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劉小波∶朋友還是敵人--轉載

作者:黑山老貓  於 2010-10-9 05: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評論

關鍵詞:

轉自:幸福劇團的博客

題記∶ 來自挪威的消息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獲者為——劉小波,為此重帖一篇劇團的舊博文。
 
讀劉小波最後的陳訴之斷想——
                      朋友還是敵人
 
在2009年底,中國政府突然間好像把握住了法律的「火門」,利用法律的有力武器,一是裁決了英倫毒品犯的死刑,二是在聖誕節那天宣判了對持異見人士劉小波的11年的監禁懲罰。而今,我們能夠讀到劉小波題為「我沒有敵人」的最後陳訴。
在劉小波的陳訴裡面,他提到「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橋)呆過,與十幾年前半步橋時的北看相比,現在的北看,在硬體設施和軟體管理上都有了極大的改善。特別是北看首創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員的權利和人格的基礎上,將柔性化的管理落實到管教們的一言一行中,體現在「溫馨廣播」、「悔悟」雜誌、飯前音樂、起床睡覺的音樂中,這種管理,讓在押人員感到了尊嚴與溫暖,激發了他們維持監室秩序和反對牢頭獄霸的自覺性,不但為在押人員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也極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員的訴訟環境和心態,我與主管我所在監室的劉崢管教有著近距離的接觸,他對在押人員的尊重和關心,體現在管理的每個細節中,滲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讓人感到溫暖。結識這位真誠、正直、負責、善心的劉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運吧。」
劇團曾經讀過的一本書,那是戴晴因為1989年的學生運動,即使她對後來發展的趨勢已經再持異見了,最後還是被送進了北京郊外的秦城監獄。出獄后,她同樣以這樣的思維方式寫了一本「我的入獄」,送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她堅決要求不能修改她對監獄管理人員和監獄生活的一個字,如果改動,她堅決地就不出版。因為她也看見他們的負責,耐心等等。出版社也並未改她一字,照樣出版了。
看來,中國的公共知識分子在思維上有一定的共性。是不是太善良或者簡單了?其實,大家一定要注意到,在中國,政治鬥爭與刑事犯罪之間是存在著巨大差別的。
從河南到北京大學中文系讀過書的劉震雲,在他陳述他小時候只能讀到的有限的書裡面,有本叫高玉寶的「我要讀書」或「半夜雞叫」的書,裡面就有周扒皮,半夜三更起來學雞叫,劉震雲就說:當時內心特別佩服周扒皮,想象看,一個70多歲的老人了,為了這件事情比任何一個人都得早起,還得跟雞進行對話,達成協議,不容易啊。
這事情如今聽起來,有點黑色幽默的味道,但是,從這裡可以看出,人的思維是在自由或者不自由的環境裡面都扼殺不了的,思想可以自由地飛翔。二是角色的轉換:朋友還是敵人?可以換位思考。
比如R.特里爾著《江青全傳》的「江青的最後十年」,就說到這樣的事情:在江青被法庭受審的時候,江青問:「江華(當時中國最高法院院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江青透過她的金屬眼鏡框盯著這位法庭庭長。
江華似乎吃了一驚,但一會兒之後又冷靜下來。「可以,你問吧。」「法庭是不是刑場?」  江青說話就像律師開始盤問證人一樣。
「上次法警扭傷了我的胳膊肘,使我受了內傷,現在我的右手都抬不起來了。」 她把她把左胳膊緩緩地放在右臂上,法官們在椅子上坐立不安。「還有一件事,我們有約在先,江華你是知道的,我尊重法庭,可你們不讓我說話,你們想妨礙我時就馬上在法庭上叫人喝彩,作為對付我的武器。這就是你們對待我的方式,」江青說:「黨內有許多事只是你們這些人不知道罷了,你們清楚,在那個年代,共產黨做了哪些讓你們抱怨的事。你們把什麼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個創造奇迹、三頭六臂的巨人。我只是黨的一個領導人。我是站在毛主席一邊的!逮捕我,審判我,就是詆毀毛澤東主席!」
當她講到毛,就有一位法官插進來阻止她。江青冷笑著說:「既然你們不讓我講話,為什麼不在我椅子上放尊泥菩薩來代替我呢?「江青投出一顆炸彈。「我要告訴你們一件事。「她對靜下來的法庭宣布:「那天晚上毛主席給華國鋒寫『你辦事,我放心。』的話「,她環顧四周,她的眼鏡成了法庭中照相機的焦點。「這不是毛主席給華國鋒寫的全部內容,至少還寫六個字:『有問題,找江青』」。結果,法庭上又是大亂。
