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美國加州一個餐館老闆的傳奇故事, 經驗是買不來的

作者:大西洋人  於 2007-8-14 20: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活在美國:在海外認識的一些中國人--當美國郵差

倍可親(backchina.com)我離開了中西部的那個小鎮,來到了美國的東海岸。

  在東海岸的大城市裡,亞裔的比例是相當大的。幾乎在每一個繁華的街道上,都能看到,帶有中國字,朝鮮字的商店。在各個大型的採購中心內,中國餐館,日本餐館,朝鮮餐館,甚至印度的,巴基斯坦的餐館都有一席之地。

  我很好奇的看著來來往往的汽車,在一個主要街道上,我發現平均每經過的四輛車內,其中一輛車裡是亞洲人的面孔。在東岸的城市裡,到底有多少中國人?有的報道統計是七十萬,有的報道是一百多萬。

  我想,人員的統計難以有權威性。因為,合法的居民中,已經入了美國公民的,統計時難免會漏掉。其餘的,固定人口經常流動,流動人口每天都在流動,非法人口的人數,根本沒有辦法統計出來。不用說,東岸的中文報紙,很難得到一個準確數字。

  就是美國的各大報紙,五年以前在統計非法移民時,一直保守的認為是低於一千萬人的。可是,在美國政府五年前,實行那次大赦的時候,就發現了他們信息的不準確。那次的政策,是非法移民只要交納罰金,根據程序可以解決其身份問題。

  非法移民的交款人數,不到一個月,已經達到一千二百萬人次。過後,有的報紙統計,加上未交款的人員,非法移民可能超過一千五百萬。這個數字,幾乎是預期的一倍。以後的統計數字錶明,美國的人口分配,從白人最多,黑人第二,改為白人最多,西班牙語系的人第二,黑人為第三。而西班牙語系的人,來自墨西哥,宏都拉斯,瓜地馬拉,古巴等國家。

  中國人到了任何地方,總能在中國人的社區中,找到有所幫助的信息。我首先到了一家中國人的超市。這超市之大,出乎我的預料。僅收銀台,就有六部,交款的人,形成了六列長隊。這個超過一萬英尺的超市裡,幾乎都是中國人。

  僅有的幾個美國人,也不是獨自來採購,而是和中國的妻子一道來的。這裡,才可稱為是真正的中國超市。所有的東西,都是中國大陸,和台灣的產品,各式各樣食品應有盡有。也許這裡已經有了華人的農場,我甚至看到了幾年都沒有見到的中國蔬菜,有萵筍,還有蒜苗等。

  這個超市裡,只有很少的英文,到處是中文。我在掛滿廣告的牆上,看到了各式各樣的紙條廣告。餐館請人,中文學校招生,超市招人,另外是房屋出租。這出租的房子的種類很多,有整棟房子出租,公寓出租,還有房間出租。我抄下了幾個電話號碼。

  我打電話預約后,看了第一家的房間,是地下室內分出的幾個小房間,每個房客一間房,僅有的一個小衛生間公用。使我更驚訝的是,這裡一個房間的租金,已超過我們那個小鎮一個公寓的租金。我又看了第二家,條件比上一家稍好一些,租金一樣多。

  但是,我無法接受那房主要求,除了租金外,所有的房客共同分攤水電費。聽別人說過,東部的水電費用較高。如果任何一個房客使用電爐子,窗式空調等,其費用都是大家來攤,這也太不公平。而真正的房主,根本不住在這裡,幾乎都是房客自由管理。我還是拒絕了,儘管房主一再說,可以給我一個更優惠的價格。

  我又到了第三家。這時,我心裡已經把我的條件降低了許多,因為天色已晚,再不定下來,今天就要去住旅館了。這家是個一般的別墅,四周是綠色的草坪,沒有花園。一個中等年齡的中國人,正駕駛著一個拖拉機式的割草機割草。他和我打了招呼,當他知道我是來租房子的,就招呼女主人出來。

