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蒼白的臉

作者:kylelong  於 2009-12-6 00:3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學文字|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5評論

關鍵詞:

 

 

兒子上學之後,因為工作業務關係,我開始出差比較多了。

 

一個下雨的夜晚,南國繁華的霓虹燈,在雨水的映襯下,使得街道顯得斑斕多彩。車輛來往穿梭,路上的積水被車輪濺起;雖然時間還早,但行人大多早已回家,只有幾個打傘的人在匆匆趕路。

 

我在一個小餐館吃過晚餐出來,沒有帶雨傘,因為賓館很近,走路過去也就是一刻鐘的樣子。路過一個公交車站,雨一下子變大,趕忙躲進車站。這夏季的雷雨,基本上都是陣雨,晚上回房間,也就是看電視,所以等大雨過後再走,心裡也不著急。

 

忽然,我聞到一絲More的味道,開始很淡,然後越來越濃。回頭一看,一張玲瓏秀麗的面孔,正吐出一股白煙;暗淡的燈光下,艷麗的「玫瑰紅鑽」鑲嵌在蒼白的瓜子臉上。一陣心動,令人覺得疲憊了一天的身心,頓時舒展了許多。據說看美女可以降血壓、趨煩惱,似乎有些道理。

 

「大哥,我可以相信你嗎?」

 

我沒有理睬,畢竟這是一個陌生的城市。出門在外,還是小心為好;況且這眼前的情景,似乎有點像《西遊記》里的唐僧遭遇白骨精。伸手出去,感覺雨還是很大。想走,但又有些猶豫。

 

「別擔心了。對面就是市委大樓,釣魚打劫的,也不敢在這裡呀,大哥!」她開始打消我的疑慮。「我剛才看見你進餐館的,又一個人出來。」

 

「我們又不認識,我身上又沒錢。」我忍不住搭話了。

 

「你認為老娘缺錢?」然後,拿出厚厚一疊鈔票塞在我手裡。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隻小巧的手很快伸進我的上衣口袋,取出我的錢包。

 

「幹什麼?!」我馬上伸手去奪回錢包。一口白煙吐在我的臉上,我向後一退。

 

「得了!你錢包里的錢,絕對沒有老娘的多。」我拿起那厚厚一疊鈔票,看了看。「別看了,你以為是假的?這樣吧,我拿你一張名片,明天給你電話。你明天再告訴我,這錢是真的假的。」說完,她把錢包還給我,走出車站,消失在雨中。

 

迷迷糊糊回到賓館,我拿出一張100元,在貴賓部買了一袋餅乾。營業員用過驗鈔機,沒有發現問題。晚上沒有睡好覺,不知道是應該報警,還是趕緊回家。這年月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5000元,說不清楚啊!

 

第二天,起床很晚。白天把剩下的事情辦完了,回程機票早已預定。當然,又繼續驗證了那些「硬通貨」,心裡犯嘀咕,也沒有辦法,期待什麼呢?難道還有桃花運不成?現在不會有什麼台灣特務吧?讓我去干間諜?

 

晚上仍舊走進那間小餐館。

 

餐館很小,但這時候人是比較多的。我喜歡這裡的牛肉炒粉。走進靠玻璃窗邊的餐桌,發現她坐在那裡,黑色套裝,似乎清秀了許多,口紅也淡雅了些。

 

「別這麼驚訝!我跟蹤你好幾天了。」

 

「有什麼事,你就說吧。」我拿出用信封裝好的那一疊鈔票,遞給她。「是真的。你收好吧。我也不缺錢。」心裡感覺踏實了許多。

 

「知道啦。不就是一個知識分子嘛。」她把錢裝入自己的黑色小包,說:「其實,我的幾個姐妹就在那個賓館。你的底細,我早就知道了。」她吐了一口白煙,繼續說:「老娘工作也很努力,每天要和幾個男人睡覺、掙錢。只是最近心情不好,男友知道我是這個職業,和我分手了。」

 

我站起來要走,她一把拉住我,然後又鬆開:「大男人,怕老娘吃了你?」

 

「我有家有小,你……」

 

「我又不想破壞你的家庭,你也不會看上我,我也沒說看得上你呀。怎麼?老娘沒你老婆漂亮?只是想找一個人聊聊,很想知道有家的男人是怎麼想的。」

 

吃過炒粉后,我一個人說了很長時間。我講了我的故事、我的家庭以及對生活的看法。她只是一口一口地抽煙,很少說話,除非我問她有關她的生活的事。而她聽得很認真,偶爾用眼睛看一下我,似乎不願意漏掉每一個細節。

 

「你明一早的飛機?」

 

「你怎麼知道?」

 

「問這幹嘛?時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老娘想多坐一會兒。」

 

第二天在機場,一切都很順利,也沒有發生任何「不期待」的意外。像往常一樣,在機場的商店,給老婆孩子買了一些當地特產和紀念品。在飛機上,隱隱約約回想起那張蒼白而秀麗的面容,香水與煙霧混雜的味道,還有凄涼與頑強交織的語調。似乎覺得這世上有太多的不公平,有太多的無奈。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擁有一切的時候,卻感覺不到。這更加激發了自己歸心似箭的心情。

 

回家第二天,老婆告訴我,說我出差沒用完的錢,放在桌子左邊的抽屜里。我的頭「嗡」地一下,感覺很不妙。打開一看,5000元還是原封不動地在那裡,表層一張是我自己放進去的。回憶了半天,只有在餐廳早餐的半個多小時里,她有可能進入我的房間。現在,我不知道如何處理了,就壓在抽屜的底部,以後想清楚再說。

 

周末了,陪老婆孩子去逛公園;到了中午,兒子說要吃麥當勞。每個周末,麥當勞和肯德基都是人滿為患。

 

老婆陪兒子上洗手間,我的手機響了。

 

「是我。我看見你們一家子了,滿幸福的啊。」是她的聲音。

 

「你在哪兒?別……」我一下子緊張得不得了。

 

「怕什麼怕?老娘只是看看你小子有沒有說真話。」

 

「那錢……」

 

「如果你不想留下,就捐給災區吧。老娘走了,別擔心,老娘不會煩你的。照顧好你自己和你的老婆孩子吧。」說完,信號沒了。

 

不久,單位開始為地震災區募捐。一天上午,我鬼使神差地按下她的電話號碼,回復是不在服務區。沒人的時候,我把那個信封悄悄放進募捐箱……

 

我很想恢復平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從南國雨夜的邂逅,到此時此刻的放手。的確也沒有發生什麼不該發生的事情,但卻是真真切切地發生了一次「地震」。那張蒼白的臉的後面,還有一顆樸實的心!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Blue Ivy 2009-12-6 03:25
人心都是肉做的.
回復 kylelong 2009-12-6 06:55
Blue Ivy: 人心都是肉做的.
所言極是。
回復 Giada 2009-12-6 16:10
這女人怪可憐的。
回復 kylelong 2009-12-7 06:49
Giada: 這女人怪可憐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7 09: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