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try my best

作者:ruthrose  於 2008-10-27 23: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另類花,北美風景線|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7評論

關鍵詞:

每每和朋友家人談及燕懷堂往事,總會聽到這樣的鼓勵「多好的故事,快寫出來吧。」,而我也總是推卻「不行不行,沒有升花的妙筆,哪敢攬這瓷器活啊!」。

06年春節期間,打電話給南京的伯娘一家拜節。堂姐正在看熱門電視劇《喬家大院》,八十多歲的伯娘就對我說:「看什麼喬家大院哪,有那時間,還不如寫寫王家大院呢。」話是不錯,可是誰來寫呢?沉甸甸的家世,豈是我這先天不足,後天缺補的瘦弱身架,所能承載的?



06年的下半年,國內某半月刊,連載我的拙文《人間美國》,有族中哥姐看過後就說了,與其無病呻吟地描寫這些瑣瑣碎碎,婆婆媽媽的生活小事,還不如憑著對家,對族,對國,對史的一份責任,在家世的記載上,下點功夫。



(一上午忙到現在,還沒寫兩個字,就到了接孩子的時間了,時間的零碎話,帶來了心情的瑣碎化,看來把握重大的歷史話題,火候差的太遠太遠。先到這吧)。

禮拜五在接孩子們放學之前,匆匆寫了上邊這些不成形的字,貼在了博客上。禮拜六,娓娓就寫了下邊的這段話:


小鶩:

其實幾個月前(兩三個月了吧?)我就把你早先所有的文字都讀過了,沒有留什麼言,因為我不想用詞不達意的寥寥數語打攪你出色的才氣。我很欣賞你的才華,你的很多文章,不僅文字流暢,而更主要的是你托出的意境、予人的道理、流淌出的品味以及你思想的表達都很不一般。

我正靜靜地等待你更多的好文,等那更精彩的對你家先祖事迹和你們這些後人的故事。中國已經沒有貴族了,他們的後代在承傳優秀血脈的同時,很多學養、修養、已 經被無數次有名、無名的戰爭、運動消磨殆盡。我寄望那還有案可尋的中國貴族們生命遺留下的後人們,用文字記錄下先人們的壑智,讓這些優秀的氣質,頂天立地的 精神,有一天再次成為中華民族的脊樑,讓文字以它涓涓細流的形式終將再次匯成大江大河,成為中華民族真正的主流、真正的傳統、真正的大雅之堂。我等著,等 著你為那大江大河奉獻一掬你們家族的清流。

祝願我們平安愉快地做回我們原本應該歸屬的人。

娓娓

娓娓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一直以來,總是適時地給我鼓勵。這份鼓勵,將成為我的動力,"
"try my best".

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快樂的天空 2008-10-27 23:57
祝福你
回復 水影兒 2008-10-28 00:11
把人間美國貼來讓我們看看呀:)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8-10-28 01:49
沒關係,有耐心等待呢
回復 ruthrose 2008-10-28 02:47
快樂的天空: 祝福你
謝謝朋友們的祝福,我將盡其所能地不要辜負這些祝福。
回復 ruthrose 2008-10-28 02:48
水影兒: 把人間美國貼來讓我們看看呀:)
俺就獻醜了:
人間美國之一:另類花無葉之「油花」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06日10:01 《法律與生活》雜誌

  文/小騖

  從本期開始,本刊連載《人間美國》,展示已在美國定居多年的小騖(筆名)女士眼中的美國。

  愛城的蔣太太,是三個孩子的媽,五口之家的女主人,一個深居簡出相夫教子的家庭
       
CBD珍藏闊邸        東方梅地亞傳媒演義
維吉奧商業招商!        雷克薩斯LEXUS IS300
       
主婦。

  東海岸的小鎮愛城,和大都會紐約隔海相望。一方面保留著格林童話中的森林草地,小橋流水,木屋人家,一方面也有格林童話中沒有的高速公路,購物摩爾,公司商廈,是不少華人心目中的理想之地——既不乏異國的風光情調,又不會感到他鄉的孤單寂寞(周圍總會找到華人街坊的),是一個傳統與現代並存,少數族裔與白人友好相處的社區。

  「煮婦」憶「油花」

  愛城的華人,大都是受過美國教育的白領。

  當白領麗人成為媽媽時,要麼把退休的父母接來幫忙,要麼請人來幫忙,即使沒人幫忙暫時留在家裡的,也都有個孩子離手后,重返職場的計劃。像蔣太太這樣曾經的大學教師,從踏上美國領土就做了家庭婦女,而且一做就是十幾年的,還不多見。

