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1、企圖令海外留學生噤聲 中共恐嚇其國內親屬 2、安徽一棟居民樓突然坍塌 多人失聯 3、落馬官員獄中討論中共崩潰爆發點

[複製鏈接]

1227

主題

1299

帖子

7729

積分

四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7729
IreneLambert878 發表於 2024-5-28 06: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IreneLambert878 於 2024-5-28 06:54 編輯



企圖令海外留學生噤聲 中共恐嚇其國內親屬


2024年05月27日

中國留學生在海外參加民主活動或相關討論會,中共警察就約談或騷擾他們在國內的家人。中共以製造恐懼的方式迫使留學生自我噤聲,試圖控制海外中國留學生的言論和行動,使他們不敢公開表達反對中共的立場。但是有的留學生認為中共的威脅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國際特赦組織5月發布的報告說,北美和歐洲的中國留學生在抗議現場和網路上受到監視;他們在中國的家人則被警方鎖定和恐嚇。


美國之音5月26日報導,去年6月4日,剛從美國一所大學研究生畢業的滕子桓來到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州議會,舉牌向來往的人們說明六四天安門事件。那天他注意到一些華人面孔的人緊緊盯著他看,拍下他的照片。

滕子桓表示,他秉持著自己只是說出實話、沒有做錯任何事的想法,沒有蒙面或變裝,也不介意那些人的舉動。

一個星期後,滕子桓的微博和抖音號突然被永久封號,此前他沒有發表過敏感內容。

滕子桓的父母住在中國江蘇,是創業家。他們接到警察局的電話,告訴他們有非常緊急的事情,必須立刻前往警局。

到了警察局,三名警察分別圍住他的父母,檢查他們的手機。警察從滕子桓父親的手機上查看滕子桓的朋友圈,接著向他們問話和做筆錄。警察對他們說,「你兒子受到海外組織的蠱惑,在美國參加了『反華』活動,受到『愛國』留學生的舉報。」

滕子桓感到很困惑,警察口中所謂的反華組織,實際上是他一人發起、一人進行的「六四」舉牌行動。他沒有受到任何人的鼓動,只是想說出真相。他自己甚至不在中國,為什麼不能說?難道這裡也在中共管轄範圍?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部主任布魯克斯(Sarah Brooks)對美國之音說,這些留學生通常並不高調,也不是新聞人物。他們可能只是自發性地參加了一場六四紀念活動,或張貼了聲援「白紙運動」的海報。

布魯克斯說,中共政府對留學生父母施壓,要求他們勸說孩子停止參加任何形式的爭取權益的活動,否則父母可能面臨針對行動自由的威脅,包括不允許他們離開中國去探望自己的孩子,還可能遇到工作環境的刁難和失去養老金的風險。

滕子桓得知父母被盯上時很詫異,他認為自己只是一名平凡的留學生而非活動人士,父母卻受到警察部門警告,還被社區管理委員會納入監視名單。況且,他在國外做了什麼,與人在中國的父母有何關聯?

警察問訊時對滕子桓的母親說,「如果你兒子繼續在境外從事『反華』活動,我們也會對你們有相應的措施」。

滕子桓的父親對警察說:「我們已經三年多沒有跟他見面了,他也是二十多歲的成年人了,有的事他也不一定每樣都跟我們講,我們確實不知道。」

人權組織中國人權執行長周鋒鎖對美國之音說,在美國公開參加紀念「六四」等民主活動的華人還是極少數,大多數人因為中共的監控和製造的恐懼而噤若寒蟬。他說,中共就是通過限制回國、騷擾家人等等造成人們的恐慌。大部分時候,其實如果更多的人忽略這個,那就無所謂了。他認為,海外華人需要更多地克服這種恐懼,挺身而出。

滕子桓說,中共當局在國內嚇唬了他的父母,但對身在美國的他本人,實際上中共不敢輕舉妄動。他認為,在法治的美國,他有更多空間說出中國的實際情況;中共當局對留學生能造成的威脅也相對有限。

這起事件之後,滕子桓說出真相的信念沒有動搖。在看穿中共製造的恐懼后,他表示心意更加堅定。

「國際特赦」的布魯克斯認為,中共政府對留學生造成的威脅和傷害很大程度是精神上的。留學生經歷自我審查,擔心有人得知他們參與了人權方面的討論,因而生活在焦慮和恐懼之中,心理健康受到非常有害的影響。「中(共)國政府應該停止這種騷擾,讓這些學生自由無懼地學習。」

