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列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1、大事?北京等多地現20年一遇紅極光惹議 2、南通紅綠燈失修致慘烈車禍 遇難孩家長怒斥當局 3、北京新規釋危險信號!這次沒有漏網韭菜

[複製鏈接]

1175

主題

1243

帖子

7406

積分

四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7406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本帖最後由 IreneLambert878 於 2024-5-12 09:16 編輯



中南海有大事?北京等多地現20年一遇紅極光惹議(組圖)



5月11日凌晨,中國北京、新疆、黑龍江等多地出現20年一遇的紅色極光。(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2024年5月11日   作者:黎小葵

中國官方發布地磁暴紅色預警,5月10日23時起發生地球磁暴,最大級別達到超大地球磁暴。5月11日凌晨,中國北京、新疆、黑龍江等多地出現20年一遇的紅色極光,就連不在高緯度的民眾在家中也看到這次極光奇景,引發民間熱議。中國古書記錄,血色天空為凶兆,預示將有大事發生。

5月11日,中國國家空間天氣監測預警中心發布地磁暴紅色預警,5月10日23時起發生地球磁暴,最大級別達到超大地球磁暴(Kp=9)等級。黑龍江漠河和新疆部分地區等高緯度地區紛紛出現極光照亮天空。預警中心還指出,預計未來3天磁暴仍將持續,後續甚至可能出現特大地球磁暴。

目前,受地球磁暴影響,在中國包括新疆阿勒泰、黑龍江漠河、北京、內蒙古、甘肅等地都出現罕見極光。據中國天文部門消息,5月11日清晨5:時至今的kp指數達到9,標誌當前地磁暴事件正式達到最頂級的超大地磁暴(g5級)。

其中,新疆阿勒泰出現的極光異常活躍。中國攝影師「Jeff的星空之旅」前往現場追逐極光,拍下紅色、綠色和紫色極光在天空中相互交織。他還表示,「北方整個天空都是紅色的,肉眼清晰可見的看到各種極光柱在不斷變化。現場真的是太夢幻了!」

紅色 天空
中國攝影師「Jeff的星空之旅」前往現場追逐極光,拍下紅色、綠色和紫色極光在天空中相互交織。(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隨即,有關「地磁暴紅色預警」衝上微博、百度熱搜。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網友紛紛驚嘆極光絢爛美麗之際,極光染紅天空景象也讓民間產生聯想。

中國古人認為,「赤色者主兵荒」,因此像血月、血色的天空都被視為不祥的災難徵兆,尤其是兵禍和旱災。

唐朝李淳風《乙巳占》曰:「赤氣出天船中,不出一年有自立者。」「赤氣漫漫血色者,流血之像。」「赤氣覆日如血光,大旱,人民飢,赤地千里。」「赤雲臨圍上東西陳,國且負兵。」「赤氣屈旋停住者,其下有兵血流。」

清代《古今圖書集成》引《管窺輯要》《天變色占》曰:「天以輕清為體。色變昏黑者,君不明;慘白者,喪憂。赤如火血,兵起,天下亂。」

而這種天象在中國歷史上也發生多次,且大多出現在王朝末年時。例如,

據《資治通監》記載,公元1101年,宋徽宗改元建中靖國,結果改元后的第一天,夜空出現「赤氣亘天」的異象:有赤氣出現在東北方,橫亘至西南,中有白氣。氣將散時,又有黑點出現在旁邊。

據《宋史》載,靖康元年閏十一月,金兵攻打汴梁之際,天降大雪,約有3尺深,也出現「赤氣亘天」等天象。後來京城失守,北宋滅亡。

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曾在《天亮時分》中指出,中國古代把極光稱為赤氣。根據天人合一的理論,這在中低緯度見到極光的現象,意味著人世間將有重大事情發生。

章天亮還提及,不僅在北京出現極光,此前在浙江舟山、福建都出現過天空變紅的異象。因為中共黨魁習近平主要是從福建和浙江發跡,所以其身邊主要官員,如李強、蔡奇則都是浙江幫、福建幫,這就等於習發跡地方出現凶兆,而這凶兆也會應驗在習的身上。

南通紅綠燈失修致慘烈車禍 遇難女孩家長怒斥當局

2024年05月11日

江蘇南通市發生渣土車撞學生大巴的慘烈車禍。當地網民曝學生傷亡多人,事發原因是紅綠燈失修。一名遇難女孩的媽媽聲討中共當局為「維穩」隱瞞真相。

5月10日中午,江蘇南通市崇川區盤香路與洪江路交界的十字路口,一輛滿載小學生的大巴車,遭到一輛渣土車攔腰直撞。視頻畫面顯示,十字路口處,橫向車流正在通行中,縱向行駛的大巴車依然徑直前行,結果被右側駛來的渣土車攔腰撞擊。

