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索羅斯拆毀美國的計劃

作者:8288  於 2022-6-14 10: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新間與政治|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0評論

作者:Jason、Sean、Joseph

有過在美國向參加競選的候選人捐款經歷的朋友都知道,個人在每次選舉中捐贈的金額,以及個人向某個特定候選人捐贈的金額都是有上限的,其目的就是限制有著強大經濟實力的個人左右選舉其實不但是個人,就是另一個候選人的競選委員會、政治行動委員會、黨的地方/選區/州委員會、黨的全國委員會,對某個候選人、某個政治行動委員會、某個黨的地方/選區/州委員會和全國委員會的競選捐款也都是有上限的。我們可以參考下面的聯邦選舉委員會網站刊登的《聯邦選舉法》(Federal Election Campaign Act)規定的聯邦選舉捐贈限額表:

圖片

上面是對聯邦選舉的捐款限額,此外各州也有各自的選舉法,對各類捐款人/受贈人的捐贈/受贈金額也有不同的限制。那麼,索羅斯(George Soros)又為何能夠在幾十年間向他親睞的激進的 」進步主義「 候選人們捐出數十億美元的巨額資金,從而顛覆了影響到美國五分之一人口的司法系統的呢?

下面的文章告訴我們,他是利用自己掌控的幾個所謂 」公平正義「 基金會,以及第三方機構實現這些政治捐款的。而似乎聯邦或各州的選舉法對各種基金會或公司向候選人或政治行動委員會的捐贈並沒有上限,這就使得索羅斯得以戴著自己控制的基金會這隻白手套合法地向自己所親睞的候選人捐出令人瞠目結舌的巨額資金,從而深刻地影響了美國各地的選舉、改變了許多地區的司法制度。
索羅斯捐贈的主要對象是 」進步主義「 的州、郡、大城市檢察長候選人,在舊金山、芝加哥、聖路易斯、曼哈頓、緬因州的波特蘭、費城、聖路易斯、維州費爾法克斯等地,這些被索羅斯推上台的檢察長們忠實地執行了索羅斯搞亂美國、拆毀美國的計劃:他們竭力推動毒品犯罪去罪化、重罪輕罪化、取消保釋制度,以致罪犯們如入犯罪天堂。犯罪幾乎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使這些城市的商家和市民天天生活在恐懼之中。
這種允許個人通過白手套用巨額資金操控選舉的巨大選舉漏洞必須儘快堵上,不然提高選舉的公正性就是一句空話。
索羅斯的數十億美元是如何重塑美國的司法系統?圖片

自由派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至少花了4000萬美元選舉了幾十名進步派的檢察官。法新社/蓋蒂圖片社

」社會正義「 究竟需要花費多少錢?

根據我們的最新研究,自由派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在過去十年中至少花費了4000萬美元來回答這個問題。這筆錢幫助選出了幾十名進步派的檢察官,他們一心想按照索羅斯的意願重塑刑事司法體系。


正如舊金山地區檢察官切薩·鮑丁(Chesa Boudin)6月7日周二被罷免所顯示的那樣,這不是美國人喜歡的。索羅斯沒有直接資助鮑丁,但他向一個反罷免委員會捐款。鮑丁是索羅斯資助的 」公平和公正起訴「(Fair and Just Prosecution)組織的 」與運動相會「 網頁上的第一張臉,他參加過該組織的會議。

從2014年到2021年,索羅斯的4000萬美元競選支出幫助全國各地選出了所謂的 」社會正義「 檢察官,同時還有幾十名檢察官在任職期間受益於這位億萬富翁的慷慨解囊。從曼哈頓到波特蘭,從洛杉磯到費城,大約75名與索羅斯有聯繫的地區檢察官控制著7200萬美國人 - 佔美國總人口的五分之一 - 的管轄權。


而且,索羅斯還沒有就此罷手。

圖片

索羅斯向一個反罷工委員會捐款,該委員會未能挽救被趕下台的舊金山檢察官切薩·鮑丁。蓋蒂圖片社

就在今年,索羅斯在阿肯色州小石城(Little Rock City, 321,000美元)、加州康特拉科斯塔郡(Contra Costa County, 652,000美元)和緬因州波特蘭市(Portland, 300,000美元)的檢察官競選中投入更多資金。


在阿肯色州,索羅斯資助的 」正義與公共安全政治行動委員會「(Justice and Public Safety PAC)是該州5月初選中最大的獨立支出機構,其投入的現金是索羅斯所青睞的候選人艾麗西亞·沃爾頓(Alicia Walton)的10倍。


