老紅, 原來有人在歌唱我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3 22: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