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永遠的巨蟹座愛人(上集)

作者:kylelong  於 2020-1-5 08: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學文字|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4評論

關鍵詞:

那一年,我在大連外國語學院學習。

 

這是一個10個月的高級日語速成班。班上22個學生,但男生只有6個。同學們年齡都相差不多,屬於「進修族」,但各人背景都不相同。我在大學時,跟著大學的女友一起學過一段時間日語,有一些基礎,但就如與那女友的關係一樣,沒有任何進展。年長的日語老師是位在日本呆過8年、在國內執教5年的女教師,主講語法。正如她所說,學習日語,入門容易,深入較難。另外還有2位年輕的教師,分別教授口語和聽力,我們不學寫作和翻譯。

 

因為上課時經常要分組練習口語,6個男生就分在3個小組,被「鮮花們」簇擁著。同組的一位小女生,特別令我窒息,每看她1秒鐘,我不得不看看窗外,呼吸幾分鐘,緩衝一下心跳。但開學一段時間,學校的事情很多,大家相互還不熟悉。每次她總是和我坐一起,也許每次都是我與她坐一起,我喜歡她短髮的味道,還有她淡淡的一笑,一種感覺在心中萌發。在任何一個群體中,總會有浪漫的事情發生,羅曼蒂克是年輕人的專利。

 

同學聯歡會上,我主動邀請那個小女生跳舞,她一笑,十分樂意。雖然不是第一次觸摸女生的手,但這次仍然有觸電的感覺,我發現自己已經不能自拔。

「今天你的衣服很漂亮!」我開始對身穿短裝和牛仔褲的她打招呼。

「謝謝!你也一樣哦。」她又一笑。跳了一會兒,她看了我一眼,說:「喂,你倒是帶我轉啊!幹嘛扭扭捏捏地?怕誰看見啊?」

はい(是)!いいです(好)!」

一曲完了,接著是一曲《紅色娘子軍》舞曲。她主動說:「我來教你跳『水兵舞』好嗎?」

「『水兵舞』?好啊!沒聽說過。」「水兵舞」的確是一種很有節奏的舞蹈。在她的帶領下,全班同學都跳起了「水兵舞」,簡單易學、非常整齊,就好像歌星的個唱會伴舞一樣。

 

後來,大家自我介紹,我才知道那個小女生有兩個名字:她姓陳,隨父姓,父親是北海艦隊某部高級軍官;她又隨母姓,姓楊,與甜歌星楊鈺瑩的名字只差一個字,更何況長得與楊鈺瑩有9分相似,只是更加骨感一些。因為她更喜歡姓楊,後來我就叫她瑩瑩。而且還了解到,瑩瑩當時已經是北海艦隊某部中尉,我還特意給她一個外號――「水上飄」。同學們都認可了,瑩瑩又是一笑,那個笑的甜美,著實讓我暈倒,就好像《三笑》里的「秋香戲伯虎」,此刻,我感覺就是我的全部世界,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瑩瑩是當地人,性格也很開朗,經常自告奮勇地做導遊,帶我們外地來的同學去玩。什麼旅順歷史博物館、白玉山景區、森林動物園、千年木乃伊以及星海廣場、虎灘廣場等等,不到1個月,大連的幾個景點基本上都游遍了。後來,我們還在沙灘做自助燒烤,算是把海鮮吃夠了。我在大學時代就有業餘攝影師的稱號,這次真是大顯身手了。瑩瑩的特寫鏡頭,基本上都是我照的。特別是那次在旅順歷史博物館參觀時,瑩瑩身穿一套軍裝、頭戴軍帽的樣子,真正的一朵鏗鏘玫瑰,令全體同學折服。我拍了很多照片,「私自」收藏。

 

我最得意的是弄到瑩瑩的手機號,最後3個是666,然後就是發簡訊。

 

「今天晚餐吃的什麼?」我發過去,因為瑩瑩經常回家吃飯。

「你!」手機一響,嚇我一跳。

 

「明天幾點過來?」我又發過去。

「你!」我有點不明白了。

 

do u i u ko to de su ka(どういうことですか,什麼意思)?」我只好問了。

「你!」我徹底無語了。

 

第二天一大早,瑩瑩就來到我們男生宿舍,男生們都知道是來找我的。我來到門口,瑩瑩一把抓住我的手指,用力一捏,我毫無準備,嘴上做出「啊呀!」的神態,也許其中還帶有幾分誇張。

 

「到底明不明白?」瑩瑩小嘴一翹,低聲說。

「啊!輕點輕點!有話慢慢說!」

 

誰知瑩瑩又用左手捏住我的鼻子,說:「嗯?」

「啊!わかりました(明白)!わかりました(明白)!」我只好求饒。同學們都在宿舍里,總不能對著一位美女大打出手吧?