雖然沃爾頓在小石城輸了,但索羅斯的大部分賭注都得到了回報。與索羅斯有聯繫的檢察官的權力遍及全國各地,包括50個最大城市和郡中的25個,華盛頓特區安靜的郊區,以及威斯康辛州中部的農村農業社區。

在這些司法管轄區內,這些檢察官正在從內部改變司法系統。以減少感知到的不公平為名,許多人已經單方面停止尋求現金保釋,更傾向於以擔保方式釋放而不是拘留。他們拒絕與移民當局合作,將重罪降為無需入獄的輕罪,並為嚴重(和暴力)罪犯尋求寬鬆的判決 - 往往造成悲慘的結果。

圖片


2018年,聖安東尼奧總檢察長喬·岡薩雷斯從索羅斯專門資助的德克薩斯州司法和公共安全行動委員會獲得了140多萬美元。美聯社

與此同時,他們與執法部門對立,疏遠了自己的工作人員。經驗豐富的職業檢察官紛紛離職 - 從費城到聖路易斯和舊金山,與索羅斯有聯繫的檢察官辦公室都有75%至100%的人員流動。


由於美國各地的混亂和暴力犯罪飆升,迫切需要這些經驗豐富的助理檢察官。雖然人口進步派的檢察官辦公室司法轄區的只佔全國人口的22%,但他們卻包攬了2021年兇殺案的40%和所有暴力犯罪的三分之一。

這些檢察官監督下的重罪案件的數量和性質意味著他們的政策可以而且確實對鄰近的社區和全國產生了影響,因為犯罪往往跨越郡和州的界限。


在維吉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Fairfax),索羅斯資助的檢察官的寬大處理助長了一起謀殺案,一名職業罪犯傑拉爾德·布瑞瓦德(Gerald Brevard)在闖入維吉尼亞州兩家不同的酒店並試圖綁架和性侵一名女傭后,在2020年底面臨26年至終身監禁的判決。但首席檢察官史蒂夫·笛卡諾(Steve Descano)卻跟他達成了私下交易 - 將重罪降為輕罪,只需坐五個月牢。布瑞瓦德最近又被指控在紐約市和華盛頓特區向五名流浪漢開槍,其中兩人被殺。

圖片由索羅斯資助的檢察官史蒂夫·笛卡諾與一個謀殺犯和強姦犯達成了私下交易。《華盛頓郵報》/ 蓋蒂圖片

2019年,此前沒有任何刑法經驗的笛卡諾幾乎是被索羅斯的競選資金一手捧上台的。在候選人笛卡諾收到的95萬美元的捐款中,有65.9萬美元是通過兩個由索羅斯單獨或主要資助的政治行動委員會獲得的,另外5萬美元來自與索羅斯關係密切的團體或個人。這意味著他的經費中,每4美元里就有3美元與某一位億萬富翁的大手筆有關。


在其他地方,索羅斯慷慨捐贈的數額和份額甚至更大。

2018年,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總檢察長喬·岡薩雷斯(Joe Gonzales)在從完全由索羅斯資助的 」德克薩斯司法和公共安全政治行動委員會「(Texas Justice and Public Safety PAC)那裡獲得了140多萬美元 - 幾乎占他競選資金的90%。費城檢察官拉里·克拉斯納(Larry Krasner)在2017年和2021年的競選中,從與索羅斯有聯繫的實體處獲得了近300萬美元。


在曼哈頓(Manhattan),索羅斯向支持阿爾文·布拉格(Alvin Bragg)競選總檢察長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投入了130萬美元。


雖然索羅斯有過幾次高調的失誤(2018年的聖地亞哥和2019年的羅切斯特),但他的努力通常都能成功地將他喜歡的候選人(和政策)扶上台。


在2018年至2021年的短短10場競選中,索羅斯直接或通過第三方團體花費了1300萬美元來選舉他選擇的人。


除了直接捐款之外,索羅斯還建立了一個進步派檢察官基礎設施,與幾十個衛星組織一起支持激進的總檢察長們努力顛覆刑事司法系統。藉助於索羅斯的數億美元以及來自極端富裕的捐贈者聯盟的更多資金,意識形態專業協會和倡導團體通過白皮書、會議上以及遠赴肯亞和葡萄牙的旅遊培訓、組織和招待 」社會正義「 改革者。


