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聊齋第一夜

作者:wd6364  於 2010-11-1 07: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關鍵詞:

   古今通靈第一人,蒲松齡也.屢試不中的鬱郁中,仍保有豐富的想象和情感,持之以恆,終成奇篇,世人傳誦.
  
    看看這個序,我是無法輕鬆的.
  
"獨是子夜熒熒,燈昏欲蕊;蕭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託如此,亦足悲矣!嗟乎!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吊月秋蟲,偎闌自熱。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
  
  雖然改編引用依據的眾多,我卻從來沒把這些鬼怪故事當成香艷和恐怖的結合。民間流傳的基礎是在的,可不能等同於鄉談趣聞,聽之笑之。用來聊天的一張席,一壺茶,流轉了多少人,載下了多少唏噓,驚愕和痛心疾首,唯有聊齋主人一隻神來之筆,徐徐畫出一個個驚天地的鬼魂,那麼美麗那麼富有人性的光輝。不由讓人恨不相逢,今不如昔。
  
    女鬼,容貌秀麗十分人才,性格各異,但都俠肝義膽,知恩圖報。行事有分寸,思考有尺度,比男人還有氣魄和心胸。往往幫助的是那些那些窮困潦倒的書生,對大戶視而不見。不僅給以身體的安慰,當然那也是寒窗苦讀所需要的畏懼。更多的是女性的溫柔和嬌媚。人為狐迷,無非是為那看似不可思議卻歷歷在目的際遇。比焦發赤目河東獅吼可愛得多。
   
     男人,無錢無勢,除了怨恨祖上不蔭,在那樣的社會裡無轍可想。對異性的嚮往和艷羨,只能通過臆想的人鬼殊途同歸來實現,不能不說是悲哀的殘忍的。而在這根本虛幻的只能在夜晚上演的場景里,因為那份真、善、純,更重要的是相信,讓男女之情超越了時空和陰陽。女鬼本不能復生,男人身上忠孝之重也不能即刻赴死。這就註定了是個沒結果的姻緣。可人家全都動情。
  
    更多時候我的憐惜在鬼魂那裡。本來是塵緣已盡,超凡脫俗,卻還是被打動難逃一劫,為了一個中意的一個好心人,冒著大不韙,勇敢地接近關心。天亮前,窗戶紙發白了,那匆匆離去的身影,多少的不甘!做了鬼魂,也要遵守作息和組織紀律。
 
  本想徹底通讀再發妄語。可是西方南瓜燈亮欺負我無人,吸血的醜陋殭屍無非要命,可比不得要情要愛要義的絕色佳人。
  
   其實我擔心什麼?懂得他的人自然懂,不懂得就天天去墳圈子守株待兔。
 
  某序中說,當時的社會「江河日下,人鬼頗同」,認同蒲松齡運用鬼魂的形式來寫社會。「吾願讀書之士,攬此奇文,須深慧業,眼光如電,牆壁皆通,能知作者之意。」 我看現如今倒也很難分辨。個個睡覺都安穩得很。
  
   儘管本人超愛出汗,狐仙們輕易也不來招安的。主要是姿色太差,動作奇慢。從來不懂化妝,日前好容易弄了半天,成功搞出一雙人慘不忍睹的下眼袋來。要把皮修飾好,可能雞都下班了。
  
 
    我成了女鬼也不會索命的,活著幹不成的事,還不死心,那就是偏執。
 
   在尚能閱讀和思考的今天,行舟衝浪,有神鬼護航,何懼之有?何樂不為?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越湖 2010-11-1 13:04
樂可常為之;弗樂,亦可為之。久之,樂在其中也。
回復 wd6364 2010-11-2 03:04
越湖: 樂可常為之;弗樂,亦可為之。久之,樂在其中也。
聽著有些諷刺?知足常樂,騙修腳的去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2 11: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