 

這次算是被徹底「專政」了,明明白白地做了「俘虜」。瑩瑩還說,剛才只是「小試牛刀」,然後拿出紙巾,把「不小心」弄到我臉上的口紅擦掉。但我心裡還是一陣悸動,大家都不用含蓄,也不用轉彎抹角。愛就愛了,說就說了,做就做了,誰怕誰啊!這裡就是一個「速成班」,講求的就是一個效率!只是今後我得提防著點,也許,這海軍中尉還真有幾下子貓腳功夫。

 

第二天,我用一朵玫瑰花,「追問」到瑩瑩的生日,原來瑩瑩是6月底的巨蟹座。買了本星座書查了查,與我的星座倒是十分般配,但再一細看,又說巨蟹座是我的剋星。後面就鬼話連篇,索性不相信了,憑心靈感應吧!

 

一個周末,瑩瑩說帶我去看軍港,她的「水上大本營」。參觀一陣子后,就到她家,廳的右側是瑩瑩的一張整面牆的巨幅軍裝照,颯爽英姿,非常有氣質。見到她父親,因為事先沒有任何準備,不知道說什麼,慌忙中叫了一聲「首長好」。瑩瑩的父親問了我一些工作和學習上的事情,以及學習畢業后的打算,然後就說有工作上的事,出門去了。看樣子,我的回答沒能「打動」這位「未來的岳父大人」。

 

瑩瑩知道我不會說話,更不會說假話。見我有些茫然,她安慰我說:「放心吧,我有辦法。我爸最疼我啦!」然後,又把手伸過來,說:「我們當兵的,經常在海上,皮膚很粗糙的。」我拉著瑩瑩的小手,看了又看,說:「沒有啦,雞蛋清似的,きれい(太好看啦)!這麼白皙的皮膚,即使晒黑了,也會像夜明珠一樣,永遠指揮我前進!」

 

「哼!現在會說話了?」說完,拿起沙發靠墊就是一個「油燜大蝦」,直到求饒為止。但無論怎樣,每次和瑩瑩在一起,我的心就會顫動,不是害怕,而是甜蜜的心動。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和瑩瑩的關係就已經公開了。校園裡,總是有我們在一起散步的身影,同學們喜歡開玩笑,說我們每天「軋馬路」(廣州人說拍拖),我們也就假裝沒聽見,也感覺到這世上的人們心中充滿的善意。

 

不久,瑩瑩告訴我,她父母在3年前就已經分居,兩人沒有離婚,也沒有再婚,相互之間誰也讓,瑩瑩也說不清到底是為了什麼。瑩瑩有個弟弟在青島海軍工程學院上學,他們姐弟倆就在父母的兩個「家」之間穿梭。瑩瑩與母親一起住,她弟弟與父親一起住。難怪上次她不讓我看她的「閨房」,原來是她弟弟的房間。當然,我也向她介紹了我的家人。

 

有一次,瑩瑩給我買了個大西瓜,放在我宿舍里,誰知被宿舍幾個男生給吃了。我聽一個同學說瑩瑩很不高興。於是,我就去她宿舍找她,想安慰一下。

 

到了瑩瑩的宿舍,我說了西瓜的事,瑩瑩大笑:「人家哪有這樣小氣嘛!你想吃是不?我再去買一個!」說著就硬拉我出去。我說借用一下摩絲,把頭髮弄一下,外面風大。我在女生的公用梳妝台上隨手拿了一支粉紅色外殼的摩絲,對著鏡子就開始往頭上噴。瑩瑩看見后,說:「喂,你怎麼知道這個是我的?」

 

「你都是我的,我怎會不知道?」我故弄玄虛。其實,我只是覺得粉色好看,誰知瞎貓碰到死老鼠。突然我感到呼吸困難,「哇」地一聲,被瑩瑩從後面來了一個卡脖「軍法處置」,而瑩瑩眼裡卻是滿滿的溫柔。

 

瑩瑩說要去泰山看日出。5月上旬,我們等到一輛部隊到青島的小車,直接送我們到泰山,學著「腐敗」一次。那天上午,兩人到了山腳一家私人旅店,不用身份證,可以把行李放在一起,又可節約開支。中午和下午,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積蓄體力,坐車也是很累的;晚上登上山頂,還得好幾個小時哦。據說山頂的旅店很貴,第二天早上起床精神又不好,還不如夜晚登山,直接到玉皇頂。

 

來到街上,到處是買旅遊紀念品的、買中草藥的、買香火的等等。我看見一家餐館,說:「想不想喝蘋果汁?」

 

「哪兒有啊?」瑩瑩不解,「這兒會有蘋果汁?」我手一指「山東蘋果雞」。當瑩瑩明白過來,立馬將我雙手架起,就像「紅衛兵」對待「反革命」一樣,對著我說:「あなた親愛的),這個叫『泰山雞翅』,味道如何?」

 

「不好吃!饒命!饒命!」還得還她一個擁抱,抱起來左3圈右3圈,這才罷休。

 

在一家小酒館,我們點了山東蘋果雞,還有泰山赤鱗魚。老闆介紹說,赤鱗魚在清代為宮廷「貢品」,生長於海拔270米至800米的泰山山澗溪流中,一般長不足20厘米。赤鱗魚肉質細嫩,味道鮮美,刺少,無腥味,營養價值高。我們一邊吃,我一邊講故事。

 