  女主人是個胖胖的青年婦女,她抱著個小孩子,熱情地帶著我參觀了那個房間。這個出租的房間不大,只有一個床墊在地上,邊上有一把椅子。房間外,是一個大客廳,有沙發和電視。女主人介紹說,他們的樓上有電視,所以他們不常用這個客廳。我可以和他們共用廚房,另外客廳內有個衛生間是我專用的。我問了一下租金,比前面的兩家,要高出幾十塊美金。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已經無從選擇了,也覺得也太累了,只要價格公道,衛生條件過得去就可以了。

  我把全部的行李,搬進了我的小屋,躺在床墊上睡了。

  幾天後,我慢慢的熟悉了這家人。這家的男人姓黃,來自香港,女人來自新加坡。他們現在,有兩個孩子,一個上學,一個才不到一歲。

  黃先生中等的身材,臉色稍黑一些,濃眉大眼,年齡大概五十歲左右。他在郵局工作。實際就是個送信的郵差。

  郵局的工作,在美國是個鐵飯碗,它是屬於政府的。在郵局的工作人員,實際上就是公務員的待遇。工資不是太高,可各式各樣的福利很好,一般也不會被解僱。對於在美國沒有學歷的外國人,郵局的工作是個相當好的選擇。近幾年,大批的外國人,都在申請這份工作。但是,它的英語要求還是比較高,英語的考試卡住了大部分人。

  黃先生介紹了香港的教育制度。他們在中小學時,都使用英文和中文課本兩種課本,所以他的英文還是不錯的。

  一天他回來,笑著對我說;「我今天接我的大孩子,他的同學告訴他,他的爺爺來了」。

  我笑笑回答:「你還沒那麼老嗎?」

  他嘆了口氣說:「還是老了。現在送信的時候,看信的地址,已經有些費勁了。眼睛有點花了。」

  我說:「郵差的工作是不是很累?」

  他說:「賺什麼錢也不容易。抱著一大堆信到信箱,現在真覺得比較重。另外,有時特別麻煩。因為我在這一個路線做的久,我一看到名字就知道是那個信箱,每次就把信,憑記憶的放進去信箱。可是,有的女人今天和這個男人住,是這個公寓。有時換了男人,跑到那個公寓去住了。那時,信就放錯了,我還要把信從原來的信箱里找出來,重新放入新的信箱,會耽誤很多時間了」。

  黃先生知道我是來找工作,看我幾天還沒有動靜,他今天特意從中國超市拿來了許多中文報紙。黃先生說:「你剛來這裡,找美國人的工作,需要很長的時間。找中國人的公司,比較容易,很快就可以上班。等你熟悉了這裡,再跳槽找更好的工作吧」。

  我說:「中國人的公司,是不是都很小?」

  他說:「一般都是十個人以下。但是,這邊的公司大小,不是由人數來定的,而是資本來定的。我知道一個批發公司,只有一個爸爸和兩個女兒工作,一年做三百多萬美金的銷售.你看,就是20%的利潤,一年也是六十萬美金」。

  我看到這些報紙上的招工啟事,幾乎每份報紙上,都是一整版。餐館,批發公司,商店,律師樓應有盡有。

  我拿著報紙,對於黃先生的熱心幫助,一再表示感謝。

  他聳聳肩膀說:「這點小事不必客氣.你是讀書人,千萬不要考慮事情過於理想化」。

  我不解的問:」什麼意思?」

  他說:」我們中國人總是講,今天能吃苦中苦,明天可做人上人。尤其是在你們大陸,一旦做官,是終生受益,一輩子都做官。做生意的,生意發達了,存下一大筆錢,也是可以吃一輩子。你來的時間短,你還不知道,在美國可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今天你是個大老闆,住著大房子,開著好車。明天如果公司倒閉了,你馬上就要搬出大房子,找地方打工了。」