  蔣家的總設計師,是先儒后商的蔣先生。蔣太太是家務這塊的承包人。蔣家在蔣先生的帶領下,各司其職,沒有一山兩虎的擺不平,嚴父慈母是蔣家的特色。

  如果蔣太太沒有一個鮮為人知的毛病的話,會是一個十足的「鮮」妻「靚」母,沉浸在全職太太的幸福之中。

  然而,蔣太太好胡思亂想。思想的既不是現在要做的家務事,也不是將來要做的重返職場的事,卻是些「水中油花、鏡花水月」讓蔣先生聽了就頭暈眼花的東拉西扯,所以蔣先生說蔣太太有毛病。而且不僅僅是想,蔣太太有一肚子的話要說,白天這些話被鍋碗瓢盆衣食住行壓制住了,到了夜深人靜時,這些話就全涌到了蔣太太的嘴邊。蔣先生是聽不得的,孩子們是聽不懂的,蔣太太只有把嘴邊的話轉移到手下,等全家人都熟睡以後,悄悄潛入書房,獨坐案前,以筆代言,將千言萬語傾訴於筆尖紙端。因為是毛病,而且不務正業,蔣太太就得小心謹慎,避人耳目,免得蔣先生髮現,壞了家中的平衡。

  這樣一來,白天做家務,夜耕自留地,蔣太太的憔悴和疲倦,不僅表現在臉色青黃,眼圈發黑,也表現在東翹西翹的碎發梢上,和那雙一年四季拖著的鞋片上。曾經綠水青山似的蔣太太,剛來美國時還被認為是「蔣先生的女兒」的蔣太太,就有了荒山禿嶺的不堪,很像是老三幺妹(蔣太太的子女。編者注)的奶奶了。蔣先生國內的客戶訪美后見到蔣太太,自卑感全無,美國可真夠土的,什麼人都叫太太,比起國內自己知識化年輕化有錢有閑有權動嘴不動手的全職太太,蔣太太充其量是家庭「煮婦」,一個家務勞動者而已。胡思亂想讓蔣太太的幸福打了折扣,蔣太太由鮮活靚麗的全職太太降為人老珠黃的家庭「 煮婦」,如水中油花般的,漂浮於所處的環境之中。

  水中油花是大量的水裡加入了少量的油,油在水中分散以後所產生的現象。油和水的關係,不像水乳交融那般親密無間,當然也不是水火不相容的勢不兩立。而是若即若離,粗看是一體,細看是油溶不進水裡,油花漂在水面上。

  二十多年前,蔣太太插隊的那個地方的農民是用「油花」來稱呼尖子的。選拔人才叫「撇油花」。那時物質匱乏,油金貴,一粒老鼠屎害了一鍋湯,一滴油香了一鍋湯。湯沒了油花,就成了清湯寡水,「油花」搶手,人見人愛。1977年恢復高考,蔣太太作為「油花」,從西北黃土高坡撇到了十里洋場的黃浦江畔。

  隨著生活方式的改變,「油花」慢慢地不吃香了,「油花」這個詞也被「精英」所取代了。如果蔣太太不來美國的話,如果蔣太太來了美國如願以償地成為精英的話,蔣太太恐怕是想不到,水中「油花」還能和自己有什麼關係了。

  「另類」嘆「油花」

  十幾年前,大學教師蔣太太,結束了兩年留守女士的生活,把六歲多的女兒暫時寄放中國,在眾人羨慕的眼光中,與先期來美的蔣先生團聚。還沒進入打造精英的第一道程序,過語言關,蔣太太就遭遇了一場車報廢人輕傷膽嚇破的車禍,留下了一年多才沒了癥狀的恐車症。車禍十天後,蔣太太步行去語言學校的路上遭遇搶劫,被彪形大漢撲倒在地時的天塌地陷,讓蔣太太不敢邁出家門。不敢乘車,不敢出門,英文又不靈光,廢人似的蔣太太終日窩在家裡。

  那時,蔣先生還是個學生;那時,不知道車禍後遺症可以算意外傷害;那時,沒有錢買醫療保險;那時,也不懂得心理治療;那時,蔣太太除了以淚洗面以外,就是抱著電話不停地打著肯定要碰壁的求職電話。

  眼看著蔣太太離全面崩潰不遠了,蔣先生沒了招,十萬火急搬救兵。救兵就是蔣太太那不滿七歲的女兒。女兒的到來,把蔣太太從遭車禍搶劫後幾成廢人的陰影中解脫出來。

  女兒抵美后不久,蔣先生也找到了工作。鑒於蔣太太一時半會也難以走出家門,蔣先生對未來生活的模式有了設計:一畝地,兩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並以牧羊人的經驗開導蔣太太,一隻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放。蔣太太反正是留在家裡相夫教子,教一個就不如教兩個,教兩個就不如教三個。所以,蔣太太就生了「小地」,小地離手后,又生了小梅。