責任編輯:方曉


安徽一棟居民樓突然坍塌 目前多人失聯

2024年05月27日

5月27日,安徽省銅陵市一棟居民樓發生坍塌,目前造成多人失聯。

銅陵官方27日通報稱,27日13點40分左右,銅陵市郊區大通鎮龍苑小區48棟一側發生坍塌,初步排查有5人失聯。通報還稱,其他涉險人員已轉移,目前現場正在搜救。

大陸極目新聞報導,居民介紹,事發樓棟高五層,有兩個單元,每個單元一層兩戶。經其到現場查看,垮掉的部分將近有整整一個單元。

另有居民說,該小區的房子建了至少有十年,垮塌的樓房普通居民房,有人正常居住。


龍苑小區居民李敏(化名)對潮新聞說,該小區是商品房,屬於老舊小區,與自己同住一小區的親戚在此事故中失聯,「塌的那側是我阿姨家」,「他們一家三口,搜救了5個小時還沒找到」。

網民「一顆陶」說,「我媽家住後面的樓,現在都不讓回家了,還一個個的不讓拍照不讓拍視頻,坍塌的半邊樓,現在知道的,埋了5個人在裡面!」

「玲瓏兒」說,「是我們家門口,希望沒有人員傷亡。」「是的,一家三口還沒找到呢。」

有人說,「一樓是我家,還好公公出去了,萬幸。」「就一個單元,塌了一半。」「同小區的人心裡忐忑了。」

「太嚇人了,好好的房子怎麼會塌。」

「還是質量問題。」「豆腐渣工程。」「什麼情況?豆腐渣工程嗎?太坑人了,哪一年的樓啊!」

「大通鎮年年舊改就刷個外牆漆,現在才20多年,住好好的倒了,裡面聽講還有五六個人。」

「大樓里的人好慘,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還有人問,「這個房子很老嗎?」對方表示,「並不老,我老家的,才五層不至於因為老化坍塌。」

「2000年的房,整個就是直接壓下來的那種塌,都不是側倒。」

「銅陵市區,預製板5至6層年限房,太多了,有的時候住的真心慌慌。」

「是大板樓吧?老舊小區的大板樓越來越危險了!」

(責任編輯:李恩真)


落馬官員獄中討論中共崩潰爆發點

2024年05月27日

中國經濟下行,地方政府債務危機持續惡化。流亡海外的中共前體制內官員杜文透露,他在監獄時,與一群落馬的中共高官討論中共崩潰的爆發點,其中一官員說,將來壓垮共產黨的一定是地方債。

目前中共內政、外交空前危機,中國經濟持續惡化,地方政府深陷債務危機,房地產頻頻爆雷,外企撤離中國,商家紛紛倒閉,失業率飆升,民怨沸騰。

落馬高官獄中討論中共崩潰爆發點
5月25日,杜文在海外X平台發文表示,中國經濟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其中地方債務問題尤為突出。這不僅是財政問題,更是關係到國家經濟安全的重大隱患。中央政府在試圖控制地方債規模的同時,也希望推動地方經濟發展,但這兩者之間的矛盾愈加尖銳。

杜文曾是內蒙古自治區政府法律顧問室執行主任,曾因被指控涉及內蒙政府公款行賄案,他被判刑入獄12年8個月,關在呼和浩特第三監獄。

杜文透露,「在監獄時,我與一群落馬的市委書記和市長們討論中共崩潰的爆發點。大家觀點各不相同,其中有一位做過15年財政局長、5年副市長的老哥把我拉到旁邊,悄悄對我說:『老杜,在我看來,將來壓垮共產黨的一定是地方債。』」

上述這名落馬副市長說,「我們那個地方,沒有什麼大企業,也就沒有穩定的稅收來源。我做了五年副市長,經常被請去給企業剪綵,最大的一家企業居然是投資才500萬的木板廠,你說無聊不?但是領導一味要求大幹快上,四處搞基建,所需資金動輒幾億、幾十億、幾百億。錢借了,項目幹了,地方GDP上來了,但是拿啥還錢呀?財政就是吃飯財政,發工資還得靠轉移支付呢。現在已經開始借錢還利息了,利滾利滾雪球一樣,能維持多久呢?」