  我表示理解得說:「這種事情聽說過,但我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大老闆。你一定很有經驗。」

  黃先生說:「我是個撿了條命的人。我的觀點,過日子平平安安,生活有保證就足夠了。」

  我好奇地問:「你當過兵嗎?」

  他說:「是啊.我當過兵.去過越南.」

  我說:「美國兵?」

  他說:「是啊,那時在前線,我們這些黃皮膚的和黑色的是沖在最前面的。那不只是不容易,還更加危險呢。」

  他和我講起了他的事情。王先生退役之後,一直住在加州。他沒有任何手藝,也沒機會在這裡上大學.。他找了許多工作都不行,最後選擇了中餐館。從打雜學起,一直做到廚師的位置。

  後來,王先生攢足了錢,開啟了自己的生意,當然還是中餐館。

  王先生的說;美國的中餐館,是按照立方的形式產生的。因為,這種生意比較簡單,每個的餐館的形式,都是大同小異。基本的規律,都是開始時,老闆親自炒菜,生意好起來以後,就要僱人炒菜,並請侍者。雇的人不用很久,就學會了所有的流程,等資金一足,就馬上自己開一家餐館。

  黃先生的餐館開張以後,剛開始的生意也不好。他後來把他在香港做廚師的朋友辦到美國來,在他的店裡做廚師。由於他的這位朋友,是幾十年的專業的廚師,做出的菜和其他的中餐館大有不同,他的生意就好了起來。黃先生也和這位朋友經常研究炒菜的汁。他發現,美國人最要的口味,不是麻辣,不是過咸,而是濃甜和酸味配套。

  這裡做菜,和國內完全不一樣,不太講究火候,也無所謂師傅手藝如何。基本是把肉炸熟,菜炸熟,混在鍋里澆汁就出鍋。

  他們一次次的改進這裡的配方,不斷地增加糖和醋的比例。從那以後,生意越來越好,每天都是忙得不可開交。黃先生從那時開始發財了,他的二手車換車了新車,在郊區也買了別墅。

  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黃先生的下一個目標,是開一家更高檔的中國餐館。他跑遍了加州的大城市,最後選中了洛杉磯。這個餐館的位置,坐落在風景秀美的貝佛立山上,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後面是鬱鬱蔥蔥的高山。雖然,這所舊房子的租金很高,他還是把他租了下來,賭了這一次。他動用了他全部的資金,並賣掉了自己的別墅,全部的現金都投在了這個餐館的啟動中。

  這個餐館終於開張了。建築的內部裝修,完全採用皇宮的格調,高高的屋頂上,畫著一條條巨大的龍和鳳。桌與桌之間,都有個一人高的屏風隔開,形成了一個個優雅的小空間。屏風的圖案也是每個都不同,上面有很多不同的小人字畫,並用英文講述著不同的中國古代的小故事。餐廳的大門外,兩個巨大雄偉的石頭獅子,趴在大門的門前。

  餐廳的側面,是一個小型的園林公園。.這園內,搞得是地道的中西方結合。有草坪,鮮花,還有歐式的噴泉。園內的各個角落,都有就餐用的餐桌。這是因為美國人,最喜歡在室外就餐。加州外面的空氣新鮮,室外就餐還可以觀賞不同的美景。這裡用的餐桌,與美國式的室外就餐形式略有不同。因為一般的室外就餐,基本是在餐桌上,架起一個遮陽傘。而這個園內的餐桌,完全是靠周圍的一棵棵的大樹的樹蔭來遮陽。

  這個餐館的區域,也可以說是整個加州最富有的地區。它離好萊塢只有幾英里之遙,這邊的山上,面對著海,背靠著山,住著成千上萬的富人。而這個餐廳的設計,完全是一個高檔而且獨特的寫真。

