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吉女花》 12 十元,換你想我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4-1-8 11: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吉女花|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3評論

杏真到了藥行。抓藥師看了看方子,又從眼鏡上方瞟了杏真一眼。「葯不便宜哦。」他說。

「沒關係。」杏真說。

幾包葯紮好了,抓藥師噼里啪啦撥了幾下算盤:「十六元八角。」

「這麼多?」

「我都跟你說過了,方子里有參類,還有羊脊骨什麼的。」

杏真從錢包里取出了一張二十元的,遞給了抓藥師。

抓藥師眯起眼睛接過錢來,又看了看杏真。「這陣子廢品回收的價錢可好?」

「還行。」杏真已經學會了含糊其詞。

禮拜六傍晚,杏真第三次來到吉來飯店。她本來沒想會再見到姚先生的,因為她聽說他要回澳門去了。到了旅館,阿燦卻跟她說:姚先生還想見她一面。

杏真沒理會姚先生的事,只問道:「阿燦,我什麼時候能做前台,不再伺候這樣的客人?」

第一次,阿燦的嗓音沒有那麼生硬:「哎,他說走以前要再看你一面,不做別的。你就去一下吧。你人緣不錯,後面還會有人指著要你。」

杏真一聽不做別的,身心一下子放鬆了下來。也是第一次,她不端酒,只端茶上了樓。

姚先生在樓梯口邊上的一張沙發上坐著等她。他的神態顯得和往常很不一樣,甚至臉型都有些變化:上唇沒有那麼突出了,門牙也沒有暴露出來。也因此,他的臉突然顯得有幾分清峻。一見杏真,他翹著的腿放了下來。「杏真,你來啦?」

杏真沒有看他——她剛上樓的剎那間已經看過了——只輕輕「嗯」了一聲,把熱茶放到了茶几上。 姚先生一口茶入肚,問杏真:「今後你會想我嗎?」

杏真不知如何作答:說不會顯得太粗心,說會又違心。見她沒回答,姚先生從上衣兜里掏出了一張十元的鈔票:「送給你,換你想我,怎麼樣?」

杏真一愣,趕緊說:「不不,我不能收這錢!」

「為什麼?」

「我,我又沒有做什麼。」

「咳,就當我送你女兒的禮物,行不行?」

杏真聽了這話,就沒有再推。「謝謝你這十塊錢。」

「聽你說一句謝都好。其實說來,我們不僅是同鄉,還是同類人。」說到這裡,姚先生看了看杏真,見她沒動靜,便自己講述了起來。他原來也是吉鎮人,他是被賣到吉鎮的。年幼時就跟繼父到了澳門。繼父到了澳門沒幾年便生病過世,姚先生就這麼樣自己一人闖蕩世界,黑白兩道混到了今日。

「不要讓阿燦知道我給你這錢,包括前兩次給你的錢數。」姚先生轉了話題。

杏真抬起眼來,迷茫地看著姚先生。

「我估計你自己也不清楚。我給你的可是好價錢。阿燦要知道了……總之是不好,別讓他知道。還有,以後有機會去澳門就來找我。賭場的姚先生,沒人不認識我。」

他只這麼說,卻沒有給杏真他的名片。

這天晚上杏真回家回得早,心情也比較好。手摸著那十元錢,心裡有幾分安慰,畢竟那不是直接賣身的錢。今天的姚先生看上去還滿真誠的。這個錢,就拿來買點小兒書和玩具給女兒罷!錢箱里還有三十元,冬川的藥費短期內是夠了,爸爸的,還有弟弟的費用……杏真心裡盤算著,看樣子,阿燦那頭那份工,不接還真不行。

周日她一到阿燦那裡,不聲不響就到碗池邊洗碗,又跑到師傅那邊幫洗菜。阿燦就是不放過她。他走了過來,低聲叫她過去。

杏真只好跟著他過去。走到無人處,阿燦說:「你到底想不想好好在吉來幹了?」

「想,想做正經的……」

「吉來的活兒都是正經的!」阿燦低聲喉道。「想好好乾,你以後就不要在餐館那些地方露臉,那些活不是你乾的。你來了就到後邊來,穿好戴好伺候樓上的客人。其他人看不見你,你也省心,安心賺你的錢!」

杏真心裡憋得難受,可又想不出什麼話來回應阿燦。看看前面,前面沒有有光的路,她感覺自己像是不由自主地滑到了黑暗的隧洞里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4-1-8 11:05
上船容易下船難,繼續跟讀〜
回復 我是虔謙 2014-1-8 11:26
tea2011: 上船容易下船難,繼續跟讀〜
謝謝茶妹跟讀!
回復 豬扒戒 2014-1-9 00:51
每收別人的錢財都是債務,不可能是白的,最起碼還有心債。
「窮能獨善其身」,杏真的墮落與她本人關係密切。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14: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