看到這裡,大家都會說江青本來就在無理取鬧。
當公訴人拿出有利的證據。江青曾指使搜查了劉少奇和王光美的家,以尋找他們「犯罪」的材料。江青摘下眼鏡放在右手中一揮,打斷了江華庭長的話,她向法庭反問:「抄他們家值得大驚小怪嗎?告訴我,你們現在難道沒有抄過我的家?」
歷史不是也再反反覆復地重演嗎。
那麼秦城的監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江青關在秦城監獄。一位曾在此服過刑的犯人說:「那裡沒有人,只有閻王和幽靈」。在這裡,犯人被單獨關押,不給牙膏,以免吃牙膏皮自殺。但是,到了一九七七年底,絕望的江青企圖以另外一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她把腦袋往牆上撞。但是,在她房間里安裝的橡皮牆,再加上門外窺視口的不斷監視,粉碎了江青的自殺企圖。江青愛吃包子,不管是甜的、菜的,還是肉餡的,她都喜歡。一天晚飯時,江青偷偷地把兩個肉包子塞進袖子,準備留作夜宵吃,被看守發現,看守她的警衛喊道:「把包子放回去!你只能拿你現在吃的。」江青羞愧萬分,把偷拿的包子放回原處。
 這就是紅色中國的第一夫人,最後還是自殺了。
這些都已經成為了歷史,也許再過一百年以後,那麼後來的人再回頭過來看這樣的歷史,肯定跟我們今天的視覺又不一樣了。
劇團手裡還有一本這樣的書,是義大利著名女記者兼作家法拉奇在1979年寫的《人》,是由郭毅翻譯,新華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價格1元5角5分。其實為內部發行,我借閱我兄弟的,看完就沒有歸還,主要原因是我沒有看得懂。現在在網上查閱,得到的信息是這樣的:由於政治及文化環境的原因,作為法拉奇代表作的《人》,其多個中文譯本在80年代初於中國大陸曇花一現后,便沒有再版。讀者的有限使得法拉奇在大陸知名度與她的國際聲望、人格魅力形成巨大的落差。
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呢?
小說主人公是一位1960——1970年代希臘政治舞台上風雲一時的任務,作者曾經與他同居三年,用第一人稱寫法敘述廖這位為自由和真理而孤軍奮戰,毫不妥協的英雄的坎坷一生。奇怪的是,這本書轟動了整個義大利文藝界和新聞界,在2年的時間裡面,該書就發行量達一百五十多萬冊,這在僅有五千七百萬人口的義大利的歷史上是罕見的。
在人民網上有一篇毛喻原的文章「法拉奇:一個當代神話」,文章寫道:「在我看來,法拉奇與普拉斯是人類精神天空中兩顆閃亮的明星。無疑,她們已成為某種重要的尺度、某種珍貴的參照和某種讓人理解生活、校正生活的警醒。普拉斯沉入靈魂,行走在人類感情的刀鋒上,以詩歌的全部力量表達人對現實生活的極度恐懼和絕望,以其自身的死來向世人展示何為真正的生。法拉奇根植於現實,穿梭於人類敵對行為的硝煙之間,以「新聞」的犀利手法傳達了人之精神世界的五光十色,以其頑強的生來向世人展示何為真正的死。兩者殊途同歸,達到了一種極致,一種無法逾越的高度。
法拉奇在中國的知識界一直都有極高的聲譽。這從以下這個事例中可以得到證明。1993年法拉奇來到中國,在中國社科院發表演講。乘公共汽車前往聽講的學生不顧主辦單位的反對,把整個演講大廳及走廊都擠得水泄不通。在演講結束后的提問時間裡,一名義大利語專業的學生站起來說:「我並不是來問問題的,因為我從學會閱讀起就一直閱讀您的書,我已經知道您的答案了。我到這裡來是為了代表我本人和我的同學向您表示感謝……我感謝您,我們感謝您,因為通過您的作品,您教給了我們兩件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勇氣與自由……請您不要死……我們非常需要您。」 
Time flies! 這一彈指,又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啊。
 
如需轉載,註明出自∶幸福劇團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ww_719 2010-10-9 05:04
愛誰誰,跟我沒關係,哈哈..
回復 黑山老貓 2010-10-9 05:51
ww_719: 愛誰誰,跟我沒關係,哈哈..
回復 fanlaifuqu 2010-10-9 06:11
ww_719: 愛誰誰,跟我沒關係,哈哈..
這就是路過!
回復 ww_719 2010-10-9 06:32
fanlaifuqu: 這就是路過!
終於知道什麼是路過了,哈哈...還真不知道那"路過"標是什麼意思,哈哈..
回復 wazhh 2010-10-9 09:56
一笑而過
回復 yulinw 2010-10-9 12:37
勇氣與自由---是要努力堅持爭取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6: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