  這家餐廳一開張后,不出幾個月,就達到生意的高峰。另外,加上黃先生他們研究的獨特的調味汁,又恰好符合了客人的口味,使得他們的生意也來也紅火。有的客人從馬裡布區,以及其它的城區,特意跑到這裡來吃飯。堂吃爆滿,外賣更忙。儘管等候的時間特別長,但還是有客人不斷地加入,把長隊變得更長。

  真像一條理論一樣的精確。 在美國,餐館越是爆滿,外面等待的人就越多。生意越好,原料的流動就越快,每天的食品就更是新鮮。餐館如果經營不佳,沒有生意,多數的客人也就越不敢來。原料的流動很慢,全靠冷凍來維持,每天提供的食品就越不新鮮。

  隨著業務的不斷加大,這個餐廳的工作人員需求,也越來越多。黃先生感到,靠他自己的管理能力,僅僅是中國員工還問題不大。但這裡不斷增加的美國員工,給他添了不少頭痛的事。

  中國的員工,一般是吃苦耐勞,也不會和他這個老闆頂撞。生意忙的時候,需要誰加班,誰也不敢走。而美國的員工,動不動就拿法律說話;什麼每周得不能超過四十個小時。每次額外的加班,要一點五倍的加班費。休息日加班,還要翻倍的薪水。有好幾次,他命令他們加班,他們也不買他這個老闆的帳,甚至放下手裡的工作,轉身走了。他沒辦法,不得不讓中國員工把那些工作做完。

  從那開始,他開始在社會上,公開招聘。他招聘了一個有經驗的美國人,作為餐廳經理。他更新了計算機管理系統,乾脆坐在家裡當董事長了。他現在,已經加入到了這裡富人的行列。換了一部全新的賓士車,在山頂上買了巨大的豪宅。

  由於太忙,他一直沒有成家.還是和他年老的父母住在一起。他的父母不喜歡這裡平靜的生活,一直想回香港養老。即使他幾次更換新房子,一直到現在的豪宅,他們還稱這豪宅是個監獄。他在一次回餐廳時,碰到了一名新的女侍者,是個新加坡來的姑娘.幾次約會,他們就結婚了。他的父母,看到他的大事搞定,也高興得離開了美國。

  美國人管理企業,方法和華人的管理是不同的。他的美國經理,嚴格的執行每一項法律條款,並給他打了個報告,準備從管理,營銷方面作了新的改變。另外,僱員的人數也要大幅度的增加。他很快批准了,只增加了一點意見,如增加人數30%,公司的營業額要提高45%。他除了付給這個經理的高薪水外,還增加了一部分股份。

  這個經理確實有一定水平。他首先,提升了幾位員工,作為領班經理。保證每人的工作,不超過國家的法定時間。他還把計算機的系統。作了進一步的更新, 把原有的菜單搞得更簡化。另外,在每個菜價的小數點后的數字,作了不易看出的提高。另外,把生意較淡的星期二,星期四,做出了減價讓利的促銷。那實在是花樣繁多;象客人如喝到第三瓶啤酒,價格僅為50%。象客人每買三個菜,送一盤冷盤等等手段。.不長的時間,把餐廳搞得是天天滿員。

  黃先生最不理解的一件事,是這裡的客人都是很富有的人,住的房子都過千萬美金的。誰會在乎這點小恩小惠?

  他的經理,驕傲和自信的告訴他,如何能更深一點的了解美國人?美國的有錢人,特別的怪。他們花大錢時,特別大放,不是很在意。而花小錢時,反而算得到很細。

  這每周兩天的促銷,甚至吸引了幾位著名演員和州參議員。

  黃先生聽到這個消息后,興奮的和那個經理談了幾個小時,研究如何把這些事情登到報紙上,發揮一些名人效應。他按著他自己的想法,向那經理建議,能否免費讓這些名人來就餐?這是不是一個好的辦法,吸引他們常來?