說是從前有3位秀才一起吃飯,大家都想讓對方請客。於是就約定,對一段詩歌,對不上來的,就請客。大家都說這個注意好。

 

1個秀才扇子一搖,說:

 

雪在天上,糊糊塗塗

落在地上,明明白白

讓雪變水,簡簡單單

讓水變雪,難上加難

 

2個秀才袖子一擺,說:

 

墨在硯里,糊糊塗塗

寫在紙上,明明白白

讓墨變水,簡簡單單

讓水變墨,難上加難

 

3個秀才喝了一口小酒,說:

 

菜在盤裡,糊糊塗塗

吃在嘴裡,明明白白

讓你請客,簡簡單單

讓我請客,難上加難

 

我喝了一杯啤酒,瑩瑩看著我說:「完了?」我笑道:「是啊,完了!」

「哼!敢情你講這個故事,是想讓我請客?」

「いいえ沒有啊)!」我悶笑。

「聽著!給你一個機會,你就是第4個秀才,如果回答統統地差,良心大大地壞,看我怎麼罰你!」瑩瑩的聲音卻是一片柔情。

 

我知道,無論說得再好,也難逃被罰的結局。我想了一會兒,說:

 

瑩瑩上課,糊糊塗塗

瑩瑩下課,明明白白

瑩瑩要哭,簡簡單單

瑩瑩要笑,難上加難

 

「罰!」瑩瑩一聲令下,我只好「乖乖地」背著瑩瑩從餐館走回旅店,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故意選擇的這麼一個浪漫之舉;而瑩瑩則顯然已經傾倒在一顆高大的「鳳凰樹」上。

 

晚上爬山,倒是很順利,一路人很多,根本不用擔心。可是,那天真不巧,太陽升起來時,雲很厚,看不到日出;當看見太陽時,已經是一片白白的陽光,沒有那種火紅的雞蛋跳出來的鏡頭,我們只好買了一些日出的照片,還照了一些合成照,把膠捲在下山的路上「消滅」掉了。

 

下午在下山的路上,我們遇到一位賣花的小姑娘,大約78歲,手裡拿著一個用山裡不知名的粉紅色小花做成的花環,一旁的竹籃子裡面,還有滿滿一大籃。瑩瑩要跟花姑娘合影,然後,又買了兩串花環,我們掛在脖子上,我覺得這樣的花環很配瑩瑩的短髮。小姑娘高興得連聲道謝,我們走了好遠,她還在向我們揮手。

 

雖然沒有看到泰山日出是很遺憾,但拴在代表「天長地久」的第9根柱子上的那把「同心鎖」,卻永遠留在了玉皇頂上。

 

瑩瑩生日的那天晚上,我請了全班同學到附近的一家KFC聚會。因為是周末,我提前預定了座位,但有一位本地的女生回家了。

 

同學們一邊說「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生日快樂)!」,一邊噴上速干彩帶和雪花;大家都送了禮物,當然我也有送,還另外有一大束玫瑰放在中央,卡片寫的是從課本上抄的一段情詩。但同學們說不過關,說我的禮物太輕。瑩瑩只是笑,不說話,看我怎麼著。

 

朗誦了卡片上的詩歌后,我唱了一首日本歌曲《四季歌(四季のうた)》,同學們還是說沒過關。後來,同學們「強烈要求」我必須唱一首中文歌(其實也是事先安排好的)。瀋陽來的高個子男生拿出吉他,彈起當時最流行的歌曲《同桌的你》,我硬著頭皮唱了。大家還是有意見,說「歌詞」太含糊,什麼「誰把你的頭髮盤起」,還有「誰把你丟在風裡」等等,沒有一點誠意;一個男生說,要用行動表示。接著,兩邊的同學一推一擠,我「不得不」在大庭廣眾之下親了瑩瑩,而且是3次。同學們一陣「起鬨」鼓掌之後,說他們那兒暫時過關,要等瑩瑩說是否過關。我看出瑩瑩在偷笑,猜想這應該是她最想要的「禮物」了。不過,同學們把後面的時間就留給我們了。

 

我們坐車來到海濱,看著海面的燈光和城裡的月光,聽著輪船的鳴笛和海浪的聲音,四周是那樣輝煌與空曠,彷彿是天涯海角、童話一般。站在岸邊,靠在扶欄,瑩瑩說:「你剛才怎麼傻乎乎的?別人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那你是喜歡傻乎乎滴,還是喜歡滑頭滑腦滴?」我低頭問。

 

瑩瑩全然沒有了往日那種霸王花的氣勢,那一陣燦爛的笑顏,讓燈光和月光失色,讓輪船和海浪失聲,也讓我自己更加感受到身旁這朵盛開的鮮花,在這夜裡是如此靜美芬芳!

 

 

6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新新 2009-1-27 07:26
很好看, 馬上看下集去
回復 stellazhu111 2009-1-27 15:50
瑩瑩 が ka wa yi di si ne~
回復 已夜 2009-1-27 16:11
巨蟹座是你還是她?
回復 kylelong 2009-1-28 05:33
stellazhu111: 瑩瑩 が ka wa yi di si ne~
so no to ri de su !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9 03: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