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文明的中國人遇上另一種文明

作者:廣南子  於 2007-12-15 05: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人在海外|通用分類:其它日誌

關起自家的門來,我們總是能拍著胸脯以世界上最文明道德水平最高而自居的。西方雖然科技發達,但道德淪喪;中國需要學習西方先進的科技,但要固守甚至發揚中國的倫理道德。這是從張之洞到鄧小平一百多年間中國人堅定不移的信念。改革開放后,中國社會的一些污七八糟的現象被解釋為西方的「精神污染」。我們自我開釋說:打開國門,進來蒼蠅蚊子總是不可避免的。最近一些年,新一代民族主義者更是氣勢恢宏,要以中國的倫理道德拯救世界了。

不過,當中國人開始成群結隊地湧出國門后,中國人的「文明」開始讓全世界皺起眉頭。一些地方,「不許隨地吐痰」、「請勿大聲喧嘩」、「便后沖水」這樣的警示牌已經成為中文的專利。一些場所因為中國人頻繁到來,制定了新的規則,還有一些場所對中國人關上大門,他們寧可不賺中國人的錢。「別跟我來中國人這一套」與「像學中國字一樣難」(意為比登天還難)一起,成為一些老外的口頭禪。

中國人大惑不解:我們是文明古國,禮義之邦,怎麼會在道德領域輸給別人呢?

的確,中國人也有比較「文明」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不與汽車搶道。但這種「文明」與美國的另一種文明──汽車避讓行人──相遇,常出現令人尷尬的局面。

剛到美國時,我仍按中國的方式行事:當我走近沒有紅綠燈的路口時,如果發現兩側有車開過來,我會本能地計算一下,我能否搶在汽車輪子的前面,如果能,我就要衝過去;如果沒有這個把握,就得站在路邊等汽車過去。而汽車一般都是挺著那驕傲的鋼鐵之軀,目中無人地呼嘯而過。

但在美國,當我停下在路邊等車的時候,常常那汽車也遠遠地停了下來。我開始並沒有意識到那是在讓我過馬路。直到車裡的人揮揮手,或伸出頭來喊一聲,我才猛然醒悟。誠惶誠恐地說聲「Thank you」,急匆匆地穿過馬路。有時我固執地站在路邊,讓對方先走,但對方比我更固執,堅持讓我先走。

在野蠻環境里養成的「文明」習慣根深蒂固,到美國很長時間,還是經常出現我站在路邊等車,車在路上等我,然後人家一喊,我急忙忙地的穿過馬路的尷尬場面。美國人看我這樣子,恐怕與北京人看初次進城的鄉下農民一樣吧?

具有理性思維能力,懂得權衡得弊得失而不是僅憑本能衝動而採取行動,這是一種文明,是數千年前人類就形成的文明;但在美國,已經是另一種文明,是尊重人的文明,博愛的文明,關照弱勢者的文明。

有一天上班高峰時候,我隨意散步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看見一個小個子的女警察忙乎著打手勢,把兩個方向的車都攔住了。我站在路邊納悶,這是出了什麼問題?沒想這警察見我停下來,就朝我跑來。我感到有點兒緊張,還以為我犯了什麼規條呢。在國內,儘管我是一個規矩的良民,但有警察朝我走來也會犯嘀咕的。因為他們一次次地製造出處女賣淫案,一次次地逮著「殺人犯」,而那「被殺的」卻活著出現了,或真的殺人犯後來現身了。誰能保證你不是他們任性權力下的倒霉蛋呢?可這個美國警察向我打了個手勢,讓我大感意外。原來她是把車停下來,讓我過馬路。這真讓我誠惶誠恐。我何許人也?一介草民而已,習慣於在盛行叢林法則或什麼法則都不遵守的社會裡尋求生存的機會和空間,怎敢讓警察為我開路,讓那些車為我而停下呢?

又一天的早晨,我順馬由韁地來到這個路口,又見那個警察在忙乎。我在路邊停下來想看看她按什麼原則指揮車輛。沒想到她看見我,就向我奔過來,問道: 「Cross, Sir?」原來她又想為我開路。」No, thank you!」我誠惶誠恐地說著,急忙離開了那地方。

知道不好意思,也應該是一種文明吧?有了這個不好意思,行事就不至於太無恥。禮義之邦的中國人初到這,很多場合不好意思。比如,路邊有專門的免費電話,藍色的。朋友告訴我,如果你晚上走路害怕了,打個電話,耶魯的警察就會送你回家。我晚上回家,在空蕩蕩的大街上的確有點害怕,但卻一直不好意思去打那個電話。耶魯的校車明文規定,後半夜,任何人打電話,車就會為你開來,免費送你回家。耶魯的警察還有一種「陪送」的業務,他們會在接到電話後來接你,陪你走回家。我有耶魯的ID,有資格享受這種服務的,但很長時間內不好意思享受這樣的服務。從倫理上說,我們有一種「知恥」的文明,為麻煩和打擾別人而感到不安;他們有另一種「博愛」的文明,尊重和關愛每一個人,包括像我這樣的外國人。從政治上說,我們不習慣於享受這種公共服務,面對這樣的服務,我們會感到不安,感到惶恐,感到不知所措,而他們卻心安理得。這是兩種政治文明。

有過出國經歷的人,被稱為double—foreigner。這種人既會遇到將國內的生活習慣帶到國外而產生的尷尬,也會遇到將在外國形成的習慣帶回國內而產生的尷尬。你會反覆感受兩種文明的落差。

在美國,你走進任何一個衛生間,哪怕是在窮鄉僻壤的飯館商店,都有現成的衛生紙。我在中國養成的隨身帶著衛生紙的習慣,在美國一次次受到嘲弄。我坐在美標的馬桶上,看著掛在牆上那乾淨整齊質量上乘的衛生紙,不禁浮想聯翩:一是想,我們那也是一種文明呀?有的民族——我們自己民族同類的那些人就不提了吧—— 不是還在用手解決問題或在廣闊天地里就地取材嗎?再就是想,回國后可要提醒自己,這是中國,要隨身帶衛生紙的,不然就糗大了;有時還會想得遠些,那些美國人到了中國,有多少會因為頭腦中帶著美國人的「偏見」,不了解中國「國情」而遇上沒帶衛生紙而如廁的尷尬呢?哪該是怎樣的尷尬呀?我想,只要他們離開星級賓館,遇上這種尷尬的機率太大了。咳,這些可憐的黃毛藍眼的蠻夷,如廁竟然不知帶衛生紙!()

文明往往體現在生活的細節中。在美國,當你走進一個門時,如果後面還有人跟著,你會為後面的人而將門抵住。幾乎人人都這樣做。我在美國受到他們的「精神污染」,也養成了這個壞毛病。等我回國后,開始還改不過來,還是要為後面的人抵住門,但跟在後面的人常常站在後面等著——等著你把門一放,彈回去。這提醒我,這是中華文明了。一、二個月後,我就改掉了從洋人那兒學來的壞毛病,心安理得地將門放出去——因為這也是後面的人期待的。

儘管我屬於中華文明的成員,學不來美國人的壞毛病,或即使受點兒污染也能很快清除,但是,當我看到民族主義者氣壯如牛——他們講話總是不缺少氣勢——地宣告:美國文明只是美國的,中華文明才是普世的,我還是很佩服他們的膽量。

by 叢日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10: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