  他的經理不同意這種做法。他認為這種做法的結果,會產生反作用。因為,有身份的,有地位的人,可能以後就因此不敢來了。他們不會為省這一頓飯錢,而損害名聲,或丟掉自己的政治生涯。而那些貪小便宜的名人,會把爛七八糟的人都帶來這裡吃白食,那將是一筆巨大的費用。這也將會降餐廳的檔次,改變就餐的顧客群體。

  他的經理主張,任何人來吃飯都要付帳,連稅也不能少。把資金投到媒介中,加大廣告的力度。

  他同意了,馬上立竿見影了。

  黃先生拿來了一個影集給我看。裡面的照片格外的吸引人。他和前總統柯林頓的照片,前總統布希的照片,還有和參議員,大法官等人的照片。

  黃先生說,老百姓那時和總統一起照張相,要花五百塊就可以做到。他和總統的照片,不但沒有花一分錢,而且還賺了總統們的錢。因為,他們不只付了帳,連小費都付了。

  談起昔日的輝煌,黃先生的臉上還流露著一絲得意的表情。

  我一直是認真地聽著,也慢慢的想著。我最不解的一點,以前那麼富有的高級餐廳老闆,怎麼會今天能成為一名郵差,每月賺這點小錢?

  我想像著,那個坐落在高山的樹叢中,雄偉高大的建築,那可以俯視波濤翻滾的大海的豪華餐廳。大廳內顧客滿盈,廳外還有排著長隊等待的就餐客人。側面是賓客坐滿的花園中,客人們在品味著美味佳肴,凝視著碧藍的大海。那時一番多麼宏偉的景象。

  擁有那麼大的生意的老闆,也許每天或每小時的利潤,就等於一個郵差一個月的薪水。

  黃先生嘆了一下氣,繼續說:「現在我才知道,什麼叫真正有錢?那時,如果我把餐廳賣掉,就此收手,我就是個真正富翁了。但是,人往往是太貪心,我如何能收得住?」

  從那時開始,王先生在加州也算進入了富人榜了。他到處接到邀請,參加眾多各種不同會議。捐贈,競選的組織,也不斷給他發信,邀請他加入。這些事情,都是美國的有錢人常做的事情。

  另外,地方銀行,國家級的大銀行,更連續不斷地和他聯繫,希望他能貸款,繼續擴大生意。

  餐館行業與其他行業的最大不同,是一旦運轉起來,不需要太多的流動資金。象零售業,儘管銷售額很高,但需要龐大的流動資金,經常不斷地填充更多的貨源,而且,還要增加許多新的品種。

  而餐館行業,除人員工資,房租水電以外,只是每天填補所需的蔬菜,肉食和海鮮等,這些是唯一的材料成本。加州是美國經濟很發達的地方,這種食品供應公司多如牛毛,服務相當的周到。這點費用,在王先生的餐館中,不足總營業額的25%。他每天都有大把的現金收入。這些收入,他必須想辦法再投資出去,否則連利息都要交稅。

  他的會計師,也建議他要設法投資。他已經開始,籌措如何擴展生意了。

  他和他的經理商量,美國經理的意見很明確,繼續在本行業擴大發展。他建議在其他的富人區,再開另一個分號。如果經營的好,一切順利的話,就發展第三家,第四家,逐漸成為一個連鎖性的企業。到最後,可以發展成一個集團性的上市大公司。

  黃先生有不同的觀點。他認識的許多人,尤其是在這裡吃飯的客人,都在中國內地投資,而且生意都很大。他本人也在很早的時候,就有在國內投資的意願。他對於美國的競爭機制,也早有感受。

  他現在的生意,可以說是暴利。在美國,你的生意如果是暴利的企業,馬上就會有新的企業來和你競爭,出來搶走你的一部分市場。如果,這樣競爭,暴利企業還繼續存在的話,就馬上還會產生更多的競爭對手。競爭者過多的時候,市場的規律是逼迫你不斷的減少利潤,直到地潤到最低時,這種惡性的競爭才會自然停止。