當地網民爆料紅綠燈失修
許多觀看視頻的網民指出,該路口的紅綠燈顯然工作不正常。果然,當地網民紛紛爆料,該路口紅綠燈都壞了兩天了,當局一直沒有修,才引發了這場慘烈車禍。

其中一名網民詳細說明,是出事大巴車方向的直行紅燈不亮,但綠燈亮,所以導致大巴車「闖紅燈」,被正常行駛的渣土車撞上。

南通當地網民爆料,出事路口紅綠燈失修。(網頁截圖)

網傳多名小學生慘死
據說當時是學校組織活動,大巴車拉著學生去參加教體局主辦的表演。網傳視頻和照片顯示,車禍非常慘烈,許多孩子滿身是血。當地網民爆料,有多名孩子當場死亡。一張照片顯示,大巴車下方留有一大灘鮮血,其中還混合一些白色物體。

遇難女孩家長怒斥當局欺瞞家屬
一段事故現場的視頻顯示,人們正在緊張地從大巴車內往外抬受傷的孩子,但一個女孩被棄置在路邊,頭部蓋著黑色衣服,疑似已經當場死亡。

隨後,一抖音賬號接連發視頻,自稱是蓋黑衣女孩的媽媽,並證實孩子確實已經死亡。該賬號還發出孩子靈堂的照片,並指控地方當局事發時不及時通知家長,事後還隱瞞真相。

自稱遇難女孩媽媽的網民接連發布視頻,斥責當局隱瞞真相。(網頁截圖)
此外,還有一名自稱孩子表姐的網民發帖連發四問,質疑當局拖延時間,欺瞞家屬。

自稱孩子表姐的網民發帖連發四問。(網頁截圖)
網上還流出一段視頻顯示,事發后,中共當局照例首先「維穩」,壓制家屬。

視頻中可見,一名孩子家長在醫院怒斥校方,為什麼事發后不通知家長:「還是別的小孩家長認識我家小孩,(告訴了我,我)才知道。」醫院裡有多名身穿「SWAT」制服的特警在「維穩」,還有官方人員在現場阻止市民拍視頻。

大陸抖音平台上,有網民11日爆料:「目前現場消息。這名孩子還在被按壓『搶救』,等待下一步通知。另外還有兩名孩子在ICU。政府為這三個孩子每家安排(3)個工作組,1盯1,男盯男,女盯女,不讓獨處,美其名曰心理輔導,手機全部監控。」

微博上,許多網民包括一些大V也紛紛發帖,指控中共當局封鎖消息,隱瞞真相。

事後南通官方發布通報稱,只有「8人受傷」,其中「1人危重、1人重傷,6人輕傷或輕微傷」云云。

網民紛紛嘲諷:「躺在地上那個小姑娘的媽媽發抖音了,當場去世!」「說沒有死亡的,那錄像里蓋白衣服的是什麼情況?」「當地人看了看這個通告,表示呵呵噠!」「公信度還有嗎?」「昨天因為這通報我還說還好沒有死亡,然後被各種嘲笑,讓我無地自容啊!」

(記者周歸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謙)


北京新規釋危險信號!這次沒有漏網的韭菜了(圖)

2024-05-12

自從中國房地產經濟跌落神壇,房價狂降之後,土地財政時代也一去不復返,而與萎靡的經濟和失控的跌價相反的,卻是基本民生方面的漲價,而且繼水電氣漲價后,5月2日,中國高鐵也宣布漲價了。

其實這不是中國高鐵第一次漲價,這次漲價的路線主要是武廣高鐵、滬杭客專、滬昆客專、杭甬客專4條高鐵,一二等座漲幅達20%左右,商務座最高漲幅甚至接近40%,單程票價接近人民幣2000元,比機票還貴,乘坐時間卻比飛機長。但是,這四條路線覆蓋的,卻是中國經濟最活躍的長三角地區和主要勞務輸出的中部地區。

三種等級的座位覆蓋了最基層的建築行業、製造業工人,以及中高級白領,如今全部被割韭菜。高鐵漲價不同於水電氣的漲價,因為作為持續了十幾年的中國模式的縮影,從過去的低成本和規模優勢,演變成今天鉅額債務危機和一系列連鎖反應,其實釋放出很多危險的信號。

