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胡平是書生,但顯然絕非余傑那種書獃子,而更像成熟的政治家

作者:chineseman  於 2010-9-16 00: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2評論

很喜歡胡平的文章,條理清晰,經常給人「茅塞頓開」的感覺。如果這樣的人現在叱吒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中國人就不必天天關心政治了。
 
如何看待溫家寶講話 (華夏文摘)
胡 平·

之一

針對著溫家寶最近的一系列關於政治改革的講話,海內外都有不少爭論。有一些朋友提出,聽其言,觀其行。溫家寶不能只說空話,要拿出實際行動來,那麼,溫家寶要怎樣才能取信於民呢?這些人說,很簡單,釋放劉曉波等思想犯。如果你溫家寶做不到這一點,那就證明你不是講真話而只是在騙人。

我當然支持釋放思想犯這一正義要求。不過,我認為我們不能根據溫家寶是不是做到了這一點就斷定溫家寶是在講真話還是在騙人。這裡,我不妨講兩段胡耀邦的故事。據了解,早在79年魏京生被抓時,胡耀邦在一次內部會議上就表示不贊成,但是直到胡耀邦當上總書記,魏京生也沒放出來。還有林希翎的右派改正問題,身為總書記的胡耀邦多次明文批示「應予改正」,但直到89年胡耀邦去世,林希翎的右派也沒改正。其中原因很簡單,胡耀邦雖然身居高位,但並不是他的每一種想法都能得到貫徹實行,他那些比較自由化的思想在上層有很多反對者,而當時社會上的自由派力量也不夠強大,故而不足以克服保守勢力而使這些主張得到實現。簡言之,在釋放魏京生和林希翎右派改正問題上,胡耀邦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今天溫家寶所面臨的情況也差不多,甚至更惡劣。所謂「聽其言,觀其行」,這話是專對那種對所言之事有充分決定權的人而言的。只有在下面兩種情況下,溫家寶才能滿足我們的要求:1,溫家寶是真正的獨裁者;2.在上層,大多數人和溫家寶持相同觀點。如果這兩條都不存在,我們提出的要求溫家寶就就無法實現。注意,我這裡還沒有下結論說溫家寶講的是真話還是在騙人。我只是說,就算溫家寶講的是真話,在目前的形勢下,他也做不到我們要求的這一條。所以,我們不能因為他沒有做到這一條,就斷言他是在騙人。

假如不是只有溫家寶一個人,假如另外八個中共政治局常委都講出溫家寶講過的話,我們大可以要求他們先釋放思想犯以示誠意。如今卻是只有溫家寶一個人在唱獨角戲,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想想看,在當前形勢下,我們是向溫家寶提要求,要他釋放思想犯好呢,還是轉而向那八個人提要求,要他們公開表明對普世價值的態度好?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我們與其去將溫家寶的軍,不如去將那八個人的軍。

之二

9月6日,胡錦濤在深圳特區建立30周年慶典上發表演講。不出所料,胡錦濤的講話並沒有直接否定溫家寶的深圳講話,但也與之不同調。如果我們再聯繫到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和周永康等人以往關於「決不照辦西方模式」,「決不實行三權分立和多黨制」的講話,上層的分歧已經隱然成形。這就更進一步證明,溫家寶的講話是有意義的,是值得我們重視的。

有人說這是演雙簧,溫家寶唱紅臉,其他人唱黑臉。沒有比這種說法更可笑的了。你能想象嗎: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秘密召開會議,大家決定,你溫家寶對外說好話,歷史上留個好名聲,我們說壞話,歷史上留個壞名聲。如果有這種事,那八個人的風格也未免太高了。

有句老話叫「九龍治水」。意思是一件事好幾個人來管,一人一個主意,到頭來誰也管不好。這裡我不妨借用這句話。如今中共政治局常委剛好九個人。胡錦濤雖然名列榜首,可是他的權威不但遠遠比不上毛、鄧,就是比起江澤民來也要小很多。接下來這八個人,並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都屬於自家人馬,而是由於這樣或那樣的關係進入班子的;再加上職務上的分工,這就使得這幾個人可以在大面上不出格的前提下,多少可以自己搞自己的一套。甚至地方大員也可能擁有一定的自行其是的空間。例如,薄熙來在重慶的唱紅打黑,就明顯不是中央的規定動作,而是他自己的自選動作。中南海對此的反應很曖昧,顯然是有人支持有人不支持,其他地方大員跟進效仿的並不多。可以料想,在中共上層,一定有不少人對薄熙來的做法很不滿,但這並不能阻止薄熙來在他的地盤上我行我素。同樣的,溫家寶的一些公開講話,同僚中反感者大有人在,但他們也拿著溫家寶無可奈何,頂多是在自家掌控的媒體上消消音或者發表幾篇指桑罵槐的大批判。我們知道,過去體制內一些知識分子常常採取打擦邊球的戰術;如今,中共上層也有人在打擦邊球,有的擦這邊,有的擦那邊。