  中國剛剛開放,政府提供了許多的優惠政策,吸引海外的投資。中國市場競爭的機制,也只是剛剛開始的階段。從各方面的利弊平衡來想,在國內投資,比在美國投資,要安全的多。

  黃先生回國進行了許多次調查,最後決定投資建高檔賓館。他對賓館業,也並不是太熟悉,而且他是在香港長大的,對於國內的了解,和方方面面的人事關係,也根本不熟悉。他所能指望的,是他在國內的幾個遠房親戚。在他的親戚們的幫助下,他的賓館順利地建成了。這是一大筆的投資,他的所有積蓄,只能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不足的部分,都是他從銀行貸的款。

  賓館開張后,一開始就面臨著客源不足。人員的工資比例並不是很大,但貸款的利息,設備的不斷完善,佔用的資金相當大。這裡的資金問題,已經搞得他焦頭爛額。他的幾個親戚,在初期的籌建時,確實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如何能過管理這個現代化的賓館運營,他們都是些外行。黃先生在這種艱難的時候,頭髮幾乎是一夜之間都變白了。

  他在美國的餐館,象一個不斷賺錢的機器,每天都在生錢。而中國的賓館,象一支永遠喂不飽的的老虎,每天不斷的吃錢。以後,吃得越來越多,資金的空缺也來也大。面臨著如此大的虧損,收回成本的計劃也越來越渺茫。他下了最後的決心,又返回了中國,準備背水一戰。他解僱了他的所有親戚,開始親自管理這家賓館。實際上,他在管理賓館的能力上,比他的親戚們也強不了多少,虧損還在持續。

  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他收到美國餐館經理的電話,他準備辭職了。辭職的原因呢?經理坦率的告訴他,他準備和另外的幾個人,一起開一家更高檔的中國餐館。對黃先生來說,這真是雪上加霜。

  這就是美國。這個競爭的資本社會中,什麼方面都有競爭,人才也同樣存在著巨大的競爭。僱主在給與僱員的待遇方面,一般要參照市場的平均工資,甚至要略高一些。因為,如果其他同類企業的待遇,比原有僱主的好一些,僱員就會馬上跳槽了。這種現象,就是資本社會下的人才的競爭。而且,企業高級職員的跳槽, 對於企業就更加可怕了。因為,他們掌握著許多的企業機密。因他們離去,而給原企業造成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儘管僱主和高級職員簽的合同,都力求做到全面,並增加較多的限制條款。但是,一份合同就是再精確,也沒有可能面面俱到。

  這裡的合同,就更漏洞百出了。黃先生把這個經理當作親兄弟一樣,沒有參考任何合同的樣本,也沒有律師的公正書。他只是用簡單的一頁紙,手寫成的合同。其中的違約條款,也是少得不能再少了。公司的會計師,幾次提醒黃先生,要修改合同。可是,黃先生覺得不好意思開這個口,就一直拖到現在。他天真地認為,送了如此多的股份,這個人一定會受命於他一輩子的。但他沒想到,人的貪心都是一樣的。你黃先生有權利貪心,做其它的更大的投資,人家為什麼不能貪心也做投資呢?

  黃先生在這個問題上,取得的最大教訓,是他依照自己的傳統習慣,過多地相信了哥們義氣。但這種義氣,對於中國人的約束當然有,而且有時還涉及方方面面的人際關係。但是,對於美國人,幾乎是什麼用也沒有。在這位經理的眼裡,黃先生只是他的僱主,從沒有認為是他的兄弟。

