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吉女花》 13 紅顏?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4-1-10 23: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吉女花|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關鍵詞:紅顏

       房間里這個男人叫白連江,三十三歲,長相十分清秀。他在北邊大城市裡當海關里的官。妻子兩年前因車禍撞成殘疾,這一年來他工作上也十分不順心,實在憋不住了,就出來解悶散心。吉鎮是個不起眼的南部城鎮,一般地圖上找不到,他再怎麼風流,那頭也不得而知。
  
  杏真進來的時候,白連江正叼著一根煙,低頭看著地方報紙。他穿著一件白襯衫,一條介於上班和休閑用的褲子,著一雙皮革系帶鞋,一件夾克衫整齊掛在衣櫃里。一見杏真,他放下報紙,捻熄了煙頭。
  
  這是一副新面孔,杏真心裡又起了忐忑不安的感覺。她站在離白連江幾步遠的地方,輕聲說:「老闆要我來問白先生,是不是需要按摩。」
  
  白連江沒有馬上回答。他細細地上下打量著杏真。給他打量的,杏真更加的局促不安起來。
  
  白連江似乎看出來了,其實他自己心裡未嘗不緊張,這是他第一次闖蕩煙花。
  
  「先喝喝茶吧!」白連江說。他的嗓音頗有磁性,像從腹部發出來的一般,不像姚先生的嗓音,就只停留在喉嚨上。
  
  杏真心稍安。她看得出來,也聽得出來,這位白先生和先前那個姚先生不同,白先生好像比較有文化,顯得斯文一些。他看上去滿有風度,應該有大學畢業,他應該不會像那位姚先生那麼粗魯,今天也許還……
  
  杏真為白連江斟上茶。「你也喝吧。」白連江說,又看了她一眼。
  
  杏真於是喝了一口茶。那茶也不一般,是上等烏龍茶。
  
  白連江問:「是本地人嗎?」
  
  「是。」杏真回答。
  
  「幾歲了?」白連江脫口而出。
  
  「快二十二了。」杏真回答。
  
  白連江還有問題,不過給他自己咽了回去。
  
  一陣沉默。
  
  「會按摩嗎?」他開始切入主題。
  
  杏真點了點頭。她沒有撒謊,冬川卧床后,她經常要幫他按摩。她也從蔡醫師那裡學了一點要領。
  
  「那很好,我背常酸疼,幫我試試吧。」白連江說著,便脫去外衣,上前幾步趴在了床上。
  
  杏真見此狀,原先僅存的一絲幻想悄然破滅。眼前這個男人,不管他剛才顯得多麼斯文,多麼有禮貌,他終究是男人。在這麼一個偏僻的房間里,自己一個女人處在一個男人面前,還能抱什麼僥倖心理?回想第一次看見「姚先生」的時候,自己是多麼的天真和無知!
  
  其實一開始白連江自己都抱有某種奇特的幻想。他覺得杏真很有氣質,不想一般的煙花女子那樣俗不可耐。有那麼幾分鐘里,他竟然覺得他其實不需要妓女,他只需要一個紅顏知己給他排解煩悶。杏真看樣子很善解人意,也許這樣一個紅顏知己真的給他撞上了!他真的有背痛的毛病。一開始他老老實實地讓杏真為他按摩,不住稱舒服。慢慢地,杏真的搓摩燃起了他體內的烈火,生命深處的野性張狂了起來。他便要杏真為他做這個施那個。杏真不願意。白連江不像姚先生那樣會扔錢。不會扔錢,可慾火中燒時他學會了誘引。杏真畢竟是二十幾歲的年輕少婦,經不起白連江的步步進逼。那個時候,她的人格被撕成了兩半。一半不住地想著恩愛丈夫,正是因了他她才鋌而上虎山走到了這一步。另一半卻不由自主地向著深淵滑行。
  
  沒有知音,不是靈伴,白連江此刻盡情享受的,只是和一個素昧平生的女人的肉體關係。
  
  那一個夜晚后,杏真變得沉默寡言,煩悶易急。爸爸又在跟來買廢品的老頭講價。「不要講了,都拿去吧,怪佔地方的!」杏真說著就把牆角幾袋東西嘩啦啦的都放到了老頭的三輪車裡。
  
  「杏真你怎麼啦?你自己去賣,能賣到三四元呢!」爸爸既不滿又不解。
  
  「咳,三四元,三四元算什麼!」
  
  「算什麼?氣這麼粗,你都忘了賺錢的辛苦了?」
  
  杏真不說話了。她從桌上抓起來一本小兒書——那是她前幾天剛給女兒買的——本來想念點東西給女兒聽的,不料裡面有些字自己還不認得!
  
  她一陣煩悶:「冬川,你能不能起來念幾句給女兒聽?好不容易買來書,不念可惜了!」說完就把書摔在桌上。
  
  覺察到妻子情緒不好,冬川一邊應著,一邊下了床。
  
  冬川打開兒童書,給女兒念了起來。「仙水撒到人魚姑娘身上,她恢復了美麗的雙腿。人魚姑娘跑下海灘,又跑上珊瑚礁,突然,她就在珊瑚礁上站著不動了。她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這位老人,眼淚流了下來。姑娘的眼淚滴在老人身上,老人變了。人魚姑娘定睛一看,站在她面前的,正是那位英俊的青年——金珠子!」
  
  冬川一邊念,一邊回答小雪許多的問題。
  
  「爸爸,那人魚姑娘為什麼哭了?」
  
  「因為,她知道金珠子一輩子吃了好多苦,才給她取來了仙水。」
  
  「爸爸,人老了還會再變成小孩啊?」
  
  「人老了就變不回去了,這個只是童話,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呀?」小雪撅起了嘴。看著女兒失望的眼神,冬川後悔實話實說。
  
  杏真一邊不聲不響在一邊鉤著花邊,一邊聽著冬川父女倆的對話。冬川雖然不時會瞟妻子一眼,可他沒有注意到,她的雙眼一陣陣泛潮。她記起了小學時讀過的童話故事。那些故事裡,都有一個小公主,和一個王子。那些故事開始可能不如人意,可是總有個快樂的結尾。每次讀那些故事,她都會被感動,會想流淚。幾年了,經過了這麼多事,她發覺自己的心,仍然被那樣的故事所感動。
        那天晚上,杏真做了一個夢,她夢見自己並沒有去做妓女,做妓女的那一切都是夢。睡覺前,她在井邊沖了個痛快的澡,對脫光全無顧念,就像小時候那樣……晚上,她躺著,等待著……冬川進來了,他向她俯下身來。「這麼白凈,這麼香呀!」冬川說著,摟住了她的身體……

        她醒過來了,一種難言的不悅感縈繞著她。冬川在她身旁,打著均勻的鼾。夜的黑,無邊無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4-1-11 01:57
繼續跟讀〜
回復 豬扒戒 2014-1-11 08:36
好文。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6: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