這些投資在投票箱之外也得到了回報。索羅斯是毒品政策聯盟的首席捐助者和主席,該聯盟是美國麻醉品合法化的主要倡導者,他已經看到他喜歡的檢察官將毒品非刑罪化,結束了死刑和仇恨犯罪的強化,並以從前無法想象的程度釋放了監獄中的囚犯。


對於索羅斯和他的檢察官來說,物有所值,一分錢一分貨。


本文作者傑森·約翰遜(Jason Johnson)巴爾的摩警察局前副局長、執法者法律保護基金(Law Enforcement Legal Defense Fund)的主席。肖恩·肯尼迪(Sean Kennedy)是該基金的政策主任和馬里蘭公共政策研究所(Maryland Public Policy Institute)的訪問學者

參見:https://nypost.com/2022/06/08/how-george-soros-is-remaking-americas-justice-system/

《北美保守評論》授權發布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皇太極 2022-6-14 18:23
選民們以為真民主了。美國就是這些deep state的大佬們在操控的, 選票只是維穩器。
回復 11nn93n9 2022-6-14 20:18
美國時選舉制度,不是民主制度。選舉並不等於民主。
回復 浮平 2022-6-15 00:35
11nn93n9: 美國時選舉制度,不是民主制度。選舉並不等於民主。
民主和科學都是外來詞的譯文。

民主,小寫的 democracy;民主制度,大寫的 Democracy,都有各自的定義和概念。

在皇帝或者極權統治者說了算的社會裡,民主等於專政或者民主專政,科學等於科學的名義,名詞的定義和概念隨你便,拍腦門兒也行,隨機應變也行,對內,不見得共得了識;對外,與世界的關聯性不大,尚未進入理性層面。
回復 浮平 2022-6-15 00:40
皇太極: 選民們以為真民主了。美國就是這些deep state的大佬們在操控的, 選票只是維穩器。
也許比不上高科技用於舞台選秀選星時的民主選票那麼先進?嘩嘩嘩嘩。。。檔

所以自願追藝星的粉絲遠遠多於費老勁靠搞政宣洗腦勉強方式而追政星的人數?             

後者是否可能對前者產生羨慕嫉妒之心?缺乏民選的自信?五毛不夠,光畫大餅也不夠,多付點錢給選民,也許政星的粉絲會多,「真民主」就來了。
回復 BANGZI 2022-6-15 05:48
難不成索羅斯是馬克斯的傳人?拆了米國對他有啥好處?他也是只要主義真?
回復 jchip 2022-6-15 15:02
無論文章有多少比例是屬實的,觀點傾向如何,但這是為數不多的試圖解釋美國背後文化的華語文章,希望看到更多。
回復 jchip 2022-6-15 15:06
BANGZI: 難不成索羅斯是馬克斯的傳人?拆了米國對他有啥好處?他也是只要主義真?
這是一個好問題,值得記住。假設文章說得對,那麼索羅斯是為了以追求利益為主,不顧及其他,已由最後一句點明。另外他也是不會承認文中觀點的或文中觀點以及現象不成立。。
回復 BANGZI 2022-6-15 22:21
jchip: 無論文章有多少比例是屬實的,觀點傾向如何,但這是為數不多的試圖解釋美國背後文化的華語文章,希望看到更多。
這是牛屎文章翻譯成中文的。原文鏈接在最後:
本文作者傑森·約翰遜(Jason Johnson)巴爾的摩警察局前副局長、執法者法律保護基金(Law Enforcement Legal Defense Fund)的主席。肖恩·肯尼迪(Sean Kennedy)是該基金的政策主任和馬里蘭公共政策研究所(Maryland Public Policy Institute)的訪問學者。

參見:https://nypost.com/2022/06/08/how-george-soros-is-remaking-americas-justice-system/
回復 BANGZI 2022-6-15 22:36
jchip: 這是一個好問題,值得記住。假設文章說得對,那麼索羅斯是為了以追求利益為主,不顧及其他,已由最後一句點明。另外他也是不會承認文中觀點的或文中觀點以及現象
他砸錢支持這些參選官員的確有案可查,他也明確支持所謂的自由派社會成因liberal social causes,也就是這些參選官員瘋狂遷就犯罪分仔的那些理念。不過看不懂他的動機。也許僅僅是俺們吃瓜群眾看不懂他的利益鏈而已。索羅斯生於匈牙利,猶太人,十分反共,二十分反華,尤其是共黨力挺香港讓他在香港做空港幣血本無歸之後。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9 23: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