  黃先生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在中國把賓館賠本的賣掉了。他回到美國時,餐廳的經理到機場去接他,那種親熱的態度,好像任何事都沒發生一樣。這位經理,從為他工作開始,每年在中國的春節,都給黃先生寄一張賀年卡。過去,黃先生都把這種賀年卡,放入箱子了保存起來。自從他辭職后,黃先生每年都要撕掉他寄的卡,直到去年還撕了一張。那位經理,現在已經是個上市公司的大股東了。黃先生聽說,那公司就是靠做中餐館起的家。

  黃先生回到餐館之後,經理還是按部就班的工作,直到全部的手續,都交接完成後才辭職離去。

  黃先生又象剛開始一樣,自己親自經營這個餐館。他這次,多了另一個壓力。那是因為,他失敗的賓館投資,已欠了一大筆債務。他開始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沒有一天休息。

  開始時,他並沒有改變原來經理的管理模式,餐館的運營還算正常。但是,時間久了,他漸漸的改了許多,又回到了自己稱王稱霸的狀態。因為,他既是這裡的主人,又是這裡的經理.沒有任何人可以約束他。

  一個主人和一個經理的位置不同,想法也不一樣。比如,一個顧客抱怨某個菜太咸了,如果是經理,馬上拿回這個菜,毫不猶豫的讓廚房再炒一個,然後將這盤菜直接倒入垃圾桶。作為老闆的黃先生,遇到相同的情況,他可捨不得把這盤菜倒掉,這好像倒掉自己的錢一樣。他會讓廚師,把菜在廚房裡重新回鍋,再賣給其它的客人。

  另外一方面的不同,是如果經理髮現僱員在休息,他首先會檢查,這個僱員的工作是否完成了?如果工作完成很好, 他什麼也不會說。可是,黃先生一看到僱員們在休息,火就不打一處來。他的第一個想法,是付薪水就要做工,哪能拿著薪水還休息?他馬上,會到處找些工作,讓僱員們不停的去做。實在沒有活,他會讓所有的人打掃衛生。他的眼裡,是最不願意看著他的僱員們在休息。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生意,已經開始一天天的下降。其中,還有一個原因,是附近又開了好幾家餐館。他的老員工, 因不願意忍受他的剝削,有的就辭職了。還有,那些與他競爭的餐廳,為員工提供了更好的待遇。這些,開始吸引著他的員工,不斷的辭職離開,到其它的店去做工了。真是兵敗如山倒,無論是工作在前台的侍者,還是廚房的廚師,人員流動越來越大。又發生了更大的一件事,他的廚房主管,也就是他從香港辦來的主廚師,也因為不滿他的管理,另謀高就了。

  他的心情從此越來越差,大部分掛在臉上,也帶到了工作中。他的餐館發生的一次致命的事故,是幾個來自中國的客人,在這裡吃了一個紅燒魚。臨走時,客人們給他提了意見,認為這個菜不正宗。他不但沒有道歉,反而把客人給罵了一頓沒想到。他沒有想到,其中的一個客人,是一家報社的記者。這個事,幾天後就上報紙了。

  人言真是可畏。這山上住的富人,有演員,有政客,也有更多的生意人,他們天天都要讀報紙。這報紙的消息發出沒有多久,這個店除了每天的幾個過路客人外,老客人都不來了。

  生意火爆時,如果賣掉這家店,賣的是生意和設備。在美國,餐館這類產業,一般的規律,是用每月的營業額乘以三倍,就是這家店的價值。當然,其中並不包括房子本身的價值,地產一般是租賃的比較多。

  現在,這裡的生意幾乎是零。所有的設備,裝修裝飾,都一律按舊貨處理。這樣的餐廳,是最不值錢的。

  他賣掉了這家店,他的生意生涯就這樣結束了。有一點,他現在也不知道,買方中間,是否包括他的前任經理?