基建狂魔模式從神話變成詛咒

過去十幾年,高鐵一直被譽為中國最閃亮的國家名片,全國里程從9300公里飆升到4.5萬公里,市市通高鐵的省越來越多,甚至還有地方提出「縣縣通高鐵」,中國自稱為基建狂魔,在很長時間裡,都和高鐵大躍進的形象相關。但是,因為中國高鐵建設主要靠債務融資,與迅猛增長的高鐵里程一樣疾馳的,是巨額債務。

2023年,中國國鐵集團(原鐵道部)實現營業收入12454億元,凈利潤33億,這已經是業績最好的一年了。可是,從2005年到2023年,國鐵總債務卻從4768億元猛增到6.13萬億,翻了13倍,每年利息支出都有2000多億元,33億的盈利連利息的零頭都不夠。如今,國鐵仍處於本息償付高峰期。

這樣高額債務怎麼來的呢?

2019年,《瞭望》周刊就寫過高鐵大躍進的風險。

首先,極大地推高了地方債務風險。中國鐵路建設資金,絕大部分由中央和地方政府籌集,權益性資金佔35%,債務性資金佔65%。各地「爭路」的「大招」之一,就是提高出資比例,有的推高到八成左右,大頭靠銀行貸款,有些地方銀行貸款佔75%。

其次,引發產能過剩。鐵路全產業鏈都不同程度背負著債務負擔,為了減輕債務,企業之間就競相壓價,為了壓低成本只能擴大規模,最終造成各個環節產能過剩。


中國高鐵漲價不僅不會惠及體制內這幫鐵路人,反而是一個危險的信號。(美聯社)

其三,鋪攤子式多元經營。有的鐵企為了減輕債務,開始大包大攬跨行業經營,利用「鐵老大」的壟斷地位,「既當甲方、又當乙方」,背靠高鐵項目,自己拿地做房地產開發,再次推高債務。

但是比這些風險更嚴重的,是除了處於本息償付高峰期,中國高鐵建設還在建設高峰期。簡單來說,就是舊債未還,又添新債,飲鴆止渴,根本停不下來。

在疫情前,很多機構其實已經看到了高鐵的債務風險,所以,部分高鐵項目被叫停。可是,疫情后這兩年,為了恢覆經濟,拉動內需,那些原本被叫停的高鐵路線再次重啟建設:比如濟棗高鐵、濟濟高鐵、石雄城際鐵路……整個2023年,全國鐵路完成固定資產投資7645億元,同比增長7.5%,這個增長里,又起碼7成是債務,繼續重複以上的風險。

此外,還有一個更嚴峻的考驗——高鐵「大基建」還未結束,債越來越高,但是,由於產品年限到了,又同步迎來「大維修」時期。因為中國高鐵的設計和建設成本低,所以老化得快,從2022年開始,中國高鐵就進入了大規模維修周期。而且還是高級維修,返廠維修。發達國家鐵路後市場占固定資產投資比重普遍在20%以上,而中國鐵路運營維保支出一般佔總投資的2%-3%,兩者之間存在10倍的差距。這就意味著,要維持中國鐵路長期穩定運營,就需要有周期性的大投入。現在就到了這個周期性拐點,還是三大周期疊加:本息償付高峰期、高鐵建設提速期、大規模維修周期……不割韭菜,找哪裡拿錢?



高鐵一直被譽為中國最閃亮的國家名片。(美聯社)

高鐵帶動地產經濟的中國模式破滅

當然,可能有人會說,修高鐵的初衷本來就不是為了賣票賺錢,而是中國模式的城市化戰略,主要目的是:帶動沿線地區的經濟活動,帶動沿線地區的房地產增值,帶動高端相關產業的研發、製造和就業崗位,高鐵技術外銷助力一帶一路。

其實在2018年,中國智庫安邦宏觀經濟研究中心就研究過,中國高鐵站被嚴重「房地產化「,整個高鐵交通系統建設受到了「土地經濟」理念和地方政績觀的干擾,「高鐵+地產」模式潛藏的風險在逐漸暴露。

2013-2017年,全國鐵路新增鐵路營業里程2.94萬公里,其中高鐵1.57萬公里,是歷史上鐵路投資最集中、強度最大的時期。而其中風險之一,就是高鐵站建設與城市化進程結合的「高鐵+城市」模式,2017年,中國已經建成的高鐵站數量達到516座,一個城市有多個高鐵站的現象並不少見。絕大多數城市都拉開了架式,在離舊城很遠的地方規劃了高鐵站點,以便騰出足夠的空間來發展房地產,就連鐵路局公司自己也進軍房地產了。大家都有一個概念,就是有高鐵的地方就有人氣,有人氣就有住宅和商業需求。

