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解開《紅樓夢》作者之迷(續) 之一 寶玉黛玉的生活原型

作者:ruthrose  於 2014-9-9 04: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閑暇時,品茗敘家常|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紅樓夢

《紅樓夢》中寶玉黛玉的生活原型
     曹雪芹=賈寶玉這種觀點,來源於紅學的」家事說「,亦即《紅樓夢》寫的賈府事,對應於同時代的某人的家事,紅學「家事說」顯然不僅是作者為了逃避文字獄不得已而為之,而且也是讀者為了閱讀《紅樓夢》的自身安全,而不至觸及文網的產物。

    紅學開山鼻祖周春在有史以來第一篇紅學著作《閱紅樓夢隨筆》中記載,乾隆帝看完紅樓夢后認為「此書系明相家事」。此語傳出,《紅樓夢》愛好者,即使看出「家事說」是皇帝的新衣,但性命攸關,誰也不敢戳穿。「家事說」的這個「家」,開始比較分散,有的說明珠家,有的說傅恆家,有的說張侯家。幾經輾轉為更多清代人所接受的是明珠家事說,一則因為《紅樓夢》里賈府的遭遇與大學士明珠一家的榮枯不無相似之處,都經歷了由盛而衰的過程;二則是明相府納蘭公子的性格才情,使人聯想到賈寶玉的性格。再者明珠家事說的廣為流傳,與乾隆對《紅樓夢》的定調所起的作用是分不開的。

   到了近代,新紅學的代表人物胡適並沒有跳出乾隆「家事說」的框架,只不過把「明珠家」改為「曹寅家」,寶玉的生活原型由「納蘭容若」改為「曹雪芹」,但由於「家事說」的框架背離了作者創作《紅樓夢》的真相,所以沒有考據拼湊出來的黛玉原型,連拼湊者自己都不能相信。於是「家事說」出現了一個十分荒謬的局面:男主角寶玉有鼻子有眼有原型,而女主角黛玉呢,從名妓董小宛到皇妃董萼妃,從曹家親戚到曹家丫鬟,天差地別地各個疑似黛玉原型。

      先說寶玉。按照胡適的觀點,曹寅之孫曹霑(曹雪芹)是「銜玉而誕」的賈寶玉,通過無法考證的「神話」來掩蓋自己的真實身份,逃避文網,記載家事。這個觀點存在下列問題:
  第一,邏輯不通,自相矛盾。先是杜撰了「神話」來掩蓋身份,「真氏隱」,「真事隱」,接著馬上自報真實姓氏,自曝真實家事。
  第二,不符常識,出生時的特殊狀況隱喻家庭背景,窮人家的孩子可以取名「金貴」,但不可能自吹「含金湯匙出生」。同理,奴才家的孩子可以取名「寶玉」,但也不敢自吹「銜玉而誕」生於「玉堂」。「銜玉」隱喻皇子,這有「玉堂」特指宮殿為證。
       含金湯匙出生來自於西方「含銀湯匙出生」的修改,將銀質湯匙改成金質,這是因為金比銀更貴重。使用刀叉匙餐具進餐是歐美拉丁國家的傳統,貴族通常使用銀質餐具。15世紀的義大利,在為孩童舉行洗禮時,最流行的禮物便是送洗禮湯匙,也就是把孩子的守護天使做成湯匙的柄,送給接受洗禮的兒童。因此「含銀質湯匙出生的孩子」,特指生於富貴中的孩子。
      相對於銀,中國人更喜歡黃金,但是,「黃金有價,玉無價」,去過故宮的人都會發現,玉,才是宮廷里追逐的最愛!
      「含銀湯匙出生」的這個典故來自西方孩童洗禮,將銀湯匙改為「通靈寶玉」,是作者受到西方「洗禮湯匙」的啟發,而用來特指出生於皇家的皇子的。
     第三,「曹雪芹=賈寶玉」的另一個根據是選擇性地生搬硬套,比如書中寶玉的姐姐元春是皇妃,而曹霑的姑媽也是皇妃,現實與小說描寫基本相符,於是曹雪芹就是寶玉了;但是對於書中寶玉出家,而曹雪芹沒有出家這樣現實與小說明顯不符的情節,就視而不見了。康雍年代,「銜玉而誕」,又因「看破紅塵」而打算出家的,是八阿哥的死黨九阿哥允禟,九阿哥想出家的這個情節,不象廣為流傳的順治出家,人人皆知,而是根據九阿哥心腹秦道然雍正四年的供詞,而記載在清史檔案中的。     
     第四,胡適的追隨者,新紅學泰斗俞平伯先生,在漏洞百出的曹寅家事考證進入死胡同后,對「家事說」進行了反思:我從前也犯過把假的賈府與真的曹氏並了家,把書中主角寶玉和作者合為一人了。這樣,賈氏的世系等於曹氏的家譜,而《石頭記》便等於雪芹的自傳了....,作者明說真事隱去,若處處都是真的,即無所謂「真事隱」,不過把真事搬了家,而把真人給換上姓名罷了……賈寶玉不等於曹雪芹,曹雪芹也不等於賈寶玉。     
    那麼寶玉的原型是誰呢?答案就在「大有可考」的清史檔案中,寶玉既不是納蘭更不是生於「奴而優則仕」家庭的曹雪芹,而是康熙第八個兒子,允禩。

    現在再看黛玉的原型。
    父母雙亡,在外祖家長大是林黛玉所特有的成長經歷。封建社會,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就算外祖家有心撫養女兒的遺孤,本家也不會答應的,自家的血脈讓外祖家撫養,這是本家的恥辱,更何況林家乃官宦之家,不會做出這種有辱門楣臉上無光的事情。
  黛玉在外祖家成長的這段特殊經歷,縱觀順康雍乾,不僅曹家沒有一位父母雙亡在外祖家長大又愛上外祖家姑舅表兄弟的奇女子,其他幾家出過王妃的家族,也沒有!
     有如此成長經歷的,只有一位那就是努爾哈赤的玄外孫女,康熙堂妹的女兒,康熙宜妃的侄女郭洛羅氏。遺孤郭氏父母雙亡,在外祖家長大,由康熙做主,嫁與「銜玉而生」的皇八子允禩。
     黛玉生活原型郭洛羅氏的外公安親王岳樂,清太祖努爾哈赤第七子阿巴泰之子順治康熙兩朝功勛卓著的親王,也是清代親王中少有的集政治家,軍事家,改革家於一身的人物。 岳樂工詩、畫,寫鍾馗亦佳。清朝入關號「紅蘭主人」,常邀大批上層漢族文人為座上賓。其府邸猶如順康年間滿漢文化交流薈萃的一個特定場所,在清初滿漢文化從激烈衝撞走向逐步融合的進程中,安親王功不可沒。
 如同黛玉一樣,在外祖家長大的郭洛羅氏,一方面盡浸書香,繼承了安王府中延師重教、禮遇文士的傳統,頗有見識;另一方面,外祖家寵愛有加,難免又有任性豪邁,我行我素的特點。偏偏是她的見識與我行我素,在最終讓她死無葬身之地同時,成就了《紅樓夢》的愛情悲劇!(此乃后話,筆者將在以後的論述中談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9 21: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