  從那時起,黃先生的厄運開始了。為了償還債務,他賣掉了別墅,帶著太太住進了一處較好的公寓。太太那時正好懷孕了,還沒來得及去醫院去檢查,就開始大出血。送到醫院后,才發現是子宮外孕。黃先生又賣掉了自己的賓士車,買了一輛普通的小卧車。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小車剛買了幾天,停在公寓的樓下,自己著起火來,把鄰居的車也給燒了。

  原來是為幾百萬都不愁的黃先生,現在開始為幾百塊錢發愁了。他們又換了一家較小的公寓,為的是每個月能便宜五百塊錢。

  他又回到餐館去打工了。不過,這次他不是老闆,只是個普通的廚師了。

  他在西海岸住得太久了,也覺得受到了重創。他後來帶著老婆,孩子,搬到了東海岸。

  經過幾年的辛苦后,他用所有的存款,買下了現在住的這所房子。據他說,他買這個房子的時候,這房子像一個破廟,他是花了幾年的時間,一點一點自己修繕的。

  因為他的老婆,又要生第二個孩子。他為了全家能有更好地的醫療保險,他找到了這份郵局的工作。

  聽完了他的故事,我好奇地問:」你不打算東山再起了嗎?」

  他說:「不了。現在開中國餐館,已經和以前大有不同。尤其是高檔的中餐,很難吸引客人。因為,現在的中式自助餐,已經是應有盡有,價格低廉。另外, 我也覺得累了,人的追求到底是什麼?什麼是成功?什麼又是不成功?成功與失敗沒有永遠不變的。比起來,我覺得現在的日子,比開餐館時,要輕鬆和舒服得多。」。

  我說:「人都說餓死的駱駝比馬大。為什麼你原來那麼富?能一下子窮下來呢?」

  他說:「你還沒有買房子,所以你會這樣問。美國的環境,是鼓勵所有的人去消費。你的消費和你的收入是相連的。你看,你現在什麼也沒有,還可以住我這裡的一間小房子。等你收入高一些,就會尋求更高的生活質量。你會去租個公寓,因為條件好一些。你可以不必要和別人公用廚房,和衛生間了。等你再有了積蓄,你就要買房子了。

  因為你的錢不花,存銀行還要繳稅,而買了房子,你的收入中,一部分還可以抵稅。一買房子,你就上套了,你是有產者了。不管誰買房子,都沒有那麼多錢一次付清。你付的,只是一點定金,這財產還不完全是你的,可你卻住進去了。這就是你的超前消費。當你的收入,一旦無法承擔每月的貸款時,這種超前的消費就是一筆龐大的債務。在加州,我看窮人最舒服,從不買自己的房子。因為,政府會給他們租房,另外每個月,還可以到政府去領救濟金。加州領救濟金的人,很多人,開著輛掛有殘疾牌照的車,一瘸一拐的走進去。錢一拿到手,一溜煙的跑出來。」

  我說:「照你這麼說,在海外的人,是不是很多人都和你一樣,就這樣安於現狀了呢?」

  他真是見多識廣,他說:「海外的中國人,留學生比較多。等畢業后找到工作,也就基本達到目的了。因為,你就是努力,提升的機會也不多。所以,大部分人的生活,是工作,回家,積累。以後,從小房子搬進大房子,養幾個孩子」。

  我說:」我對來做生意的人,一直還是比較感興趣。你是否見過,生意一直做得比較好的?」

  他說:「見得很多,但沒有一直好的。有的人現在生意很好,可他們以前的生意也並不好。但現在好,不等於是永遠好,還不知哪一天生意又降下來呢?我們郵局今天又來了一個中國人,他原來是一個省外貿公司的高級職員。他十幾年前,移民來的美國。他來的時候,有貨源,有美國的客戶,順的不得了。他來美國不到兩年,就買了個大房子。他的公司里還雇了好幾個人,生意一直很紅火。.可是後來,生意不行了,他回國幾次也沒找到好項目,最後開了個一元店,每天自己做十幾個小時。現在,他覺得太辛苦,而且沒有正常的生活。上個月,他乾脆把店給賣了。他也來當郵差,準備養老來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30 02: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