可是很多地方政府卻刻意忽略了一個事實:高鐵車站最基本的功能是疏散客人,很多高鐵站都是交通樞紐,乘客一到站就立馬坐地鐵、公車走了,根本不會在車站周邊停留。可是在地方城市規劃中,高鐵的交通客流的集散的概念被明顯淡化;而高鐵車站對拉動當地地價、房價的作用,被誇大和強化。結果就是,造成大量閑置的商場、商鋪、酒店、住宅,不少的城市還因為高鐵新城的架子拉得過大,背上了沉重的債務包袱。最終,高鐵的修建,加劇了房地產的泡沫化,如今規模經濟停滯,這種巨型的債務只會繼續膨脹。

黨的忠誠隊伍將越來越小

國鐵集團過去幾十年都是中國最重要的超大型國企,被稱為鐵老大,甚至有專屬自己的警察系統和法院,高鐵相關企業幾乎就是等同於事業編製的鐵飯碗,然而高鐵漲價不僅不會惠及體制內這幫鐵路人,反而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因為水電氣和高鐵都是寄生於地方財政的公共服務,當房價下跌,土地財政崩盤,地方財政也就首當其衝受其拖累,只能減少公共服務,或者把成本轉嫁給大眾,而與之伴隨的,當然就是體制內人員的極限縮編。

眾所周知,現在中國年輕人因為工作難找,很多畢業生削尖腦袋考公務員,就是為了一個穩定鐵飯碗。但是隨著各地的公共財政吃緊,財政只會用在刀刃上,公務員未來必然會縮編。鐵飯碗不保,體制內受益者越來越少,最終聽話的人當然就會越來越少,為了考公考編而做個順民的年輕人也會越來越少。

另外,六十年代初嬰兒潮出生的一代,這一兩年集體進入退休期,上千萬人退休,會讓本來就鉅額虧空的養老金缺口更大,結果就是:要麼,減少福利,引發民怨;要麼,瘋狂印鈔,引發通貨膨脹,也是引來民怨。

無論哪種結果,都只會導致,聽話的人越來越少,黨的忠誠隊伍也將越來越小。

印尼雅萬高鐵項目是中國高鐵高風險模式在海外擴張的縮影。(美聯社)

中國模式海外擴張的崩潰

高鐵技術外銷作為習近平一帶一路宏大計劃的支持之一,過去真的帶來過規模效應。2016年,媒體稱為中國高鐵「走出去」爆發元年,中國高鐵的版圖已經擴展到了亞、歐、非、美等五大洲數十個國家。在其中推波助瀾的力量,除了中國本身的擴張主義,中國高鐵也的確利用自己的低成本優勢(勞動力成本和規模效益以及產能過剩),高額的貸款和輸出中國模式,佔領了很多國家的高鐵項目,成為中國一帶一路野心的最佳體現。

但是,在跟各國合作中,也一直有各種問題。因為各國複雜的政治形勢和國際形勢變化,以及中美貿易戰後對中國的圍堵,一帶一路很多項目都遭到延宕。直到2023年,中國修建的第一條海外高鐵——印尼的雅萬高鐵才全線通車。

雅萬高鐵項目也是中國高鐵高風險模式在海外擴張的縮影。起初,印尼政府的預算高達51.35億美元,是當時中國海外鐵路修建的最大單,當然並不足以支付所有成本,於是中方提供項目總投資中75%的貸款,期限40年,可緩期10年,利息為以美元計算每年2%。貸款模式提供靈活的人民幣與美元混合貸款方式。這樣的誘惑,印尼政府想不入坑很難。但是,這十幾年,因為印尼的政局變動,政黨輪替,還有中國高鐵自己的問題,項目多次修改、延宕。2023年通車,已經是運氣很好的了。而其他幾十個國家的高鐵,可能已經騎虎難下。

這些國家在中國經濟成長期乘坐一帶一路的東風,合作高鐵項目,或許起初看是門划算的生意。對於當時的中國來說,經濟效益也只是小事,為了政治影響力和戰略布局,可以不計成本拉這些國家入局,可是現在,由於中國經濟衰落,高鐵是否能完工都已經不重要,關鍵是中國高鐵債務在產業內不停傳遞,最終會外役到一帶一路的高鐵項目,把這些基礎薄弱的國家拉到債務崩壞的鏈條中,進退兩難。在未來,又註定掀起一場動蕩的困局。

※作者為作家,自媒體人,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聯合主持人。

編輯:方尋  來源:上報

希望:   http://tuidang.hopto.org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6-16 21:1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