杜文問他:「那銀行放貸款沒有抵押憑什麼給你們貸款呢?而且你們借錢時不考慮還錢嗎?」他說:「抵押?拿什麼抵押?大家都是憑藉對共產黨的信仰放貸,再說了,現在抓人這麼厲害,哪個行長敢不借貸款給地方政府。對於還錢的問題,我提過,不能只想著借不想著還呀,但是領導說,你管他呢,還不上拉倒,至少我們任上肯定沒事,反正政府還不上錢也不會從你我兜里掏一分。啥時候塌鍋啥時候拉倒。據我所知,一個地方這樣,全區、全國都這德行,到時候人民幣連金圓券都不如,那共產黨不倒台才怪呢!」

杜文還表示,不要輕看腐敗分子,他們才是真正了解共產黨的人。

公務員:到處都是爛尾樓盤 賣不出去的房子
獨立時評人蔡慎坤5月26日在X上的文章,披露了中共地方政府面臨的危機。

文章表示,日前他跟大陸中部地區農業大縣的老稅務閑聊,對方說,今年前四個月才完成稅收1200多萬元,全縣公務員一萬多人,國家財政轉移支付每年30多億元,經常出現支付困難。

這名公務員表示,該縣原本有幾家陶瓷廠水泥廠,每年還能貢獻幾千萬稅收,如今都倒閉,一分錢的稅收都沒有了,原本繁榮的商貿在網路經濟衝擊下變得極其蕭條,縣域經濟只剩下廉價餐飲和理髮服務業,街頭最多的是藥店,但稅收寥寥無幾。

這名公務員透露,土地財政曾興旺一陣,最多時賣地收入超過10億元,現在一塊地都賣不出去,縣城到處都是爛尾的樓盤都是賣不出去的房子,縣政府曾發動公務員買房,可是許多公務員都背負債務,全縣今年前四個月才交易20多套房,這個趨勢發展下去,退休人員拿不到養老金,公務員工資也沒辦法發放。

地方政府財政接近枯竭 債務難以化解
杜文的文章表示,地方債務已成為壓在中國經濟頭上的一座大山。許多地方政府長期以來依賴於借新還舊的模式,但隨著房地產市場的崩盤,這一模式已難以為繼。地方政府財政接近枯竭,債務化解難度前所未有。


文章認為,地方政府面臨的財政困境日益加劇,土地出讓收入銳減,導致償還債務的資金來源枯竭。如果地方政府繼續依賴非標融資等高風險方式,無疑會使債務問題進一步惡化,可能引發更大範圍的金融危機。

對於中共地方政府的財務狀況,中國知名學者溫鐵軍曾透露,他在南方一個發達省有試點鎮,他的學生在縣級市和鄉鎮做掛職副縣長和副鎮長,縣級市的負債高達幾百甚至上千億,縣、鎮一級單位負債能高達幾十億,甚至上百億。

他透露,歷任追求高增長的官員在交班時都會留下一大堆債務,下一任接手時面臨的就是一大堆債務。而接任者就拿土地抵押給銀行,才能套來70%的地價,把上一任的帳平了。「不是還上帳,跟銀行做個交易,我把利息給你交了,你把上一任欠的債轉成我這一任新的貸款」。

前青海省政協委員、光傳媒創辦人王安娜(又名王瑞琴)5月25日在X平台表示,官員到某地任職,首先面臨著前任的爛攤子,繼任者的做法是「新官不理舊賬」,前任的所有事情都推脫,直到自己任期結束。

新任者到任后馬上開始清理分化前朝所任命的官員,大肆開發新項目,這即是提高GDP提升業績高升,又是可利用回扣、工程分肥牟利一箭雙鵰的好機會,各地官員樂此不疲,不關注債務、社會矛盾等,使其繼續積累越滾越大。

文章說,任期屆滿時每位地方官都會重複歷屆前任集中提拔、大量舉債的故事,給下任留下一個爛攤子,自己飄然而去,如此惡性循環往複,這就是中共官場的生態,也是天量地方債務形成的緣由。


文章直指,中共不倒天理不容,其體制是違反人性、棄善揚惡、野蠻落後反文明,所有共產主義國家都不能走出他們自身邪惡邏輯所帶來的扭曲,給所在國家和國民帶來的災難和痛苦,全球結束共產主義惡魔統治是人類共同的使命。

(責任編輯:李恩真)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7-16 13:4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