  和大部分為了孩子而犧牲了職業的全職媽媽不同,蔣太太認為是孩子們為了成就她以家務為職業而來到她身邊的。因此,蔣太太對孩子們充滿了感激,孩子們的喜好永遠擺在第一位,不對孩子們提要求,不把自己的意願加給孩子,興趣愛好、成就作為全由孩子們自己來選擇。

  小地小時候喜歡要人抱,蔣太太就天天把小地掛在身上,小地到了一周歲時還不會走路。蔣先生就說蔣太太,不要老抱著啦,趕快訓練倒騰腳步吧。蔣太太一邊答應著是啊是啊,一邊想著:小地遲早會走路的,趁現在抱得動就多抱抱,以後小地大了,想抱也不讓抱了,讓抱也抱不動了。蔣太太看不出來,晚走幾天路對一生會有什麼影響。如今,上小學五年級的小地健康快樂和其他走路不走路、要抱不要抱的孩子沒有兩樣。

  小梅兩歲時還不會講話,整天抱著奶瓶,一口飯也不吃。醫生指導蔣太太,必須訓練小梅吃飯,通過咀嚼練習口腔肌肉,否則不僅營養不良,還會出現語言障礙。蔣太太遵醫囑訓練小梅吃飯,但小梅見到飯就是不張嘴。蔣太太急得紅頭脹臉,恨不能把自己的下巴摘下來,就是捨不得去撬小梅的嘴,一碗飯喂兩個小時,塞進小梅嘴裡的,以粒來計算。堅持不到一個星期,蔣太太放棄了。小梅兩歲半,在扔了奶瓶之前,突然開口講話,講的全是成句的話。讓蔣太太抱著小梅哭成個淚人。

  蔣太太的大女兒以全額獎學金進入紐約一所著名大學后,就有全職媽媽向蔣太太請教經驗,蔣太太說沒有經驗,真的。全靠孩子自己。蔣太太越是這麼說,其他太太就越是想知道個究竟。實在推辭不了,蔣太太就介紹經驗了:沒有教育的教育是教育的最高境界。丟開書本,拋開經驗,一切順其自然,是鷹遲早要飛,是雞窩裡呆著。聽了蔣太太的經驗后,無論是贊同不贊同的,都說蔣太太的經驗很另類。

  是的,另類。另類喚起了蔣太太對「油花」的記憶。

  有一次,蔣太太煮骨頭湯,往外撇油花,撇著撇著,蔣太太的眼淚掉下來。此油花非彼油花,當年的風光已不在。湯麵上的油花是多餘的,夾縫裡邊求生存,時刻有被淘汰出局的危機。油花像極了邊緣人,另類人,油花像極了目前的蔣太太,水中油花——進不了主流。從此,蔣太太每次煮湯時,必手下留情,多留一些油花在湯里。其實,就是手下不留情,想把油花趕盡滅絕也是做不到的,油花生命力極強,一點也不亞於「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原上草,舊的油花沒撇凈,新的油花又冒了出來,雖然另類,卻不孤獨,再少的油也要分成若干朵油花,水中油花——一定有伴(瓣)兒。

  「煮婦」蔣太太雖然如油花般的漂浮在所處的環境中,而所處的環境也包容了「油花」,給了「油花」立足之地,給了「油花」生存的空間;不僅如此,只要彼此共同努力,「油水」互溶的極致狀態——水乳交融就會出現。當三個孩子如小燕子般圍著蔣太太嘰嘰喳喳的時候,當一家五口在後院的菜地里春種秋收的時候,當蔣先生領著孩子們鏟雪鋤草掃樹葉、蔣太太在廚房準備晚餐的時候,甚至夜深人靜蔣太太奮筆疾書的時候,蔣太太與腳下的這片土地溶為一體,與幸福喜悅溶為一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親密無間。

  (摘自《法律與生活》半月刊2006年7月上半月刊)

  相關專題:法律與生活
回復 ruthrose 2008-10-28 02:51
四合院的閑人: 沒關係,有耐心等待呢
在微風習習的四合院兒中,等待,遐想,好愜意啊!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8-10-28 19:23
ruthrose: 在微風習習的四合院兒中,等待,遐想,好愜意啊!
是啊,在海棠樹下,晚風習來,搖著蒲扇,望著天上的星星,愜意地等待.......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05: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