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雲南獨龍江傳奇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6-1-25 13: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使評|通用分類:其它日誌

我跟雲南有點緣分。

我的一個大表姐夫(大姑的大女婿)原來就在雲南工作,和我大表姐兩地分居了好多年,好不容易才調回家鄉和家人團聚。我最早對雲南有意識,就從那裡開始。

時空變化,我和雲南的第二個緣分就是認識了雲南詩人和慧平。和慧平祖先是納西族,他本人1976年出生於滇西一個叫白塔邑的小山村。通過和慧平和他的詩歌及照片,我認識了大怒江和高黎貢山。


和慧平:我的滇西,我的村莊


和慧平和友人乘怒江索道。


和慧平所攝高黎貢山。

關於高黎貢山,後來我更知道了它曾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地勢最高的戰場,中美軍隊曾經在這裡攜手作戰,抗擊敵軍。

犧牲在高黎貢山上的美軍少校。

也許那就是為什麼昨天鳳凰衛視的《問答神州——雲南省委書記李紀恆》採訪節目讓我倍感興趣。底下就是採訪主持人吳小莉的開場白:
明朝末年旅行家徐霞客從雲南保山途徑騰衝的路上,需翻越一座山,這座山叫高黎貢山;需渡過一條江,這條江叫怒江。如今就在這一山一江旁聚居著中國60%以上的獨龍族人口。這裡曾經由於每年大雪封山,鄉民們需要提前買好米面糧油,度過長達半年與世隔絕的日子。

李紀恆,1957年出生於廣西。聽他說話,帶著濃濃的廣西一帶的口音。他看上去非常草根,也很硬漢柔腸的那種。

                                                                                                    李紀恆


2006年7月,他始任雲南省委副書記。2007年,他試圖進山,因為大雪封山受阻。在那次惡劣的天氣和極其危險的地形里,他們的車隊爆了九個輪胎。
2009年,李紀恆終於成功進山,走了近九個小時才到達獨龍江。他用「毛骨悚然」來描述那「條」所謂的「路」的驚險。千辛萬苦進到了獨龍江區,結果他眼前的景象是怎麼樣的?底下是採訪原話:
「我進去我感受的是什麼,小莉你看到,我看到幾戶人家,就三條剛剛砍下的松樹,就蓋在一個潺潺流水的水溝上,老百姓晚上就躺在這三根剛剛砍下的松樹上,當做床,橫的架子都沒有就這三條,人就這麼睡,看天天亮著,看這邊這個洞有風來,看地下,地下就流水的,看左右邊,這牛糞、馬糞和羊糞,我是深深地震撼了,我說必須改變這裡的面貌,不改變我們黨對這裡是有愧的,我這個省委副書記白白進來了沒用的。」

改變獨龍江貧窮落後艱苦卓絕的面貌,先要從交通做起。經過了相當艱巨的努力,終於使得中央政府同意並撥款建造獨龍江公路,習近平本人還做了批示。獨龍江公路的樞紐工程,獨龍江隧道工程難度非常大,兩支解放軍部隊成了打隧道的主力。原先估價公路總花銷六億人民幣,結果光是這個6.68公里的隧道就用掉了七個億。

採訪節目重播了李紀恆宣布獨龍江隧道成功貫通的歷史鏡頭。我清楚地看到,這個硬漢眼睛泛紅了。「那種喜悅心情很難用語言表達。」他說。

隧道通車。

以前的情況:獨龍族男子利用溜索過江

獨龍族是所謂的「直過」民族,就是基本上是從原始社會(群居、群獵、共產、沒有私人財產觀念)直接接軌社會主義。採訪節目的下半部分就是講述政府如何幫助獨龍族掌握新的技能、接軌現代文明;同時也探討了如何保護維持叢林覆蓋面佔93%、中國原始生態保存最完好的地區之一、中國最後一塊凈土獨龍江地區。

具體內容可看鳳凰衛視視頻:http://phtv.ifeng.com/program/wdsz/#01c7805a-a533-40c8-bb82-18914704d3b2

及鳳凰網採訪文字實錄:

http://news.ifeng.com/a/20160122/47193205_0.shtml



相關:

讀詩——和慧平《大怒江》 - 虔謙文評- 天涯咫尺- 文心專輯

張東磐和他的父輩們的戰場(圖)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13: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