有人批評說,溫家寶雖然大講民主,但是其內涵並不清晰,比如說,他就沒有講到多黨制。但問題在於,以溫家寶的位置,要是講民主講到和我們一樣清晰的地步,那就不是打擦邊球,那就把球打出界了。當然,你可以根據溫家寶畢竟還沒有把民主講清楚,因而對他是不是民主派持保留態度。不過我想,根據溫家寶最近多次講話,把他算成上層中最相對溫和開明的,大致不差吧。

現在,一般人大都承認,胡耀邦、趙紫陽算得上民主派。但是我們不要忘記了,胡趙的民主派身份都是在他們下台後才認出來的。江棋生在回顧八九民運時寫到:有兩件事是他原來沒有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他沒有想到中共頑固派竟然那麼野蠻兇殘,動用幾十萬軍隊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並最終下令屠城。「第二件事,就是對以趙紫陽、張愛萍、鮑彤、閻明復、胡績偉等為代表的共產黨內願意嚴守現代文明準則的力量嚴重缺乏了解和缺乏信任,以致於當5月19日晚聽到趙紫陽先生幾點聲明而受到不小的震動后,依然沒有激發起尋求溝通和合作的意願,還是認定要保持運動的純潔,不介入『權力鬥爭』。甚至當何維凌先生等人主動來到人民大學進行洽談時,我也不為之所動。如果我,如果還有更多更多的人,能夠大體意識到那已經是一場文明與野蠻之爭,一場人性與獸性之搏,一場正義與非正義之戰,那麼或許就有可能突破體制內外、平民與軍人之間的『鴻溝』,結成廣泛的『統一戰線』,從而不僅從道義和精神上,也能從氣勢和物質上,壓倒屠殺力量,制止屠殺暴行」。

不過話說回來,要八九的學生們在當時就認出趙紫陽是民主派也確實很難做到。事實上,在運動之初,學生們對趙紫陽並沒有多少好感,一度還把趙當作攻擊目標(「趙紫陽的兒子倒彩電」)。中共政治是宮廷政治,是黑箱作業,中共一向嚴厲禁止對外公開其內部分歧,大家對外都好像是一副面孔,一個腔調。所以,作為外人,我們很難認出其中誰是民主派。但儘管如此,你只要走近點仔細觀察,你就可以發現他們並非鐵板一塊,差異是存在的,分歧也隱約可見,在某些重大時刻或某些重大問題上,分歧還可能很明顯。就以八九民運為例,趙紫陽的「5?4」講話,閻明復的在「5?16」和學生的對話,更不用說趙紫陽在「5?17」代表政治局五常委的書面談話,都顯示出和「4?26」社論的重大不同。閻明復曾對學生公開說:「我們黨內沒有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劃分,如果一定要做這樣的劃分,你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是不利於改革派的。」這話的前一句是掩飾,閻明復當然不敢公開說黨內存在不同的派別,因為那樣說會被指為「分裂黨」;后一句才是他要傳達給學生的信息。這就提醒我們,要注意發現上層的分歧,並根據分歧的情形做出不同的反應。既然由於體制的約束,一個在位者,即便他是真正的改革派,也不可能毫無保留地講出自己的理念;那麼我們不妨反過來想,如果有這樣的改革派,他能對外講到什麼程度。這或許是我們認出改革派的一個辦法。

回到溫家寶的講話上來,起碼有兩點是清楚的:第一,溫家寶的講話,正如章立凡先生所說,其「開放性和開明性超越所有現任中共領導人」;因此,我們沒有理由不對他的講話給予肯定或基本肯定。第二,在中共上層,確實存在著比較重大的分歧;其中,溫家寶的聲音並不佔優勢。因此,我們又不應對他講話可能產生的效應抱不切實際的期待。但無論如何,溫家寶的講話總是可能產生一定的效應的。既然中共高官李慎之在退休后講自由主義,能夠對自由主義言說浮出水面產生推動作用;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藉助於在位總理溫家寶的講話,也去拓展拓展我們的活動空間呢?民主運動的道理千條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怎樣讓更多的民眾加入到我們的行列中來。不錯,對於那些早就站出來的異議人士維權人士,有沒有溫家寶的講話似乎都關係不大;但是對於那些出於恐懼,出於沮喪而一直沉默著的民眾來說,有了溫家寶的講話,他們就會少一些恐懼,少一些沮喪,從而更可能站出來發出自己的聲音。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平凡往事 2010-9-16 00:51
國家好,我們就好。
回復 周蓉蓉 2010-9-16 21:13
我一直喜歡胡平的文章。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17: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